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道門第一天婿
道門第一天婿 連載中

道門第一天婿

來源:外網 作者:陳風唐瑾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風唐瑾萱

他是龍國最神秘的道門門主!右手神針懸壺濟世,左手神功掌乾坤!三年前,為了報答少年時的恩情,他自我封印,成為贅婿。在這三年里,他為丈母娘一家做牛做馬,但最後卻連一條狗都不如!還被妻子戴綠帽!最後妻子事情敗露,一查之下,他發現錯認恩人。終於,他一怒之下,解開封印,王者回歸!展開

《道門第一天婿》章節試讀:

「媽!」
陳風帶着唐瑾萱回到家中,剛要把領來的結婚證給張新菊看。
但這時,張新菊的電話鈴聲響起,打斷了陳風的話。
只見張新菊拿出電話,接通了之後,道:「王老闆,什麼事?」
「什麼?!」
突然,張新菊渾身一震,臉色蒼白!
唐瑾萱眉頭皺了皺,問道:「媽,怎麼回事?」
張新菊失魂落魄的說道:「葯業供應商王漢陽找我,要斷掉我們藥店的藥物供應!」
「什麼!」
聽到這話,唐瑾萱身體一下子彈了起來。
但是因為她雙腿不受力,差點摔倒。
母親的小藥店,是維持她們母女兩人的生活源泉。
如果藥店的藥材供應被斷掉,那藥店離倒閉也不遠了。
沒了收入,她和母親以後的生活怎麼辦?
而且家裡還欠了不少外債,這個消息要是被傳出去,那些債務人肯定會找上門,催他們母女還錢。
「王老闆,王老……」
張新菊想要挽留,但是對方直接掛掉了電話。
隨後,又有幾家藥店的供貨商接二連三的打來電話,說是要斷貨。
「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張新菊無比的憤怒,「這是要將我們往絕路趕啊!」
吼完,隨後便無力的癱軟在地上,頻臨崩潰。
這時,唐瑾萱的電話打了進來,正是她的堂妹唐欣怡。
「我的好表姐,這個滋味如何?」
電話中,傳來唐欣怡嘚瑟的聲音,「現在你們那個小藥店的藥材供應被斷,急了吧?」
「哈哈,要不了多久,你們就得關門!」
「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
「想活命,就讓那個廢物滾到你們的藥店來,給我跪下磕頭賠罪!」
說完,不等唐瑾萱回應,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因為唐瑾萱的電話開了擴音,張新菊也聽到了。
她憤怒的從地上爬起來,「唐家已經把我們趕出來了,難道他們還要逼死我們母女才肯罷休?!」
「媽!」
唐瑾萱也有些心煩意亂的道:「我們先去藥店看看。」
「我們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他們究竟是怎麼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的!」
「我也去!」陳風道。
張新菊轉身,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陳風,道:「你這個喪門星當然要去,你得給他們下跪求饒!」
說完,張新菊從陳風的手中奪過輪椅,推着唐瑾萱走向小藥店。
看着母女兩人離開的背影,陳風眼眸微米,一抹凌厲的寒芒閃過。
緊接着,跟了上去。
不過,他有意的落後了幾步,然後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葉不凡,瑾萱家裡藥店的事,你讓人去解決!」
這次解封,威震天下的道門五宗,山醫命相卜,全都在道門大管家顧鐵軍的命令下,來到了申城。
葉不凡正是醫門的掌教。
他執掌龍國一切醫藥有關的行業。
一句話,申城的醫藥聯盟都得俯首稱臣。
讓他去解決,也最為合適。
……
就業路。
芝人堂中藥鋪,大廳。
張新菊帶着唐瑾萱剛剛到來,陳風便緊隨其後趕來了。
看到陳風,張新菊冷着臉。但目前藥店的生死存亡最為重要,是以她冷哼一聲,沒有嚴詞厲斥。
「欣怡啊,我畢竟是你大伯母,你沒必要把我和瑾萱往死路上逼吧?」
來到藥店之後,看到唐欣怡,張新菊臉上露出笑容。
「就憑你也配讓我喊你大伯母?」
「再說了,你們已經被爺爺趕出了唐家!」
唐欣怡絲毫不給面子,冷笑道:「給你面子,喊你一聲大伯母,不給你面子,你狗屁都不算。」
張新菊臉色一沉,但沒有反駁,似乎早就習以為常。
「王老闆……」
張新菊知道唐欣怡不會給面子,於是看向自己的供貨商王漢陽,臉上堆着笑容,道:「王老闆,你給我的藥店供貨這麼久,我就算再困難也沒有拖欠過你的貨款,你不能說斷就斷啊。」
「不好意思,張女士。」
王漢陽冷聲道:「我是商人,商人重利。現在唐小姐給我帶來了更大的利益,所以么,抱歉。」
張新菊笑容頓時凝固。
但是為了自己母女以後的生活,她咬牙再次看向唐欣怡,「欣怡,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們母女?」
「放過你們,沒問題!」
唐欣怡冷冷的看向陳風,道:「那就讓你的好女婿給我下跪磕頭!」
「不但如此!」
一旁的喬世偉陰冷的笑着道:「讓你這個寶貝女兒也得給我跪下!」
聽到這話,張新菊臉色驟然一變。
讓陳風下跪道歉,她絲毫不在乎。但是讓她女兒也跪下,這讓她情何以堪?
