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
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 連載中

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

來源:google 作者:一顆仙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闕行 顏卿依

【逃荒+求生+空間+虐渣+養娃】現代一個二逼女青年騙了熊孩子兩塊錢,一睜眼發現自己穿到一個古代農女顏卿依身上,身上的異樣容不得她多想,拽着一旁受傷不動彈一個男子到樹叢中,「別怕,我有錢」身上還有三張卡,雖然三張卡一起都沒有超過三百塊,也絲毫不影響她大放厥詞某男子吐血不止春風一度後發現賊老天坑她坑得不要不要的,四處河床乾枯,餓殍遍地顏卿依摸了摸胸口,不慌,空間在手,養三個崽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多年後,軟萌軟萌的三個崽崽看着給娘親端茶倒水的男人,不屑一顧,現在才知道過來討好,賣萌就能讓我們一家人認他了?天都沒黑,倒想得挺美!三個萌娃雙手叉腰,鼓着臉,大聲喝道:「壞人,我們當你是好叔叔,你竟然想跟我們搶娘親!」展開

《帶崽逃荒,她靠空間制霸種田界》章節試讀:

下一秒,顏卿依出現在空間里,空間里瀰漫著靈氣讓她渾身暢快,快步走到上次沒走進的四合院,沒有第一時間去看四合院里有什麼,第一個反應直奔院中那口靈泉而去,剛剛逃命走了兩個時辰水都沒喝一口,她早就嘴干舌燥了。

此時顏卿依感覺自己能喝下一桶水。

她打上來一桶水,就這樣直接一口乾,喝了半桶,她才覺得自己沒有那麼渴了。

又拿出水囊裝了滿滿四袋外加一竹罐子的水。

感覺有點餓了,下一秒出現在種滿果子的山坳里,顏卿依嘴角勾起,看來在空間隨自己的心意隨意移動的。

看着紅彤彤的油桃,顏卿依摘下一個,在自己衣服擦了擦,就直接往嘴裏送,連續吃了十個,她才感覺肚子有點飽意。

想起剛剛的狼吞虎咽,顏卿依有點不敢直視自己了,剛剛那個像幾百年沒吃過東西的人是她自己?

顏卿依搖搖頭,「絕對不可能是自己,這大概是自己胞妹吃的。」

說著,還煞有其事點點頭,「對,沒錯。」

隨即顏卿依便出現在四合院里,彷彿剛剛發生的一切和她沒啥關係。

她打開中間的屋子的房門,驚呆了,裏面是一間現代的生鮮超市,突然一道異樣穿過她的腦袋,隱隱約約傳來一道信息,原來超市裏面的東西用完就會自己補齊。

哇塞,也太好了吧?

看來天道爸爸還是挺關照自己的。

顏卿依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破爛又髒兮兮的包袱,在裏面放一捆蕨台、一捆番薯苗。

