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丹帝歸來
丹帝歸來 連載中

丹帝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紅燒茄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清揚 葉良辰 奇幻玄幻

天為爐來地為鼎,萬物為葯我為尊丹有陰陽參造化,彈指生死逆乾坤!一代丹帝重生歸來,以逆天之資震驚四海八荒上一世,我救人無數,卻唯獨救不了心中摯愛;這一世,我執子之手,定要陪你痴狂千秋萬代!展開

《丹帝歸來》章節試讀: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想着這具身體的遭遇,一代**丹帝不由得暗嘆一聲。

但他話音剛落,旁邊便傳來一道輕蔑的呵斥。

「呵呵,就你一個武者七重的廢物,也敢豪言加入煉藥師公會?是誰給你的自信?」

葉武因為沒有見到兒子來,本就心中憋了一肚子氣,再加上剛才葉清揚仗着祭祀大典的規矩頂了自己一句,讓他十分不爽。此時聽得葉清揚竟然要加入煉藥師公會,簡直讓他笑掉大牙!

葉清揚雖然已經突破到了武師五重的境界,但出於前世低調的習慣,他便慣性的使用獨特的功法,將自己的修為掩蓋下去,以至即便是武師九重的大丹師葉武,也沒能看出他身上的變化。

就連葉清揚的父親葉重,此時也詫異的看着自己的兒子,

「清揚,不得胡說八道!」

葉重教育道,

「人貴有自知之明。修為達不到,我們可以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的修鍊,斷不能自欺欺人!」

嘴上這麼說,心中也在忐忑。

莫不是自己給兒子吃的葯多了,把兒子吃出問題了吧?

面對兩人質疑的目光,葉清揚也懶得多言,他**丹帝行事,又何須向他人解釋?

等一會兒自己加入煉藥師公會,父親自然便知道自己的兒子有多麼厲害!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葉武站在一旁,不屑的看了葉清揚一眼,心中暗道,只要等祭祀大典結束,我一定要親自懲罰你一頓,讓你知道廢物永遠是廢物!

愣神間,一個葉家家丁神色慌張的跑了過來,附在葉武身旁說了幾句,葉武頓時神色大變,失聲道,

「到底怎麼回事?良辰怎麼會被人斷了右臂,還被廢了經脈?」

葉良辰乃是葉家花了一堆資源堆砌出來的天才,是葉家所有人的希望寄託,他原本還想着自己的兒子今天能加入煉藥師公會,進一步增強葉家也在嘉陵城的地位。

哪裡想到,自己的兒子會忽遭橫禍!

「我發現的時候,少爺已經昏迷的不省人事了。我怕耽誤治療,便來通知老爺了……這……」

那家丁原本是在院內看護藥草的園丁,對剛才發生的事情並不知曉,至於那些親眼目睹了葉清揚殺伐的家丁,早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可惡!我馬上回去!」

葉武面色一沉,自己的兒子乃是葉家的希望,斷不能出什麼意外。

至於這祭祀大典,葉良辰都不來了,又有什麼意義?

而旁邊的葉清揚那個廢物,還指望他給葉家增彩?

葉武大步邁開,神色匆匆的奔着葉家府宅而去,心中更是疑惑萬分,到底是誰與葉家有如此深仇大恨,竟然敢廢掉他兒子的經脈和手臂!

「若是讓我查出是誰,定讓你碎屍萬段!」

葉武氣的咬牙切齒,不過當務之急,是看看自己的兒子有沒有修復的機會。

若是自己解決不了,也只能暫時將兒子的身體保持在利於治療的狀態,等這煉藥師公會考核完,再找公會裡的高手救治不遲。

「這傢伙,祭祀大典馬上就要開始了,怎麼忽然回去了?」

看着葉武離去的背影,葉重皺了皺眉頭,不過並沒有多想。

自從葉清揚被廢掉之後,他們兄弟之間的情誼早已灰飛煙滅。葉武父子對自己父子明裡暗裡的欺負,如今葉武有事,他又何必去理會?

目光回到自己的兒子身上,這才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清揚,剛才你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昨天吃的葯有問題?」

「沒事,父親,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葉清揚意味深長的看了父親一眼,準備給這個殫精竭慮的老父親一個驚喜。

父子二人談話間,不遠處一道洪鐘敲響,巨大的轟鳴聲震耳欲聾,原本哄吵的祭祀廣場上,頓時安靜下來。葉重本想繼續追問,此時也只能立即停止,轉身看向了祭壇的方向。

丹神殿有明確規定。

祭祀期間,不得有任何喧嘩,否則便是對**丹帝和丹神殿諸位長老的大不敬。

「祭祀大典,現在開始!」

在人群的最前面,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

所有人雙手放下,神情肅穆的目視前方。

煉藥師公會的會長苗長青,靜靜的站在祭壇前,一雙慈目淡淡的看着嘉陵城的無數信徒們。

每年到這個時候,都是他最喜歡的節目,站在祭壇前,享受着無數信徒的跪拜,彷彿都在朝他行禮一般。

他知道,這是整個神武帝國,只有丹神殿成員才有資格享受的待遇!

苗長青收斂心神,朗聲道,

「第一拜,拜無比仁慈無比偉大無比英勇的丹神殿創立者,**丹帝!」

「所有人,跪下,一叩首!」

聲音落下,如同驚雷。

站在廣場上所有的信徒們,全都撲通一聲,朝着祭壇的方向跪了下來。

因為,在祭壇之上,赫然坐落着幾尊雕像,而最中間的一個,身材高拔,劍眉星目,正是被無數人尊敬的**丹帝!

就連廣場四周閣樓上的女子和旁觀者們,此時也全都紛紛跪下。

**丹帝在世的時候,懸壺救世,救人無數,更是為神武帝國創立了赫赫戰功。

即便是神武帝國的皇帝陛下見了,也得下跪行禮,又何況他們這些普通老百姓!

站在祭壇前的煉藥師公會會長苗長青淡淡的點頭,剛要說話,卻見無數跪拜的人群中,唯有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子,木頭似的杵在那裡,十分礙眼。

葉清揚不過十三歲的年紀,之前被一群身材魁梧的成年人擋着,並不突出,此時所有人都跪下,唯獨他一個人站立,鶴立雞群一般,能不醒目才怪。

苗長青的臉登時便拉了下來,厲聲喝道,

「那名少年,跪下行禮!」

跪在地上的葉重也感受到了自己兒子的異常,連忙拉了他一把,

「清揚,趕緊跪下!」

然而,葉清揚就如同凍住一般,不管他怎麼拉,都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目光迷離,如同中了邪一般。

《丹帝歸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