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 連載中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

來源:google 作者:徒步八千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亭川 沈朝暮

【綠茶狐狸精病嬌男主】×【暴躁戲精顏控女主】輕鬆歡脫文被高空拋物砸中後,沈朝暮穿書成古早虐文戀愛腦女主,被男主當棋子利用傷身傷心家破人亡系統:「消除原女主怨念值可以獲得重生機會哦!」沈朝暮:神經病,又不讓我ooc又要我消除怨念值,那我先接點支線任務賺賺金幣吧順手救下被霸凌欺負渾身是傷的少年,開啟攻略少年任務,原本以為是小白兔,結果發現他竟然是扮豬吃老虎?還是原文大反派,半人半妖,又病嬌又綠茶!沈朝暮:……沒關係沒關係,只是支線任務而已,金幣到手我馬上跑,我馬上…李亭川笑吟吟將她抱在懷裡,委屈道:你要跑哪兒去?他上次凶我打我,我好害怕,暮暮,不要喜歡他,你說過會心悅我一輩子…沈朝暮看着他搖出花來的毛茸茸大尾巴,無語道:你別給我裝!展開

《穿越成虐文女主和病嬌反派he了》章節試讀:

藍霜搖搖頭道:「這正是我要說的,他傷勢極重,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我們外門弟子根本沒什麼好的藥材,在將此事報告給師尊的途中,難免耽擱了時間…並且…」

她抿了抿唇,繼續說道:「他是男子,男女授受不親,我們將此事托給男弟子,他們答應的倒是爽快,不過我總覺得,那位公子他,」藍霜猶豫點點自己的腦子,形容道,「…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那些男弟子只要一近身碰他,就會受到他的猛烈反抗,兩個人都按不住,大夥又怕他傷口在掙扎中撕裂了,只得作罷。

所以這幾天,只是找到大夫開了方子,日日用中草藥熬好,端在他旁邊的桌子上,讓他自己喝。

如此過了兩天,他雖然還活着,但傷勢也沒有任何好轉,聽到秋院的人要來把他接回去,大家都鬆了口氣,心想他總算有人管了,不至於讓他死在夏院。

但只有沈朝暮知道,秋院的人接他回去,可不一定是出於好意。

如果那四人並沒受到懲罰,就這麼讓少年被秋院的人接走,無疑是親眼看着少年踏入地獄。

名門正派的青雲派,難道就真的一點污垢腌臢事都沒有嗎?她看未必,就算真的活生生打死了人,這事也絕傳不出秋院大門。

「我放不下心,看看他去。」

沈朝暮匆匆落下這句話,就推門走出。藍霜哎了兩聲,猶豫片刻,到底是沒跟上去,只弱弱喚道:「已經是夜禁時候了,一會兒內門師姐來查房…你快去快回呀!」

沈朝暮在來夏院的第一天就將布局摸了個大概,雖然夜色霧中,只有幾盞微弱的白燈搖晃,她也還記得柴房大概在什麼位置,順手取下一盞提燈,將柴房木門輕輕推開。

雖然力道不大,老舊的木門還是不可避免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沈朝暮內心嘶了一聲,反手將木門緩緩闔上。

柴房裡連煤油燈都沒有,本來房間還是挺大的,倒是木頭柴火就佔了四分之三,留給少年休息的地方,只有靠窗的四分之一,剛好能放下一張木床。

烏雲閉月,沒有月光,屋內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還好沈朝暮有先見之明,提了盞燈籠,不然連少年在哪都找不到,全靠摸。

她將燈往前一晃,微弱的白光登時照亮了黑暗中的一雙陰沉沉眸子。

「啊!」

沈朝暮被嚇得驚叫一聲,往旁踉蹌一步,手裡的燈籠脫了手,砸在地上。頓時清脆聲響起,她頓覺鞋襪溫熱,似乎踩到了什麼水漬。

燈籠往足前一照,沈朝暮抬起一隻腳,細細端詳,這才發現是她踩翻了少年的葯碗。

還好葯碗沒碎。中藥傾瀉一地,看來他是一口都沒喝。

為什麼不喝?

