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陳風柳婉
陳風柳婉 連載中

陳風柳婉

來源:外網 作者:廢少重生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廢少重生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 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陳風柳婉》章節試讀:

第4章神乎其技
「這……這怎麼可能?!」
小護士下意識搖着腦袋,臉上一片獃滯。
「奇蹟,簡直是奇蹟啊!如此神奇的手段,太匪夷所思了!」
吳醫生更是雙目幾欲凸出,滿目難以置信。
「不對!」
就在下一刻,他突然發現了一絲異常。
小雨雖然醒了,雙目卻黯然無神,面色獃滯,好似一個木偶,沒有半分神智。
「可惜,真是可惜啊!」
上前檢查了一番,吳醫生連連搖頭,嘆息不已。
「陳先生,你妹妹這種情況應該是腦袋受創所致!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人醒來就好,其他的可以慢慢想辦法!現在醫療這麼發達,應該可以治好的!」
陳風點點頭:「借吳醫生吉言,小雨只是中毒太久,侵入神經,待我隨後給她專門配置一些葯服下就會好起來的!」
「那病人現在,還要不要出院?」吳醫生遲疑道。
陳風點頭:「當然!小雨身體和正常人無異,只是神智受損,繼續呆在醫院毫無意義!」
見他這麼說,吳醫生臉色僵了僵,幾乎無言以對!
確實,病人在醫院躺了足足一年,他們一直毫無辦法,現在被人家一針給救醒了,簡直讓他羞愧難當!
接下來,簡單收拾了一番,陳風帶着妹妹離開了病房!
其實小雨的情況並沒有他說的那麼簡單。
因為中毒時間過長,毒素已經深入骨髓,而且還是罕見的稀世之毒。
想要徹底祛除,並且不傷神智,需要的藥材無不是世所罕見的珍貴之物,有的可能已經絕跡,絕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
本來他想着經歷了四年的激蕩,此次歸來能過上安穩而又平靜的生活!
萬萬沒想到,自己最親的妻子,毫不留情的給了他當頭一棒!
……
「秦毅,枉你名揚江州,被人稱為神醫,我看就是徒有虛名!」
陳風輕輕拉着妹妹的手,來到樓下大廳時,迎面看到一名老太太正指着一位年長醫生破口大罵!
二人面前停放着一張病床,上面躺着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氣息極其微弱!
老太太雍容華貴,手握一柄龍頭拐,被多人簇擁着,顯然身份不凡。
被罵的年長醫生,垂着腦袋,面露羞愧!
「林老太太說的對,我秦毅才疏學淺,對林老爺子的病症實在無能為力,羞愧難當!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儘快將老爺子轉院,及時救治為好!」
年長醫生名叫秦毅,是醫院的首席醫生,一身超高醫術名震江州乃至國內,在業界威望頗高,人們都喜歡稱其秦老神醫!
昨天下午,江州三大家族之一,林家的掌舵人林老爺子被送到醫院。
老頭病情十分古怪,時而深度昏迷,時而發狂如虎。
折騰了半天,不但沒查出半分病因,反而因其發瘋,傷了不少醫護人員。
為了這個病人,秦老昨晚幾乎一夜沒合眼,最後實在無能為力,便決定轉院治療!
本來林家人也都同意了這個提議,可剛剛推送到大廳,卻被林老太太帶人攔了下來!
這讓他頭疼萬分,面對斥責,只能心中暗怪自己學藝不精。
「哼!一句羞愧就可以撇清你的責任了?」
老太太盛氣凌人的冷哼一聲,臉色陰沉!
「轉院之事隨後再議,先讓郭神醫診治一下再說!秦毅,我不怕告訴你,老爺子的病最後如果能夠治好,一切萬事大吉,稍有差池,非把你這家破醫院給拆了!」
隨着老太太的話音落下,一直站在她旁邊的一個矮胖老者,邁步走出。
