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陰暗潮濕的下水道,一點微亮的光明兀地升起。

「肆番,你感覺怎麼樣?」

霍長豐咬斷繃帶,李肆番傷口太大,幾乎將他的腰部完全洞穿,現在條件簡陋,也只能採用這種緊急的救治措施了。

「隊長,我沒事。」李肆番面色蒼白,額頭虛汗津津。

「別逞強。」霍長豐沉聲道:「好好休息。」

「相信我和小言,我們能殺祂兩次,就能殺祂第三次,第四次……」

他的眼中閃過狠厲,「殺到祂再也不能復活為止!」

李肆番沒說話,只是沉默地取出侵蝕度檢測器,遞給霍長豐。

一個合格的隊伍中,每個人都應有屬於自己的定位和職責。

李肆番的任務是承擔隊伍的裝備庫和後勤,他受不受傷無所謂,對013小隊的正面戰鬥力影響不大,但他不能成為隊伍的累贅。

「叮——」

霍長豐先後為自己和李肆番做了檢測,侵蝕數值分別是49.7%和43.2%。

霍長豐表情難看。

他的侵蝕度漲了近3%,已經到達惡的臨界點,比前三次任務加起來還多。

肆番更誇張,漲了足足5%!

他們距離墮入深淵更近了一步。

「好事!」霍長豐強行擠出笑容,「我再變身兩次說不定就能突破絕級,到時候我一個人也能打穿這個同化區。」

「我會把大家安全地帶出去。」

「隊長……」李肆番欲言又止。

「肆番,」霍長豐打斷他,低聲說:「記住,013小隊,是無敵的。」

「叮——」

這時,同化區的檢測結果也出來了。

侵蝕度27.4%,增長值為每分鐘0.6-0.8。

這個速度可不太妙啊,至多半個小時,同化區的侵蝕度同樣會邁入絕級,屆時,同化區才算真正進入完成體。

這也意味着,同化區內的怪物會變得更多,更強。

他們鎮壓核心的難度係數將呈幾何倍數拔高。

幾分鐘前,當時的核心目標在霍長豐等人的圍攻下已然搖搖欲墜,眼看即將成功,關鍵時候,侵蝕度不知什麼原因驟然加速增長,眾人還未反應,侵蝕度便轉瞬突破至惡級。

核心的力量頓時暴漲,李肆番正是那時,措不及防下挨了結結實實的一擊,差點被攔腰貫穿。

如果不是霍長豐拼上代價強行擊殺核心,可能013小隊此刻早已全軍覆沒。

猩紅的月光透過井蓋的空隙照進下水道,將幽暗的環境染上一層陰霾。

作戰記錄記載,當「異端怪談」的紅月出現,徘徊者需時刻保持專註集中,因為危險,隨時會降臨。

耳邊傳來「嘩嘩」的水聲。

霍長豐精神緊繃。

「隊長,我回來了。」聽到熟悉的聲音,兩人鬆了口氣。

「臭死了!」真言嘟着嘴抱怨道:「周圍兩百米內暫時沒有敵人,我們可以先休整片刻。」

「不能再拖了。」霍長豐掃了眼腰帶上形狀怪異的儀器,「三分鐘,三分鐘後直接行動,先找到那傢伙復活的地點,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隨後真言也例行做了一遍檢測,34%,相比起霍長豐二人要好上太多太多。

真言整理好綁在大腿上的卡包,開始與霍長豐商量接下來的作戰計劃,該如何配合。

躺在牆角的李肆番則默默擺弄耳機。

總部的新式裝備可以維持侵蝕度「絕」以下的通信,但是他們和依依失去聯繫已經快十分鐘了。

李肆番心中有不祥的預感,他拿出一個古樸的羅盤,對着空氣念念有詞。

「乾坤借法。」

羅盤上指針飛快轉動。

突然,他神情劇變。

不對,不對勁!這個時間怎麼會……

「隊長!」李肆番聲音顫抖。

「怎麼了?」

「現在的準確時間是……晚上11點14分!」

「什麼!?」

真言震驚,「肆眼仔你是不是看錯了?」

他們進入同化區的時間是10點07分,40分鐘後,侵蝕度才突破惡級,正常來說,現在應該是10點50分左右才對。

很多徘徊者會在心中有意無意地計算時間,這是必要的習慣,李肆番也不例外。

但是他卻一直沒能察覺到時間的變化。

「羅盤是不會出錯的。」

所以,出錯的,是我們的思維!

在同化區,有幾種情況是特別可怕的,其中包括對時間流逝的迷惘,失去方向感,某一情緒極度膨脹,莫名感到飢餓等等。

一旦出現以上現象,最好的選擇是……立即退出同化區!

