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
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 連載中

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

來源:google 作者:沈安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徒嶄 沈安若 現代言情

因為一場離奇綁架案讓沈安若患上了「恐男症」,顏控的她從此一心撲在事業和帶娃上,不慕男色,不思情愛即使司徒嶄已成為商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王,也沒辦法強迫沈安若和他在一起佛系了多年的他,為得美人芳心,不得不掏出厚厚的一本——追妻指南只見書最後一頁,「追妻終極大招」下只寫了一行字:要撩妹,先裝「給」展開

《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章節試讀:

  齊總是京城人,怎麼會不知道JT風投集團的總裁司徒嶄是什麼人,她居然會把這個Z國商場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王認成了那種「少爺」。

  完了完了,她們齊家會不會天亮就破產了?

  司徒嶄看她面如菜色,多添了一句,「好好陪沈安若玩,齊家就不會有事。」

  齊總整個腦子都是懵的,直到沈安若帶着人進來包房,她才驚覺背都被汗**。

  有了業務能力過人的幾個包房少爺的加入,整個包廂內的氣氛很快就活躍起來了,齊總謹記着司徒嶄的話,簡直把沈安若當祖宗一樣伺候着。

  沈安若每次敬酒,齊總都豪氣乾杯,這讓沈安若心裏樂開了花,看來齊總是很吃她這一套的,這次的合作一定沒問題了。

  一想到這些,她就沒心思再去管那個一直坐在角落,看着她的司徒嶄了。

  帶着一群嘴甜懂事的小哥哥,和齊總開懷暢飲。

  好不容易結束了今晚的應酬,沈安若已經站不穩了,包房裡的人都走了,只剩下司徒嶄和她。

  沈安若蹬掉自己的高跟鞋,打着酒嗝,衝著司徒嶄招手,「小哥哥,來,過來。」

  起初司徒嶄就是想看這個女人到底要怎麼鬧,好友打了N個電話過來找他人,他都給摁掉了,越到後面,司徒嶄臉上的笑就越掛不住了。

  這女人,為了談生意,是不是可以連命都不要?
照她這樣牛飲,就算有個金剛胃,也怕是會酒精中毒。

  「老闆還有什麼吩咐?」
司徒嶄坐到了沈安若的身邊,沒好氣的問。

  沈安若頭暈得厲害,酒勁上頭,渾身熱得難受,她伸手解開衣領上扣子,舌頭打結一樣的說:「今……今晚,老闆……老闆我生意談……談成了,高……興!
給你……給你賺……賺外快的機會!」

  司徒嶄聽着她的話,看着她緋紅的臉,玉蔥般的手指解開扣子的動作,心裏一驚。

  這女人不僅把他當那啥,還想睡他?

  司徒嶄扶着她的肩膀,「老闆,我只陪酒不陪其他,你喝多了叫人來接你吧。」

  沈安若意識還算清醒,眼神已經渙散了,卻還努力板著臉衝著司徒嶄瞪眼,「你……你想得美!
和我睡覺!
還要我給你錢!
我是讓你幫我……幫我叫車。」

  才來京城發展,荔枝京城分公司人手是緊缺的,她的助理楚雲也要拉業務,今晚還在陪另一個客戶應酬,沒人能來接她。

  「小哥哥,雖然你業務能力極差,但是我看你面相像個好人,幫我叫個車,送我上車就好,我……我確實走不動了。」

  沈安若十分正經。

  「……」司徒嶄被她的話噎得不想說話,什麼叫「業務能力極差」?

  把他認成牛郎就算了,她也沒試過他「牛郎」的業務能力啊,怎麼就極差了?

  本想逗逗沈安若,司徒嶄卻看到她身子一歪,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司徒嶄很生氣。

  但不可能丟下她一走了之,也不可能幫她叫車,把她丟車上就完事兒。

  國內噠噠司機x殺貌美如花的女乘客的新聞還少嗎?

  他掏出手機給好友打了個電話。

  「幫我在你會所樓上的酒店開個房間。」
司徒嶄側頭夾着電話,伸手去將沈安若撈起來背到背上。

  公主抱什麼的,對於醉鬼來說是無法享受的浪漫。

  她能從你雙手之間直接屁股墜地的摔下去,你信不信?

  電話那頭的人來了精神,笑得爽朗,「司徒爺爺不是說你清心寡欲N年了嗎?
怎麼今晚消失了一晚上,你就要破戒啦?」

  「你廢話怎麼這麼多?」
司徒嶄已經背着沈安若走到了電梯口,「搞定了房號發過來。」

  「哈哈,瞧你猴急的樣兒,頂樓L886,趕緊去趕緊去!」

  電梯到了,司徒嶄進電梯單手拖着背後那人的屁股,將電話直接掛了收回口袋。

  背着人進了房間,司徒嶄就一腳把門給勾過去關上了,開燈看到房內的布置,他在心裏暗罵了好友一句。

  房間是酒店的特色|情侶水床房,一進門就聞到一股俗氣的檀香味,而整個房間也是花里胡哨得讓司徒嶄想報警舉報酒店,涉嫌非法經營。

  司徒嶄剛將沈安若放在床上,女人就極為不悅的哼唧一聲。

  他回頭看到的是沈安若衣領微微敞開,修長的脖頸暴露在空氣中,衣領下若隱若現的凝脂般的肌|膚引他遐想。

  感覺到小腹一緊,司徒嶄低聲咒罵了一句,扯過被子裹住這個醉鬼,「眼不見心不亂。」

  他是想不通,當初那個穿着白色連衣裙、帆布鞋,笑得一臉天真單純的小姑娘,怎麼就長成了現在這禍國殃民的「狐狸精」模樣?

  沈安若平躺下來,整個人舒展開了極為舒服,就是有點熱。
她手腳無力,但仍手腳並用的奮力扒拉着身上厚重的被子。

  「嗯……熱……」

  **蝕骨的一聲嬌嗔惹得司徒嶄心尖一顫,皺眉看着床上的沈安若,他陷入了沉思。

  可沒一會兒,司徒嶄也發現了房間出奇的熱,又或者說是自己身體出奇的熱。

  「司徒,小爺我都要結婚了,你還連個朋友都沒談過,你別是有什麼隱疾。
但是不怕,小爺專門託人給你找了好東西,保你重拾『興趣』!」

  今晚在單身派對上,好友那番調侃的話突然重現在司徒嶄腦海中。

  房間里奇異的香味,兩個人都渾身燥熱……

  司徒嶄還沒來得及打電話過去罵石書立,就被不知道什麼時候掙脫了被子束縛的沈安若撲過來壓倒在床上。

  絲毫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沈安若翻身騎坐在司徒嶄身上,兩隻手胡亂的扯着襯衫的扣子,說話的聲音極盡嫵媚。

  「這麼熱,別穿了,本女王命令你……脫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