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我在七零靠刷副本暴富
穿書後,我在七零靠刷副本暴富 連載中

穿書後,我在七零靠刷副本暴富

來源:google 作者:楠子愛吃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南風 楠子愛吃肉 現代言情

【穿書+七零+系統+女強+爽文+千億物資】林南風穿書了!穿成了一本年代小甜文里的對照組女配,書里的女主嫁給村裡糙漢被寵上天,高考回到城市走上人生巔峰可她卻被迫嫁給村裡小混混,最終被小混混活活打死!我敲!這種必死的命運她可不能接受!好在,老天爺眷顧,給了她一個副本系統!凜冬小鎮副本里有仙俠世界的神奇物品;瘋狂餐館副本裏面有各色各樣的吃食;夢幻小鎮副本里則能得到很多後世的科技;還有能讓其他人進入的副本,這不得上交?副本內各種物資應有盡有,林南風嘴一抹,她也不想留下啊,可是系統給的太多了!還有那個因為意外纏上自己的男人,怎麼就死活推不走了呢?「南風,你不知道么,J婚除非喪偶,不能離婚」顧西洲嘴角含笑,看着兩人結婚證上的鋼印一臉滿足「顧西洲!你別欺負我不知道離婚法!」「老婆~~~~~~~」「架空背景,女主金手指強到離譜,堅決不憋屈求五星好評,愛你們~」展開

《穿書後,我在七零靠刷副本暴富》章節試讀:

「南風,你怎麼啦?不認識我了?」焦軟軟嬌俏的走過來,晃動着林南風的胳膊,看上去跟她關係很好的樣子。

「啊,沒有,只是覺得你好像變得更好看了。」林南風壓抑住自己內心的驚訝,笑着招呼焦軟軟。

「哎呀,討厭啦!你怎麼也開始打趣我了!」焦軟軟撒嬌似的在林南風胳膊上輕錘了兩下,接過林南風手中的籃子。「我都跟你講了好幾次了嘛,大彪哥說他會幫我們打豬草的,你就不要一個人上山去打豬草了,多危險啊!」

「放心吧,我沒往深山去,就是在外面打了點豬草而已。」林南風將手中的鋤頭找了個地方放下來,看焦軟軟嘟着嘴,不贊同的看向自己,忍不住打趣道:「怎麼,你就不心疼一下你的大彪哥?人家可是接了咱們這兒豬圈清掃的活兒,還得去上工,回去還得整他們家的自留地,你就不想想他能不能扛得住?」

或許是她這話說的太直白了,打趣的太明顯,跟原主的性格不太像,焦軟軟臉瞬間紅透了,跺了跺腳,嗔道:「南風,你今天怎麼變得這麼討厭啦!我不理你了,哼!」

說完,哼哼唧唧的離開了。

她離開之後,林南風鬆了一口氣,她畢竟不是原主,跟原主的性格還有說話的方式總有不一樣的地方。她雖說接收到了女主的記憶,但那些記憶就是走馬觀花一般在她腦海里轉悠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了,她也就對原主的事情了解個大概。

也因此,她根本不知道原主跟焦軟軟的關係這麼好。

「也不知道她會不會發現異常……」林南風心裏很是忐忑,但很快,豬崽子們哼唧的聲音就讓她沒空管這些了,按照原主的記憶,開始製作豬食,忙活了起來。

林南風在這邊忙活的時候,那邊張德勝越想越不對勁,今天遇到林知青的時候,她的神色還有衣着明顯就不對,肯定是遇到什麼事兒了,怕自己看出什麼來,故意說狠話趕自己走呢!

一個小姑娘遇到啥事兒能這樣刻薄的說話?

「娘希匹的,這小娘們兒是被人睡了?」張德勝的臉色黑了,但很快眼神一亮,被睡了不是正好么!他正好娶不上媳婦,好人家的姑娘看不上他這麼個小混混,這小娘皮要是被人睡了,不清白了,他拿着這個把柄過去一要挾,那小娘皮不就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么?

