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漠紅顏魅天下
大漠紅顏魅天下 連載中

大漠紅顏魅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宋麗晅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瑪塔莎 莫離

簡介:竟然有個古人要和我交換時空,對穿?雖然我厭倦現在的生活,周圍的變故,但我還不能離開呀!她卻沒有理會我的意願,硬是把我的魂魄帶去了2000年前的西域小國——精絕,我將面臨的是什麼?會不會比現代的我更遭?展開

《大漠紅顏魅天下》章節試讀:

2.9緣由

「怎麼是你?」我看着她那張漂亮又有些虛幻的臉,吃驚地問:「我可以回去了嗎?我姐姐還好嗎?」

她淺笑:「都很好,也希望你很好。」

我搖頭:「根本是亂七八糟、一頭霧水,沒有什麼好壞之分,我只想知道,為什麼讓我來這裡?什麼時候可以回去?」

她的美眸凝視了我好久,才幽幽說道:「其實,這裡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因為在那時,我已經死去了。」

「啊!」我張大了嘴,半晌說不出話來。

「其實,如果你不和我交換時空,在你出醫院大門的那刻一樣會死。」她嘆了口氣,繼續說:「這一切都怨我,只為了執着於自己的愛情,卻違背了姻緣簿上的安排,致使我幾世都得不到好的結果。」

終於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的我結結巴巴地問:「有沒有搞錯?真的嗎?」我有些慌了。

「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現在還無法一下子給你解釋清楚。」她的目光中有了盈盈淚光。

「那我怎麼辦,怎麼回去?還能回去嗎?」我急了。

她搖頭:「很多事情,一旦開始就無法停下來。」

「你來就是為了說這個嗎?」我氣憤得發抖。

「其實,我很想說聲對不起。因為我的緣故,讓我幾個轉世的女子都受盡了痛苦,只有你還來不及痛苦,卻要在這裡替我承受,替我從新來過。」

「我也是你的轉世嗎?可我怎麼覺得自己是莫離的轉世呢?」壓下氣憤,我說出自己的疑問。

「不,你是我的轉世,你現在的姐姐是莫離的轉世,她在潛意識裡不希望我再拋下她離開,所以從小就以她的方式灌輸着你,所以你才會那麼像她。但你就是我的第10次轉世,我們只有這一次的機會能夠把握真愛,所以我們會交換時空從新來過。」

我搖頭:「我還是不明白。」

她又嘆氣了,緩緩地說:「我愛上了本與我無緣的人,所以放棄了這一世的生命去追尋我與他永世的廝守,可是他與我始終有緣無份,在以後的每一次重逢,都給了我無比疼痛的記憶,如祝英台、杜十娘都在幸福即將守望到的時候被放棄。都因我這世虧欠本與我有緣的人太多,雖然說當初到現在我都不後悔,但那種連理枝枯萎拋愛、比翼鳥折翅孤飛的滋味太過苦澀與斷腸。我求了幾世依舊無解,只因我辜負一個曾為與我相守而求了千年的人。

可我又不能放棄心中的那份愛戀,去挽回那有緣人的怨恨,所以才蹉跎了兩千年的光陰,演繹了數曲愛情的悲歌。只有這世的你才能幫我,所以你來,我走,畢竟你我是一體的,你來與有緣人相守,我去與我愛相守。」

「與你有緣的人是誰?」我的心在她的淚光中疼了,難道我的前世經歷了這麼多的愛情悲劇嗎?

「你會遇到,各自珍重吧。」說完她要走,我伸出手拉她,卻空無一物,急切中我欲站起身來,不想,腳卻蹬了空。

再一抬眼,竟然對上綠色的雙眸,而且身體好似懸在空中,只有兩道力量托着,我來不及驚呼就發現自己竟然是在他的懷裡,而立即清醒後的意識是我應該光着身子泡在溫泉里呀。

驚叫終於從喉嚨中湧出,他抱着我的手臂有些僵硬,冷着聲音說;「是你在溫泉里泡得太久,都昏睡過去了,叫你不醒,我才不得已把你撈上來的。」

我低頭看自己,還好,裹上了毯子,可是臉上依舊滾燙起來,他一定看到了。我不得不沉默下來,默默地靠在他懷裡,即使隔着毯子、他的衣衫,仍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冰冷,也能聽到他強健有力的心跳,有些急促地躍動着。

