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揚
陳揚 連載中

陳揚

來源:外網 作者:陳揚蘇晴小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揚蘇晴小說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陳揚》章節試讀:

夕陽透過窗戶照射進來。 這樣的陽光實在是讓人覺得心裏美好,覺得世間一切的煩心事都比不上這溫柔的夕陽了。 同時,陳揚聽到了外面的腳步聲。 接着,沈墨濃敲門。 「陳揚,出來吃飯了。」沈墨濃喊道。 陳揚便即下床,他打開卧室門就看見茶几上有豐盛的菜肴。還有一大袋陳揚喜歡喝的黑啤。 陣陣菜香撲鼻,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陳揚略略興奮的問沈墨濃,道:「你做的?」 沈墨濃翻了個白眼,說道:「想什麼呢?我要是會做菜,我就去嫁人了。這都是我讓手下送過來的。」 陳揚哦了一聲,果然如此啊! 他居然還去奢求沈墨濃做飯,那比奢求自己去做飯還不靠譜啊! 這時候,林冰也出來了。 「林小姐,請入坐吧。」沈墨濃客氣的對林冰說道,她又道:「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眾人來到沙發前入座,陳揚打開一聽啤酒,大口喝了起來。 林冰則向沈墨濃微微一笑,說道:「你還是叫我林冰吧,聽你喊林小姐怪怪的。」 沈墨濃也一笑,說道:「好!」 「來,師姐,我敬你!」陳揚舉杯,他說道:「今天是我和你第一次喝酒,咱們不醉不歸!」 林冰看向陳揚,說道:「醉了你想歸到那裡去?」 陳揚一怔,擦,大師姐你還真是冷幽默啊! 不過這也是愉快的小插曲,陳揚隨後又正兒八經的跟林冰講了自己的想法。 也就是在醫院去追查嬰靈動向。 林冰點首說道:「雖然是個笨辦法,但總算也是個辦法,總比坐在這裡,什麼都不做要來的強。」 林冰算是贊成了。 沈墨濃則說道:「剛才我下面的人已經查了燕京附近的幾個醫院。聖嬰大王走火入魔流竄到了燕京,這說明他距離燕京並不遠。」 陳揚點頭,說道:「這個是思路是對的。」 沈墨濃說道:「目前符合要求就只有一間醫院,這間醫院在臨西市,叫做盛和醫院。不過這家醫院生意狀況一直不好,也快要倒閉了。」 陳揚說道:「那當然,風水不好,又陰氣環繞,生意能好嗎?」 林冰說道:「那事不宜遲,今晚咱們就去盛和醫院。」 沈墨濃說道:「也好,這盛和醫院唯一最好的生意就是人流了。目前還有不少小女生在裏面住院。」 這倒不奇怪,做人流這種事,沒人會大張旗鼓。去大醫院都怕碰到熟人,不少小女生都在黑診所里人流。 所以,她們不挑剔盛和醫院,這很正常。 「開天眼的事情?還有,袁處晚上跟我們一起去嗎?」陳揚問。 沈墨濃說道:「袁處晚上還有別的事情要忙,不能一起去。」她頓了頓,說道:「不過開天眼的事情,袁處特意說了個土法子。那就是抹牛眼淚在眼睛裏,如果抹了,眼前的確有奇怪的東西,那就自然能看到。」 陳揚摸了摸鼻子,說道:「在燕京這個地方,咱們去哪兒找牛眼淚?」 沈墨濃說道:「袁處已經讓人送過來了,在這裡。」 她說著拿出一個小瓷瓶。 陳揚說道:「這個事情有些嚴重,萬一我們真的找到了聖嬰大王的手下呢?袁處有什麼事情要忙?就比你的性命還重要嗎?」 陳揚是知道袁星雲的修為高深莫測,可以和神域的幾位師尊媲美的。所以他覺得帶上袁星雲,安全係數會高很多。 陳揚不覺得自己的運氣真是好到爆棚,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他覺得自己還是多做點事前準備,這樣才更靠譜一些。 不要總是去期盼冥冥之中的運氣,人還是要腳踏實地才好。 沈墨濃微微苦笑,說道:「袁處身為國安一處的處長,的確是有許多機密要事要忙。他已經在儘可能的幫忙了。再則,今晚咱們只是去追尋。如果有了確切的消息,我們再通知袁處,到時候袁處會趕過來的。」 她是盡量替他人着想了。 陳揚見沈墨濃都這麼說,他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 吃過飯後已經是傍晚六點了。 北方的夜晚來的特別的快,天色已經黯了下去。 三人收拾一番後,一起下樓。 隨後,眾人上了樓下的一輛軍牌車。 由陳揚來開車。 沈墨濃和林冰坐在後排。 有陳揚這位男士在,他自然就是金牌司機。 陳揚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他向沈墨濃道:「沈墨濃,你能不能給我弄幾顆高爆手榴彈來?」 