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 連載中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

來源:google 作者:暖夜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知魚 時卿

被貼身丫鬟打了小報告,知縣老爺震怒「作為知縣夫人,還翻起衙門的院牆了?把她給我關起來,哪兒也不許去!在這一段時間好好的給我把女誡抄寫二十遍!」關起來就關起來,嚇唬誰呢?她有空間大賣場,在院子里種了蘿蔔換錢到空間里享受,吃吃喝喝、甚至還有全身按摩spa一段時日,原本以為被關許久的她應該會知錯不料剛到院子就看到她美滋滋的坐在院子里曬着太陽,吃着紅彤彤的草莓,喝着奶茶享受生活時卿咬牙切齒:「我讓你抄寫的女誡呢?」姜知魚淡定的讓丫鬟拿出厚厚一沓:「這是我複印……哦不是,我抄寫的女誡一百遍順便,這東西早就屬於封建糟粕,所以我順便把這個也抄寫了一百遍給夫君過目希望夫君銘記在心」時卿拿到手裡看着紙上寫的十六個大字:富強、民主……展開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章節試讀:

「你想說什麼?這些年鬧事的一直都是你,我住在書房這麼久,難道不是你一言不合就趕我出去的?三年連個子嗣都沒有,你知不知道就這七出之條我就可以休了你!」

姜知魚驚訝的看着時卿:「好啊!你終於說出你心中所想了!是不是心裏面有哪個小賤人了?有本事你就休!」

姜知魚心中大喜,要是被休了,她就可以回娘家了。

就憑着這空間賣場,她去外頭倒買倒賣,豈不是賺個盆滿缽滿?

就這九品芝麻官的俸祿能過什麼日子啊?

而且吃喝都還得伸手找別人要錢,看時卿的臉色。

「來啊!有種你就休了我啊!」

趕緊把老娘休了,老娘要回娘家過躺平又富裕的生活!

然而時卿雖然是在氣頭上,但是聽到姜知魚這怒吼聲沒想到不僅沒有火上澆油,反而是讓他冷靜了下來。

時卿氣得坐了下來:「我想你是應該好好冷靜一下了。」

「冷靜?你想幹嘛?又要把我關起來是不是?時卿,我告訴你,我是你媳婦,可不是你衙門的犯人!」

「沒錯,我就是有這個權力把你關起來。我是你相公,你就該聽我的。從今以後你的活動範圍就這一個院子,任何人都不許見。除了環兒每天給你送飯,這今後的日子你自己一個人好好反省。我時卿是不會休妻的。」

時卿說完冷哼一聲,非常霸氣的拂袖而去。

姜知魚驚愕的看着時卿離開的方向。

怎麼感覺這人不按照劇本來呢?

按理來說,這種以夫為天的時代,她這麼以下犯上了,也該休妻了啊!

然而不管她怎麼想,反正她是又被關禁閉了。

但是經過這一番爭吵,她給自己爭取到了一個院子。

姜知魚眯着眼睛的走到外頭抬頭看了看天空,總算是看到了外頭的景色。

此時環兒已經快速的跑到了院子門口直接熟練的鎖上了院門。

姜知魚看着這空蕩蕩的院子。

「很好,這次吵架他沒再把我關屋子裡,爭取到了這麼大一個院子,那就算我贏了!」

就算是依然被關着,那也要頭鐵嘴硬到底。

很快環兒又打開了門,提了個籃子走了進來。

不用看裏面,這飯菜的香味就已經從籃子里飄了出來。

姜知魚咽了咽口水,看向環兒身後跟着的人。

「做什麼的?」

環兒身後的吉祥是時卿身邊的人。

吉祥是從小被時家養大,伺候在時卿左右的。

吉祥一個招手,環兒就明白了意思去把籃子里的飯菜端上桌。

吉祥走了過來看着姜知魚,眼裡的嫌棄一點都沒隱藏。

「夫人,老爺吩咐了夫人以後就只能在這院子里生活,任何人都不許見。所以老爺讓小的過來問問夫人需要準備一些什麼東西。」

姜知魚皺眉詫異的看着吉祥:「他這麼貼心?」

吉祥低着頭沒回應。

事實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老爺明明都給夫人禁足了還要過來服軟的問她需要什麼。

「好啊。那我要一套農具。鋤頭鐮刀之類的。」

吉祥疑惑的看着姜知魚:「小的斗膽問一句,夫人您拿來做什麼的?」

「既然把我關這院子里了,沒事做,種個地玩玩。哦,還得給我一盒種子。」

「額,是!小的這就去辦。」

吉祥一臉震驚的離開了院子。

吉祥辦事效率也很快,回頭沒一會兒的功夫立刻去把農具給姜知魚拿了過來。

一堆嶄新的陌生農具出現在姜知魚的面前。

「夫人,您需要的農具。這一木盒裏面都是種子。請問,夫人還需要什麼東西么?」

姜知魚擺擺手:「不用,辛苦你了。」

「啊?」

吉祥驚愕的看着姜知魚站在原地顯得不知所措。

「怎麼了?還有其他事?」

姜知魚看到吉祥像是見了鬼一樣的嚇得臉色慘白雙目瞪圓。

「身體哪兒不舒服嗎?要去看大夫么?」

吉祥嚇得雙腿一軟直接坐在了地上。

「夫人……在關心我?」

姜知魚揉了揉太陽穴,這小子沒演小品白瞎了,不就是順嘴的一句感謝都這麼浮誇!

「滾!」

姜知魚看到他這坐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樣子顯得不爽。

「哦,好!小的立刻就滾。」

吉祥聽到姜知魚罵他了,他反而是鬆了一口氣立刻跑了出去。

院子里現在又只剩下她了。

她聞着飯菜的香味先回屋子裡吃了個飯填飽肚子,一邊也開始琢磨自己穿越過來的下一步動作。

既然被禁足在這裡就得想辦法在這個院子里創造自己的價值。

她能想到的就是在這裡利用空間賣場的各種肥料營養液來種植蔬菜。

蔬菜收穫了可以自己吃,也能拿到空間賣了還錢。

所幸在這個年代只要會種地,就能養活自己了。

所以她選擇了趁着這一段吃軟飯的時間,利用自己空間把種地的本事給練出來。

戰略性的吃一段時間的軟飯也沒什麼問題。

為了在這種陌生的年代活命,軟飯硬吃不丟人。

姜知魚填飽了肚子在院子轉了幾圈,規劃好了開墾種地的位置。

她拿着鋤頭開始不太熟練的翻土。

這院子雖然不大,但是劃分了三個區域也能種下不少的蔬菜。

因為之前原主跟時卿吵架,氣得把院子里這些花花草草全給拔了,正好這些地方全都空出來了。

等她有了在這個年代自力更生的能力了之後,她再跟時卿提出和離。

忙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姜知魚把這院子的地翻了翻。

環兒送了午飯過來。

「老爺既然說了不讓任何人進來,那你以後把飯放門口就行,別送進來了。」

姜知魚冷冷的跟環兒說著。

「是。」

環兒聽了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能少跟夫人接觸,她巴不得呢。

環兒把飯菜在桌上擺放好立刻退了下去。

姜知魚也洗了手坐了下來準備吃飯。

今天中午的飯比稀粥要好多了,兩菜一湯。

雖然肉都是一些肉沫,但是也比稀粥好多了。

她總算是填飽了一回肚子。

趁着中午吃飽了她也可以休息一下。

她躺在床上進了空間里,在這裏面行走奔跑都不會有任何疲憊,反而在裏面休息的越久體力恢復的越快。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