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強小農民
超強小農民 連載中

超強小農民

來源:google 作者:輕舞隨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凡 趙明 都市小說

一枚奇異的石頭,讓張凡擁有奇異的能力憑藉神奇的能力,張凡讓靠山屯一點點富裕了起來各路美女雲集靠山屯,與此同時鬼魅魍魎也是頻頻出現,看張凡如何將其一一化解展開

《超強小農民》章節試讀:

張凡躺在床上一臉頹廢,將手中已經見底的酒瓶扔掉,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黃紙。

上面清清楚楚的寫着,靠山屯後山荒地三畝。

啪!

張凡站起來,狠狠踢了一腳掉在地上的酒瓶,那酒瓶轉了幾圈撞在牆上,然後應聲而碎。

「該死,這雙破手,怎麼就把整個靠山屯最差的土地抽到了。」

張凡此時恨不得把雙手剁掉。

靠山屯不富裕,甚至於說是相當的貧窮,自然這土地就成了村中最大的財產。

土地分為三六九等,最差的土地與之最好的土地,這產量足足差了兩倍之多。

好的土地,這一年下來,除了自己吃喝之外,多少還能有些盈餘。

但是這最差的土地卻不然了,差了足足兩倍,就算是自己溫飽都不夠,何談盈餘。

「張凡你出來,我有事和你說。」

一個甜美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

張凡一個激靈,抽到最壞土地的鬱悶心情,一下子無影無蹤了。

略微整理一下,張凡走出房間。然而下一刻,他卻是直接愣住了。

此時張凡發現自己青梅竹馬的女朋友,竟然被趙明摟住了。

頓時一股火氣就直躥張凡腦門,他提起拳頭就要朝趙明打過去。

趙明人高馬大,而張凡在體型上和他差了不少,更何況其現在醉醺醺的模樣,豈是他能夠對付的了。

只見趙明抬腿一腳,毫不費力就把張凡給踹倒在地。

「哈哈,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小子給我記住,在今天開始,錢雅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趙明此時相當的得意,錢雅是靠山屯公認的村花,他早就眼饞不已了。

「為什麼!為什麼?」

張凡看着錢雅,他眼中的憤怒一點點消失,最後變得出奇的平靜。

但是在這平靜下面,只有張凡自己知道,隱藏了多少的悲哀與不忿。

「為什麼?這話你竟然問我。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把。我不想受窮,不想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你給不了我想要的,而他可以。」

張家的動靜,就如同長了翅膀一樣,立刻在靠山屯傳遞開來。

不多久,一群好熱鬧的留守婦女便湊到了張家門口。

「聽到了沒有,你一個窮鬼憑什麼擁有錢雅。現在就你抽到的那破地,就連你那病爹還有殘疾老娘都養不起,你有什麼權利喜歡別人。」

趙明越說越是興奮,甚至於在口袋中拿出了一疊鈔票來。

「知道這是什麼嗎?你這窮鬼從來沒有看到過吧。現在你回答一聲爺爺,這些錢都給你。」

「哎,趙明這小子有些太欺負人了。」

門口外,一個個中年婦女看着趙明欺負張凡,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話。

不因其它,因為趙明的老爹是一個大老闆,有錢的大老闆。在這個山高皇帝遠的靠山屯,就算是村長李禿子都可勁的巴結趙明,更何況其他人了。

沒有人敢站出來說話,這落井下石的倒是有不少。

「我早就看出錢雅與張凡這小子不般配,你再看看趙明,多麼郎才女貌的一對。」

「這還用你說,人家找趙明的老爹是個大老闆。你再看看那個張凡有什麼,病爹,殘疾老娘?錢雅跟了趙明,那是飛出了土雞窩,跟着張凡只能一輩子受窮了。」

「哎,本來就窮,還抽到了一塊破地,這養活自己都費勁,還帶上一個病爹殘疾娘,張家算是完了。」

奚落、嘲笑,甚至還傳出了謾罵。

每一句話,就像一根刀狠狠**了張凡的胸膛。

嘩啦!趙明一揚手,手中的那疊鈔票,一下子撒了出去。就如同下起了漫天紅色雪花。

與此同時,趙明來到張凡身側毫不掩飾的說道:「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染指錢雅。而現在我告訴你一個秘密,真以為你手氣那麼好,直接抽中那塊最爛的地嗎?」

趙明說完之後哈哈大笑,轉身離開。

此時此刻,張凡在心中一下子什麼都知道了,原來這一切的背後都是趙明這小子搞鬼。

而去村長李禿子,顯然也收了這趙明的好處,其目的就是想讓大家知道,我張凡一無是處,窮困潦倒,就連最基本的生存權利,都被惡狠狠的剝奪了。

「你把錢收起來吧,給叔叔和嬸買些好吃的。」錢雅臉上沒有多少表情,她對着張凡說道。

張凡站了起來,那散落一地的鈔票,他是看也不看。

三天前,張凡地里撿到了一塊流光溢彩的石頭。

本以為這東西能夠買上一個大價錢而改善生活,然而奇怪的是,將石頭拿起來的一瞬間,它竟然化作液體,點滴不剩的融入了皮膚當中。

開始,張凡惶恐不安,這東西太過詭異。但是後來卻是發現,這融入體內的石頭,非但沒有給自己帶來任何的壞處,反而讓他對於植物有了天生的敏銳感。

對植物的敏銳感或許普通人來說並無大用。但是對於生長在山裡的農戶來說,那卻有着不小的用處。

靈芝野參等等一些稀奇的東西,那都是人跡罕至之處,對植物有這敏銳感,自然可以更容易找到它們。

「記住我一句話,不死終有出頭日,貪圖富貴離我去,來日飛黃你是誰。」

話音落下,張凡挺起胸膛,他轉身回屋,看也不看錢雅與趙明一眼。

「哼!窮小子異想天開,你這一輩子都是刨地的命。」

趙明嘲諷一句,然後對着錢雅說道:「不用搭理他,跟我回去吧。」

張凡轉身回屋,就在這個時候,屋裡卻是傳來了一聲劇烈的咳嗽聲。

張凡的臉色頓時一變,他趕緊從屋裡走了進去。

「小凡,小凡,看看你爹這是怎麼了。」

張凡的母親,她腿腳不便,不能做重體力勞動活。

將剛才那些不快全部忘記,張凡一個箭步走進了屋子裡。

張凡看到,自己的父親面色相當難看。

其眉頭一皺,說道:「娘,沒事,是爹的老毛病又犯了,我這就去想辦法籌錢,給爹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