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滅劍神
不滅劍神 連載中

不滅劍神

來源:google 作者:獃獃ing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孟浩然 李白

此李白非彼李白;此華夏非彼華夏看失意少年如何重生穿越、憑手中之劍,靠過人天賦,橫掃三界、一統四族展開

《不滅劍神》章節試讀:

廖晨曦和丹陽給了李白幾個鴨蛋。

「最多十天,你們到劍童駐所,我說到做到。」李白接過廖晨曦用手帕包裹的鴨蛋,開心的說道。

「逸劍殿的師兄們都很團結,口風也嚴,你自己注意不要說漏嘴,不然我們也要遭殃。」廖晨曦囑咐了李白幾句,也開心的和丹陽走了。

茯苓草難得,澗底蓮花更是少有,這下她們這個月的功勞點數足夠了,可以節省下大把的時間用於修鍊和煉丹。

三人交談的這段時間,鴨群又悠閑自得的徜徉在麗水澗中,它們以為二女的出現讓警報解除,這個浪里白條不敢再輕舉妄動,完全沒有覺察到一雙看它們如看烤鴨的飢餓雙眼。

李白這次很自然的靠近鴨群,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殺氣,他瞄上了頭鴨。

人怕出名豬怕壯,鴨子也是一樣的道理。既然要烤,自然是要烤最肥最美的。

李白用嘴含着包鴨蛋的手帕,把所有的精神集中到頭鴨那肥碩而在水中並不怎麼笨拙的身體上。

李白出手了,速度和準度都超出他自己的想像,以往打架中他可沒有如此驚人的殺傷力,何況這還是在水中。

鴨群四散奔逃,失去了頭鴨的帶領讓它們如一群散鴨,毫無目的性。

李白一手抓住頭鴨脖子,單手加雙腳滑水,很快就回到岸邊。

申義提着的心終於放下,收好鴨子和鴨蛋,把李白拉上岸,使其穿好衣服。

「你怎麼還真抓來丹香鴨了,丹鼎殿的大師姐羅新雨可不是好惹的。」

「廢什麼話,鴨子都被掐死了,不想被逮着就趕緊跑,晚上我請你吃大餐。」李白又順手抓起不少岸邊的白石頭,扔進竹筐。

已成既定現實,申義也沒多說,雖對李白承諾的大餐不甚了解,但他內心還是充滿期待。

待二人下得山來,處理好鴨子和蘑菇,已經日薄西山,暮色昏昏了。

李白讓申義不斷搖着烤架上的鴨子,他則在一旁忙着處理鴨蛋。

臨下山李白取得是石灰岩和白堊,幾番灼燒下的效果都不怎麼理想。

「申義,你在鼓搗什麼玩意?還挺香。」一個魁梧大汗出現。

「盧大人,這是……」說到關鍵處申義語塞了。

「丹香鴨?你小子是不是瘋了,羅婆子瘋起來你受得了嗎?」

「這位道友,鴨子的事是我一人而為,與申義無關。」李白趕緊放下手中的活,擋在申義面前。

「你就是大師兄又收的那個劍童,還死活不肯稱大人,只以兄弟相稱?不過倒是條敢作敢為的漢子,我是重劍盧山,逸劍殿排行第二。」盧山是個豪爽的修士。

「哦,自己人,盧兄今天有口福了,嘗嘗我的烤鴨。」李白笑道。

「你小子沒安好心,這是想拉我一塊墊背,不過我現在正在齋戒期不能進食,但這個事我給你擔著,別人怕丹鼎殿,我不怕。」盧山粗中有細,能修鍊有成的修士誰也不傻。

「呵呵,」李白有點小尷尬,可內心對盧山有了天然的一份親近,如同校園裡受學長保護的學弟一般:「盧兄,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讓一個小區域保持不長時間的高溫?」

「用火籠術就行。」盧山有求必應,炙熱的氣流籠罩着礦石,他剛才看到李白正處理這些礦石。

「溫度太低!」

「溫度不夠!」

「溫度還需加強!」

李白盯着礦石,不斷的發出命令。

盧山也不含糊,因為他也看到隨着溫度的增加,白石頭漸漸變成了白粉末。

溫度達標後,沒多久高溫煅燒生石灰的過程就結束了,李白感嘆這就是科學的力量,放之四海皆準。

「你小子這是幹什麼呢?剛才我都動用到存想二段的修為了。」盧山覺得李白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李白偷樂,碳酸鈣熱溶解成氧化鈣那需要千度高溫,不出點力能行嗎?同時也更堅定了他修道的決心,比盧山強的大有人在,這要是頂尖的修士得有多強的能力。

「天機不可泄露,盧兄的齋戒期還有幾天?」李白問道。

「十天。」

「好,巧了,十天後答案自然揭曉。」

材料備齊,李白說完開始忙活起來。先用鹼、生石灰、鹽、草灰

做成石灰糊;把洗凈的鴨蛋均勻的塗抹好石灰糊後、再滾上黃泥扔到不用的鹹菜缸中,找布條密封好。

李白覺得山中氣候涼爽,雖然現在身處盛夏,要想製作成功十天還是需要的。

「有肉無酒難成席,不知道你小子能喝幾杯不?」

「盧兄不是正處在齋戒期嗎?還能喝酒?」

「齋戒不允許進食,可以喝少量的水以維持身體基本需要,而我是離酒不行,就以酒代水了。」

「皇帝呼來不上朝、自稱臣是酒中仙。我與盧兄是同道中人。」

「在整個天門宗,我敢稱酒中第二,沒人敢說是第一。你好大口氣,嘗嘗!」

「我知道盧兄為什麼以酒代水了。」李白仰頭喝進去小半壇:「你這酒的度數比水也強不了多少。」

李白如是說是有歷史史實的,據李時珍《本草綱目》記載,真正意義上的燒酒也就是白酒始於元代,遠遠晚於唐宋,因此小說中常看到的綠林好漢連干十幾大碗,還能打虎,那喝的都是米酒,白酒的話估計連山都上不去。

「可以呀,第一次有人說我盧二的酒不行,你再試試這個。」盧山就跟變戲法一般又取出一壇酒,包裝要比剛才的精緻一些。

「有點滋味,像女人喝的香檳酒。」

「我還不信了!」盧山不知道香檳是什麼,但被形容是女人喝的盧山也知道李白還是瞧不上他的酒:「這是配合辟穀四段以上的健體酒,有價無市。」

「有點意思,像十三度的黑啤。」李白找到了家的感覺,渾身充滿力量,一揚脖,幹了!

「這……」盧山有些傻眼,健體酒是道門輔助修為的飲品而且是專供少數人,畢竟在清修之地推杯換盞有失體統。

健體酒是辟穀四段以上修士才能承受住的,眼前的劍童明顯沒有修為,既然能扛住酒力的衝擊,也難怪盧山語塞了。

喝酒的人都知道,勞累過度加多日食不果腹,突然間連讀大量飲酒,會讓人醉得更快,即使這個人平常的酒量很大。

李白現在有些微醺了,又與盧山稱兄道弟,這時就摟着盧旺上下找尋起來:「盧兄你酒都擱在哪呢?這口感越來越好,度數越來越高,後面肯定有更帶勁的,都拿出來別私藏。」

盧山也是酒中同道,自然知道李白這個狀態不是真醉,晃了晃右手:「酒都儲存在我的中品儲物戒指中,裏面的空間有整個山腳這麼大,多少酒也夠裝的了。」

「那還等什麼,走起!」借酒澆愁,李白握了握拳頭:「歷史不容褻瀆,今天我就要為酒正名。」

《不滅劍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