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道天機
大道天機 連載中

大道天機

來源:google 作者:莫問天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辭 奇幻玄幻 易千機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千年輪迴,蒼茫大地誰主沉浮?這一世,翩翩少年,一人一劍,屹立諸天萬界,一念起,縱橫千萬界,一劍起,血染萬境諸天!展開

《大道天機》章節試讀: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江山不晚,山河錦繡。

新皇繼位都要忙於政事,起碼都要做出一副勤政愛民的樣子。

御書房的龍案上,青銅香爐飄出沁人心脾的沉香,使整個御書房如同一個大香囊。

她剛剛批閱了幾個奏摺,不是哪裡水災就是哪裡旱災蝗災,不是要錢就是要糧,這天子當著也是累啊。

突然門被打開了,一個小太監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女皇看着不宣而來的小太監並沒有暴怒,小太監進來肯定是有緊急的事情要通報,但是掌印太監就沒有那麼好說話了。

「你這小子怎麼不懂規矩,慌慌張張的進來做什麼,驚擾了天子你有幾個腦袋….」

小太監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回稟皇上,天師有召,命小的速速來報。」

女皇沒有問什麼事,內心卻是疑問,這張天師,朕登基大典都不來,現在朕都忙於處理政務就要朕去見她,天師召見天子,必然有重大的事,可是葫蘆里買的什麼葯?

天師,顧名思義天子之師父也!

女皇聽聞天師第一次傳召,怕是有什麼大事,不敢怠慢,馬上起駕移步仙師府,因為先皇又把他爹給他講的故事又講了一遍給女皇聽!

剛走出御書房大門,看見如此明媚的陽光,望着遠處的白玉京京城,突發上面感慨。

她突然想起,忙了半天,剛才匆匆忙忙就起身,髮型有沒有亂?衣服得體不得體?總不能叫侍女拿個鏡子和換衣服吧?實在不行再補妝,朕好歹是大周天子,怎麼也得要臉。

算了,反正她也是女人,穿着一身道袍,哪裡有什麼身材,什麼美顏!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仙師府門前,女皇命令就此下輦,天師府等同於超越皇宮的存在了。

天師府一共就兩個人,所以沒有人出來迎接天子!

一個天師不必出來迎接,一個小傢伙估計是懶吧,反正張天師指揮不了他!

或者說奈何不了他!

張天師在大殿上等着,她坐在一個蒲團上,面前也放着一個蒲團,想來是留給女皇的。

大殿上供奉的一個道家真人雕像,是承天宗的立派祖師,往下只有一個牌位,上寫:大周仙師開宗祖師張天師之仙位。

女皇走到張天師面前,細細看着雙目緊閉的,身穿道袍的張天師。

哼,雖然也是絕色美人,但果然沒有朕風華絕代!

內心如此想着,表面卻恭恭敬敬的說:「聽聞仙師有召,不知道何事?」

張天師張開眼,也在打量這個大周的女天子:「閑來無事,難道不能約女皇前來?女皇登基之日,我正在閉關,故此沒有前來觀禮,想必女皇怪罪於我了。」

女皇聽了內心一緊:「朕斗膽叨擾仙師已然不該,怎敢怪罪,仙師是我大周護國仙師,又是先皇的師父,朕不敢對仙師任何不敬。」

張天師微微一笑:「你還是坐着吧,你站着我仰着頭說話脖子疼。」

我不想仰望你。

仙人一樣的仙體又如何會脖子疼呢?這是要朕和她平起平坐啊!內心不禁歡喜。

看着女皇坐下,張天師示意她喝茶,原來蒲團旁邊早已經倒滿一杯茶了。

女皇沒有疑慮直接一飲而盡,頓時神清氣爽,感覺境界又穩穩了一些。

想來這就是道門的清神茶吧!

張天師又道:「此次喚你前來,一為公事,一為私事,本來新皇登基,我們就要賜予仙藥,幫助你延年益壽的,但是你出生不一樣,也不必用到這些,所以公事就沒有了。」

女皇想不到張天師那麼直接了當,看來她們修鍊真的是不問世事啊,不懂權謀陰謀。

「那私事是什麼?請仙師明示。」女皇問道。

張天師提高音量說道:「千機,你出來吧。」

易千機從背後出來,女皇和他各自看着對方,

這就是女皇?果然生的一副好皮囊啊!難怪先皇難過美人關!

