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連載中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來源:外網 作者:困的睡不着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困的睡不着

終南山,世人只知終南山有全真教,卻不知終南山下有一座破敗的道觀。那一天,古井觀的人橫空出世,從此名冠天下!古井觀唯一扣扣群:683117908,進群需要驗證,請備註你在酷匠的名字,消費過的讀者10塊就可以申請,..展開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章節試讀:

寶新系是一部運轉着的龐大機器,陳氏大宅則是寶新系的發動機,陳三金是中控電腦,他的話就是最高指令,從向缺讓他準備開始陳三金吩咐下去,不到半個小時所要求的東西就全部準備妥當。
兩盆濃黑散發著腥臭味的黑狗血被人塗抹在了卧室的窗外,一個有着三十年屠宰經驗的老屠夫帶着把殺牛刀待命,向缺手裡掂量着一大把銅錢很無語的說道:「老陳,有錢不帶這麼玩的,你這有點太高調了哈」
「怎麼?不合適?」陳三金問道。
向缺說道:「合適,但我這一把銅錢砸出去百八十萬的可就沒了,這是在燒錢啊」
陳三金很淡定的擺手說道:「這東西我放着也沒用,砸就是了,不用客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庫房裡這些銅錢可能還有百十來斤,你要是覺得不夠我可以讓人再搬過來」
向缺讓他準備的銅錢,隨便弄點明清時代的就可以,但陳三金給他拿來幾十枚萬曆通寶,這到是明清的古錢,可忒特么值錢了,他隨手抓這一把就值大幾十萬了,砸鬼太浪費。
明清兩朝出傳世帝王,比如康熙,乾隆,萬曆年間都是國富民強,國運昌盛,帝氣大盛,這些朝代的銅錢都有極強的辟邪驅鬼之效,常人平時佩戴一枚小鬼都難以近身,如果誰手裡攥着一大把的話都他么的能化身成天師了。
誰要是帶個秦始皇時期鑄造的錢幣在身上,一輩子邪氣沾不了身。
「來大爺,待會有啥動靜你都別動,拿着你那把殺牛刀給我堵在門口就行了,要是見到啥不乾不淨的東西你就手起刀落干就是了,不用客氣,明白沒?」向缺拉着老屠夫走到門口,說道:「干你們這行的,見的肯定比常人多,不用我解釋了吧?」
老屠夫點頭說道:「懂,這屋子裡有髒東西唄?這年月也就是找不到在菜市口行刑的儈子手了,不然他們恐怕比我更合適」
向缺豎著拇指說道:「爺們,行家」
常人都知道器物能驅鬼辟邪,但一般人都不知道這世上有幾種人本身就有着最好的鎮邪作用,身居高位的官員官氣旺盛百邪不侵,領兵打仗的將軍煞氣凜然同樣如此,還有一種人就是屠夫和儈子手。
古時的儈子手行刑多年的身上殺氣濃重,幹了一輩子砍人頭的行當連厲鬼都不敢近身,現在這社會儈子手沒有了,但屠宰場里殺豬,殺牛甚至殺雞的人也基本上差不多,雖然殺氣沒有儈子手濃,但殺生的年頭多了照樣能唬鬼,特別是常年都用一把屠刀的,還能起到加持的作用。
向缺讓屠夫帶着自己的屠刀守在門口,那個厲鬼只要不是道行太深的絕對沒法衝出來。
準備妥當後,無關人等全部清退,上面只剩陳三金和老屠夫在門口,向缺手搭在門把手上後猛的一推門,一股子陰風就撲面而來,吹的人頭髮忽的向後一揚,身上泛起一層雞皮疙瘩,這不是冬天刺骨的冰寒,而是一種滲透到骨子裡的陰冷。
屠夫和陳三金早有準備也被這一出給嚇的臉色發白了,沒等他倆反應呢向缺邁步走進卧室重新又把
–>>
門給關上了。
屋內陰氣森森,兩扇窗戶都被厚厚的窗帘遮擋上了,沒有一絲光亮透進,漆黑而又寂靜,人一踏入彷彿瞬間進入了另一個空間般,屋內之前傳出的動靜此時也沒有了。
向缺過了片刻才適應屋內的黑暗眼睛掃了一圈才發現在對面牆角下縮着一個影子,黑影穿着普通的睡衣蹲坐在地上腦袋埋在胳膊里,就像是一座石像般一動不動。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進入,穿着睡衣的黑影緩緩的抬起腦袋,向缺啐了一口,罵道:「操,還幾吧是個丑鬼」
穿着睡衣的女人就是陳三金的老婆,王林珠,此時她披散着頭髮雙眼眯眯着一條縫,眼袋高高的鼓起但眼眶卻很深眼睛都凹進去了,臉頰發白嘴唇粉紅這完全不是正常人的臉色,鼻孔里流出兩道血印子,表情以一種極不規則的狀態扭曲着,嗓子眼裡發出了低沉的嗚咽聲,就像是卡着一口痰吐不出來咽不下去一樣。
王林珠看見向缺站在自己對面,就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緩緩的挪着腳步朝他走近,向缺後退兩步手在牆上摸索着後「啪」的一聲,打開了開關。
屋內的燈光頓時亮了起來,王林珠胳膊慌忙擋在自己眼前,嘴裏發出一聲刺耳的厲嘯,聽起來十分瘮人。
守在門外的屠夫和陳三金聽見這聲穿牆而過的嘯聲頓時身子一哆嗦,這他么的也就是白天,這要是晚上在外面聽見這一嗓子能把人給嚇尿褲子了。
屠夫轉頭對陳三金說道:「這位老闆,屋裡是你什麼人?」
「我老婆」
屠夫皺眉說道:「有厲鬼上她身了,聽這動靜好像還不是一般的厲鬼,估計是橫死有些年了沒有投胎,在世間閑逛禍害了不少人,好重的煞氣」
陳三金詫異的問道:「您老,也懂這些?」
屠夫揚了揚手裡的屠刀說道:「做我們這行的比你們這些普通人見的多,殺生殺的多了什麼怪事沒領教過,早些年我們村裡有人家犯邪病了,曾經有先生請我去坐鎮,或者有人家起墳的時候怕有大粽子出現也讓我帶着刀去壯膽,我雖然不太懂,但這種事也見過幾次了,不過這一次這麼玄乎對我還是頭回碰見,但願裏面那位先生有些門道,不然那就麻煩了」
「你鬼叫個幾吧啊」向缺靠在牆上,抬手指着王林珠說道:「滾出來,自己出來我給你個機會,讓我拉你出來可就不這麼客氣了」
先前警告陳夏身上小鬼的那番話起了作用,但這一迴向缺的話,王林珠身上的厲鬼根本沒當回事。
小鬼就是小鬼,沒什麼氣候和道行,能上人身但害處不大頂多讓人昏睡然後用時間來耗掉人身上的生氣。
但是厲鬼就不同了,幾十年的厲鬼做了太多孽,時間越久道行越深,上了人身後就能控制人,並且手段層出不窮,沒點本事的先生碰見了根本無從下手,被反噬的可能性非常大。
顯然,王林珠身上的厲鬼不是尋常貨色,明知向缺是來對付自己的,也沒當回事。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