秦老見此,急道:「林老太太,老爺子這病罕世未見,我各種方法都已經試過,皆不能奏效!情況緊急,還是不要再耽誤下去了!」
「哼!秦毅,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等老太太開口,矮胖老者臉色一沉,率先不願意了!
「姓秦的,咱倆雖然同稱為江州醫界二老,但醫術各有不同。你無能為力的病症,我郭懷仁未必治不好。你這是害怕我治好了林老爺子,會打了你的臉嗎?」
「放屁!」秦老大怒:「郭懷仁,你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如果不是,那就閉嘴,乖乖呆在一邊,看我如何把林老爺子治好的!」
說話之間,郭懷仁來到病床前,探手抓住病人的手腕,眯眼把起脈來!
面對這江州醫界名氣最大的兩位大佬之爭,四周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陳風無意觀看熱鬧,搖搖頭,準備帶着妹妹從側方離開!
「咦……」
就在經過病床旁邊時,他隨目看了一眼病人的臉色,不由神情一動,腳步頓了下來!
只見那老者的臉色並不像一般病人那樣蒼白無血,反而呈現出一種不自然的潮紅。
更奇怪的是,氣息也時弱時強,猶如過山車一般,起伏不定!
這時,那名叫郭懷仁的醫生已經把完脈,略一猶豫後,探出手掌,以推拿之勢向病人胸腹按去!
「你這一手按下,病人定會頃刻間七竅流血,活不過半個小時!」
陳風見此情景,眉頭皺起,漠然喝道。
突如其來的冷喝,頓時引得眾人紛紛側目看去。
郭懷仁手中動作一頓,扭頭打量了陳風一眼,臉色陰沉下來:「哪來的混賬小子,膽敢在此胡說八道,無知妄言?」
「無知?」陳風搖搖頭:「不知病理原因,就敢胡亂下手醫治,說無知,難道不是你自己?」
「放肆!」郭懷仁勃然大怒:「混賬小子,你才從娘胎出來幾年,也敢妄談醫理?真是大言不慚,狂妄至極!」
這時,林家眾人也都紛紛反應過來,被陳風前一句話氣得不行。
「混蛋,你剛說什麼?竟敢詛咒老爺子,活膩了是吧?」
「不知死活的東西,也不看看床上躺的是誰,就敢胡說八道?」
「小子,爺爺今天真要出了什麼事情,我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其中一個面目桀驁的青年,口中怒罵還不解氣,撲上來就要動手。
「各位,不要衝動,先聽聽這位小兄弟為什麼這麼說!」
秦老見此情景,趕緊上前打圓場,阻止了眾人。
而後,他上下打量了陳風一眼,疑惑開口。
「小兄弟,你這麼說,難不成知道林老爺子是何病症?」
「當然!」陳風淡淡點頭。
郭懷仁冷笑一聲,滿臉譏諷:「簡直是笑話!這小子就算打娘胎中就學醫術,能有幾年道行?秦毅,你不會因為自己無能,就病急亂投醫吧?」
秦老聞言,臉色一沉,就要出言反駁!
「夠了!」
就在這時,林老太太重重頓了一下手中的龍頭拐,冷冷瞥了陳風一眼,隨即收回目光,對郭懷仁道:「不用理會他們,還請郭神醫繼續施救!」
郭懷仁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定了定神,再次以推拿之勢探出手掌,結結實實的按在了林老爺子胸前。
陳風見此情景,嘴角微微翹起,索性不着急離去,拉着妹妹站在旁邊冷眼觀看起來!
「唔……」
大概過了十幾秒鐘,病床上的林老爺子突然顫了顫,口中發出一聲輕哼,眼皮眨動,似乎要醒過來。
林家眾人見此,頓時大喜。
「快看,爺爺要醒了!」
「郭醫生果然厲害,比姓秦的強多了!」
然而,他們的高興僅僅維持了數秒不到。
下一刻,異變突起!
本欲醒來的林老爺子,身體驟然抽搐起來。
泛着潮紅的面部,宛如充血,呼吸也急劇變的困難。
更令人驚恐的事,一絲絲鮮紅的血跡,順着老爺子的鼻眼耳口,如蚯蚓般鑽了出來。
七竅流血!

《陳風柳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