「你要這幹什麼?」沈墨濃微微一怔,問道。 陳揚說道:「留着防身啊!高爆手榴彈的殺傷力還是很厲害的,用這玩意來對付高手,高手可以躲開。但是對付一些鬼魂,說不定會有奇效。」 沈墨濃與林冰都有些無語。 「沒這個必要吧。」沈墨濃說道:「咱們要去找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嬰靈,能厲害到哪裡去?」 陳揚見沈墨濃這麼說,他便特別執拗的堅持起來。「小心駛得萬年船,多小心些總是沒錯。」 沈墨濃拿陳揚沒辦法,便說道:「好吧,不過這個要費些時間,還需要登記簽字。」 陳揚說道:「沒事,我們可以等等!」 沈墨濃說道:「好吧,那你先開車去燕西軍區。」 陳揚當即啟動車子。 晚上十點,陳揚一行人才開始去臨西市。 陳揚也才算體會到了軍區的程序之繁瑣。 就算事沈墨濃這樣的身份去弄點高爆彈,那也是不容易啊! 層層把關,簽字,最後才能落到沈墨濃手上。 但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高爆手榴彈殺傷力驚人,流落到外面,那是會產生很大的影響的。 各方各面都必須小心謹慎,謹慎再謹慎! 臨西距離燕京不到一百公里,陳揚開車很快。 一個小時後就已經到達了臨西。 這時候是晚上十一點。 今晚沒有月亮,沒有星星,天空陰雲密布。 臨西市的夜晚繁華程度自然不能和燕京比,不過也依然是萬家燈火的景象。 陳揚用導航鎖定了盛和醫院,直接開向盛和醫院。 那盛和醫院的位置並不偏僻,是在臨西的東邊鵲橋路地區。這塊位置在臨西有個古怪的說法,人們管其叫做陰陽街。 為什麼要叫做陰陽街呢? 因為鵲橋路的人流量很大,兩邊都有不少大排檔在做生意。 一旦到了晚上,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古怪的情況。 左邊街上,生意火爆。 右邊街上,門可羅雀。 只是隔了一條馬路,但其中的差別卻是天差地別的。 而那盛和醫院,自然就是在右邊街上的。 盛和醫院佔地面積三千平米,有地下停車場,有專門的醫學研究室,住院部等等! 這盛和醫院在臨西市,規模還算不錯的。 但是生意是每況愈下,年年都出醫療事故。 眼下的經營都是在強行支撐,月月賠錢,醫生都沒幾個了。 據說醫院的院長想要將醫院賣出去,可沒人接手啊! 畢竟陰陽街的名聲太大了。 這盛和醫院如此之大,要接手的都是富商。富商最是迷信,才不會來花錢買這種樓。 當然,這些不是陳揚等人要關心的。 他們將車停在了外面,然後進入盛和醫院。 醫院外面並沒有人看着,可以自由出入。 陳揚三人可說是直接長驅直入,根本沒人來搭理。 沈墨濃說道:「凌晨12點是陰陽交換之時,12點過後,陰氣最盛。我查到308號病房住了一個16歲的小姑娘,她是宮外孕,大出血。所以必須住院。手術已經做了三天,如果有嬰靈,嬰靈應該已經形成。我們可以暗中觀察,如果嬰靈出現,可以將嬰靈趕走,然後跟蹤這嬰靈。」 嬰靈是在空中飛行,要追蹤很難。不過這難不倒陳揚等人,他們可以用意念鎖定嬰靈。 當初釋永虎金丹巔峰之境,便可以用千里鎖魂的法子來鎖定陳揚。 如今陳揚已經是化神之境,這點手段自然是有的。 眾人很快來到了308號病房的走廊上。 那走廊上有些髒亂,也沒人來打掃。 這女孩兒居然敢在這種地方住院,實在是太不將自己的生命當回事兒了。若是她的父母知曉,又不知道要多心疼。 所以說,一個男人,若是愛一個女孩子。要麼,你就把她娶了。娶不了,你一定得戴套啊! 再要麼,你就出錢,守着女孩子,在她最困難的時候不離不棄。 然而,人流墮胎終究是不可取的。 一是對女孩子傷害太大,這種傷害男人不知不覺。但伴隨女人可能是終生的婦科病。二是,損陰德! 嬰靈的產生,說到底都是造孽。 一個小生命開始有意識,他盼望着見到這個世界。但是卻被母體在它未出生時就被扼殺。它又如何不會無窮怨恨。 且說此時,三人站在走廊上。 林冰說道:「我們三人身上的陽剛氣息太強,若是與那女孩太近,就算有嬰靈,那嬰靈也會本能的不敢來了。」 「那怎麼辦?」陳揚說道:「隔的太遠了,我們也看不見它。」 林冰說道:「這個事情交給我,我會將這一片地方布置成我的道場。一旦有什麼波動,我會及時發現的。」 陳揚與沈墨濃詫異的看了一眼林冰,陳揚道:「這麼大的地方,師姐你都能布置成自己的道場?」 林冰說道:「廢話!」她說完就帶兩人進了一間病房裡躲藏起來。

《陳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