考慮到這些菜都不飽肚子,她拿起帶泥的紅薯,紅薯可是饑荒年間的寶物,不但可以飽肚,產量還高。

裝上二十斤的紅薯,加上兩捆菜,到時問起來就說在外面挖的,蕨台、番薯苗都是野菜,也算有個好出處。

下一秒,顏卿依左手提水裹,右手提着一大包出現在空間外面,腳步生風朝着山洞走去。

顏青性子急,顏卿依走後沒多久就一直在洞口上張望,看着閉目養神的大哥顏浩和正在燒火的二哥顏明,忍不住開口,「姐姐去那麼久會不會丟下我們幾個跑了?」

顏浩猛地睜開眼,「別亂說。」

顏青躲閃一下,「我當然相信姐姐,可是你也看看我們處境,娘親智商堪憂,我們又沒有成年,那麼多人呢,姐姐一個人照顧我們幾個應該很累很辛苦。」

顏浩拍了拍顏青的肩膀,「所以我們要盡量減少姐姐負擔。」

要是他年紀再大點就好了。

「姐姐,姐姐回來了。」就在顏浩在懊惱時,響起顏青喜極而泣的聲音。

顏浩顏明和王琳齊齊轉過頭。

當顏卿依越來越近,面容越來越清晰,顏浩的心安定下來,小跑過去接過顏卿依扛着包袱,入手還詫異一下,還挺沉的,不過顏浩沒往糧食上面去想。

這年頭外面哀鴻遍野,餓殍滿地,許多人還在啃樹皮,有的口吃都被人掘地三尺。

「我找到水源了,還在旁邊挖了些野菜,等下我們就煮點來填飽肚子。」顏卿依邊說邊環視着四周,「剛剛沒陌生人到這裡吧?」

顏浩向來性子沉穩,不急不躁說,「沒有陌生人,這地方目前為止還挺安全的。」

「嗯,晚上我來守夜,你剛剛沒怎麼喝水,現在過去喝點,不用擔心水源一事。」顏卿依把打好的山泉水一股腦塞給顏浩,「再不喝,我就把你扔到外面喂狼。」

顏浩看着水囊里的水,他還是沒有敞開肚皮去喝,喝了四五口便止住了,他深知有時候一口水可以救人一命。

顏卿依左看右看發現自家沒有鍋,雖然空間裡頭有,但也拿不出來,幸好自己拿過來的食物是紅薯可以烤着吃。

顏卿依慢條斯理打開包袱,同時響起一陣驚喜的聲音,看着顏卿依把紅薯放到跟前,把篝火中火冒移到另一處,留在紅彤彤的木炭隨即便把紅薯投上去。

一向性子木訥寡言的顏明急了,「姐姐,這東西能放在火里烤嗎?」心裏嘀咕着,會不會成木炭啊?

顏卿依看着他心疼模樣,忍不住笑了,「二弟,等下你就知道了,保證香得讓你直流口水。」

顏明半信半疑,覺得此時的顏卿依就是在忽悠他。

沒等多久,全家人都被一股撲鼻的味道所吸引,顏青用力吸了吸鼻子,「好香,這還是我第一次聞到這麼香的食物。」說著,拉了拉顏浩的衣袖,「哥哥,你聞過這麼好聞的東西嗎?」

顏浩看了看顏卿依,抿了抿嘴沒有回話,過了一會,「沒有。」

在非打即罵的祖母跟前長大,有口吃的就不錯了,其他的他沒有奢求過。

顏卿依心情複雜,要是沒經過這朝代的艱苦,她可能會說一句,一個紅薯而已,在現代豬吃得可多,至於嗎?

但現在身處這個環境,顏卿依有些感同身受,她從木炭中扒拉出紅薯,用四五張樹葉當隔熱墊,手忙腳亂剝皮,邊剝邊叫燙,「一人兩個紅薯,這個先給娘親,你們沒意見吧?」

兄弟默契搖頭。

邊上的王琳看着顏卿依遞給自己,絕美的臉龐瞬間露出一抹憨笑,「依依,好吃好吃。」

「娘,你小心燙,慢點吃別噎着。」顏卿依看着娘親像個孩子似的,忍不住多叮囑幾句。

紅薯入肚,在場的人神色愉悅,正如老人所說,美食可以治癒一切,這句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何況顏卿依幾人一直都在吃難以下咽的糠咽菜。

就在顏卿依幾人感嘆美食的時候,不遠處傳來說話聲。

顏卿依第一反應把地上的火弄滅,顏浩幾人見狀,連忙加入其中。

顏卿依輕手輕腳朝着洞口走去,臨走前用手指示意娘親和弟弟們安靜。

姚目望去,只見一個老嫗和小孩相互攙扶着一起,神色緊張,好像後面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趕着她們。

此時老嫗不小心被樹枝絆倒,顧不上膝蓋流血,顫顫巍巍站起來拉着小孩快速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