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唉呀你好冷
唉呀你好冷 連載中

唉呀你好冷

來源:google 作者:唉呀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尹歐南 現代言情 白骨精

轉角遇到煩人精,想拉個男人來充一下場面,她大聲祈禱:神啊,賜給我一個男人吧!神聽到了她的召喚,實現了她的願望!呃~只是數量有點多,一下子來了3個!神啊~請再賜我一條地縫吧!展開

《唉呀你好冷》章節試讀:

傍晚的東京,風中夾着花的香甜,夏暖看着擺在自己面前一絲不掛的女人,咽了咽口水。

女人的身體十分嬌美,纖細卻不瘦弱,周身在燈光下閃着貝殼的光芒。她如一尊如美玉雕成的盤子,又如一道入口即化的美食,等待客人品嘗。

這是目本極富盛名的女體盛,對女體的要求極嚴格,首先必須是處女,因為目本人認為只有處女才是內在與外在都純凈的,才能更好地將人體自然體香與食材的肉香相結合。再次在進餐前要進行90分鐘的刷體,保證乾淨。

夏暖一抬眼就能看到女人被樹葉遮擋的羞羞,樹葉又輕又薄,擋得並不嚴,彷彿大聲喘氣都會被吹走。她生平第一次和一個陌生女人的那裡離得如此之近,刺身師傅十分貼心地將淡粉的扇貝肉整齊地碼出花型。天知道扇貝肉曾經是夏暖最喜歡吃的。

但是擺在女人那裡的貝肉?她腦子裡為啥有不太健康的聯想呢?連她的肚子都發出了抗議,說好的大餐呢?夏暖十分鬱悶地將筷子伸向鹽漬的小菜,只可惜小菜對她也有些嫌棄。

筷子剛伸出去,一陣陰風襲過,眨眼間,桌子被掀翻,貝肉和小菜撲面而來,落在她頭上臉上,唯獨沒有飛進嘴裏。她還保持着夾菜的姿勢,但原本躺在桌上一動不動的女盤子已經一躍而起,不知從哪變出一把手槍,對準目本商人三井修。

與此同時老闆尹歐南騰空一腳,女人被踢中背部,子彈打偏,她一個趔趄摔在地上,緊接着一個翻身,又朝三井修連開幾槍。

花瓶原地爆裂,發出清脆的碎裂聲。房間里子彈橫飛,夏暖嚇得一個激靈,迅速往邊上靠,湊到壽司師傅旁邊,這位壽司師傅額頭間有一個眼形胎記,就像二郎神的第三隻眼,生得也威武,讓她頓時生了安全感,想藉助他肥胖的身軀擋一擋刀光劍影,驅一驅滿場的妖魔鬼怪……她稍稍鬆了一口氣,暗自誇自己聰明,不料那個壽司師傅抬起壽司刀,身手凌厲地朝老闆尹歐南後背刺去。尹歐南的注意力都在女盤子身上,感覺身後有人,猛一躲閃,刀子劃破了衣服。

沒想到壽司師傅看起來憨態可掬,卻是混在人民群眾中的叛徒,太可怕了!此地不宜久留,她又沒有買意外保險,還是趕緊溜。夏暖往門口衝過去,剛跑到門口,門就開了。

不!應該說是破了!

有人破門而入,重重摔在地上。

門外的人同樣在激戰……

摔在地上的大叔狠狠瞪着夏暖,滿臉殺氣。

夏暖迅速後撤,打算找地方躲起來,可走到哪裡都是在拚命廝殺的人。她膽子極小,身為主角卻沒有美人救英雄的覺悟,很給主角丟臉。

終於,主角光環降臨,她被女盤子一把抓住,槍口對準她,冰涼的觸感,讓她腿不聽使喚地軟了下去。

穿着黑色西裝的保鏢將她們逼到牆前,幾把黑洞洞的槍口也對準她們,女盤子把槍口往夏暖太陽穴上頂了頂,「退後,把槍都放下,不然我殺了她!」

手下望向三井修,等待他的指示。這位目本三井集團的二公子被裡三層外三層的手下護在中間,他幽深的眉眼含着笑,不慌不忙地瞟了一眼夏暖,微笑着拒絕:「我又不認識她。」

.......

夏暖腦袋一懵,都不敢相信有人會這麼毫不掩飾的見死不救!!她今天是陪老闆尹歐南來赴宴,東家就是眼前這位說不認識她的三井修,她和他面對着同一個**女盤子吃飯,明明就認識了快半個小時了!!!MD!小目本果然......虧她剛剛還覺得他長得好帥!

女盤子見三井修不肯讓步,頓時覺得是她的威脅力度不夠,就又用槍狠狠戳夏暖的頭。夏暖直疼得皺眉,心想大姐你搞清楚,不是你戳得疼,他們就會放你走的!而且你這挑人質的眼光也太差了!她只得給她出謀劃策:「你抓錯人了啊!要不咱倆挪過去,我幫你抓中間那小子!」女盤子怒吼一聲讓夏暖閉嘴。

眼看着三井修悠哉悠哉地不管她死活,她忽然想起自己的老闆來,在這唯一肯救她的,就只有他了!她的目光急切地在人群中搜索,結果發現尹歐南正和那個壽司師傅聊天!

夏暖一時語塞,她都被人挾持了,難道他都沒注意到嗎?到底什麼話不能等她得救了再說?

「尹歐南~」夏暖大聲直呼其名!你倒是來救我啊!英雄救美都不懂嗎?!

聽到有人憤怒地對自己直呼其名,尹歐南側頭,他正急於從假扮成壽司師的殺手嘴裏問出些線索。他算過女殺手開槍數,這會她槍里的子彈已經用完了!也就沒有危險。他告訴夏暖一個好消息,「她的子彈用完了!」

子彈用完了?

女盤子的臉色煞白,握着槍的手禁不住顫抖起來,沒有子彈她便如一隻待宰的羔羊。夏暖長吁一口氣,沒有子彈那頂在自己頭上的槍就是擺設,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黑衣保鏢如狼群般兇狠地圍上來。

然而,在無人注意的角落,剛剛那個摔在地上的黑衣人舉起了槍,槍口悄無聲息地對準了她,來不及躲閃,也來不及呼救,夏暖就眼睜睜看着那黑呦呦的槍口對着自己,噗~的一聲悶響,是子彈穿過皮肉的聲音,微不可聞的血腥瀰漫開來,時光彷彿被定格,緩緩地是生命在流逝,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主角卒,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