到了池邊,他把我放下,自己走出霧氣,我擦乾身上的水珠,慌亂地在黑暗中穿上衣裙,急急地回味剛才的對話是夢境還是真實。

而虛幻的臉沒有再出現,我有些茫然無措,分辨不出真假,一下失去了方向。

「你怎麼了?」那道綠眸又出現了,我恍惚地答道:「沒事。」說著就要邁腿與他離開,卻一陣暈眩,身子斜斜地就要倒下。

他連忙伸手扶住了我,我嘆氣,坐了下來,他蹲下來看我,依舊是那麼冷凝地說:「看來是溫泉泡得有些久了,還是出了這霧氣透透風吧。」說著,他又把我抱起來。

我的身子軟軟的,頭昏昏的,心亂亂的,茫然地看着再次清晰的夜空,他亦不語,放我坐在樹枝上,然後自己坐在我旁邊。

我坐在那裡,眼中看到一片樹枝上的一片枯葉,一個走向終點的生命。終點之後是又一個起點,死亡之後是另一個新生,終點到起點,死亡到新生,生命終會消亡,沉淪將會蘇醒,那是一個輪迴。可我的輪迴怎麼會這樣?我的愛情可以輪迴嗎?

不能,一定是不能的,愛情永遠是不能輪迴的,想起自己曾經根本是白開水一樣的初戀,即使是白開水,在回味時依舊有苦澀,再次相遇的時候,愛過的人還是愛的時候的那個人,愛卻不再是愛的時候的那份愛,一旦錯過就不再了的呀。

再想想後來的戀情,我根本就對愛情死了心,這樣的我還能碰上有緣人嗎?碰上了又怎樣?我做不來,本以為交換時空是償還莫離曾做過的錯事,卻不想,成了還情、還愛。失去的,再尋回?這就是我穿越時空的緣由嗎?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嗎?

我的頭劇烈地痛,我的心卻在麻木。

2.10選擇

那種壓抑的窒息感讓我大口的喘氣,他的手伸向我,又停在空中,繼而問我:「你哪裡不舒服?」

我搖頭,「哪裡都不舒服,想放棄一切。」

他又冷冷地笑了:「想放棄一切,還這樣掙扎?」

我轉過頭,本想反駁,可看到他那種讓人牙痒痒的笑就煩,於是緊盯着他的笑容,沒好氣地說:「你別再笑了,那笑容讓人討厭。你就沒有別的表情嗎?除了皮笑肉不笑就是一張面具臉,煩死了。」

他一怔,沒料到我會突然這樣說,繼而又恢復了冷酷的樣子,低聲說:「我喜歡這樣,這是我的選擇,選擇寒冰一樣的臉,冷酷的臉。」

「選擇?」我不由自主地也學起了他的冷笑:「這只不過是另一種逃避、放棄的方式。假裝不在意就真的不在意了嗎?假裝冷漠,你的心就冷漠了嗎?」

他突然捏住我的右臂,力道之大,讓我凝了眉,也閉了嘴。可我並不認輸,左手撫上他的心口:「這裡是熱的。」繼而又吻上他的唇:「這裡也是熱的。」

他慌張地拉開我,緊盯着我的眸,突然鬆了力道,更冷地說:「這是能活着的選擇。」

「要活就好好的活,把自己弄得冷冰冰的有用嗎?」我有些厭惡地看向他那副冷酷卻又清俊的臉。「活着!活着那麼重要嗎?」我嘆氣了,自從聽了凝煙的話,我有些心灰意冷,想想如果還在現代,那我已經是死了的,而在古代,我雖然活着,可是感覺一無所有,還夾雜着恐懼。

「想死太容易了,而活着才不易,要做草原上萬人景仰的英雄,我自然要選擇難的事情去做。」他的目光里添加了一種興奮和鬥志。

「生與死,得到與放棄,永遠是難題。」我嘆氣了,轉念又冷嘲道:「你不是只想討回屬於自己的一切,怎麼還有做英雄的夢想?」

他皺着眉看我,右手摸向自己的脖子,把那戒指拿在手上,對我說:「這並不是普通人擁有的東西,你應該知道。」

我點頭。

「我是大漠北方最強悍的匈奴部落的王子,6歲的時候就被封為左屠耆王,也就是唯一有繼承單于權利的人,這是月亮神賜予我的權利。」

「我知道了,你的戒指里有你的名字。」我說。

「可是我這個繼承人並不快樂,我是春分的那天出生的,卻要過着比冬天還冷的日子。或許應該說,6歲以前的我生活在讓人欣喜的春天裏,那時的河灘上一片碧草,開出一片不知名的小紫花,就像一片茸茸的氈毯。天空是水洗過一般的晴朗,陽光暖融融地,風也和緩地吹着。

