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虐文女主我跑路了
穿成虐文女主我跑路了 連載中

穿成虐文女主我跑路了

來源:google 作者:白芸銀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念念 江嶼 現代言情

季念念怎麼也沒有想到墜河後直接穿書了,穿書不要緊,關鍵是她穿的是虐文女主季念念堅守「珍愛生命,遠離男主」的活命原則轉頭季念念就看上了反派江嶼看着一個人坐的江嶼,季念念二話不說屁顛顛的就搬過去了看着原書反派女朋友靠近江嶼,季念念躲在角落哭紅了眼後來,季念念如願以償她靠在他懷裡,嘴裏吃這他剝的橘子,她問:「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江嶼下巴輕輕擱在她的發頂,語氣溫柔:「想對你好點,更好點」想把這世間所有的美好都予你她轉身環住他的腰悶悶道:「好喜歡你」你是我黑夜裡唯一的光[大大咧咧少女&天才少年]展開

《穿成虐文女主我跑路了》章節試讀:

一大早季念念是被敲門聲吵醒的。

她揉了揉眼睛,起身去開門,入眼就是昨天那帥哥,季念念的睡意全無,試探性的問:「江嶼?」

不過,這起來屋裡就有男生她還真是太不習慣了,過去都是她一個人住慣了。

少年眯了眯眼,盯着她看,「季念念,擱這跟我玩失憶呢?」

就算他們才見面三天,也不至於有誰記憶力差成這樣,昨天早上起來她還指着他罵,今天就說不認識了。

季念念:「……」

「怎麼,以為這樣我就能忘了你昨天做的醜事?」

季念念深吸一口氣,很想否認,但這確實是發生了。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女主這是第三次去給男主告白,送給男主一條挺昂貴的項鏈,結果男主不但不領情,還將她的項鏈扔進了池裡。

更更更離譜的是女主明明不會游泳還跳下去撈。

以前看的時候還沒覺得哪裡不對,現在設身處地一想,哪哪都不對。

她現在就想要跳起來給男主一拳,真是給臉不要臉。

「你有事嗎?」季念念仰着腦袋看他。

都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據她對劇情的了解,本書的大反派對原主是毫無興趣的,即使是同住一個屋檐下。

江嶼退後一步,倚在牆上,整個人呈現出慵懶的狀態,「我媽讓我,叫你下去吃早飯。」

「哦。」季念念表情沒什麼太大的變化。

江嶼多少覺得季念念有點不對勁,大概是從昨天晚上他救她起來之後。

江嶼不好做什麼斷定,畢竟他倆也沒多熟,頂多就是他們爸媽熟點。

「行,那你快點。」

說完,江嶼就下樓了。

直到坐在餐桌上,季念念才感受到真實感,才可以勉強接受她真的穿書這個不可否認的事實。

「念念,你等會就跟江嶼一起,正好阿姨今天不忙,送送你們,」宋煙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很是欣喜,簡直越看越喜歡。

江嶼看着自己母親,又看了眼低頭喝粥的季念念,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媽,這麼喜歡她,你直接認她做乾女兒得了。」

宋煙倒是挺贊同這個提議的,「別這麼酸,媽還是愛你的兒子。」

乾女兒就不用了,她還想念念給她做兒媳呢。

江嶼很成功被噁心到了。

季念念有些拘束,但又不能表現的太過於明顯,畢竟原主比較囂張跋扈,對這些一定可以自如面對。

但是,拜託,她做不到。

她社恐!

「謝,謝謝宋姨,」季念念小聲答謝。

宋煙笑得眼睛都微微眯起,她覺得小姑娘實在是太討她歡心了,「念念不用這麼客氣,我和你媽是老閨蜜了,你就當這是自己家就好了,你媽現在不在,我肯定得替她照顧好你。」

說著說著,氣氛就變得沉重起來。

說起來,她和原主還挺像的,不過原主母親倒是遠遠勝過她的母親,只不過去年原主母親剛過世。

被沉重的氣氛壓着,江嶼覺得不太舒服,放下碗筷,身體往椅背上靠,語氣毫無波瀾:「還不走該遲到了。」

一路上,只有宋煙在不停說話,后座的江嶼全程閉目養神,副駕駛的季念念一邊忍着尷尬一邊還要回答宋煙拋來的問題。

好在總算是熬到了學校,她與江嶼一同走在去教室的路上,誰讓他們是一個班呢。

「啊啊啊,是盛野,好帥啊!」

「天啊,他怎麼可以這麼帥,女媧這也太偏心了吧!」

季念念聽着這些像極了追星的腦殘粉說的話,嘴角都在抽搐。

我忍。

畢竟這是瑪麗蘇小說,沒啥不可能的。

「啊啊啊,他走過來了!」

「哎,你們看,季念念在那邊。」

「嘖,聽說了嗎,季念念昨天又和盛野告白了。」

「答應了嗎?」

「當然沒有,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入盛野的眼的,你當她就可以是例外嗎?」

「咦?盛野好像是朝着季念念去的!」

聽着周圍同學的討論,季念念看着朝她緩緩靠近的盛野皺了皺眉,仔細瞧他。

的確長相挺不錯,小說男主果然不一樣,不是這臉臭的跟誰欠他百八十萬似的,還不如反派大佬看着讓人舒服。

盛野在季念念面前停下,眼神在她臉上掃過,眼裡充滿着不屑,「季念念,我勸你好自為之。」

季念念:「……」

盛野冷哼一聲:「別把你眼神放我臉上,我都覺得噁心。」

季念念:「……」

見人不說話,盛野繼續強調:「季念念,你不用一直這樣纏着我,沒用的,也別費力氣跟蹤我,我不會喜歡你的。」

季念念忍不住了,抬手抓住身邊江嶼的手臂,身軀微弓,做了一個要乾嘔的動作。

盛野:「……」

江嶼:「……」

如果我有罪,請用法律來制裁我,而不是讓一個自戀狂來噁心我。

季念念退後一步,那張看似溫順的臉上揚起標準的職業假笑:「好的呢,親。」

盛野一堵,他眯起眼,晲着季念念,覺得今天的季念念有些反常。

盛野懶得管她,轉身離開,身後跟了一群狗腿和迷妹。

季念念朝着他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

您放心,我一定離你遠遠的,免得哪天一命嗚呼。

「昨天掉水裡,腦子進水了?」江嶼屈指敲了敲她的腦袋。

他不是沒看見,開學第一天,她拿着大喇叭擴音器告白,第二天,她又在廣播里念告白信,第三天,為了一條破項鏈差點死在水裡。

季念念不滿的抬頭:「你懂什麼,這叫想通了,人是會變成熟的。」

「哦。」

回答明顯不相信。

季念念不服,她又近了江嶼一分,認真看着少年的臉,咽了咽口水,覺得喉嚨有些干,「我就是不喜歡他了,你不許造謠!」

面前的少年輕笑出來,他微微俯下身,伸出食指輕推了下女孩的額頭,距離瞬間拉開。

季念念看呆了,少年笑起來簡直就是一個陽光大男孩啊,完全無法和未來的陰險大反派聯繫在一起。

「江嶼。」

「嗯?」

「有沒有人說過你笑起來很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