可是——藥店關門,那他們母女就真的被逼上絕路了啊!
「怎麼樣唐瑾萱?」
唐欣怡蔑視的笑着,道:「敢打我和偉哥,這就是你們的下場!」
「現在,你們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不下跪,那就等着藥店關門吧。」
唐瑾萱氣的渾身發抖,牙關咬緊。
她想要狠狠地教訓一下自己的這個堂妹,但是卻有心無力。
她不想給唐欣怡和喬世偉下跪,但也不想看着母親的藥店關門。
這藥店,是父親留給她和母親唯一的財產了。
「你說關門就關門?」
正在張新菊和唐瑾萱左右為難的時候,一道冷笑聲從身後傳來。
回頭看去,只見陳風走了過來。
看到正主,喬世偉和唐欣怡的眼中立刻湧現無比怨恨的神色。
唐欣怡冷笑道:「我說的!」
「只要我讓王老闆斷貨,藥店倒閉只是早晚的問題!」
「哦?好大的口氣!」陳風冷笑一聲。
唐欣怡冷笑道:「我不但要讓藥店關門,回頭我還要將這個消息放出去。讓那些債主全部找來,去找唐瑾萱母女要錢!」
「今天,不跪下磕頭,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陳風譏笑道:「那醫藥聯盟救得了嗎?」
「噗嗤!」
聽到這話,唐欣怡立刻笑了出來!
「醫藥聯盟,那是掌管整個申城葯業的巨頭,會看得上你們這一家破藥店?」
「姓陳的,你真當自己是個人物?還想請醫藥聯盟出手?」
周圍買葯的顧客們聞言,紛紛議論起來。
「這個男人是誰啊?也太能吹了吧?」
「醫藥聯盟會聽他的話?」
聽到這些議論,張新菊母女頓時面紅耳赤,感覺臉都丟盡了。
她們同時憤怒的瞪了陳風一眼。
尤其是張新菊,這個喪門星十五年前出現一次,就給她女兒帶來無盡的災難。
現在重新出現,依舊讓災難不斷。
張新菊目光怨恨,突然上前一步,想要抽陳風一巴掌,讓他跪下給唐欣怡和喬世偉磕頭認錯。
「滴滴——」
正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汽車鳴笛的聲音。
緊接着,一輛輛豪車停在門口。
很快,一行西裝革履的老闆,魚貫而入。為首一人,正是申城醫藥聯盟的總負責人,李成祥。
看到這一幕,藥店內的眾人頓時瞠目結舌,暗暗吃驚。
隨後,疑惑了起來。
醫藥聯盟,相當於壟斷了申城的醫藥供應的領域了。
只不過,他們怎麼會來這麼一家小破藥店?
喬世偉和唐欣怡也是一臉的懵逼,不過他們快速的反應過來。
要是能與醫藥聯盟搭上關係,那他們家的葯業公司,就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不僅如此,他們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將一飛衝天。
想到此,喬世偉和唐欣怡臉上立刻換上一副諂媚的笑容。
「李盟主,您……」
喬世偉笑臉相迎,伸出手準備親切的握手。
然而,李成祥直接將他忽視,走了進去,問道:「請問,哪一位是唐瑾萱小姐?」
隨着李成祥的開口詢問,喬世偉和唐欣怡臉上的笑容僵硬。
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
他們……真的是來找唐瑾萱的?
