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當攝政公主重生成小可憐
當攝政公主重生成小可憐 連載中

當攝政公主重生成小可憐

來源:google 作者:肉餡圓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烈陽公主 白芷

【女強+重生+馬甲+有cp】她是開啟金鱗盛世的祥瑞公主,是刺殺皇叔助父皇登基的威武公主,是執掌兵權殺戮四方的攝政公主,是最終被父皇一杯毒酒賜死,死後也不得封棺下葬的妖孽公主!如此遊盪百年後,才遇到一隻小可憐願意獻出身體,只求她保護一人!那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吧!這一世,她放棄智謀心計,權勢殺戮……只想苟成師父乖巧的小徒弟!可總有一些想不開的,前仆後繼不斷來搞事!!!好吧,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滿級大佬,屠戮新手村……展開

《當攝政公主重生成小可憐》章節試讀:

劉大彪大喜,急忙起身,拉過一旁的戰馬。

「請白醫師上馬,騎馬速度快,放心,我這馬跑起來很穩!」

白芷看着近在咫尺的東門,忍不住握拳,思考如果打暈了白素素,直接扛着她衝出東門,算不算護她平安離開了。

手心一陣滾燙,那個執拗的小東西,抗議她對自家師父的危險想法。

白芷撇撇嘴,鬆開了拳頭,乖乖讓白素素抱着一起上馬,由着衛兵劉大彪拉着韁繩一路小跑,直奔南門而去。

白素素暗中將一粒丹藥,悄悄的放入白芷手心,附耳低語。

「避毒丸,舌下含服,可抵瘴氣三個時辰,尋常蛇蟲不敢近身。若下墓超過兩個時辰,或中途遇到危險,不用等我,先想辦法脫身逃跑!」

仔細叮囑完,她抬了抬頭,這才用一般音量吩咐白芷。

「一會兒路過濟世堂,你按我尋常教你的,去拿些解毒驅蟲的藥材,帶幾個葯童和藥罐,再來南門尋我!」

白芷用力握住手心裏的丹藥,感受到上面點點溫熱。

「是,師父!」

戰馬速度很快,幾句話的時間,就又回到了濟世堂門口。

放下白芷,護衛一扯馬韁繩,帶着白素素趕去南門。

白芷筆直站在台階上,目送白素素離去,直到在看不見了。

她低頭,慢慢攤開手心,一粒圓溜溜的青色藥丸,靜靜躺在她的手心上。

她兩指捏起藥丸,舉到眼前觀摩。

「萬金難求的破蠱丹,卻被說成是不值錢的避毒丸呢!呵,你對小東西還真好呢!只怕是你自己都沒有第二顆了吧!」

她表情明滅不定,心裏突然浮起一股怒氣。

說不上為什麼,就是有些不開心,又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一股子無名之火無處發泄,讓她想鞭屍。

「咦,你是……白醫師的徒弟,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在門口站着啊!」

白芷收起藥丸,回身看去。

出來的是個二十多歲的男子,一身濟世堂學徒衣袍,衣服下擺別在腰間,手裡提着一個竹籃子,裏面有很多草藥,上面壓着把葯鋤頭。

他說話的時候,又匆匆向下走了幾步,準備越過白芷離去。

一股又腥臭又甜膩的藥味飄來。

白芷鼻子微動,目光瞬間看向男子腰間別著衣角的地方。

衣角後面露出某個袋子一角,光這一角都能看到,袋子上綉着繁雜的符籙紋樣。

發現白芷目光在自己腰間,男子下意識用籃子擋住了白芷的視線,表情兇狠的瞪她。

「你瞎看個啥子,走開走開,別擋道!」

說著就用手去推白芷。

白紙伸手一把抓住男子的手腕,一股冰冷的氣息順着他的指尖竄入男子的體內。

男子瞬間如墜冰窟,眨眼間就全身覆蓋上一層淺淺的白霜。

他張開嘴,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就全身僵硬如冰雕,除了呼吸,連手指都無法彎折一下。