這個漂亮的小子就是先皇私生子?下一任張天師?額,看着一點都不像先皇,更不像眼前的張天師。

女皇心裏放下一百個心,先皇的心一直在我這裡,其他女人哪有魅力,就連青丘那個騷狐狸被我一把火燒了尾巴毛,想必醜死了躲了幾百年不敢見人。

朕沒有情敵!

自戀才是永不失戀,沒有情敵!

易千機對着女皇躬身一拜:「小子易千機拜見天子!」

女皇聽到說姓易,眉頭一緊,忙問:「你是皇族?」

易千機不卑不亢的道:「是也不是。」

「大膽,小子狂妄無禮,按輩分你都要叫我祖祖祖..奶奶了,你是哪個王爺的世子,對天子如此不敬。」

張天師默默的看着他們,吵起來啊,這樣看起來好爽,教訓你這個小傢伙。易千機聞言卻也不害怕:「此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朕有的是時間….朕敬重張天師,你還沒有繼任天師位,如此不知大小,目無天子,眼無長輩,誰教你的…」想着這個是眼前張天師的徒弟,當然是她教的,女皇按住話頭沒有再說。

張天師聽出女皇在含沙射影,也沒有理會,我還是他師父呢,我沒有那麼不孝徒弟。

易千機看着張天師兩眼泛白,雙手一攤:「你來說吧。」

張天師不會說謊,也沒有說過謊,但是她現在決定說個謊話,她認為是最完美的謊話。

她內心自我安慰:被天師從不說謊,這句話除外!

就算是believe,中間也藏着一個lie。

張天師被小傢伙制的死死的:「易千機的身份不便詳述,之所以讓天子來,是因為我要你下個詔書,以皇族的身份派遣千機前往承天宗修鍊,僅此而已。」

「哪裡有十歲就神通秘境的人,居然不留着還往別人那裡送的?那個宗門不是把寶貝供着,就現在一樣,寵成什麼樣子。」

「女皇修為也是高深莫測啊,一眼就看出易千機的境界,不錯,他天縱奇才,我沒有能力教導,只能讓他前往承天宗,由掌門親自教導。」

女皇聽了沒有回答,細想此中關節,問:「仙師府和承天宗同脈相連,你的小徒弟去修鍊不是回家一樣,何必多此一舉?我的詔書還沒有仙師你的書信管用呢。」

朕很不爽,不想為了這個小傢伙寫詔書。

張天師笑笑安慰女皇:「女皇此言差矣,我的書信,掌門那邊自然沒有問題,到時候怕是要區別對待,我是想讓他以普通弟子的身份前往修鍊,不想有大多關照。」

女皇不以為然:「誰見過皇族的普通弟子?還不如他直接去,更普通了,最好裝成乞丐,看看那些仙師們會不會動惻隱之心,豈不更好。」

想來女皇心裏有氣,但是礙於張天師自己的面子,張天師也沒有那麼憋屈過:「女皇對於小徒的無禮,我也是慚愧,小徒一心修道,怠於俗事,不知禮儀,望女皇不要放着心上。」

鬼才將你放着心上,朕的心上只有一個人。

心裏有座墳,葬着心上人!

「也罷,既然仙師都那麼說了,那朕就照辦了,仙師沒有什麼事朕就先走了,還有很多奏摺要處理呢。」

張天師回個禮道:「在此謝過女皇。」

奏摺??女皇想起受災的事,剛想站起來又坐了回去。

「現在全國各地不少地方都是水災旱災旱災,有人說朕德行有虧,有人說朕得位不正,有人說朕女子不能為天子,可是現在國庫雖然很多錢糧,但是分撥下去想必也是捉襟見肘,到時國庫空虛,怕是邊境也會蠢蠢欲動,仙師可有法子應對災情?」女皇憂心忡忡的說。

張天師搖搖頭:「我一心修鍊,不懂政事,請女皇詢問朝中大臣為正。」

透明人易千機終於說了一句話:「我有法子可以籌集糧食,只是我要三天時間才能籌集。」

女皇和張天師聞言都是大吃一驚:「你有什麼辦法?」

「天機不可泄露,只要我籌集了足夠的糧食,女皇你就寫個詔書給我,可行?」易千機神神秘秘的說。

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樣子,女皇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畢竟不差那三天時間了!

那就他試試吧!

如果不行試試那就是逝世!

朕倒要看看你個黃齒小兒能不能辦到,到時候別怪朕軍法處置。

「可行!」女皇頷首道:「如果沒有籌集一百萬石糧食,我就打你屁股。」

《大道天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