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凡開端
超凡開端 連載中

超凡開端

來源:google 作者:聞音居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硯南 都市小說 聞音居士

高等文明的戰爭,波及到了地球這個還在襁褓中的脆弱文明,毀滅只在一瞬間同時,他們無意間也給了地球文明一次掙脫枷鎖的機會解開人類基因的封鎖,人類將成長到什麼地步?……「餓…好餓!」「阿南,扛不住告訴我,我來替你扛」「南哥,厲害啊,S級了」「阿南,我要死了,再見了」「南哥,別哭,早該我休息了,你辛苦點,帶大家活下去」展開

《超凡開端》章節試讀:

2025年4月15日星期六凌晨3點42分

S市南郊一個偏僻酒吧外,一條昏暗的小巷之中。

趴在冰涼潮濕且骯髒地面的劉硯南,悠悠轉醒。

首先感到的是冷,徹骨的寒冷!

這裡是南方,加上早已入春,按說沒有道理會這麼冷的。可現在劉硯南感覺,冰天雪地也不過如此了。

緊接着就是痛,寒冷已經將大部分的痛覺降到了最低了,可全身的疼痛還是讓劉硯南差點再次痛呼出聲了來。

特別是腰間,那鑽心的疼痛,讓劉硯南幾乎要再次暈厥。

艱難的回手摸了一下,劉硯南已經不太靈敏的觸覺,還是能摸出那是一道極深的傷口。

溫熱的鮮血仍然在咕咕的流出。

「我,我要死了嗎?」

「不,我不能死…」

「怎麼能,就這樣死了。」

「我要活下去,必須要活下去。」

求生的本能,讓劉硯南的腦袋裡只有一個想法,活下去必須活下去。

他用力的向前爬,他知道,這裡實在是太偏僻了。如果自己能夠穿過這條巷子,自己就有可能被人發現,那樣自己就有可能活下去。

第一個動作是最艱難的,他必須要忍受劇烈的疼痛,指揮僵硬的四肢。

手腳並用終於向前移動了一寸距離,不知道是不是迴光返照,劉硯南感覺恢復了一絲力氣,第二個動作就要好了很多,輕鬆了一些。

他不敢耽擱,四肢的力量全都用上,他仍然覺得不夠,下巴也在幫忙進行着這一段艱難的爬行。

儘管如此,兩米之後最後的一絲力氣也用完了。這時距離小巷出口還有近三十米的距離。

頑強的意志力,讓他仍然在做着爬行的無用功。

瞳孔已經在慢慢的放大,身體也越來越冷。

這些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口中一直在喃喃念着:

「我不會死的!」

「我要活下去…」

「我一定會活下去的…」

直到他雙眼的神采漸漸的熄滅,泛起一片死白,到最終的一動不動,可他一直不曾絕望,不曾放棄,他心底的聲音,一刻沒停…

…………

「小夥子,你醒醒…」

不知過了多久,劉硯南被一個聲音驚醒。

他有些疑惑、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環衛工人。

很普通的一位五十左右的中年婦女,此時她正一臉關心的看着自己。

「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哪兒受傷了嗎?我也沒見到傷口?要不要幫你報警?」

劉硯南只是疑惑的看着他,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下一刻,劉硯南便發現有些不對,自己體力好像恢復了,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後腰的傷口。

劉硯南整個人愣住了。

傷口竟然沒有了!

衣服上的破洞還在,可是傷口真真切切的沒有了。

摸了摸自己斷掉的鼻樑!

鼻樑居然也恢復如初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上下打量劉硯南的環衛阿姨,始終沒有在劉硯南身上找到傷口,竟然自行給出了合理解釋。

「哦,小夥子,你應該是昨晚喝多了,睡大街上了吧,這是被人搞惡作劇了。來,我扶你起來坐着吧,別在地上趴着了,很快天就亮了,多難看啊!」

劉硯南自己還在震驚,疑惑中,任由她將自己扶到一邊。

阿姨平時估計挺愛說話,就算劉硯南沒有回答她,她依舊說個不停:

「小夥子,別怪我說你,少喝點酒,你看看你,臟死了,你等會兒怎麼出門?」

「也不知道是哪個混小子,這麼壞,看人醉倒了不幫忙也就算了,還這麼欺負人,你看看還給你撒得一身血,嚇死人了!」

劉硯南倒是覺得這阿姨挺親切的,雖然弄不懂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也想和阿姨真心說句謝謝。

