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
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 連載中

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懸壺真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東方不敗 葉晨 奇幻玄幻

(一本練功變身修仙文,諸天萬界,女帝,洪荒,西遊)穿越了醒來變成東方不敗,不男不女的太監,怎麼辦在等!「叮咚!萬界變身系統綁定成功,在一年之內變成女人,否則一輩子當太監」一個大好青年為成為女裝大佬而奔波...可是,我只想找回小弟展開

《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章節試讀:

果不其然,大勢不可變...

林震天夫婦被活活逼死,整個福威鏢局亂成一團,家丁與侍女四散,人人驚恐。

一切因為青城派的余滄海的傑作,美其名曰為兒報仇,大殺四方...

「各位武林同道,既然林震天夫婦已死,賣岳某一個面子,放過林平之。」

一聲沉穩,鎮壓全場,號稱江湖老好人的傢伙,終於壓場而來。

人稱岳老師的岳不群,氣場十分之大,特別是衣冠楚楚,一派君子派頭,在江湖之中,有君子劍之稱,令五湖四海之輩敬仰。

華山派經凋零,岳不群地位是五嶽劍派的一方之主,實力中等偏上,面對華山派逐步衰敗,也無力回頭。

當年的劍宗與氣宗之爭,造成內憂外患,令華山派一落千丈。風清揚被算計之後,看淡江湖,隱世不出,造成華山派的尷尬地位。

不復當年的五嶽之首。

導致後來的岳不群走上不歸路,自宮修鍊辟邪劍法,一步步走向滅亡,華山派從此淪落為二流門派。

在人群之中,一位絕色佳人,身材窈窕,一身靚麗的宮裝,優雅高貴,披肩長發及腰,臉帶紅色的蠶紗。

「岳不群果然不一樣,一等一的人才,不愧是自宮一脈的狠人。」

東方不敗優雅一笑,玉唇晶瑩,風輕雲淡的看着一切。

福威鏢局門口之外,薈聚了各路武林人士,不是來看戲,便是渾水摸魚,都想趟一趟渾水。

「余掌門,你意下如何?」岳不群一甩摺扇,目光炯炯,凝視余滄海的一舉一動。

余滄海是青城派一脈的掌教,真正的挑事之人,有一股凌厲的氣息,震懾全場。

「給你面子可以,據說林家上一代家主林遠圖有一門辟邪劍法,若是交出與天下人瞻仰一番,余某就此打住...」

余滄海微眯眼神,勢在必得的架勢。

場面一顫,氣氛壓抑。

在諸多江湖人士當前,此戰必不可少,稍微不慎,就是流血千里,屍橫遍野的悲劇。

「余滄海,得饒人處且饒人,已經弄的他家破人亡,如今更要掠奪別人家傳功法,簡直妄為名門正派。」

這時候,一群尼姑浩浩蕩蕩的進來,正是恆山派。

「定閑師太,沒想到你在附近....」岳不群微微拱手,表示禮儀。

「五嶽劍派乃天下正道之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是分內之事。」

定閑師太剛正不阿,一派浩然而來。

她屬於五嶽劍派中,恆山派的三傑之一,為數不多的正直之人。

「定閑師太...你很好...」余滄海被氣了,帶了一頂巨大的帽子,滿臉不爽,道:「很好...五嶽劍派不愧是武林領袖,山水有相逢,余某領了...」

「江湖敗類...滾...」定閑師太更直接。

一代青城派掌門的余滄海,滿腔怒火,不敢發飆,無論是華山派的岳不群,還是恆山派的定閑師太,不是等閑之輩,只能作罷。

他氣沖沖離開,一片江湖人士也是掃興離開,本以為一場大戰,轟轟烈烈,卻慘淡收場。

東方不敗平靜如水,一直關注局勢。

對於恆山派出現,稍微有點意外,旋即釋然了一些,田伯光被閹割,就沒有想將小尼姑依琳被騙的橋段。

「多謝師太出手,與岳掌門出手,我林平之無以為報....」

林平之滿臉滄桑與悲涼,微微一鞠躬拜下,那隻緊緊捏着的拳頭,啪啪作響,充滿了仇恨。

