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空間去種田
帶着空間去種田 連載中

帶着空間去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秋霜漸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魚 聞人曜

【雙男主,1v1】末世空間系異能者楚魚在喪屍的包圍之下失去生命,卻在機緣巧合之下回到古代,種田經商發家致富的故事展開

《帶着空間去種田》章節試讀:

楚鈺通過和張統領的交流,逐漸知道了王爺的喜好,王爺身份尊貴,卻不喜豪奢,雖然頗有威嚴但是也不會輕易動怒。

去內庫挑選王府秋季的用品,內庫東西非常全面,除了一些正常的採買,還有一些是御賜的用品,那些東西是萬萬不敢輕易使用的。

挑選完秋季備用的器具之後,楚鈺又去挑了挑夏天正當時用的東西。

『』這個天藍色冰梅瓶插上幾隻白蓮,選那種尖頭帶一點紅色的,送到王爺桌案上去吧,蓮花有清香,王爺在處理公務時可以提神,

還有將王爺書房中的織金地毯換成天青色水波紋的麻毯吧,看着比較清爽,將厚重的帘子也換成輕薄的青綠色天絲,為了防止太陽過大,加上一層遮光的湘妃竹簾,雅緻遮光又涼快。『』

「房中的掛畫,也換成清淡的水墨圖,咱們府中還有水晶嗎?給我找幾塊來。」

楚鈺趁着小廝找水晶的時候,在案子上畫了幾張圖,一張是縮小版的水晶假山,大約只有一半的手掌大小,是用來放毛筆的筆山。

又畫了一個水晶仿造的壽山石,用來做盆景,最後畫了一個水晶魚缸的圖案。

沒一會兒手下就過來了,告訴了楚鈺府里水晶的數量,楚鈺認為這些水晶是夠用的,就把這張草圖交給了他。

「找府里的師傅按照這張草圖定製,剩餘的邊角料磨成圓珠做成水晶珠簾。」

水晶屬水,金生水,屋子的布置太過寒涼,也不適宜。應該添加一點黃色,既有氣質又顯得不那麼陰冷。

那麼不如就將案頭深色錦緞,換成淺黃色祥雲暗紋的吧!黃色矜貴,祥雲象徵著吉祥如意,意喻比較好。

楚鈺又命人將窗腳、帘子尾掛上防蚊蟲的薄荷、驅蚊草,既提神醒腦還能驅趕蚊蟲,輔以黃玉雕刻成的雙魚做角墜。

男子的房間少有花草,就顯得有些單薄,於是楚鈺又在屋子裡添置了幾盆蘭草,和夜裡照明的夜明珠。

架子上是王爺平時喜歡的古董,案几上只放了一些文房。

楚鈺命手下做的水晶缸也制好了,水晶缸雕着龍鯉,楚玉拿起布景的東西,開始給魚缸布景。

先鋪好湖底澄澈的沙石,細小的沙子排在最底下最上層是絢麗多彩的雨花石,和一簇簇原型水晶,還有奇異的貝殼,鏤空的石頭排列成一個假山,山上面種上泥沙和水草。

還有枯枝做成的小樹。樹下有彩陶製成的亭台樓閣。假山上還有小小的白塔,在紅綠色的水草下映襯的十分雅緻。

水面上放了幾個可以浮起來的石頭上面種植水草。營造出一種。漂浮着的小島的景象。

開缸之後。放在了水裡幾尾暹羅進貢的。小魚,小魚的顏色絢麗多姿,成群結隊的搖曳着。

楚鈺給王府裝完軟裝,還玩了半天水,瞬間覺得涼快了許多,「房間布置差不多了,快將冰送進來吧,一會王爺就要下朝了。」

侍從們連忙將冰匣子送到了主屋。

就在楚鈺給屋子布置收尾的時候,王爺下朝回來了。

「見過王爺。」

聞人曜站在剛進府,就感覺自己的主室,大換樣了,變得清新了不少。

「這是你布置的?」聞人曜語氣平淡聽不出喜怒。

楚鈺心裏直打鼓,王爺不會不喜歡吧。正在楚鈺擔憂之時,聽到了一聲輕笑。

「很好。」

楚鈺得到了淺淺一句誇獎卻覺得寬心不少,畢竟這是府中最大的主子。

聽張統領講,這位王爺自年幼之時,就和當年還是王爺陛下一起征戰西域立下了赫赫戰功。

他雖然看似平易近人,卻喜怒無常暴力無情,不生氣則已,一旦發怒後果不可估量,曾經在游牧蠻族地區,將戰敗的戰俘坑殺數萬人。

以至於王爺雖然平時看起來和藹,但是伺候他的人無一不戰戰兢兢,生怕觸怒了他。

但是自己只是給他換了個軟裝,嗐,誰會因為換了個更涼快的布置生氣啊,楚鈺心想,瞬間有些對自己太過緊張有些想笑。

聞人曜則看着眼前白白凈凈的清秀少年像個白兔子似的,一會緊張的眼睛亂轉,一會發獃,一會又像想通了什麼似的鬆了一口氣,覺得有些好笑。

獃獃地像個笨兔子,聞人曜想着,隨即仔細的看了看自己房間的布置。

這個小魚缸不錯,你雕的。

「是我設計的,府里的雕刻師傅雕出來的,裏面的景只是我布置的。」

「上次送的鏡子很精巧,這次的魚缸也很有心意,賞…」聞人曜想了想賞些什麼好,就看見楚鈺的眼睛騰的亮了起來,滿眼都是賞金,心思昭然若揭。

「那就賞你…」

楚鈺期待搓手,內心祈禱:黃金!黃金!!