然而就像草原的春天一樣,短暫得讓人惱怒,我還來不及體會,就回到了冬天。當中原人把我們趕出了河南之地,在我們的土地上築起城牆,不讓我們去那牧馬時,我們好象被太陽神拋棄了,父親們嘆息,母親們哀怨使整個匈奴愁雲慘霧。而這些都比不了我的痛楚,那一年,就在丟失了土地的那一年,我的父親卻歡天喜地地娶來一個相貌美麗,心如蛇蠍的女人……

而我不過是雛鷹,曾張開翅膀肆意地在空中張望,甚至可以看到中原的廣漠大地。可來不及高飛,就被折了翅,日日與母親的淚眼相對,3年後,弟弟出生了,從那時起,我知道了什麼叫無辜、無力、無奈、無望。

直到叔叔把2個月大的色勒莫送給11歲的我,我才知道我應該怎樣活着。」

從他的目光中我第一次看到了痛楚,想起他被夢魘折磨的樣子,我有些同情他了,一個王子又怎樣呢?還不如平常人家的孩子快樂。

我眼中一定流露了同情,他的目光一冷:「但我還是繼任者,我還有強悍的部族,早晚有一天我會當上單于,雖然我的父親也曾籌謀奪回失去的一切,可他已經被女人磨去犀利的角,現在只是沒有了角的鹿,沒了角的鹿不再雄心壯志,竟然對兒子起了殺心……」

我的心猛地一沉,無語安慰,只好伸出手握握他的手,他掙了出來:「我說過,我是狼。」

「狼?」我又嘆氣了,「為什麼是狼?」

「為了達到目標,堅毅執着。在所有動物中,最具韌性者,莫過於狼;最有成就者,莫過於狼。狼群生存的最重要技巧,就是能夠把所有的精力集中於捕獵的目標上,它們只瞄準目標,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為了捕獲獵物,它們往往一連幾個星期始終追蹤一隻獵物,搜尋着獵物留下的蛛絲馬跡,狼群輪流合作,接力追捕,在運動中尋找每一個戰機。」

雖然我沒見過他的親人們,可我知道他們都會死在他的手裡。在我眼前的這個俊朗青年,身世可憐,但我依舊不希望這些成為他當殺人機器的理由,更不希望他的手沾滿親人的血,所以我不禁問:「你心中的獵物僅是那頭鹿嗎?」

他的目光閃過精光:「我的目標是要做英雄!這個夢想是我母親的,所以就是我的全部,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所以我要取回的一切里自然會包括這個。為了這個目標,阻擋在我面前的人就都是獵物。」

我突然覺得冷,冬季風雪中也體驗不到的那種冷。不過提到他的母親,我的心還是不由得一沉:「回到你的王庭,還要多久?」

他正處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理會我的問話,我又大聲地問了一遍,他才回過神來,平靜後對我說:「2個月又10天。」

我嘆氣:「不能再快些嗎?」

他揚眉,我嘆息着搖頭,我沒有勇氣告訴他,等他回去的時候,他的母親已不在的消息。連忙轉移了話題:「你為什麼會去精絕?」

他的目光暗淡了:「死裡逃生,我從月氏國逃了出來。」

雖然我在史書上知道個大概,但我記得記載的是他從月氏國逃出直接回了匈奴的呀,為了了解清楚,於是問道:「你去月氏國又是為什麼?」

他抬頭看向晴朗的星空,閉了眼睛「為什麼要和你說這麼多?我這是怎麼了?」他睜開眼睛死盯着我:「你一定有什麼魔法。」說完他轉身逃也似的離我而去。

看着他孤傲的背影,我不知道我以後的人生會怎樣,但我知道,我已經有了選擇,我也要活着,笑着面對本已結束了人生。抬頭再次看向天空,星空更亮了,我帶着淚,笑着靠在身後的石頭上睡了……

《大漠紅顏魅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