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半響歡
半響歡 連載中

半響歡

來源:google 作者:張曉月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唐青月 張曉月 穿越重生

她說這一世她要好好過,於是她雄霸九州無人能敵;她說這一世她不要顛沛流離,於是他放棄一切陪在她身邊,免她無枝可依;她是皇者,是霸主,是女王這一世,即使是在地獄,她也要活得像天堂展開

《半響歡》章節試讀:

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啊,一直發生着我們不曾了解的事情,那是不為人知的秘密。

張曉月是一個動物科學家,她最愛研究的就是毒蛇,觀察每種毒蛇的生活習性,記錄下來。她最近痴迷上了一種名叫珠錵的野生毒蛇,世間沒有對於它的記載,張曉月也只是在很多非洲部落隱約發現這種毒蛇的存在。

當她第一次看見這種毒蛇的時候她就深深的愛上了它,於是張曉月就決定深入非洲去尋找它的身影。

在非洲深處的土地上,一個人正在對着一條蛇比來比去,嘴裏還在嘟囔着,根據記載珠錵好像比它顏色還要深一點,蛇芯也應該更長一點的。無奈的搖搖頭之後,把面前關着蛇的箱子設置了一個時間密碼,對着那條蛇長約一米的蛇說,一個時辰之後箱子會自動打開的。

說完張曉月就離開了,還沒走幾步,一股大風卻平白無故的吹了起來。

張曉月馬上蹲在地上盡量壓低自己,閉上眼睛,大約半刻鐘之後。當大風過後,張曉月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見這樣的畫面。

本來應該在時間密碼箱里的蛇竟然在箱子外面好奇的看着自己。

張曉月馬上從背包側面拿出了最先進的捕蛇器和一把手槍。

張曉月面前的蛇看見張曉月的架勢,馬上擺出了警惕的姿勢,身體也彷彿隨時準備進攻。

面前的這條蛇和張曉月見過的蛇一點也不一樣,以前的毒蛇張曉月只是覺得他們具有強大的攻擊力,而面前的這條毒蛇那種陰狠的目光讓張曉月後背發涼。

還在和張曉月對峙的蛇,眼裡突然閃過了一絲猶豫,張曉月一直在觀察着蛇的一舉一動,人在最危險的時候往往會爆發求生的本能,看見毒蛇的困惑,張曉月立馬按下捕蛇器的開關,從捕蛇器的前面就發出了一個巨大的網,在網絲之中還有隱隱暗動的電流。

蛇發現危險之後,以常人看不清楚的速度立馬衝出了網所能捕捉到的範圍。後更是以更快的速度沖向張曉月,張曉月已經來不及躲閃,只有舉起右手的槍,朝着蛇的方向不停的開槍。蛇立馬改變方向離開了張曉月的視線範圍。

蛇的方向就突然沒了動靜,張曉月一直舉起手裡的槍,直直的看着蛇的方向,大約三分鐘都沒有動靜,四周安靜的像沉寂的海底。

張曉月一點也不敢放鬆警惕,她知道這條蛇現在在狩獵,它在等待獵物的破綻。

就在張曉月高度緊張的時候,在她的後面,剛在的那條蛇緩緩的爬向她,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

那條蛇在距離張曉月不遠的地方,終於發出了動靜,揚起了自己的蛇頭,張開獠牙,沖向了張曉月的腿部。

張曉月剛剛聽到聲音舉起手槍,就一瞬間沒了意識。

看着面前躺在地上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獵物,蛇並沒有打算吞噬,只是安靜的看着,直到張曉月心臟完全的停止跳動。

才緩緩的爬向了別處。

「藥師,我女兒怎麼樣了?」

「回稟皇后,青月公主被人傷及心脈,如今只有用七品續命丹才能讓公主脫離危險。」

這個時候大門突然被推開,身穿着玄色勁袍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外。

「我這裡有續命丹。」

藥師急忙跪下,「參見皇上。」

中年人開始無形中透露出上位者的威嚴,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走到藥師的面前,把手裡的續命丹藥盒遞給了藥師。「醫好青月公主。」