「我……我是!」
坐在輪椅上的唐瑾萱回過神,滿臉詫異的道:「李盟主,您找我有什麼事?」
「唐小姐,您好!」
李成祥一步上前,露出笑容,道:「根據我們醫藥聯盟的最新考察,一致認為芝人堂藥店從未銷售假藥,很符合我們扶持的對象。」
「這是一份合作擴張的文件,唐小姐看一下。」
「要是沒什麼問題,現在就可以簽署。」
「到時候,我們醫藥聯盟將會出資,為芝人堂擴張,並展開後期的葯業供應合作。」
嘩!
聽到這話,全場一片嘩然。
醫藥聯盟竟然要扶持芝人堂?而且還要展開後續的葯業供應合作?
「這……這不可能!」
正在懵逼當中的唐欣怡渾身一怔,咬了咬牙走上去。
「李盟主,你們是不是弄錯了?」
「這家芝人堂,只是一家小藥店,王漢陽的漢陽葯業和其他葯業公司都要給他們斷貨了!」
「那是漢陽葯業沒眼光!」
李成祥微微轉頭,冷冷地看了一眼唐欣怡。隨後,再看向王漢陽,道:「另外,你們漢陽葯業公司因為冒然給芝人堂藥店斷貨,這種失信的行為,我們葯業聯盟經過深度探討。」
「一致認為,有失商業道德。所以,從今天開始,申城醫藥聯盟,將會對你們漢陽葯業公司進行制裁!」
「什麼?!」
聽到這話,王漢陽的臉色驟然一變,差一點癱軟在地。
緊接着,他憤怒的看向唐欣怡!
這一切,都是這個婊子害的!
唐欣怡的臉色也有些慘白,只能咬着牙,看向王漢陽,道:「你別擔心,到時候我會讓我哥跟爺爺說,讓那些葯農給你直接供貨。」
但就算如此,王漢陽的臉色仍舊不好看。
「唐小姐,合同您可以仔細的看,有什麼問題,隨時跟我們醫藥聯盟聯絡。」
李成祥對唐瑾萱笑了笑,又跟張新菊寒暄了兩句,這才離開。
等醫藥聯盟的人離開之後,眾人終於回過神。
而這一切來的太突然,很不真實。
全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陳風。
似乎就是陳風剛才特意提到了醫藥聯盟?
難道——
真的是他?!
「陳風。」
唐瑾萱看向陳風,有些期待的問道:「醫藥聯盟真的是你喊來的?」
「瑾萱,我看你真是糊塗了!」
然而,不等陳風說話,張新菊的聲音便傳來。
「他就是一個小乞丐,還給欣怡當了三年廢物老公,能有什麼能力請動李成祥這個醫藥聯盟的總負責人!」
張新菊冷笑,「對了瑾萱,我記得黎家的小公子,以前一直在追你,他好像在省城醫藥聯盟總會做秘書長。」
「要我看啊,他應該是對你余情未了,在暗中幫助了你。」
「真的是他?」
唐瑾萱微微一愣,儘管有些不確定。但對比之下,黎家的小公子,黎天永顯然更有可能。
或許黎天永對她真的余情未了。
「看到沒有?」
張新菊瞪了一眼陳風,鄙夷道:「瑾萱的哪個追求者不比你強!」
「要不是黎家不同意,我會讓瑾萱跟你領結婚證?!」
陳風眼眸微眯,道:「但李成祥的確就是我喊來的啊。」
「狗屁!」
「你也不撒潑尿照照,你算個什麼垃圾,給李盟主提鞋都不配!」
「還想指揮人家?」
張新菊滿臉不屑的撇嘴,就像是聽了一個笑話。
一個十五年前的小乞丐,還在唐家做了三年的廢物女婿,醫藥聯盟會給他面子?
