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扔狼山,她靠馭獸風生水起
被扔狼山,她靠馭獸風生水起 連載中

被扔狼山,她靠馭獸風生水起

來源:google 作者:青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曉曉 謝蕭然

【穿越+毒醫+1V1+團寵+女主不聖母】現代國醫聖手,一朝穿越成被扔在狼山的三歲小豆丁不慌,認個狼王狼後當爹娘,守着狼山大寶藏,自帶空間和靈泉,簡直不要太爽聽說治病救人有錢賺?治!第一富商想要她當孫女?當!情報組織天星樓要她當少主?來來來,照單全收冒出個鎮國公府說她是嫡小姐?還有個渣爹,惡毒繼母和白蓮花妹妹?呵,那正好,咱們新賬舊賬一起算不過,這小公子瞧着有些眼熟啊?某人:那是,你可是我打小就定下的媳婦展開

《被扔狼山,她靠馭獸風生水起》章節試讀:

狼三姐也跟着嗷嗚一聲,人類的幼崽真的太可愛了,她直接伸出舌頭舔了舔林曉曉,把林曉曉舔的一身口水。

林曉曉:也不用這麼熱情的。

和狼王一家都互相見過之後,林曉曉也慢慢接受了這個事實,除了時不時的被嚇一跳,倒是已經接受了自己身在狼窩的事實。

狼王從外面回來,嘴裏咬着一張包裹起來的大葉子,放到了林曉曉的面前。

「生肉你不能吃,只能給你摘點野果子。」

林曉曉看着這些野果流口水,她確實餓了,抓起一個在身上胡亂的擦了擦就一口咬了下去。

嗚嗚,好吃。

「謝謝狼王。」林曉曉可是乖孩子,吃了東西要說謝的。

狼王眼神柔軟了一些,點點頭邁着傲氣的步伐離開了。

林曉曉連續吃了兩個果子,小肚子就飽了,果然人小吃的也少。

吃飽喝足再看看自己一身髒兮兮的,這個時候要是能有個熱水洗個澡就好了,好想念自己的小別墅,不知道一會睡着還會不會夢到了。

幾乎是腦子裡念頭剛過,林曉曉就發現自己換了個地方,周圍哪裡還有狼王一家的影子,只有那仙氣縈繞的山谷和遠處的小別墅。

林曉曉喜出望外,難道這就是意念空間?嚯嚯嚯,自己這趟穿越不虧啊!!

就在她撒歡跑向小別墅準備舒舒服服洗個澡的時候,一直護着她的狼四哥和狼五哥傻眼了。

「嗷嗚,爹爹,娘親,妹妹不見了。」

兩隻狼崽子傻眼了,剛剛還在他們懷裡的小姑娘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急的兩頭狼崽子原地轉圈,就連其他狼都驚動了。

林曉曉在山谷里將外面的聲音聽的清清楚楚,看看這裡的一切,再想想狼四哥和狼五哥找不到自己着急的樣子,林曉曉咬了咬牙,既然有空間,那自己什麼時候進來都行,雖然才半日的相處,但林曉曉能感覺得到狼王一家對自己很好,動物的感情是最純粹的,狼四哥和狼五哥焦急的聲音一再傳來,林曉曉決定先出去再說。

腦子裡想着出去,林曉曉一睜眼果然已經重新回到了山洞裏。

狼四哥和狼五哥迅速朝她跑了過來,一臉的急切。

「妹妹,你跑哪裡去了,怎麼突然就不見了。」

林曉曉不擔心狼王一家會把自己當成妖孽,畢竟都能聽懂它們說話了,還有什麼稀奇的。

「我就是突然發現一個神奇的地方,所以就去看了一下。」

狼四哥狼五哥立刻湊了上來:「什麼神奇的地方?好玩嗎?能帶我們去嗎?」

林曉曉點點頭,一手抓着一個閉上眼睛試圖重新回到空間里,試了幾次發現都沒用,然後她鬆開了狼四哥狼五哥,閉上眼睛腦子裡想着空間,然後又進來了。

外面狼四哥狼五哥又嗷嗚嗷嗚的叫,林曉曉趕緊出來。

看來這個空間只有自己能進去,無奈,她只能給狼四哥狼五哥道歉:「四哥,五哥,好像只有我自己能進去。」

兩頭狼崽子有些失望,耷拉着腦袋,林曉曉於心不忍,趕緊安慰他們:「沒事沒事,或許是我太小了,等我長大一些就帶你們去。」

兩頭狼崽瞬間抬頭:「真的?那你什麼時候長大?」

「呃……」

三年後。

已經成年的狼四哥和狼五哥馱着六歲的林曉曉在林間穿梭,兩隻狼崽子已經長成了高大威武的猛獸,而林曉曉依然還是小小的一團,只不過比剛來的時候長大了那麼一丟丟。

「那邊有隻兔子,四哥,沖!」林曉曉趴在狼四哥的背上,指着前面被他們追的逃無可逃的兔子,興奮至極。

兩狼一人在林子間跳來跳去,很快那隻兔子就精疲力竭被狼五哥一爪子拍到了路邊,兩眼一閉昏死過去了。

狼五哥剛要張嘴對着兔子的脖子里咬下去,被林曉曉及時制止。

「五哥,別把皮咬壞了。」

狼五哥調轉方向,一爪子拍下去把兔子的脖子給拍斷了。

林曉曉上前直接把兔子收進了空間里:「晚上給小點和小桃烤兔子肉吃,之前還剩了幾張兔子皮,縫起來給他們當窩。」

三年的時間發生了很多事,狼王狼後決定把林曉曉當成自家的孩子撫養,無依無靠的林曉曉也乾脆的改了口,跟着幾個狼哥哥狼姐姐喊阿爹阿娘。

還有她發現的空間,在經過幾天的練習之後終於可以自由進出,而且還能隨心所欲的把東西放進空間和取出來。

在空間里,林曉曉還發現了一處泉眼,按照狼王說的,這泉眼裡出來的水充滿靈氣,不是外面這些普通山泉能比擬的,林曉曉乾脆就把狼洞里喝的水全都換成了靈泉的泉水,不僅如此,林曉曉還用靈泉澆灌山裡的果樹,然後把成熟的果子給狼族的狼吃,還會時不時的把泉水引出來,放入狼族喝水的山泉里。

狼本就通靈,被靈泉一養就更聰明了。

兩年前狼大哥找到了心愛的母狼,娶了回來,今年剛生了兩頭小狼崽子,林曉曉給他們起了名字,公的叫小點,小母狼叫小桃。

林曉曉翻身回了狼四哥的背上,晃悠着雙腳,十分愜意,即使狼四哥蹦跳的再快,她都掉不下來。

「還想去哪玩?」狼五哥問。

這三年林曉曉都快把狼山山頭玩遍了。

林曉曉想了想:「去絕地崖吧,阿娘說烏雅嬸嬸生崽子的時候傷了身子,讓我去給她看看的。」

自從林曉曉給自己家一家子起了名字,狼族就開始時行起了名字,每頭狼都有自己的名字了。

而她一個二十二世紀的天才醫學博士,現在卻在狼族方圓幾十個山頭當起了——獸醫。

好在別墅里有她的小藥箱,而且跟過來的小藥箱還發生了一丟丟丟的變化,不管她要看什麼病,看什麼傷,打開小藥箱里都是她當時需要的藥品和用具,簡直就是居家旅行必備良品,比那些高科技的各種檢測儀器還要准。

但是這三年來,小藥箱里出來的都是獸葯,林曉曉都感覺到小藥箱的怨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