「是。」

中年人走到了在床前,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皇后身邊。

皇后看着身邊的男人,「是誰?」

皇上遲疑了一下,「是焱兒。」

皇后似乎對着消息並不感到有什麼奇怪,只是語氣之中更多了一些嘲諷,「就算我的女兒是一個痴傻孩兒,也不能任由這些人傷害。」

似乎察覺到身邊之人的不舍,皇后走到皇上的面前,以不弱皇上的氣勢說,「莫不是皇上捨不得處罰?你看清楚,床上躺着的是你的親生嫡女如今被你的一個庶齣兒子打成重傷你竟然捨不得教訓一下的兒子?」

皇上看着面前的妻子,他知道這件事也絕不可能善了了。看着在床上躺着的人,他也是生氣的,只是要在焱兒和這個痴傻女兒選擇一個他自然還是猶豫的。

看着面前猶豫皇上,皇后眼裡的譏諷更加的明顯,最冷不過帝王情,「皇上如果不處罰唐焱,我只能帶着女兒回孟國了,若是我父皇問起我為什麼回來,想必我也只能實話實說。」

皇上一聽這句話,眼裡的猶豫立馬就不見了,「皇后這是什麼話,焱兒做錯事自然是要罰的,但是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把青月治好。我那裡還有一些政務,我去處理一下。」

說完皇上就離開了。

原本在一旁連一句話都不敢說的藥師終於敢說話了,「回皇后,青月公主服用了續命丹之後心脈已經恢復平穩,想必已經無礙了。」

「好,你退下吧。」

藥師走後皇后看着躺在床上的青月公主,臉陰沉的可怕,怒罵道,「你這個傻子,要不是還要你給我做棋子,我簡直恨不得立刻殺死你。」

說完轉身離開,一刻也不願在這裡多呆。

皇后離開之後,原本應該還在沉睡的青月公主,立馬就睜開了眼睛,只聽見躺在床上的青月公主一直在重複着一句話,「我是真的穿越了啊,我是真的穿越了啊......」

青月公主一下子坐了起來,「完了完了,我答應教授把珠錵帶回去給教授看的。」

想到這裡又泄氣的坐了下來,可是她已經穿越到了這裡怎麼可能再回去那?

想着想着只能無力又躺了回去,剛剛躺回去心口突然就開始疼了起來,疼的她只能蜷縮在角落裡,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張曉月的意識腦海里,那個人痴痴傻傻的,嘴裏斷斷續續的一句話也說不清楚,但是卻是有意識的想要傳輸給張曉月消息,「焱兒,焱兒,他,他,他......」

張曉月被疼的實在是受不了,但是她還是努力的想要聽清楚這個身體原主人的靈魂到底想要告訴她什麼。

「炎兒...琦貴...後...廚...」

說完這句話原本在張曉月靈魂精神海的前主的靈魂就爆開了,彷彿煙火一樣。

原主的靈魂化成了碎片,張曉月的靈魂就不受控制的走到了精神海的**,從此這個身體裏面只有張曉月的靈魂了。

很久之後,當精神海裏面只有張曉月一個人的時候,張曉月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她穿越了,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而這個身體裏面的原主人到底想告訴她什麼呢。

張曉月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她還需要時間來接受這個事情。

只是最後前主的話深深的印在了張曉月的腦子裡,難道是前主無意間知道了什麼,才讓別人如此不顧後果的殺害前主?

續命丹的藥效很快就展現出來了,七品丹藥的好處就體現在這裡了,三天不到,張曉月就能下地走路了,一點也不像是曾經心脈俱斷的人,只有張曉月知道前主已經死在那次受傷之中了。

張曉月,不,現在應該是唐青月了。唐青月到了這個世界才明白,這個世界原來是有魔法的,照着這個世界的說法就是魔法元素,只有對魔法元素親和的人並且精神力強大的人才能夠吸收自然界的魔法元素修鍊。而前主一直只是一個痴傻,自然沒有人會給一個痴傻傳授修鍊方法,也沒有人會給一個痴傻測試修鍊天賦,這讓新生的唐青月感到心痒痒,好想去嘗試這些只有在神話故事之中才存在的魔法。

「青月公主?」

唐青月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剛剛在幻想了啊。旁邊的侍女小聲的嘀咕,「青月公主自從清醒之後就一直是這樣呆坐着,一句話也不說,莫不是更傻了?」

