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刀劍神皇
刀劍神皇 連載中

刀劍神皇

來源:google 作者:亂世狂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丁可兒 丁浩 奇幻玄幻

一口冰劍,一柄炎刀,一個屹立絕巔的不朽神皇傳說!他生活在貧民區最美麗的地方,有兩世的記憶,然而他妹妹卻失蹤了展開

《刀劍神皇》章節試讀:

他的聲音,像是從九幽地獄之中蹦出來一般,趙星成只覺得突然有一股冷氣,不可遏止地從尾椎骨直升天靈蓋,令他渾身發冷,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旁邊,幾個少年的喝彩聲戛然而止。

這群兇狠的傢伙,全都愣在了原地,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一樣,不知所措。

丁浩冷笑一聲,緩緩收起長劍。

然後突然轉身,大步朝着垃圾懸崖方向狂奔而去。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遠處朦朧的月光中,趙星成和同伴們才像是如夢初醒一般,一個個面面相覷,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之中的寒意,像是做了一場難以置信的噩夢一樣。

「他媽的,這個小雜種……」趙星成喘了一口氣,眼中閃爍着陰毒的神色。

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那個蠢笨如豬、唯唯諾諾的丁浩,突然之間變得如此狠辣果決?

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一柄隨時都要斷裂的銹劍,在他的手中,竟然如此可怕?

趙星成回想了一下剛才交手瞬間的過程,依舊忍不住冷汗直流。

他不可思議地發現,這個「問劍之豬」展現出來的劍術,不論是速度還是神韻,竟然似乎還在自己認識的那位問劍宗記名弟子之上……但是,這怎麼可能?

「星哥,怎麼辦?追不追?」有個小弟撿來了被震飛的長劍,湊過來問道。

「追?追個屁啊,追上去誰是他的對手?找打嗎?」趙星成氣不打一處來,接過長劍插回劍鞘。

「啊?那……難道就這麼算了?」

「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找人對付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嘿嘿,敢和我斗,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走!」趙星成眼中涌動着陰毒的目光。

明的不行,還可以來陰的。

他可不是什麼有度量的人。

今天丁浩讓他在小弟們面前丟盡了面子,一定要百倍地找回來。

……

擺脫了趙星成等人的糾纏,丁浩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個四十五度朝下傾斜的石林緩坡,每日都有大量的垃圾從緩坡上傾倒下去,滑落到幾百米之外那深不見底的懸崖下面。

這懸崖下面的深淵,被叫做地穴深淵。

懸崖下每時每刻都翻滾着無盡的黑霧,罡風呼嘯,厲聲陣陣,如同鬼哭神嚎一般,且還有極大的可怕吸力。

據說這裡是一處廢棄了數萬年的地下妖魔世界的入口。

問劍宗立派之初,對這地穴深淵一度很感興趣,曾經派高手到下面去勘察。

不過,在前前後後總共付出了一位大宗師級彆強者,三位先天武宗和數十位大武師高手進入地穴,一去不復返的慘痛代價之後,問劍宗最終還是熄滅了繼續探索的想法。

後來問劍宗乾脆將這個深淵劃作了禁地,嚴禁門中弟子進入深淵探索。

再後來,這裡成為了宗派傾倒垃圾的場所。

千百年以來,不知道多少垃圾被倒入這深淵之中,就算是懸崖上面的周邊,也是垃圾密布,日積月累,風吹日晒雨淋,大量的垃圾堆積這裡發臭腐化發酵,讓方圓幾百米之內的垃圾石林簡直快要成為一片淤泥沼澤,滋生毒氣。

曾經有不少貧民窟的人誤闖這裡,吸入毒氣,丟掉性命。

因為這個原因,現在貧民窟的人,也很少有人敢進入這裡。

至於高高在上的問劍宗弟子們?

武者的驕傲和優越感,才不會讓他們屈尊,來這種又臟又臭的地方呢。

倒是以前的那個丁浩,每天夜晚都會來垃圾場里淘寶,運氣好的話,會淘到一些好玩意兒,拿回去家用或者在自由集市上賣錢都可以,換些銀兩補貼家用。

他性格耿直,膽子又大,別人不敢來的地方他敢來,最後竟還真的被他琢磨出一條能夠避開毒瘴之氣和淤泥陷阱,來到懸崖邊上的安全路線。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那個丁浩之前,沒有人能夠發現,其實在懸崖下百米的一處凸起石壁上,有幾株極為珍貴的三階陽性靈草【龍心玄草】的緣故。

要是換在其他的地方,這幾株三品階位的【龍心玄草】,早就被人採摘走了,哪裡還輪得到他來摘采。

說起來,丁浩是在兩天之前,無意中發現懸崖下有【龍心玄草】的。

這種三階陽性靈草,正是滋養肉體、改善經脈的良藥。

如果$能採到手,足以在十五天之內,讓丁浩的肉體素質提升一大截,改善經脈天生的弊病,達到通過問劍宗宗門測試的水準。

這是丁浩最後的希望所在了。

按照記憶,順着熟悉的路線,丁浩很快就來到了懸崖邊上。

他小心翼翼地趴在地面,探出頭朝懸崖下方看去。

下方黑霧翻騰,陰風呼嘯,隱約可以看到,下方百米深處,有幾縷紅色光芒在黑霧之中閃爍,忽隱忽現,這就是那幾棵【龍心玄草】所在了。

丁浩也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個地方,真的是非常危險。

黑霧之中有奇怪的吸力,想要採摘到靈草,難度極大。

不過,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大略準備了一番,將臨時續接起來的繩子一頭固定在懸崖邊一塊岩石上,另一頭拋下懸崖,看着距離差不多,丁浩咬咬牙,緊緊地抓住繩子,一點一點地下了懸崖。

「娘嘞,這叫個什麼事啊,大半夜地下懸崖,連個安全扣都沒有啊,萬一一鬆手,老子摔下去可就真的成肉餅了!」

丁浩順着繩子下了十多米,有點兒欲哭無淚的感覺。

誰知道他這烏鴉嘴還真靈。

一句話沒有說完,刺啦一聲傳來。

那看起來很結實的繩子竟然鬼使神差毫無徵兆地斷裂為兩截。

丁浩差點兒被嚇尿。

還未來得及抬頭看,只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就像是流星一樣飛快地墜落了下去。

下墜之勢太快,如同流星隕落一般。

丁浩根本就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應,身體無意識地翻滾,撞在峭壁凸出來的岩石上,鮮血迸射,一陣陣骨頭斷裂的劇痛湧來,簡直就像是被千刀萬剮了一樣。

下一刻,他就失去了意識。

《刀劍神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