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總前夫求吃回頭草
霸總前夫求吃回頭草 連載中

霸總前夫求吃回頭草

來源:google 作者:魚小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慕 現代言情 陸簡瑒

周慕車禍後去了國外,前夫卻以為陰陽兩隔,開始獨自帶娃生活周慕回國小日子過得滋潤,突然半路跑出來個孩子來認媽周慕:這誰家的倒霉孩子跑丟了周慕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不忍心丟下不管,報警後竟發現是前夫的孩子前夫陸簡瑒一臉深情:這是我們的孩子周慕:???你和別人的孩子,休想讓我當後媽親子鑒定一出,真是親娃孩子可以要,霸總一邊爬……展開

《霸總前夫求吃回頭草》章節試讀:

周慕在家裡閑得無聊,想搞個衛生都不行。

她腰上有傷,華天祈不肯讓她勞累,請了鐘點工過來收拾,周慕不喜歡,他就自己抽空過來整理。

凡事都不讓周慕碰,周慕感嘆自己活像一個廢物。

「不準這麼說。」華天祈不滿的看着她。

「那我能怎麼辦啊?我天天在家很無聊的。」

「要不你去我公司上班。」

周慕一聽,慌忙讓他打住,她這輩子最討厭按部就班忙碌的工作,天天對着一大堆文件,會讓她生不如死。

她喜歡舞蹈,夢想是當一名舞蹈演員,不過,現在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以她目前的身體狀況,動作幅度大一些都會牽扯到腰傷,車禍不僅打擊了她的身體,還摧毀了她的夢想。

「我自己去找工作。」

「行吧,隨你,不過你別太勞累了。」華天祈握着她的手愛不釋手的說著,目光緊鎖在她的無名指上。

她戴上了戒指,意味着什麼,是答應了嗎?華天祈心裏想着,還是滿懷期待的忍不住問出了口:「你……這是答應了嗎?」

周慕裝作不知道,反問道:「我答應了你什麼?」

「這個啊,在一起啊。」華天祈舉起她戴着戒指的手,突然吻了吻手背,嚇得她立馬要抽手回去,手被他握住,也只是頓了頓。

這種陌生的感覺,她不太喜歡,華天祈明顯感覺到了她的僵硬,也不動聲色的放開了。

「你這不算,不夠正式。」周慕開玩笑說,想要緩解一下剛才那尷尬的氣氛。

華天祈不回答,只是緊盯着她手上的戒指,看了許久他才抬起頭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道:「我要給你的,是陸簡瑒從未給過的。」

周慕聽了這句話好久才反應過來,她很想問一句華天祈,為什麼要扯上陸簡瑒,明明他們都已經結束了。

現在,跟她在一起的人,是華天祈,她的生活跟陸簡瑒有什麼關係,難道扯上他,他們就會過得好一點嗎?

她不知道這是男人的好勝心自尊心在作祟,他是在意她的過去的。

以後不知道會不會在意,但至少現在還是在意。

不然他也不會搬出陸簡瑒來。周慕苦澀的笑,輕聲道:「好,我等着。」

原來,我們都已經分開四年了,我們還是藕斷絲連着,所有人都在意你跟我的過去,我也一樣。

這年頭新工作不好找,她上網找了很多家,不是路程太遠就是有對她而言的高要求,她的傷根本完成不了任何大幅度動作,而人家也不會要一個不能跳舞的舞蹈演員或者舞蹈老師。

華天祈也給她找了幾家,極力推薦她去,周慕都一一放在了一邊不考慮,她知道那幾家都是華天祈託了關係給她找的,進去肯定不成問題,甚至待遇還要比一般人的高。

如果她去了那就違背了她最初的意願,她要自己找,即使很困難,她要求太高那就降低一點。

最後,在她的篩選之下,試着投了幾份簡歷。

看了一上午的電腦,眼睛又干又澀,周慕剛準備關了電腦好好休息一下,就收到了其中一家的回復。

是一家舞蹈培訓機構類的,離她住的地方不遠,規模挺大,要求也不低。

她是看中了招聘信息中的「急招」才試着投了碰碰運氣的,沒想到竟然能這麼快就收到了回復。

對方加了她,詢問了她各方面關於舞蹈的事情,周慕對答如流,對方看了她的簡歷挺滿意的。

但看到傷病那一欄的時候,有些遲疑的開口問她:「周小姐,你真的不能跳了嗎?」

「目前大型的成人舞還不能,但我有豐富的舞蹈經驗……」周慕自己都有些底氣不足的敲着鍵盤,舞蹈經驗?都不能跳了,還怎麼傳授,周慕有一瞬佩服自己的智商。

對方許久都不見回復,周慕自覺以為肯定是沒戲了,起身去給自己煮了個面。

吃完了回來再看,信息欄跳動着,莫非還有戲?