「和本王一起吃飯。」聞人曜惡劣的笑了。

楚鈺內心MMP,但是表面還是恭恭敬敬的接受了。

好在王府的菜非常不錯,給王爺吃的菜更是一流,楚鈺心裏舒服了許多。席間王爺還和楚鈺聊了一下他師父給他帶的話。

「楚鈺你師父在王府的任務完成了,他要去外境雲遊三年,讓我代為照拂你。」

「豈敢勞煩王爺…」

聞人曜搖搖手,「說起來我還算是你師叔呢,師叔照扶拂師侄也是應該的。」

「王爺你的師父是我師爺嗎?」不知不覺抱上了個金大腿,嘿嘿。

「是的,小師侄。」王爺拍了拍楚鈺的頭。

楚鈺看了看眼前的年輕人,明明大不了自己幾歲,自己卻瞬間就小了一個輩分。嗯,也行吧,王爺師叔好像也不錯。

聞人曜看着坐在自己旁邊的青年,笑起來還露出兩個小虎牙。

「這麼高興啊。」

楚鈺賣力的點頭。

「你師父還說,你來了王府輕功都懈怠了,要我每天卯時初督促你練功呢。」

卯時初,五點起?不,是五點到王府?楚鈺在心裏流淚,再說了王爺這麼閑嗎?五點就起床練功了。

王爺要是知道楚鈺心裏所想肯定會說,傻孩子,正是因為沒空,才起大早抽空練功嘛。

不過楚鈺現在是大管事,在王府也有單獨的房間,以前為了方便自己在外面搞事業,才住在府外。

現在事業比較穩定了,住進府里也無妨,就是簡單收拾一下而已,這樣就能節省不少時間,自己還能多睡會,楚鈺美滋滋的想着。

王爺還給楚鈺放了五天假期讓他好好調整準備一下。

楚鈺回到師父的住所果然,人去樓空,只剩一些粗使奴僕在打掃庭院。

「楚公子,這是老爺給您留的書信。」小廝將書信遞給剛進院子的楚鈺。

哼,老頭子你還算有點良心,沒真把我忘了,楚鈺心想。

書信寫的大致和王爺說的一樣,說自己治好了皇上的妃子也就是王爺姨母的病,自己去遠遊了,將楚鈺託付給了王爺,還囑咐楚鈺好好練功不要懈怠。

「唉,行吧!練好了功,也是為自己未來打算嘛。『』楚鈺這麼想心裏舒服多了,並決定在回王府練功之前,監督一下自己的產業。

楚鈺先去離京城比較近的訓練館轉了轉,見大家都在積極訓練,抄起自己的釣魚竿就釣起了魚,奈何楚鈺人菜癮大,釣了半日也沒釣上來幾條魚,反倒在該收拾傢伙吃飯的時候才釣到了一條小魚。

「行,蚊子再小也是肉,總算有點收穫。」楚鈺提溜着小魚給了後廚,「找個大師傅給我做個魚湯。」

「好嘞。」後廚管事麻溜的將提溜過去魚。

沒一會,魚湯就做好了,湯里還有幾塊白白嫩嫩的豆腐,和青翠欲滴的小菜,青青白白煞是好看。

楚鈺怕燙小口喝了一口湯,「嗯,自己現釣上來的,就是鮮。」

楚鈺美滋滋的喝着湯,卻聽到附近有小聲抱怨的聲音。

「這菜越來越不新鮮了,太過分了,楚老爺不來他們就開始以次充好,楚老爺來了竟然還敢這麼明目張胆。」

「就是,就是。」其他人也附和着。

楚鈺轉念一想,心裏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後廚管事連忙出來謝罪,「老爺,我們後廚真的沒有用壞的冒充好菜,而是倉庫送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管事在地上磕頭。

楚鈺心裏明白是怎麼回事,但還是到倉庫走了一遭,又看了下賬目表,核對無誤後,訓斥管家「你既然知道倉庫送來的果蔬不妥,為什麼不像我彙報!」

「小的想着倉庫是您兄嫂管轄就…」

「你錯就錯在於此,我深知自己的兄嫂是什麼樣忠厚的人,他們初來乍到一定是受到蒙蔽,既然又有人矇騙他們,我作為兄弟的豈能不為他們做主,反倒放任其他小人為虎作倀。」

「趙管事辦事不利免其管事職務,將趙管事和倉庫送菜的有關人員一起扭送官府。」

一向脾氣甚好,只喜歡釣魚的楚鈺突然發起威來,震懾了眾人。

楚鈺表面嚴肅又憤怒,實際上心裏暢快的很,還真以為欺負原身的仇恨就這麼算了嗎?讓老鼠進糧倉,自己等的就是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