就在這時,劉硯南腹中一頓猛叫,一股極為強烈的飢餓感傳來。

這感覺來的極為強烈,差點就將劉硯南給沖昏了過去。

他從來沒有一個時刻,有這麼想吃東西。

腹中猶如有一團烈火在燃燒,這種感覺就像浪潮一般,隨着脈搏一浪一浪的,衝擊着劉硯南的神經。

劉硯南的視線迅速被垃圾桶吸引,

他看到了半塊麵包。

下一刻,本能就要他爬過去,吃了它。

剛走兩步,劉硯南的理性終於回歸。

用盡渾身力氣這才將視線移開。

對着環衛阿姨匆忙道:「阿姨,我先走了,以後有機會再謝你。」

說完,隨意選擇了一個方向,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小夥子,你慢點…」

這一刻劉硯南什麼也聽不見了,只有一個想法不停的在閃過

「餓,我要吃東西。」

「好餓啊…」

「不行了,我要吃,隨便什麼東西都行。」

隨意瞎跑了一陣,劉硯南已經堅持不住了。

腦海中,剛看到的那半塊麵包,極速放大,他有一種不顧一切跑回去吃掉它的衝動。

隨着時間的推移,這股衝動越來越強烈。

總算,他的常識告訴他,夜場周圍一般都有24小時便利店。

終於轉了大半圈後,他總算找到了一個便利店。

「砰…」

玻璃門差點被劉硯南給直接撞碎,

裏面值夜班的營業員是一男一女,本來都在打盹,都被這一聲忽然的聲響嚇了一跳。

回頭看到一身血污,披頭散髮,滿臉鮮血,雙眼血紅的劉硯南,直以為是猛鬼索命來了。

女的營業員尖叫一聲便暈了過去,男的也是縮在牆角瑟瑟發抖。

那知劉硯南根本不看他倆,血紅的雙眼之中,只有貨架上的食物,從來沒有一感覺到食物居然能帶給自己這麼大的幸福感。

他如餓狼撲食一般,直奔貨架而去。

打開一個麵包,用力往嘴裏用力塞。

然而吃的實在太多,第一口就被噎住了。

劉硯南急忙打開一罐牛奶,用力往嘴裏灌。

沒用!

錘胸,沒用…

劉硯南又開始蹦,原地蹦…

一邊蹦,一邊錘胸。

於是,這一刻,超市內就出現一個奇異的場景!

一個渾身鮮血,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左手拿着牛奶,右手拿着麵包,原地蹦高,雙手還不停的錘着自己,牛奶撒的到處都是,錘一會,又喝口牛奶然後繼續錘。

什麼是最痛苦的,就是餓極的時候,食物堵在喉嚨下不了肚,這種感覺劉硯南都快瘋了,這還不如剛才死了算了。

這個瘋狂的場面,看的營業員目瞪口呆,他根本不敢開口阻止,他始終有一種感覺,自己只要開口,對方都有可能吃了自己。

終於,在和那口麵包戰鬥了近十分鐘後,劉硯南總算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根本來不及停頓,慶祝自己的勝利,接下來就是不停的進食。

吃,暴吃

麵包已經不是他的首選了,巧克力,各種巧克力。

等到貨架上的巧克力吃光了,就輪到牛肉乾…

營業員原本已經確定劉硯南是人非鬼了,就在:鼓起勇氣要去制止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就這一下,他就再也沒敢過去了。

這他媽是人?別逗了,一個小時吃了兩堆巧克力,十多個麵包,各種肉乾數十份。火腿腸都有整整兩盒。

牛奶也足有一整箱了。

各種包裝堆了滿地,超市跟垃圾房都已經沒有多少區別了。

這時,劉硯南那種瘋狂的飢餓感,總算減弱到自己可以承受的地步了。

這一刻他總算明白了,古人饑荒的時候為什麼能吃土了?還美其名曰觀音土!

明明知道吃了土是排泄不出來的,只有死,那還吃土幹嘛。

飢餓到盡頭絕對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那是來自靈魂的渴望,無法抵禦。

如果自己不是在超市,就剛剛的情況,吃土絕對是首選。

「帥哥,看什麼呢?結賬!」

劉硯南拿着一個大號火腿腸,一邊啃一邊對着收銀員道。

「啊?什麼?」收銀員嚇了一跳,他早被嚇壞了,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想過要收這個怪物的錢。只是在逃跑,報警,之間不斷的猶豫。

「啊什麼啊?包裝紙都還在,條碼我沒撕你趕緊掃碼,你們衛生間在哪裡,我去一趟。」

「哦!衛生間在哪裡!」收銀員隨意一指,這才忽然想到,這人吃了這麼多東西居然沒上廁所?

在廁所里大戰的劉硯南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自己剛剛吃下的東西至少有四十多斤。自己腹部一點變化也沒有!

劉硯南低頭看了看:

「排泄量居然就這麼點?」

「我這是怎麼了?」

「不行,我得趕緊去醫院!」

此時天色已經快亮了,剛出洗手間,劉硯南又覺得餓了,於是他又開始吃了起來,不過這次進食的速度正常了許多。

同時他在超市選了一個背包,又挑選了許多的食物,準備一會兒路上吃。

這時發現剛剛昏迷的女收銀員已經醒了,她根本不敢看劉硯南,只是低頭幫着同事整理着一堆垃圾。

劉硯南心中苦惱,現在自己身體明顯有異,這兩人很有可能會將他的事給說出去,到時候必然麻煩不斷。

該怎麼辦呢?

PS:劉硯南會怎麼對收銀員?他的身體怎麼了?是誰傷了他?諸多問題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