「咔咔咔——」

黑暗中亮起數十雙血紅的眸子,像是山林中群體狩獵的野狼。

「嘎嘎,血食,看到了嗎?是血食啊!」

「好餓,我好餓,我快餓死了……」

「能吃嗎?我等不及了!」

「吃吃吃吃吃吃吃吃……」

幽冥的鬼氣順着下水管道沉入底部,一雙雙乾枯的手從污水中探出,猶如墓地復活的喪屍。

「小言!」霍長豐怒吼,「進入戰備狀態!」

「一直準備着呢!」

真言的表情突然變得十分猙獰,「我的回合,抽卡!」

一架扇子般展開的儀器在她手臂上凝聚,數張卡片從大腿處彈射而出,落在儀器的「扇葉」上。

「哼哼!我果然被幸運女神眷顧着!」

真言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抽出四張卡,大喊道:

「發動增幅卡,【關鍵氣概】!發動道具卡,【黎明召喚】!發動強襲卡,【灼熱的一擊】!蓋上一張卡,回合結束!」

話音落下,三張卡片化為三個閃耀的光圈,光圈在真言肩頭成排匯聚。

一挺又黑又粗的火箭筒憑空誕生。

真言右眼處彈出綠色的瞄準鏡,「隊長,快閃開,我將要發動一次牛逼轟轟的攻擊!」

霍長豐暗道一聲太衝動了,這裡可是下水道,到處充斥着易燃易爆的沼氣。

這妮子是想把我們炸上天嗎!

他連忙把李肆番夾在腰間,衝出下水道。

「哈哈哈!在偉大的爆炸中化作塵埃吧!發射!」

「咻——」

巨大的後坐力壓得真言身子下沉,赤紅的焰光在火箭筒發射口熊熊燃起。

霎時間,漆黑的下水道被染成耀眼的白晝,多餘的光芒穿透入口,粗壯的光柱直衝天際。

幾秒後,灼熱的焰浪自下而上兇猛拍來,捲起的暴風連綿方圓數百米。

可怕的爆破轟炸聲持續了接近一分鐘,霍長豐臉黑地看着地面高高凸起,水泥道路寸寸開裂,彷彿有一條睡醒的土龍在底下翻滾鬧騰。

終於,有幾處脆弱的路段率先扛不住了,地表塌陷,根根火柱衝天而起。

完了!工資要被扣光了!

「咳咳!」灰頭土臉的真言從下水道爬了出來,「真帶勁兒!」

「幸虧蓋了一張卡,不然死翹翹了!」

真言朝隊長豎起大拇指(o^-)b

霍長豐:死亡凝視.JPG

真言:(;꒪ꈊ꒪;)

「隊隊隊隊長,我不是故意的,一時沒忍住……」

「算了,」霍長豐嘆了口氣,「人沒事就好。」

「戰鬥還未結束,不要鬆懈。」

他望向四周,真言剛剛那招動靜太大,把各路牛鬼蛇神都引來了。

長着蝙蝠翅膀在空中盤旋的瘦長鬼影,生着無數觸手腦袋的jk女高中生,人面蜘蛛身的巨型節肢動物……

當真群魔亂舞。

「正好我的冷卻時間也到了。」

霍長豐一掌拍向腰間的菱形儀器,伴隨着一陣機械與活塞碰撞的收縮音,無數鐵灰色碎片在周身聚合。

【Justice!】

腰帶發出激昂的音效。

黑色風衣在狂風中掠起,衣角如同飛翔展翅的夜梟。

「變身!」

所有碎片猛然撲向霍長豐,深紅色的絲線連接碎片,拉扯糅合,飛快拼湊在一起。

一隻怪物趁機發動攻擊,結果被飛馳的碎片撞飛幾十米,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笨,不知道主角變身的時候是無敵時間嗎?」

一抹深紅在霍長豐眼眸處亮起,他扭了扭脖子,鋼鐵甲胄迸發炫目的火星,龍頭虎爪的護肩威武而猙獰。

「來,」他擺出羞恥的姿勢,「讓我碾碎你們這些腌臢的東西。」

黑色の騎士,登場!

後方,真言守在重傷的李肆番身邊,大量的鮮血滲透繃帶,他的傷勢更重了。

「遺漏了什麼,我們還遺漏了什麼……」

李肆番嘴唇發白,嗑下兩顆靈丹妙藥,喃喃自語。

他們帶了不少治療傷勢的葯,可這些葯起到作用需要一定時間。

真言手足無措,「別說話了肆眼仔,你流了好多血,再這樣下去會死的!」

「是什麼呢,是什麼呢?」

李肆番不管不顧,抱着羅盤,「乾坤借法,乾坤借法……」

他心有所感,掀開路旁一塊平平無奇的石頭。

【嘻嘻,被發現了~】

石頭下寫着一句話。

李肆番眼中星河浩瀚,又掀開另一塊石頭。

【來抓我吧,輸掉的話,要接受懲罰哦~】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