唯有一雙眼睛,還能轉動,並露出驚懼的眼神。

白芷伸出另一隻手,嫌棄的用指尖捏開男子別在腰間的衣角,衣角下掛着一隻鼓鼓囊囊的牛皮袋子,袋子綉滿了符籙紋樣。

一把拽下牛皮袋子,拉開封口就看到裡邊有一個巴掌大的嬰兒蜷縮成團,皮膚溫潤,泛着玉色的光澤,有三條丹紋環繞嬰身。

這玉嬰的形狀,再配合這股腥臭甜膩的藥味,一個記憶里有些模糊的名字,從她口中吐出。

「惡嬰丸!」

聽到白芷念出的名字,男子呼吸一滯,眼神驟變為血紅之色,喉中發出嗬嗬怪叫。

要不是身體無法行動,只怕他此刻能撲上來掐死白芷,好讓這個名字無法再被念出來。

白芷也有些不敢置信,有生之年居然還能遇到如此歹毒的東西。

所謂「惡嬰丸」,是取新生嬰兒在落地那一刻,斷了臍帶的先天供給,又還沒呼吸到凡間氣息,處於中陰之體的瞬息時間裏。

直接活嬰泡入特製的藥液中,封存入黑陶罐內,如此密封保存七七四十九日。

開封后,若嬰兒不腐不爛,緊縮成肉團,伴隨葯香瀰漫,則成「惡嬰丸」。

葯成後,還需要每月以新生嬰兒的心頭血滋潤一次,如此可有機會在肉團上孕育出一條丹紋,至九紋為頂級。

初級的「惡嬰丸」可逐百鬼解千毒。

高級的「惡嬰丸」服之可延年增壽。

傳言頂級的「九紋惡嬰丸」,服用後可以讓人超凡成仙,從此不死不滅。

百年前的金鱗皇朝,皇爺爺在位期間,接連多年,境內突出現大量孕婦失蹤事件。

先是幾個村子失蹤了孕婦,然後擴大到附近鄉鎮,最後連住在城裡的孕婦也開始出現失蹤。

其中大部分再無音訊,偶爾被尋到的屍身,都是骨瘦如柴,面目猙獰,開膛破肚,腹中胎兒不知下落。

各種流言蜚語四起,人人惶恐不安。

此事很快就驚動朝堂,皇爺爺派人去查的時候才發現,僅半年之內,已知的失蹤孕婦就高達千多人。

而多年記錄在冊的失蹤孕婦,怕是萬人還多!

此事震驚朝野,被列為金陵皇朝律法記載中最大的一樁案件。

執法司所屬部門全部出動,查了很久卻毫無進展。

直到一名獵戶入山打獵,在狼嘴下救下一名逃跑的孕婦,此事才最終大白天下。

原來是一群人,為了培育出傳說中的九紋惡嬰丸,到處掠奪孕婦,將她們關在山洞裏,利用藥物等方式催生胎兒,再將胎兒製作成惡嬰丸。

也許是因為此法有違天和,因此成功幾率極低。

到官府將整個山洞搗毀,孕婦救出時,近萬的嬰兒也不過製成十五枚成品,而九紋惡嬰丸更是一粒沒有。

這15枚成品全部被送來皇宮,皇爺爺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前,一把火燒了。

她曾勸說,讓皇爺爺留下一枚丹紋最多的偷偷服用了,就可以多活幾年,多陪伴她幾年。

可已近暮年,滿頭白髮的皇爺爺,揉了揉她的頭髮,笑着搖頭。

「烈陽,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生死這點小事,要看開看淡點,還有很多事比生死更重要。而且,沒有人能不付出代價就永生不死的,可為了永生不死所付出的代價,真就是你能捨得的嗎?我希望我的乖乖小烈陽,可以幸福快樂過一生,永遠沒有面對生死抉擇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