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這痞子我要了
穿書七零:這痞子我要了 連載中

穿書七零:這痞子我要了

來源:google 作者:香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池安 現代言情 秦烈

池安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穿進一本年代錦鯉文,成了女主可憐的便宜堂姐書中原主命苦,小小年紀所嫁非人,被傳臟病無葯可醫而死穿書後的池安表示,劇情和她有屁關係,她要走自己的路當池安遇到知青點出了名的痞子秦烈兩人第一次見,對方見色起意,朝她吹了一聲口哨,還塞了點心後來一向嘴刁的學渣秦烈,笑眯眯地湊到小姑娘跟前:「小池安,要是哥能考上,跟哥去領證如何?」展開

《穿書七零:這痞子我要了》章節試讀:

夜深人靜時,她總是安慰自己,說安安比張蓓大幾天,嫂子在帶孩子的時候,會幫忙搭一把手。

誰知後面的事一地雞毛!

既然已經結婚,孩子又小,她想總不能因為這些就離婚。

沒法子,每個月的工錢,她只能給出三分之二,留下攢起來是她最後的底氣和出路。

當然,這些都是她以防萬一用,卻不曾想會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張家最引以為傲的是家裡有工人,吃商品糧。

既然如此,那她就毀去他的工作,讓他們哪裡來,就滾回哪裡去。

當初張建軍的臨時工,還是她找人給弄的。

對方也是看在安安死去的爸爸份上,才給安排的。

回頭要擼掉他的工作,也不過是花點心思的事。

就在母女倆一個愣神,一個換新衣服的時候,房門被敲響的同時傳來李護士的聲音。

「池安,你媽是不是過來了?」

「媽,李護士來了!」

池安飛快將衣服穿好,應了一聲:「是,進來吧!」

李護士一進來,順手將門反鎖上,在看見池安正穿着新衣服,就朝她笑笑,這才看向丁燕。

「丁大姐,這裡沒外人,我也不與你客套有話直說了。池安的同學陳琳是我大姑姐家的孩子,我聽她說你們要離開這裡,先前也問過池安你家房子的事,聽說要出手,不知你打算怎麼個換法?」

這個年代沒有買賣一說,都是說換。

丁燕工作的事已經解決了,只等着明天去交接手續就好。

至於房子,要是能賣出去,那到時候她就可以跟池安一起走。

現在有人想買,她自然也是誠心想賣,當即就說:「原來都是自己人,既然如此那我也就說實話,咱就按市價來算。我那房子大,看在琳琳的面上一千二你拿走。不過我有個要求,到時候我的戶口不遷走還掛在那。你要是願意,一會兒我就帶你去看。」

這價格對許多人來說,都算是天價,但對李護士來說,不算什麼。

她聽陳琳說過面積,這會兒只想先去看了再做決定。

「行,那咱現在就去?」

「好,你先出去等我一下。」

丁燕說著轉頭看向池安:「安安,媽和李護士去去就來,你等媽回來給你帶吃的。」

話落,她掃了一眼已經冷掉的包子,見李護士已經出了,拿起來就啃。

池安見狀忙出聲阻止:「媽,別吃,這包子還是要熱一下比較好。」

「沒事,媽沒那麼嬌氣。」

有包子吃就不錯了,哪裡還能挑三揀四。

池安見她大口大口的吃,想來這一天也沒吃多少東西,忙又將飯盒打開遞了過去:「媽,喝口粥。」

丁燕因為吃得太急有些噎,接過飯盒直往嘴裏灌。

池安心裏發酸眼眶發脹,想說點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別說是這個時代的女人離婚會如何,就是擱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一個離婚的女人要帶個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她媽很偉大,敢於跨出這一步也很讓人佩服。

以後她一定會好好孝順她的。

她的年紀看着都不到四十,若是日後能遇到一個疼她的人,她也不會去阻攔!

丁燕三下五除二吃完東西,拿着飯盒就往外走。

池安家的房子又大又好,李護士在仔細看過後,當即歡喜地定了下來。

「丁大姐,這房子我要了,你說的我能做主,也答應你。不知明天什麼時候有時間,咱去把手續給辦了?」

「明兒一早吧,不過我還得在那住兩天,到時候跟安安一起走。」

「這個不着急,我那收拾也得換幾天時間。」

李護士說著,從腰間的口袋裡掏出兩塊錢遞了過去:「我帶的錢不多,這兩塊就當定金,剩下的明天一早就給你。」

「成,那需要我給你開個收條不?」

「不用,像你說的都是自己人,我放心!」

李護士說著,匆匆往外走,她還得回去湊錢。要是錢不夠還得去借,這時間有些緊。

丁燕回去的時候,給池安帶的雞湯麵,母女倆簡單的說了一下房子的事,之後又坐在床上數王雪梅給的各種票。

等數完,池安看着價值四百多塊的各種票,頓時哭笑不得。

這還都是全國通用的票,沒有日期限制,根本不用擔心會過期。

「王阿姨這是攢了多久?」

「你王阿姨是雙職工家庭,上面老的沒什麼負擔,自然能攢得下來。前段時間我看她一直找人換票,這不如今全都用到咱身上了。」

王雪梅兩個孩子,年歲都差不多。這要是把工作給大的那個,過兩年小的又該怎麼辦?

如今有個空缺剛剛好,花錢買下來給大的,往後小的那個大不了她退下來讓頂上就行。

這年頭有個工作都好找對象,對於丁燕讓出空缺,她是打從心眼裡感激。

前頭鎮上一戶人家的姑娘,下鄉不過半年就病死了。

還有一戶的兒子,是斷了腿瘋瘋癲癲被送回來的。

丁燕對鄉下的觀感不好,特別是有那個下元村做對比的情況下。

只是池安堅持要下鄉,她能怎麼辦?只能跟着就是!

好在手裡不缺錢,賣工作和房子加上這些年自己攢下來的,也有小三千塊錢。

有單車,還有各種票。

等去了鄉下,省着點用,過個十年八年不是問題。

不過她想盡量不要去動,等哪天可以回城了,她就買個房子,不然母女倆連個容身之處都沒有。

第二天一早,池安起來的時候,她媽早已離開,床頭柜上放着一個鐵飯盒,旁邊還擱着一個雞蛋。

還沒等她去洗漱,門口就傳來陳琳的聲音。

「安安,起來沒?」

池安見她已經推門進來,詫異地看向她:「你今天不去上課?」

「要去的,這會兒時間還早,我一會兒就過去。顏老師知道我每天都會來看你,和我說遲到點沒關係。」

陳琳說著,見她睡眼惺忪顯然是剛醒的模樣,就拿了擱在床腳下的臉盆出去打水。

等到池安洗漱完畢了,她又幫忙將水拿出去倒掉,這才低聲說:「昨晚我外婆來家裡借錢了,說我小舅媽看上了你家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