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卑微庶女翻身記
卑微庶女翻身記 連載中

卑微庶女翻身記

來源:google 作者:佩奇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宇文桓 段夢雪 穿越重生

段夢雪,堂堂頂級醫學碩士,學霸類強者,如今穿越古代,淪為軟弱可欺的庶女卑微、懦展開

《卑微庶女翻身記》章節試讀:

段夢雪並不想多管閑事。
不過這鳳尾山是自己的地盤,哪有這樣坐視不理的,以後傳出去豈不是壞了自己的名聲。
況且,看着那地上斜躺着的男子,衣着配飾應當是個有錢的主兒。
替1人1消1災,才能拿人錢財。
段夢雪咽了咽口水,這入不敷出的日子,已經許久沒有加過菜了。
她撿起一小節樹枝,屏氣凝神,將功力運至指間,倏地將樹枝朝着盜竊飛過去,不偏不倚擊中盜竊的後腦,只見那盜竊當即暈倒,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夢雪急忙朝着地上那男子跑去,想去看看他的情況,可是卻被那狗狗攔住路。
呦嚯,這是什麼品種?
那狗起身攔在段夢雪的面前,一雙眼睛透徹清亮,這是?
薩摩?
段夢雪愣住了,天吶,在這個世界裏面居然能遇見如此品種優良的狗狗?
她伸手想去摸摸狗的頭,猶豫了半天還是懸在半空中,語重心長地試圖跟狗狗溝通:「你家主子受傷了,情況看起來很危機,我只是想幫他瞧瞧。」
說著還抖了抖自己身後的背簍,「喏,你看,這裡頭都是草藥,我不是壞人。」
沒想到那狗狗似乎是聽懂了,竟真的往後退了兩步,給夢雪讓路。
果然,是只好狗。
夢雪抿着嘴點點頭。
她這才發現躺在地上的男子還戴着一副銀質的面具,難怪在遠處似乎看不清他的臉。
她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還好,尚有一絲生存的希望。
段夢雪細細地檢查,只見男子胸前有一道十分刺眼的血痕,她剛想伸手去解男子的衣服,卻不想那男子猛地抬手,扼住了她的手腕。
雖然那男子所剩氣力不多,但是那股暗藏的力量卻不容小覷,夢雪自認自己險些被這將死之人捏段了手腕。
夢雪本想解釋,卻見那戴着面具的男子雙眼輕輕眨動,整張臉藏在面具之下應當是十分痛苦。
「你要做什麼?」
剛才閃出的那黑衣男子正捂着傷口在身後怒斥。
段夢雪原本就是想治病拿錢,卻被這盜賊,這狗,還有這黑衣男接二連三地打擾,於是她不耐煩地從腳下撿起一塊石子,直勾勾地投向黑衣男。
黑衣服被石子擊中了穴位,悶的一聲倒地,抬眼詫異地問:「難道,你就是?」
黑衣男的話還沒問完,戴着面具的男人終於出聲了:「秦風,休得無禮。」
被換作秦風的男子,吃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大概自知眼下不是夢雪的對手,也不再講話,只是艱難地挪到面具男子的身邊。
段夢雪見那面具男子竟然坐了起來,顯然他是在逞能,胸口的傷痕觸目驚心,血流不止。
她揚了揚下巴問道:「你這傷還要不要醫治了?」
面具男子被這麼一問,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色,不過又很快恢復如常,淡淡一句:「姑娘請。」
段夢雪十分熟練地掀開那男子的衣服,檢查傷口,手法十分熟練。
面具男子忍不住問:「你懂醫術?」
「廢話!」
夢雪頭都沒抬,我不懂醫術我采這麼多草藥做什麼?
拿回去煲湯么?
她低頭繼續檢查傷口。
秦風忍不住斥道:「大膽,你怎麼跟我家主子講話?」
面具男子掃了他一眼,命道:「秦風,退下。」
秦風吃了一憋,有些怨氣地瞪了瞪段夢雪,不甘心地退到一邊去。
段夢雪倒是沒空搭理他這股怨氣,她仔細地檢查傷口。
這些傷口撕裂嚴重,應該是被利器所傷,她上輩子是軍醫,這樣的傷口她並不算陌生。
面具男子卻很淡然,就好像段夢檢查的是別人一樣,他依靠在一塊大石頭上,用攢下的力氣跟夢雪搭着話。
「姑娘住在這山裡?」
「嗯,山腳下。」
「可我覺得你似乎很眼熟。」
「我並不會因為眼熟就少收你醫藥費。」
男子藏在面具下面的嘴微微彎起一個弧度,這姑娘有點意思。
段夢雪慢慢起身,自己先直了直有些酸的腰,隨後俯視地看着那面具男,直截了當地說道:「胸口處有幾道傷口,明顯的撕裂痕迹,索性不致命,只需好生調養。
另外肋骨有斷裂,其他幾處都是小傷,問題不大。」
說完就準備撿起葯簍離開。
秦風原本一直抱着胳膊站在旁邊警惕地看着他們,見她要走,又急忙阻攔:「這,這就完了?」
夢雪回眸一笑:「完啦!」
秦風鎖着眉頭:「你只是瞧了傷勢,並沒有醫治。」
「哦,我也只是說看看傷口,並未承諾要給他醫治。」
夢雪坦然地聳了聳肩。
秦風一時語塞,雖然有些生氣卻又不知道如何去反駁,只是悶悶地站在原地。
那面具男子似乎格外淡然,就好像這一切的發生都跟自己無關似的,他只是靜靜地看着夢雪,許久才開口道:」姑娘行醫救人,理當是要有錢財回報的,既然姑娘從方才就已經出手,那就不妨勞煩姑娘救人救到底吧。」
段夢雪見他講得明白,便開口:「我治病的酬勞可是要的不低哦。」
秦風這才算是看明白了,眼下這位姑娘就是想要錢,並且還想多要錢,他怒斥:「你同方才那強盜有什麼區別?」
段夢雪不想浪費自己的時間,徑直轉向那面具男子,見他默默地點頭,就知道這筆買賣算是成了。
夢雪想到自己伙食馬上就能得到改善,心情大好,轉臉望向秦風:「來,你帶着你家主人和你家的狗,隨我下山。」
這樣命令的口氣向來只有主人對他講過,秦風氣的滿臉通紅。
段夢雪並不往心裏去,笑着對面具男子贊道:「你家狗子和家奴都挺不錯的,忠心!」
說完她哼着小曲兒就朝着山下走去。
面具男子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主子,這丫頭該不會是當年那個傻子吧?」
「是不是,看看就知道了。」
慈安寺門口,杜鵑焦急地搓着雙手,遠遠見夢雪回來,急忙迎上去:「小姐今日怎麼去了這麼久?
可急壞杜鵑了。」
段夢雪皺了皺眉:「不是說了么,別總是叫我小姐。」

《卑微庶女翻身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