沈朝暮有些鬱悶,她費盡千辛萬苦把少年背回來,不是讓少年不吃不喝不接受治療等死的!

更何況現在自己的鞋襪還**…真倒霉,真倒霉…

「你還記得我嗎?」

沈朝暮心想,這重要npc,自己這回救了他,他好歹欠了自己一個人情,沒準以後能幫上忙。

要是不知道她是誰,這可不行。

少年充耳不聞。

他背對着牆縮在床腳,用被褥將自己包裹起來,只露出眼睛盯着她,就像個大粽子。

兩兩相望,唯有沉默。

沈朝暮道:「嗨?」

少年:「……」

沈朝暮不知道少年是單純的裝傻,還是真傻,還是耳膜被打破了根本聽不見她說話。她將燈放在床頭,靠近床邊,上身微微前傾:「我…」

話音未落,眼前突起一道厲風,她還未作反應,便見銀光閃過,脖頸一涼。

後背登時淌下冷汗。

少年面無表情將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脖頸間,一雙清冷鳳目死死凝視着她,如黑水銀的瞳仁蘊含凜冽殺意,沈朝暮被嚇得渾身一顫,哆嗦着唇,半天說不出一個字。

這是在搞什麼?

沈朝暮的目光停在他臉上,像個雕塑一樣僵直了身體,紋絲不動。

系統…系統…系統救命啊…!!!

沈朝暮在內心極力呼喚道,得到的回應卻是冰冷冷的一句:「您好,系統正在升級維修中,請稍後。」

別維修了!狗系統!等你維修回來屍體都涼了!

自己的命還是得自己把握。沈朝暮顫顫巍巍舉起雙手,作投降狀,聲音都在發抖:「公子…有話、有話好好說…」

少年沉默兩秒,終於開了金口:「你是誰?」

沈朝暮:「……」

少年見沈朝暮沒有說話,微皺眉頭,有些不耐煩。沈朝暮連忙開口:「是我啊,是我!把你救下來,又把你背回來那個!你忘了?我我我是說,就算忘了也不要恩將仇報啊…」

昏暗的光線中,少年跟沈朝暮對視了足足十幾秒,似乎在確認沈朝暮話里的可信度。

最終,他捏緊手中的匕首,依舊滿面警惕地緩緩放下手,後背死死貼着牆壁。

而這時,外面傳來了腳步聲和說話聲,沈朝暮一愣,回憶起藍霜的話,麻利將燈籠里的燭火吹熄,身子一歪卧倒在床上,一氣呵成。

見她麻利爬上床,少年像只受驚嚇的貓,連忙用匕首對着她,往後縮了又縮,恨不得把自己縮進牆裡。

但見她只是躺在床上,怕自己的身影讓人從窗戶外看見,面色變了又變,一聲不吭。

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光芒照亮了窗外的一小塊空地,兩人說話聲也清晰可聞:「我剛才怎麼聽到了動靜?」

「哪裡?…哦,你忘了,這柴房住的是秋院的那位。」

「奇了怪了,他這麼晚還不睡…」

那兩人的動靜離門口愈來愈近,柴房的門沒落鑰,因為這柴木本來就不值錢,也不會有人偷柴火。但只要他們一進門,將手中燈籠一照,立馬就會看見沈朝暮大半夜不在自己屋舍,而是出現在少年的床上。

在這個世界裏,還是頗講究男女之禮的。

要是被發現,這種程度的ooc得扣多少金幣啊!

沈朝暮的心臟砰砰跳,她看了眼少年,見他還抱着他那床棉絮,又想起他剛才的白眼狼行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心頭也消退層怯意,想着反正系統在維修,也檢測不出她有沒有ooc,乾脆就做些刺激的。

她一把揪住少年的棉絮,少年一怔,也施力拉緊,棉絮受到兩股力反向拉扯,瞬間被拉直了:「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