唐青月也沒有管她們在嘀咕什麼,繼續幻想了,自己一定得學學看魔法是什麼樣。

通過書籍,唐青月了解到,自己穿越過來的大陸叫做辰天大陸,五大帝國分別佔據着大陸,其中孟國實力最為強盛,其次就是齊國,其他三國分別是楚國,公孫國,唐國,三國的實力都不相上下,五國之間保持着其妙的平衡。

最讓唐青月感興趣的是,這個世界有很多的魔獸,靈獸,各種各樣的獸。

總之張曉月要以唐青月的身份開始活下去。

幾天之後的早上天還沒亮,唐青月就被皇后傳召進殿,侍女們先是給自己洗漱更衣,再是打扮,搞得和自己就要出嫁一樣。

唐青月看着自己的侍女一件件首飾的往自己頭上試,無奈的說,「好了好了,不試了,我們走。」

來到大殿之前,皇后居高臨下的看着唐青月,「聽侍女說你現在能認識人了,會讀書了,是嗎?」

唐青月怕自己說多錯多,就乾脆閉口不言,只是點頭。

皇后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又看了看唐青月,彷彿一見到她就生氣,揮揮手讓她離開。

唐青月離開之後,在皇后身邊的嬤嬤走上前來,「皇后,唐青月身為帝國嫡女,無論是清醒還是痴傻,天賦測試都是萬萬不可缺少的,如今我們已經拖到唐青月十六歲,今天大祭司又來了一趟。」

皇后把手裡的佛珠捏成了粉末,「看來是不能再拖了,更何況唐青月已經清醒,大祭司那邊已經沒有理由拖延了,倒不如送個順水人情。只是......」

「皇后是在擔心唐青月的天資太過耀眼?」

「是啊,你忘了嗎?我們倆偷偷給她測試的時候,那時候的光芒......」

「皇后,天才是需要時間的,唐青月今年已經十六歲了,更何況天才過於耀眼,不用我們出手,她就會夭折。」

「說的也是,那這次你就給我好好的辦,辦的熱熱鬧鬧的。我要全天下都知道有唐青月這個妖孽。你以孟國公主的身份去邀請各國政員來。」

「是。」

身邊之人走後,皇后對着天邊笑罵了一句,「你孩子的天資雖好,想必也是活不長的命,她很快會去陪你了。」

第二天,整個皇宮就開始熱鬧非凡起來,本來該上朝的大臣都齊齊的聚集在皇宮後殿之中,還有很多外邦人都來賀喜,但凡能進入後殿的人都是政客里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整座城的客流量也大了起來,也算是拉動了京城的客棧經濟發展,而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唐青月。

誰都知道唐國嫡大公主青月公主一出生就是一個痴傻,但是昨天突然傳出消息說,青月公主不是傻子了,還要在今天進行天賦測試,很多人都想來看個熱鬧。

「你看你看,這些人不是齊國的人嗎?他們來幹嘛?」

小二在一旁倒酒的時候就接了一句嘴,「你們還不知道啊?今天我們青月公主天賦測試啊。」

小二這一插嘴,客棧裏面就七嘴八舌的熱鬧起來,「這我們知道,只是這齊國來的也太快了吧。」

「這你們就不懂了吧,我們唐國這皇位向來是傳嫡不傳庶,這青月公主無論什麼樣,都是咋們大唐的下代國君。」

「一個傻子還想當帝王?」

旁邊的人趕緊拉了一下那個說話的人,「別瞎說,這可是天子腳下。」

「可是青月公主是女的啊。」

樓上開始傳出聲音,「你們忘了嗎?我們第一位皇帝也是女帝。」

底下也出現了一片附議聲,這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了起來,「這皇帝哪有那麼容易當,也要看她有沒有那個實力。」

眾人都見看向門口,一時間所有人的聲音都沒有了,見來人掌柜不知道從哪裡就冒了出來,「呦,將公子,很久沒來了,快快快,頂樓請。」

年輕妖嬈的掌柜把來人請到了樓上之後眾人才舒了口氣。

有人小聲的問,「這是誰啊?」

有人聽見急忙給他解釋,「他就是唐將,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將軍。」

那人就急忙止住了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