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連載中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來源:google 作者:煌漢一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忠明 魏忠賢

明朝末年,內有天災流寇作亂,外有建奴肆掠朝堂黨爭不斷,國家財政混亂不堪崇禎皇帝用了十七年,輸光了北方的一切假死的魏忠賢,拯救忠臣良將,揮師北伐重塑大明漢家山河展開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章節試讀:

在李朝欽的陪同下,魏忠賢徑直往天啟皇帝所在的乾清宮而去。

進了乾清宮,守候的太監趕緊向魏忠賢見禮。魏忠賢詢問皇爺是否醒了,在得知天啟皇帝已經醒了之後便小心翼翼的進了皇帝所在的寢宮。

魏忠賢:「奴婢叩見皇爺」。

天啟皇帝:「忠賢來了,平身。快,快扶朕起來。」見狀,魏忠賢連忙上前幫忙把天啟皇帝扶坐起來,放好靠枕。

魏忠賢:「皇爺近來可曾好些了?」

只見滿臉病容的天啟皇帝說道:「朕近日越發感覺力不從心,身上已有浮腫,恐是加重之兆啊。」

魏忠賢:「皇爺不可如此說,大明江山還等着皇爺去中興呢。」

天啟皇帝:「朕病重這些日子可是苦了忠賢你了。」

魏忠賢:「能為皇爺分憂,為大明效力,乃是奴婢的榮幸。」

二人聊了一會兒,魏忠賢發現天啟皇帝有些睏乏,便告退了。

二人出了乾清宮,魏忠賢便吩咐李朝欽一起去太醫院。

李朝欽便問道:「乾爹,去太醫院,那霍維華進獻的那仙藥呢?」

魏忠賢:「什麼狗屁仙藥,分明是毒藥。有人想藉此加害皇爺,再利用霍維華這個蠢豬,再把罪責怪到咱家頭上。用心如此惡毒。

通知田爾耕(錦衣衛指揮使),霍維華和他進獻的狗屁仙藥,咱家要知道幕後操縱之人是誰?」

李朝欽:「兒子這就派人前去傳話。」

魏忠賢來到了太醫院。當值的太醫連忙上前迎接。招呼道:「不知魏公公大駕光臨,下官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魏忠賢:「皇爺病重,已有月余,依然不見好轉,爾等如此尸位素餐。我昭獄空房甚多,是否想去裡邊享受享受啊?」

太醫院一眾人等嚇得趕緊跪倒一片。為首的李太醫說道:「下官當初諫言甚用靈露飲,陛下只是水氣入肺,湯藥緩緩調之,一年便可痊癒。

可王太醫覺得我的方案見效過於緩慢,說入肺水氣非猛葯不可驅除。當初魏公公您便是同意了下猛葯此法,陛下用了王太醫的葯後是有好轉,但此法有缺點便是水汽若驅除不盡便會複發。結果王太醫已被下獄問斬。霍維華便藉此進獻靈飲露,以致陛下病情惡化至今,並非我等失職。」

魏忠賢:「爾等深受皇恩,官至太醫。如今陛下病重,卻還在此推諉攘責。着實該殺。」

李太醫:「我等固然是有罪。煩請魏公公降罪前能否借一步說話?」

魏忠賢便同意了他的請求,進了後堂,李朝欽便從外邊關上了房門。太醫當即下跪說道:「我深知魏公公對陛下的忠心,哪怕是死罪我也要將此事告知魏公公。陛下若繼續服用靈飲露,最多只能撐月余時日」。

魏忠賢雖然知道原有歷史天啟皇帝八月就會駕崩,但是他依然表現出很驚恐的表情說道:「什麼?為何現在才說?爾等誤我大明啊」。

李太醫:「不敢欺瞞公公,因為王太醫的前車之鑒,沒人敢說啊。公公與陛下感情至深,我實在不忍」。

魏忠賢:「若陛下立即停止服用靈露飲,再由你全權負責救治,可有回天之力否?」

李太醫:「陛下身現浮腫,已是中毒至深之兆。恕下官德薄才疏難當其任啊」。

魏忠賢:「皇爺若是不在了,咱家豈能苟活。咱家不能活,爾能活否?」

李太醫:「四個月,下官最多能為陛下續命四個月。」

魏忠賢:「好,就四個月。希望這四個月時間能拯救我大明江山。」

隨後魏忠賢便離開了太醫院。路上;魏忠對李朝欽說:「告訴田爾耕,明日我便要霍維華之事結果。生死不論。」

既然穿越了重來,就應該入鄉隨俗。既然我為九千歲,我便應該如九千歲一般殺伐果斷。四個月,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隨即;李朝欽便問道:「乾爹,今日不當值日,是否回府歇息。」(明朝有權有勢的太監在京城都有自己的私人府邸)

魏忠賢:「回吧,咱家今日也累了。」

魏忠賢的府邸離皇城很近,雖然外觀看上去不是很大氣的樣子。但進了大門才窺探到裏面的玄機。

只見一副中式園林假山式的院子。要是換在現代社會,至少得價值好幾個億的軟妹幣。

進了內院,廳堂內,下人已經擺好了飯菜,不算是特別豪華的大宴。葷素搭配齊全,正好餓了便開動乾飯。李朝欽站在一旁準備幫我夾菜,被我制止了。便讓他坐下陪我一起吃飯。古代這些俗禮,在我們現代人看來有點繁瑣。但這些卻是古代統治者維持權威的基礎。

酒足飯飽,天色已晚了。下人準備好了熱水,便準備泡個澡先。

在丫鬟的服侍下,準備褪去衣物。本來有些激動的,卻想到,自己現在是個身殘志堅的太監。不能想這些有礙拯救大明江山的瑣事,便吩咐讓這丫鬟們都下去。

一個人舒舒服服的泡在木桶裡邊,腦子裡卻想着自己接下來該如何做。才能挽救大明免遭滅亡。

泡完澡後,丫鬟們又進來準備幫我更衣。這次我沒有拒絕。隨後便在侍女的服侍下準備上床睡覺。正所謂酒足飯飽思淫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