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
連載中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免費閱讀 玄幻魔法

我有個最尊貴的名字,朱允?。我是大明太祖的嫡孫,太子朱標之嫡子。母親是常遇春之女,舅爺是藍玉。我是大明最尊貴的皇孫,也是大明皇位,最有分量的,最為合法的繼承人。我將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風華無雙,日月昌明。海納百川,四海來拜。展開

《》章節試讀:

[]
「皇爺爺,您還沒用膳,孫兒特意讓人煮了碗熱湯麵!」
朱允熥小心的捧着熱湯麵,慢慢來到朱元璋面前。
燭火下,後者把臉隱藏在黑暗中,用帶着老人斑蒼老地大手,抹了兩下。
「你咋知道咱沒吃飯?」朱元璋看着這碗面,幽幽道。
「孫兒想,今天您肯定吃不下!」
朱允熥用筷子翻了下麵條,熱氣香氣頓時撲鼻,「早上您來了一回,又要回去處理政事,咱們大明從蒙元手裡接下地爛攤子,都壓在皇爺爺身上。」說著,朱允熥推了下碗,「父親在世時,每晚都會嘆息,說皇爺爺太辛苦了!」
朱元璋眼睛一酸,差點再次落淚。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自己這些孫子中,還沒有個這麼心思通透的孩子!
今兒這日子,自己能吃下去啥?
大明百廢待興,自己敢有一絲懈怠?
想到此處,朱元璋露出些笑容,「端下去吧,咱不餓!」
「不餓也吃些!」朱允熥看着朱元璋,真誠地說道,「上午,您和孫兒說,要愛惜自己好好活着,才是真地孝順!您愛惜身體,好好活着,也是對我們兒孫,最大的寵愛!」
說著,朱允熥又拿出一雙筷子,哽咽道,「父親的靈柩在這裡,他英靈尚在,看見咱們爺倆能吃能喝地,想必也會欣慰!」
「熥兒!」朱元璋動容道,「你真是長大了!」
說著,擼起袖子,強笑了下,「中,咱爺倆一塊吃了這碗面,咱們都愛惜自己身體,好好活着!」
這碗面還真是朱允熥讓人做的,朱元璋出身貧寒,吃飯喜歡吃薑蒜這樣有味道的東西,說是下飯。
熱湯麵的熱氣,籠罩住爺孫兩人的臉。
吃着吃着,兩人都感覺眼睛有些發熱,不住的擦拭眼眶。
故去地人走了,可是活着的人還要活着。悲傷只能讓天上的靈魂走得不安穩,禮節是給活人看,但是真誠和心意,是給故去的人看。
一碗面吃完,朱允熥端起碗,大口大口的把熱湯喝掉,隨後用筷子撥幾下,把裏面姜蒜的渣兒,也送到口中。
「怎麼把渣兒都吃了?」朱元璋隨意用袖子擦下嘴,說道,「沒吃飽嗎?沒吃飽下去吃飯!」
朱允熥放下碗,學着祖父的樣子,也用袖子擦嘴,「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說著,開始收拾碗筷,「父親以前總教導孫兒,天下百姓奉養我們不易,要愛惜糧食珍惜民力。」
拿起碗,朱允熥苦笑下,「可是孫兒頑劣,每頓都要六菜一湯,如此奢靡浪費,孫兒真是朱家第一混蛋!」
「等等!」就在朱允熥轉身之時,朱元璋忽然若有所思的叫住他,「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念了一句,朱元璋抬頭,「這話,你從哪裡學來地?」
此時還沒朱子家訓?
朱允熥這話,真是說到了朱元璋的心坎里。
他出生於貧民之家,祖祖輩輩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可是勤勤懇懇種了一年地,卻連頓像樣的飽飯都吃不上,若有天災還要全家忍飢挨餓,出去逃荒受盡白眼。
從農家小子到大明皇帝,百姓艱難朱元璋從未忘記。而身為帝王,禮儀之下免不了鋪張浪費,卻又無可奈何。
這簡單地一句話,道盡了為人君,該有的操守和本份。
朱允熥心思轉轉,正色道,「孫兒是有感而發!」
「你過來,到咱身前來!」
聽朱元璋如此說,朱允熥放下碗筷,蹲在朱元璋的身前仰望。
「熥兒,你告訴咱,以前那副蠢笨頑劣的樣子,是不是裝地?」光線微弱的大殿中,朱元璋的眼神亮得嚇人,像是看進了朱允熥的心裏。
朱允熥低下頭,低聲道,「是!」
「為啥?」朱元璋忽然加大了聲音。
「孫兒!」朱允熥再次抬頭,眼中再次淚光閃爍,「孫兒害怕!」
「你怕什麼?」朱元璋大聲喝問。
隨後,不用祝允熥回答,他已經懂了。
能怕啥?藏拙唄!
一個嫡子,一個沒了娘的嫡子,在深宮之中沒有同胞兄弟,沒有母親呵護,這日子怎麼過?
壞就壞在他是個嫡子上,壞就壞在他身份尊貴上,深宮之中不知道多少雙眼睛在暗中看着他,在等着算計他,他一個少年如果不小心翼翼的,把所有鋒芒都藏起來,勢必成為別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他可是太子的嫡子,皇帝的嫡孫!
可是馬上,朱元璋心中又生出些許的惱怒。
「你這混小子,該打!」朱元璋巴掌揚起來,又忍住了,指着朱允熥,「你老子是太子,你爺爺是皇帝,你用的着怕誰?有委屈不會找咱說?難道你現在就不怕了?」