「喬世偉,唐欣怡!」
這時,自己的芝人堂不但得到了醫藥聯盟的支持,還會進行擴張,張新菊感覺自己的腰杆子挺起來了。
她冷冷的看向兩人,道:「你們使用下三濫的手段,想要把我們母女往絕路上逼,現在已經不管用了,還好意思待在這裡?你們要臉嗎?」
喬世偉和唐欣怡臉色鐵青。
喬世偉沉聲道:「這事還沒完,你們給老子等着!」
說完,便帶着唐欣怡準備離去。
剛走到門口,唐欣怡突然轉身,道:「對了,今晚就是爺爺的七十大壽。」
「爺爺讓我來通知你們一下!」
說完,也不經過張新菊和唐瑾萱的同意,甩門而去。
聞言,張新菊冷笑,「什麼七十大壽,喊我們過去,不就是侮辱我們娘倆的!」
「我是不會去的!」
「姓陳的,下午我要看藥店,你把瑾萱帶回去好好照顧。」
陳風沉吟了一下,道:「媽,既然是老爺子通知的,我認為,還是去一下好。」
「您放心,一切有我呢。」
張新菊剛要開罵,唐瑾萱微微猶豫,道:「媽,陳風說的也不錯。有些事,我們的確要當面跟他們說清楚。」
「以後互不干擾,咱們也好安生過日子。」
聽到女兒的話,張新菊這才答應了下來。
「對了媽,藥店裏面有銀針嗎?」商定了此事後,陳風看向唐瑾萱的雙腿,突然問道。
「銀針?你要銀針幹什麼?」
張新菊若有所思,「你真的會治病?」
陳風笑道:「這幾年跑江湖,學了點針灸,瑾萱的情況我剛好遇到過,我可以讓她重新站起來。」
張新菊雖然很不相信,但陳風連續說了兩次,而且看他自信的樣子,最終同意了。
反正不管行不行,總是要試一試的。
隨後,便從藥店里拿出一盒銀針給了陳風。
接過銀針的陳風很是激動,將唐瑾萱帶到了樓上,然後給她熬了一碗安神湯服用。
她終於平靜的睡去。
陳風看着沉睡中的唐瑾萱,是那麼的純潔無瑕,完全就是一個女神的模樣。
終於要開始治療,陳風突然有些緊張。因為,這要把她的衣服全部去除。
因為久坐輪椅,病情特殊,想要徹底治療,需要全身的穴位聯動,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不得有任何的掛礙。
因此,他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看着眼前這具玉雕一般的身軀,腦海中,突然不可抑制的浮現一股躁動。
陳風氣血浮動,呼吸剎那間急促起來。
他連忙收懾心神,讓靈台空明。
緊接着,聚精會神,小心翼翼的將每一根細細的銀針,扎入唐瑾萱身上不同的穴位。
每一根銀針,都蘊含著他的內勁。
這股內勁順着銀針滲入唐瑾萱那些被閉鎖的穴位,宛如春風化雨,滋潤乾枯的大地。
「唔……」唐瑾萱發出一聲低吟。眉頭微蹙,似乎有一些痛苦。
時間悄然而逝,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直到三個小時之後。
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
在內勁的滋潤下,唐瑾萱那玲瓏如白玉的身體,泛起一股迷人的霞光。
陳風努力的壓制住激動的心神,然後開始在唐瑾萱下半身的穴位施針,以激活她雙腿中被鎖閉的筋脈。
當最後一針落下的時候,他的手不小心觸碰到了唐瑾萱下半身。
唐瑾萱就像是觸電一般,渾身猛烈的顫動。
「啊!不要!」
「你在幹什麼?!」她突然坐了起來,滿臉驚恐的大叫。
陳風大驚,連忙解釋,「瑾萱,你……」
「滾!」
「你快給我滾,別碰我!」
「媽!你快來啊!」
「混蛋,畜生!」
怎麼會如此?陳風頓時亂了方寸。
但是當務之急,需要唐瑾萱安靜下來。
他伸手抓住唐瑾萱的胳膊,另一隻手蘊含內勁,想要拍在她的睡穴上面。
正在此時,砰的一聲,房門被撞開!
看到眼前的一幕,張新菊又驚又怒,「姓唐的,你這個混蛋,你要幹什麼!?」
「快給我滾,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
「媽,你誤會我了,我這是在給瑾萱治病……」陳風被轟了出去。

《道門第一天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