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 連載中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不能喝我的雪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夢棠 江籬 都市小說

探秘營口墜龍,揭秘通古斯大爆炸,揭露前蘇聯絕密……老師你們這真的是正經民俗學院?憑藉著金手指考入父母失蹤前任教的學院的江籬,為了完成學業、尋找父母的蹤跡,被迫開啟了一段離奇的大學生活展開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章節試讀:

是夜,地面的冰雪卻被頭頂絢麗的極光映照得美輪美奐,一個身穿短袖的怪異少年在這冰天雪地里顯得格格不入。

此時他卻沒有抬頭看這令人迷醉的景象,反而眺望着遠處的人影,那些人分明穿着厚厚的登山服,拄着登山鎬往冰山上爬去。

本該被疾風撕碎的對話卻如同人影般若隱若現傳入耳中。

「江教授,前面就到地方了吧。」

「沒錯,根據地圖上來看前面就是那個地方了,大家小心,一定要提高警惕。夢依,來牽着我的手。」……聲音斷斷續續,緊接着遠處的人影消失在冰山上的一個冰窟中。

至此聲音戛然而止,只剩下嗚咽的風聲。寒風吹過,帶來片片雪花,雪花卻徑直穿過少年的身體,彷彿這個少年不存在這個世間。

許久,風聲中傳來震耳欲聾的一聲吟叫,這方向正是那隊裝備齊全的探險隊進入的冰洞,這世間如有龍的話那一定這就是龍吟。

隨後是冰川開裂,冰山倒塌,冰雪似要淹沒整個世界,在風雪遮蓋一切的最後,少年分明聽到了有人呼喊「江籬」。

「江籬!江籬你是豬嗎,還不起床?作為一個高三的學生你怎麼睡得着覺的。」

「林夢棠!快把你的臭腳拿開!你是想臭死小爺來繼承小爺的遺產嗎?」

「江籬你有種再給我說一遍,老娘可是每天都護理,你姑奶奶的玉足可香了,快給我起床洗漱吃飯,滾去學校上課。」

「喂喂喂,說了打人不打臉咯,臭女人,就你這脾氣怪不得一把年紀了嫁不出去。」

「啪」隨着清脆的巴掌聲,一個揉着臉蛋睡眼惺忪的少年才在一旁穿着圍裙插着腰氣呼呼的美女的注視下起床洗漱。

鏡子里頂着個鳥窩髮型卻稜角分明、劍眉星目有點小帥的少年叫做江籬。燕市燕南實驗中學高三十三班的學生,成績名列前茅,咳咳,雖然是倒數的。除了有點小帥和打得一手好球外別無是處。而剛剛那位明艷動人的美女正是江籬的小姨。沒錯江籬正是這位看着比江籬大不了多少的小姨一手給帶大的。

至於江籬的父母,說起來也算是一段傳奇,江籬的父親江言和母親林夢依曾是燕大的風雲人物,校花和校草的組合郎才女貌,當時的名聲響徹燕大。而畢業於燕大歷史系的兩位高材生卻是奇葩的在畢業後進入了國防大學任教,任教的專業竟然還是鮮為人知的民俗學。儘管如此燕大的傑出校友牆上直至今日仍掛着他們的照片。

民俗學的課題研究需要夫妻倆長時間出差,江籬出生後帶娃的任務就落在了江籬的外婆肩上。而當時才半大的小姨則和這小傢伙玩在了一起,江籬的父母幾乎只在一年回來兩次。所以江籬可以說是他小姨一手帶大的。

然而就在三年前,本就鮮少見面的父母竟在一次外出考察中離奇失蹤,本來體弱多病的外婆也是接受不了女兒女婿的失蹤而去世,只留下江籬和小姨相依為命。所幸學校賠償了一筆不菲的撫恤費,也夠兩人衣食無憂。

就在昨晚,江籬的十八歲生日,在和小姨兩人吃過一頓額外豐盛的晚餐後,小姨送給他一塊懷錶,並告訴他這是他那作為史學家和民俗學家最珍重的收藏,也是在學校派人多次搜尋後在現場唯一發現的「遺物」。

本來滿臉笑容的江籬在接過表後笑容瞬間凝固,拿着表就重重的帶上了房門把自己關在了房間內。

「你們到底在哪裡,為什麼這麼多年了,每年都只是回來看我兩次,就只知道工作,工作!現在還為了不知道什麼破東西失蹤,害的外婆也去世了。誰要你的破懷錶!」江籬在內心不住的怒吼,最後控制不住猛地把手裡的懷錶摔了出去。

可是下一秒江籬就後悔的沖了過去,只可惜懷錶作為一件老物件甚至算得上古董,並沒有那麼牢固,加上江籬那麼大力氣,直接被摔得支離破碎。

江籬衝過去拾起懷錶的碎片和零件,食指卻被懷錶的碎片給划了一道口子。着急下更沒有發現在懷錶的錶盤上原本酷似紅寶石的裝飾也是碎裂開,一股鮮紅的液體順着江籬的傷口融入江籬的體內。

收拾完零碎的江籬突然頭昏腦漲,自覺這可能剛剛情緒激動也沒多想就躺上床沉沉地睡去了。

這晚江籬睡的並不安穩,雖然是大夏天甚至沒開空調卻蜷縮着身子,被子也捲成一團。

如果此時有人在他旁邊的話一定會打個哆嗦,江籬身邊的熱量彷彿是被他吸取一空,甚至床頭的實木上都開始蔓延着冰晶。

睡夢中的江籬似乎夢見了北極,極光、探險隊、冰窟還有……龍吟!