呸,到時候別說什麼彩禮了,這小娘皮要是不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他都不能夠娶她!想到林南風那張漂亮的臉蛋,玲瓏有致的身材,張德勝的雙眼就開始放光。

他哼着歌晃晃悠悠的回到自家院子,土黃色的泥土胚,旁邊靠着一個乾瘦的婦人,垮着臉看向張德勝。

「媽。」張德勝看到婦人,立馬收斂了之前弔兒郎當的模樣,老實起來。

「嗯,還知道回來啊!我之前跟你說的事兒,你想清楚了沒有?」張德勝的老娘,鄭金花臉色不好的開口。

「媽,那事兒你不是說不急么,再說了,我現在有了更好的目標!」張德勝連忙湊到鄭金花面前,腆着臉給自家老娘敲後背,「您先前說的那個人選吧,長得是真的不行。這次,您信我,我一定給您帶個聽話的兒媳婦回來!」

「一天到晚嫌這嫌那的,你說有目標了,倒是給我帶回來看看啊!咱家就這點個家底,你又一天到晚的瞎混。你爹走了,就留下這麼點東西,反正我也不指望你這個沒本事的養老了,回頭我就去投奔你妹子去,你自己看着辦吧!」聽到張德勝否了自己之前相中的人,鄭金花臉色更不好看了,扭身回屋,懶得再看張德勝一眼。

看着自家老娘不待見自己,張德勝臉色變了變,啐了一口,也不回家了,直接轉頭往大隊養豬場那邊走過去。

林南風那個小娘皮肯定就在那邊,他現在就過去,把那個小娘皮拿下!他就不信了,他找了這麼個不要彩禮的兒媳婦,他老娘還能看不上他!

「哎,慢點吃慢點吃,都別著急!」林南風好不容易弄好了豬食,把豬食倒到食槽里,看着這群小豬仔哼唧着衝過來大口大口的吞吃,林南風穿越過來壓抑的心情都明快了不少。

這也是豬圈被張大彪打掃的非常乾淨,讓她省了不少事兒。

「林知青!」

聽到呼喊,林南風轉過頭,看到是張德勝,暗罵了一聲晦氣,板著臉回道:「是你啊,找我有什麼事兒?」

張德勝看這小娘皮對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再加上先前在自家老娘那邊受的窩囊氣,氣血上涌,大聲罵道:「你什麼玩意兒敢對我大小聲!不過就是個破爛貨,我都看到了!今兒我就跟你說明了吧,你要麼嫁給我,要麼我去告發你是個破鞋!你自己看着辦吧!」

說完,張德勝趾高氣揚的站在一旁,等着看林南風變臉,跪下來求自己不要去告發她。

誰知道,林南風根本沒有按照他的想法來,只是冷淡的挑眉,「哦,狗叫完了?那就滾吧,有多遠給我滾多遠!你不是想着去告發我么,你去啊!」

「你!你難道就不害怕么?你自己做了那些個見不得人的事兒,就不擔心?」張德勝色厲內荏的開口,這怎麼跟他想的不一樣呢?

「呵,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我怎麼自己不知道?」林南風冷笑,書裏面,原主那個傻姑娘大概就是被張德勝這麼嚇到了,才忙不迭的嫁過去,受盡磋磨。

她可不一樣,不說她沒有**了,哪怕她來的不及時,真的發生什麼了,只要她自己不想,誰能逼着她嫁人?

「你就嘴硬吧!你給我等着,我現在就去告發你搞破鞋,讓村裡人都知道你都做了些什麼!」林南風不上道,張德勝雖然混,但也不敢在村裡對她怎麼樣,只能丟下一句狠話,悻悻的離開了。

「呸!狗東西!誰告發誰還不一定呢!」林南風呸了一口,決定先下手為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