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冰山大佬團寵求饒:萌寶別鬧
冰山大佬團寵求饒:萌寶別鬧 連載中

冰山大佬團寵求饒:萌寶別鬧

來源:google 作者:打鐵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牧童 現代言情 白錦城

【冰山大佬、團寵、萌寶、心機、虐渣】一場車禍毀了姚牧童所有幸福,家破人亡,病重的弟弟奄奄一息……為了殘缺的家,她出賣身體,給冰山大佬做了情人他訂婚臨近之際,她被當了小三,被迫捲入這場愛情與陰謀的角逐之中,他卻每每都能護她周全為何青梅會反目,竹馬難成雙在這場華美的戲裏,又究竟是誰做了誰的主角在守候的深深深處,冬花尚未成眠展開

《冰山大佬團寵求饒:萌寶別鬧》章節試讀:

孫姐見狀連忙上去拉開了姚牧童,趕緊給白錦城賠罪。

「這丫頭是新來的,不懂規矩,白總您千萬別跟她一般見識啊。」

「那就她吧。」他的一句話風輕雲淡,卻顛覆了她的一生。

那之後,姚牧童心裏甚至有有几絲感謝白錦城的。

要不是他帶着自己離開,那麼她就只能夠以四位數的價格交易了第一次,然後日復一日的對各種男人搖尾乞憐……

她都不敢想像,若是那樣的生活,她究竟算是活着,還是死了。

要不是白錦城給的那筆錢,小齊也不能夠順利的做手術,她也不可能還有機會讀大學。

「小童,你在想什麼呢!」

晚會還在繼續,身旁季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的姚牧童渾身一震。

「你看你,想什麼這麼出神?」季含好奇的問着。

「我在想小齊恢復的挺不錯,等他好了想送他去幼兒園。」姚牧童隨便拿一個理由來搪塞。

季含點着頭:「嗯,這也可以,你看你現在周末也要上班,大伯工地上也不會休假,是得有人照顧小齊才行。」

「嗯……」姚牧童心虛的點頭。

她突然來了一筆醫藥費,無法和他們解釋。

只能夠說她進了一家不錯的珠寶設計公司,幫忙畫設計圖。

然後公司老闆聽聞自己的情況先借給了自己一筆錢。

周末!

姚牧童頓時愣在原地,她這才想起,明天又是周末了,協議上說過,周末兩日,她必須待在公寓里。

「怎麼了……」

季含發現,最近姚牧童總是怪怪的,可是自從她家出事之後,她就一直像變了個人似的。

她扛起了一個家庭的擔子,原本的陽光與活潑,都被殘酷的社會一點點的給吞噬。

「沒……只是想起明天要上班,小齊的話,得麻煩你去照顧一下……」

這個周末,白錦城會回來嗎?

她不知道,她要如何和白錦城相處……

「說什麼麻煩呢,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季含笑着。

「哎,你們是情侶嗎……」一旁禮儀部部長陳婷聽見了兩人的談話,湊過來詢問着。

姚牧童聞言連忙搖頭:「不是!學姐你別誤會了!」

她和季含確實是青梅竹馬,可絕不是情侶,雖然……

情竇初開的時候,她是有喜歡過季含,可是季含一直很優秀,他的身邊從不缺乏追求者。

他從來沒有接受過別的女孩子的告白,但也從來沒有表現過有任何喜歡她的跡象。

姚牧童覺得,一直以來,他只把自己當作妹妹,所以時間長了,她也不再有別的想法。

「哈哈,從小到大都被這樣誤會着。」季含笑得很高興。

陳婷微笑:「你們確實很般配呀。」

姚牧童苦笑:「學姐,你別打趣我們了……」

陳婷一米六七的個子,身材也堪稱完美,長相更是甜美,姚牧童覺得,也只有像陳婷這樣的女生才配得上季含吧。

大家開着玩笑,一起在工作人員區等着晚會結束。

「哎,終於只有最後一個節目了。」陳婷感嘆的說著。

季含帶着笑容望着陳婷道:「今天真是辛苦你們了,待會晚會結束大家一起去吃點宵夜慶祝一下吧。」

陳婷低笑:「好呀!」

「小童,你也要一起哦!」季含轉過頭看着坐在一旁的姚牧童。

姚牧童蹙眉,其實她並不願意和太多人待在一起,這三年來,也不知道是已經太過習慣一個人了,還是已經失去了與人交流相處的能力。

「我……」

正好這個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姚牧童拿出手機,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

「給你三分鐘到車裡來。」

簡單明了的一句話之後便掛斷,姚牧童還在反應這個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來着……

白錦城?!

他的聲音她絕對不會記錯的!

姚牧童深吸一口氣轉頭看着嘉賓席的位置,果然他已經走了!

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手機號碼的?

應該是孫姐……

「誰打來了?」季含看着姚牧童緊張的模樣問着。

姚牧童連忙收起了手機,他說三分鐘到車裡去?!

停車場?!

「我我我……有急事,那個……室友找我,很急,我先回去了!」姚牧童站起來拔腿就跑。

「小童,我送你回去!」季含準備追上去。

「不用了!」姚牧童跑得更快,生怕季含會追上來。

她埋着頭跑出了會場,確定季含沒有跟上來,才加快速度往停車場而去。

姚牧童飛速的出了會場又過了地下通道朝操場邊的地下停車場狂奔而去。

「先生,你也是A大的吧……你難道不知道從那邊過來有多遠?」

姚牧童上了車,氣喘吁吁的說著。

白錦城冷着臉發動了引擎,眸色陰鷙。

姚牧童靠在椅子上,喘着氣不再說什麼。

可是心裏卻分外緊張,再一次跟着他一起「回家」,這一次,又會發生什麼……

白錦城不理會她,一直踩着油門。

姚牧童暗暗打量白錦城,他表情凝重,好像在思考着什麼重要的事情。

她不敢多看,連忙低下了頭,局促不安的坐着。

明明那,自己就已經做出了要不顧一切的決定,可是真的到這個時候,還是做不到那麼洒脫。

那時候要不是因為迫切的需要那筆錢,她也不會將一個小姐的角色演得淋漓盡致。

既然他給了自己錢,那麼他要做什麼,都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姚牧童咬着唇,努力安慰着自己悸動的心。

姚牧童的獨自不適宜的發出一陣悶響,車裡的氣氛瞬間便得無比尷尬。

她雙頰羞紅,這不爭氣的肚子,不就一晚上沒有東西嗎?

偏偏在這個時候發出抗議。

白錦城乾咳了兩聲,正欲說些什麼,電話鈴聲先響了起來。

「什麼?!

你在哪兒?!」

「你不要動,我馬上就過來!」

姚牧童不知道他接了誰的電話,語氣分外着急,猛地踩下油門朝前而去。

他掛了電話,又瞥見了副駕駛的姚牧童,猛的一打方向,將車停到了路邊。

「下車,自己回去。」他淡淡說著。

姚牧童疑惑的看着白錦城,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不要耽誤我的時間。」白錦城隱忍着着急。

姚牧童連忙下車,她才關上車門,車子就猛地又沖了出去,好像恨不得飛起來似的。

什麼情況……

姚牧童一臉茫然。

他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就把自己甩在了路邊,然後就走了……

然後自己回去?

這個人未免也太過陰晴不定?!

是他叫自己上的車,然後到半路上又叫自己下車!

姚牧童獃獃的環顧四周,這兒是哪兒……

車水馬龍的,她卻全然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