回過頭來,正在洗漱的江籬對着鏡子里的自己暗自臭美,已然已經恢復了平日里沒心沒肺地摸樣,似乎昨晚什麼都沒發生過。

「真帥啊。「江籬對着鏡子中滿臉洗面奶泡沫的自己暗暗自得,突然滴一聲

「恭喜宿主,成功開啟《山海》系統,系統目前版本為燭龍*時光,具體內容請自行查看。」

「是誰,是誰在說話。」正在自戀的江籬被嚇了個機靈,不顧臉上的泡沫是不是會甩到眼睛,猛地轉頭朝四周看去。環顧一圈卻是一個鬼影子都沒有,便喊道:「林夢棠,是不是你在搞鬼。」

緊接着得到的卻是一頓臭罵「江籬,我忍你半天了,大早上的你又在說什麼夢話,趕緊洗漱完滾過來吃飯。」

「難道是學習太累出現幻聽了?」江籬毫無自知之明的狐疑道,「算了不管了。」

嘩嘩的流水聲後,江籬拿着毛巾胡亂的擦着臉,卻掃到鏡子里竟然出現了系統二字。

江籬用力的甩了甩頭,「完了這下好了,竟然還出現幻覺了。」

再望向鏡子中,系統二字仍然赫赫在目,再轉向別處,系統二字竟然還隨着他的視線變動位置。

「到底怎麼回事?這是幻覺?還有剛剛那是幻聽?咋回事難道我學傻了?不應該啊,我這種學渣,一天加上夢裡夢到的沒準看書的時間都不超過10分鐘,不能學傻了把。」

江籬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卻發現右下角還有查看系統四字。

江籬不住的伸手朝這幾個字的方向點了一下,下一秒就暗罵自己腦殘中二病又犯了,卻不曾想眼前的字幕開始了變換。

「本系統名為《山海》,當前版本為燭龍*時光,宿主可以默念系統來操控本系統,本系統當前功能為:功能1:系統會記錄步數及宿主走路來積攢能量,以換取燭龍的力量,1步可以用來預知當前時間未來1秒,具體畫面需十萬步進行俱現。(《山海經*海外北經》: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是燭九陰,是燭龍。)其餘功能封印中。」

江籬目瞪口呆的在原地愣了許久,知道小姨催了第N遍,才勉強接受了這嚴重違背了他九年義務教育的事,默念了聲關閉系統,渾渾噩噩的走到餐廳,抓着一根油條和一杯豆漿就出門上學。

「你個傻小子,上學不帶書包是吧。」

在小姨的魔音余繞下,江籬一路上闖了N個紅燈,被無數司機痛噴「不長眼,找死是吧」,終於有驚無險的來到教室。

早讀期間,周圍都是朗朗的朗讀詩文聲,江籬卻自顧自默念來實驗系統,好在無需念出系統名字,不然估計得吃同桌的小美女無數計眼神殺。

終於熬到了下早讀,江籬迫不及待的向好基友李淼借了手機。

「水子哥快快快,手機借我使使,我查點資料。」

「籬笆你小子裝啥大尾巴狼呢,我還不知道你,是哪位老師的作品又更新了啊,咱們一起去廁所評鑒評鑒。」

「滾,你爹沒空理你。」

「燭龍?你最近在玩啥遊戲啊,這麼有意思?你這種學渣也會查資料?帶我一起玩。」

江籬卻沒空回話,看着手機上度娘對燭龍的解釋:《山海經》中記載,燭龍又名燭九陰,身處西北海的外邊,赤水的北邊的一座名為章尾山的山上,人臉蛇身,睜眼便是白天,閉眼便是黑夜,吸氣便是寒冬,呼氣便是酷暑。一呼吸就形成了風,無需進食休息,能呼風喚雨。

「燭龍竟然如此厲害,怪不得系統竟是說到燭龍換取預知未來的能力,感情人家一呼一吸便是一年,更是能夠呼風喚雨,妥妥的大能啊。借點力量來做預知未來這種區區小事應該不在話下,但是這兌換比例着實有點坑啊。這一步才能換1秒也太坑了吧,這上面說俱現畫面應該就是想看到想看的未來畫面還要多付十萬步,這也太難頂了。」

「籬笆,你小子今天改性了?看點東西這麼入迷,馬上上課了,看完趕緊還我,我再玩會。」

「行了行了,不就用下你的破手機嗎,小爺我還不稀罕了。」

「既然有了這番機遇,我這幾天要多攢點步數,先想辦法驗證下這系統的真實性,順便看看能不能賺錢買手機,看把這憨憨得瑟的。」

江籬暗自想到。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