「孫兒是該打!」朱允熥忽然給了自己一個巴掌,極其響亮,「孫兒是這天底下,最大的糊塗蛋!孫兒辜負了父親,也辜負了皇爺爺。身為人子,不能至誠,乃是最大的不孝。身為皇孫臣子,不能為父親皇祖分憂,乃是不忠!孫兒,為了自己那點可笑的小心思,竟然做了不忠不孝之人!」
見眼前的朱允熥說話條理清晰,引經據典,朱元璋心中的惱怒又化作憐惜,化作悔意。
該早點多看看這孩子,才十四歲呀,就有這樣的隱忍,這樣的心計。如此博學多才,如此聰慧。他說這些話,就算是飽讀詩書的人,也未必能說得出來。
多好的一根苗子!就憑一粥一飯當時來之不易這句話,這孩子就是我朱家的千里駒!
只見朱允熥擦擦眼睛,面容堅決地看着朱元璋,開口道,「皇爺爺,孫兒現在不怕了!
「為何?」朱元璋問道。
「孫兒身後兩座山,一座是父親,一座是您!」朱允熥緩緩道,「父親走了,只剩下您,孫兒已經辜負了父親,不能再辜負您!」說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剛毅在他臉上綻放。
剎那間,朱元璋彷彿看到了剛剛登基為皇帝的自己。
「我是您的嫡孫,是大明太子嫡子,若是再渾渾噩噩下去,若是連深宮中這些小伎倆都有所畏懼。若是再做一個頑劣蠢笨的男兒,若是再畏手畏腳,不敢展示自己。」
「那我,就不配做您的皇明嫡孫,更不配姓這個朱字!」
「好孩子!」朱元璋大手按在朱允熥的肩膀上,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真正的笑容,「好男兒就該意氣風發,你現在才像是咱地好孫子!」說著,回頭看看靜靜躺在大殿之中的棺槨,「才是你父親的好兒子!」
奉安殿外,呂氏焦急地看着裏面,卻不敢上前。
剛才嬤嬤來報,朱允熥捧着一碗面進去了。
皇帝正是悲傷的時候,不想被人打攪。他進去豈不是自討沒趣?
誰知道,他進去之後就沒出來,而大殿里一直隱隱有說話的聲音傳出。
他和皇帝說了什麼?皇帝在和他說什麼?他們怎麼說了這麼久?
呂氏心中彷彿壓着一塊石頭,堵得喘不上氣。
「今天皇帝對那小子的愛惜,所有親王皇子皇孫中的頭一份兒。這小子到底怎麼了,竟然能讓皇帝對他這麼好?」
想到此處,呂氏看看身邊同樣望着大殿里的朱允炆。
「兒,你在想什麼?」
朱允炆依舊看着那邊,「兒子在想,老三以前是不是裝地?」
一語點醒夢中人!呂氏忽然有些覺醒,又馬上有些警惕。
老三,以前肯定是裝地,不然如何突然變了個人一樣!
他為什麼要裝?
難道,他一直在防範我們?
若真是如此,怕是要在皇帝那裡,落下個妒婦的名聲!
再想想皇帝的性子,若是真被他認定為妒婦,那兒子的前途?
「兒,你皇祖父在裏面待那麼久,興許渴了!」呂氏繃著臉道,「端一盞熱茶進去,請您皇祖父暖暖身子!」說著,呂氏靠近了些,壓低聲音,「進去你就哭」
她在說,朱允炆在認真聽。
但是正說著,朱元璋已在朱允熥的攙扶下,慢慢出來。
「參見陛下!」
「皇祖父!」
殿外眾人趕緊行禮,呂氏低頭之時看到,朱元璋的臉色竟然悲傷少了許多,而朱允熥則是依舊面無表情,看不出神色。
「嗯!」朱元璋對跪拜的人們點點頭,回頭對朱允熥說道,「你身子弱,要知道愛惜!為父親盡孝是好事,但真把自己弄病了,也是不孝!」
「孫兒謹記皇爺爺教誨!」
「忙完喪事,去大學堂讀書,咱給你找幾個好師傅!」朱元璋板著臉,「嚴師出高徒,看你以後還裝不裝!」
「孫兒定不再辜負皇祖之恩!」
明初大學堂,等於清代地尚書房,是皇子皇孫們讀書的地方。
朱元璋雖然出身不高,但極為重視兒孫的教育,當年朱標為太子時,請的就是名滿天下的大儒,宋濂等人為師。
「回吧,咱走了!」朱元璋囑咐一聲,大步前行。
不知怎麼地,在路過呂氏身側的時候,呂氏感覺皇帝的目光有些陰冷,頓時心中發寒。
「恭送陛下!」
然而,眾人的叩拜中,朱元璋的身影忽然停住。
回頭,鄭重地看着朱允熥,開口說道,「傳旨!」
他話音剛落,皇帝侍從中的貼身書記官,就躬身過來,聆聽聖命仔細記載。
「朱允熥,太子嫡子,朕之嫡孫。人品貴重,深肖朕躬,才思敏捷,博學多才,至誠至孝,剛強弘毅。」
說著朱元璋頓了頓,「封,朱允熥為吳王!」
「臣謝主隆恩!」
眾人心裏暗中驚呼之時,朱允熥已經跪倒,以君臣之禮謝恩。
看着他不卑不亢,成熟穩重的模樣,朱元璋再次點點頭。
小小年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能沉得住氣,大有可為!
他是不知道,此刻朱允熥的心裏已經沸騰了。
若不是他竭力的控制,身上的肌肉可能都會顫抖起來。
吳,大明洪武皇帝登基之前的國號。對於大明王朝,朱氏家族,有着莫大的含義。
於大明諸王中,最為顯貴。
現在,這頂無數人眼饞的王冠,落在了朱允熥的頭上。
「吳王,只是個開始!」
朱允熥在心裏,對自己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