一夜之間,家破人亡,任誰無法釋懷。

「林平之,你處理一下家事,過兩天我再來...」

岳不群沉默一下,最終露出了野心,這是他的第一步。

人去樓空,昔日的福威鏢局一片寂靜,林平之傷心之餘,抱着父母的屍體,一步步進入祠堂,哭了半天,幾乎聲音都沙啞。

林平之原本是一位美男子,富貴都雅,長身玉立,玉樹臨風。林家繁榮之前,更是養尊處優的一位大少爺,父母給予太多的呵護。

一日大變,兩老雙雙共亡,巨大的打擊,落下了仇恨的種子,逐漸開始黑化。

「果然人如其名,一代美男子,身嬌肉貴,丰神如玉,一個大男人如女子一樣,懦弱可欺,如此不堪重要。」

一聲動人心弦的優雅,絮絮長青而來,正是紅裝艷梅的東方不敗,步伐輕盈,宛如姑射神女。

「你是誰?」

林平之大驚失色,驚魂未定的後退,居然還有人在暗處,殺他如探囊取物一般。

東方不敗一甩紅袍,宮裝秀麗,長飛如風,看向一代美男子的林平之,心頭一顫,果然是比楊蓮亭更令人心動。

呸呸....

作為東方不敗的葉晨,趕緊驅使內心的躁動,這一股野性,不過是前身影響,遲早有一日會清除出。

林平之有點震撼凝視門口的美人,不至於水出芙蓉,至少是一域之艷,武林美人。

「你要做什麼呢?」林平之警惕無比道。

「想報仇嗎?」東方不敗溫雅一笑道。

「怎麼可能不想,我恨不得將他們扒皮抽骨,挫骨揚灰....」林平之滿臉猙獰,咬牙切齒,充斥一股滔天的怨氣。

「本座可以給你機會。」東方不敗笑了,終於上鉤的小魚兒。

「不必....我林平之一人足矣。」

林平之當場拒絕,他早已得知林家功法所在之地,一旦練成,必定手刃仇人。

「你不後悔?」

東方不敗淡笑如風,直接將辟邪劍法取出,一本老舊的書籍,古樸的氣息,卻有一股邪意蕩漾。

辟邪劍法江在湖之中,縱橫無敵,一手七十二劍法,飲了無數人的鮮血,令人聞之色變。

整個笑傲江湖之中,能與之媲美,唯有獨孤九劍,兩者之間,孰強孰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更多施展者的底蘊。

「劍譜怎麼會在你手中。」林平之驚容大變。

「藏在屋粱上,被人取走也無異厚非,你還想要嗎?」東方不敗一手甩在地上,道:「撿起來...」

「我...」

林平之滿腔怒火,顫抖撿起了簡譜,緩緩打開一頁,一剎那臉色蒼白,恍然一切,為何父母遲遲不願意透露,甚至還對他們發脾氣。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

「爹娘....」林平之雙眼落淚,重重跪在地上磕頭。

「欲練此功,必先自宮,你可敢?」東方不敗英武霸氣,俯瞰林平之。

「你到底是什麼人?」

「本座...東方不敗!」

「什麼...」林平之嚇驚退幾步,滿是驚魂,道:「魔教教主東方不敗,你怎麼會是你女?他不是男的嗎?」

「本座原本就是男人,不過欲練此功,必先自宮,你若是修鍊辟邪劍法,武功一日千里,報仇不過順手而為。」

東方不敗踏入了祠堂之內,玉手芊芊,點起了林平之的下巴,吐氣如蘭的相對而視,露出玩味的笑容。

咕嚕....

林平之狂咽口水,內心浮動,簡直給女人還女人,當想到是一個男人,猶如冷水潑在身上,渾身激靈一下。

「我會很快給你答覆...」林平之遲疑一下。

「很好...過幾天岳不群會收你入華山派,他也是為了辟邪劍譜,你加入便是。」

東方不敗將劍譜取回,提點一下,一步踏出消失在當前。

「我會的。」林平之乖巧點點頭。

「哈哈....」東方不敗昂天大笑,魅力無限,輾轉一派女裝大佬的風格。

一代魔頭東方不敗走了之後,林平之整個人癱瘓在地上,汗流浹背,心頭浮動。

下意識的摸一下小弟,一股寒意襲上心頭,不過看到父母兩具屍體,狠勁爆發,已經做出了決定。

「東方不敗....你自宮修鍊功法,能成為一方佳人之色,我林平之的姿色,絕對不比你...甚至玩轉整個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