周慕有些忐忑的打開來,對方十分鐘前發來消息詢問:「周小姐,兒童舞你能教嗎?」

周慕有些欣喜若狂,打字回復的時候頻率明顯都加快了。

兒童舞幅度沒有成人舞幅度大,更注重的是動作,跳起來容易,這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小意思。

「那你明天抽個時間來面試一下吧。」

雖然底氣很足,但為了以防萬一,周慕還是抓緊時間上網去看了很多舞蹈視頻,找了找感覺,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那個地方很容易就能找到,離她當初買的那套房子很近,面試完,毫無疑問通過了。

雖然是教兒童舞,但以她目前的狀況來看,沒有什麼工作比這份工作更好的了。

對方詢問她能否這個星期六來上班,她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

簽完合同後,她有些疑惑問出口,那麼多好的舞蹈演員、舞蹈老師,為什麼挑了她。

對方也很直接的說了,機構里有個舞蹈老師突然懷孕了,說不幹就不幹了,直接回家養胎去了。

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人來填補空缺的位置,很多人看見是教小孩子都不願意來,看見她投了簡歷,也願意教小孩,就直接簽了合同,儘快上班。

這份工作讓周慕樂了挺久,機構里有人帶她去熟悉一下環境,她逛了一圈,發現大多都是小孩子。

那一張張在把桿前認真的臉,讓她忍不住想到了自己幼時學舞蹈的時候。

也讓她想到了她的女兒,如果還在,大概也有這麼大了吧,她傷感的回憶着。

想當初名字都沒有給她取到,她生來沒有名字,離去也沒有名字,多可憐啊,想必人家也會嘲笑她的吧。

周慕心裏抽疼的想着,突然就有些恨自己的不負責任了。

看完工作的地方,她往回漫無目的走着。

她多久沒有這樣自在過了,一個人無拘無束,傍晚的陽光的炎炎熱氣已經消失,變得格外的溫柔,灑落在她的身上,拉出長長的影子。

不知走了多久,她忽然抬頭,望見不遠處的小區,停下了腳步獨自看着失了神,那裡是否一切如舊。

她很想上去看看,可她的理智告訴她不能,那裡已然成為過去,不應該被翻開。

況且她的門卡鑰匙什麼的早不知道弄丟到哪裡去了,門衛怎麼可能會讓她進去。

她就這樣呆站着看着那裡,曾經幻想過美好的生活,被主角兩個人硬生生扯破,成為不願提及的噩夢。

她還記得當初以為要死的時候想對陸簡瑒說的話,她想對他說:陸簡瑒,祝你幸福。

現在,依舊如此,祝你跟王染幸福,共育多個可愛的孩子。

因為她不曾得到的,她希望陸簡瑒能得到。

少年時代,周慕看過陸簡瑒幼時的照片,羨慕說道以後的孩子像他好看就好了。

為此,陸簡瑒還笑了她好久不知羞,但他自己也不可否認的這樣認為。

回憶起往事,總能讓人感嘆世事變遷。旁邊經過的兩個人談話聲讓她回到了現實,周慕笑着搖了搖頭,暗嘲自己不夠傷不夠痛還是放不下。

經過的人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和一個可愛的扎着小辮子的小女孩。

小女孩管那個人叫阿姨,看樣子應該是保姆了,拉着她往小區里走。

周慕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沒想到那個小女孩也回頭看她,周慕只得尷尬的笑笑。

陸亦舟很好奇這位路邊的阿姨在傻笑什麼,她不解的抓了抓頭髮,回過頭來看路。

爸爸說過這年頭怪阿姨很多,不要隨便跟人家走,怪阿姨是長這樣的嗎?那也挺好看的,只是舉動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