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無雙
嫡女無雙 連載中

嫡女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文小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朝歌 柳小娘 現代言情

剛穿越就被殺,作為月光女戰神的葉朝歌怎麼能忍,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虐死你個綠茶婊被少將軍休妻退婚?那就拐騙你去謀朝篡位做皇帝,因為本小姐想要母儀天下!展開

《嫡女無雙》章節試讀:

葉朝歌冷着臉走近院子,直接拎起吳嬤嬤的衣服領子拽到了地上:「娘,您坐。」

怎奈,話音剛落,吳嬤嬤便大叫起來:「大人,這便是葉朝歌!她又要殺人啦!」吳嬤嬤邊喊,邊似笑非笑的指着眼前的女子。

葉朝歌心道不好,四面八方湧來的官兵,已經將院子圍的水泄不通:「葉朝歌,有人舉報是你在刑場之上,劫了人,如今你還是束手就擒的好。」

葉朝歌明知自己不會有證據留下來,定是夜弦和大娘子想要除掉她,此時決不能硬來,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更何況她不過是一個柔弱的小女子罷了。

只見她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眼淚唰唰的掉下來,渾身嚇得直發抖:「官爺,大哥!大叔,大爺,你們千萬別打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啊!什麼刑場?刑場是殺豬的嗎?我家沒養豬啊!我父親嫌臭,不讓養豬的!」

禁軍統領眉頭緊皺,看着同樣一臉懵逼的吳嬤嬤:「這便是二小姐說的劫法場之人?」

夜弦邪笑着走到統領身邊:「宋大統領,這女人功夫好的很,最擅長的便是裝瘋賣傻,扮豬吃虎這一套,前幾日剛剛把家裡的家丁嬤嬤們都打的半死不活,現在又在你面前做戲了。」

宋大統領舉起手中寶劍,便刺向了葉朝歌。

葉朝歌咬牙,抱住頭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妹妹,救命!妹妹救救我啊!」

宋大統領在距離一公分處停住了:「二小姐,這便是你說的高手?」

夜弦尚未作出反應,腿已經被葉朝歌死死地抱住了:「妹妹,他說的什麼法場?你跟爹說,我再也不吃豬肉了,我不要去養豬,求求你了。」

夜弦狠狠的踹了她一腳:「滾開,葉朝歌你這賤人,我看你到了慎刑司,還如何裝瘋賣傻?大統領,葉朝歌是皇上欽點的欽犯,還是帶去讓皇上發落的好。」

宋大統領看着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的葉朝歌:「帶走!」

葉朝歌看着柳小娘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笑容。

含元殿上,身穿龍袍的元政端坐於龍椅之上,九五威嚴,讓人敬畏。

身邊坐着皇后白沁林,一襲華麗鳳袍,尊貴無比,殿下則站着葉家人,這讓葉朝歌更加明白了。

葉瀟然見葉朝歌四處張望,便怒火中燒:「不孝女,見了皇上還不趕緊跪下!」

葉朝歌竟然咧開嘴笑了:「皇上,您就是皇上啊!爹爹,大娘經常跟女兒說,皇后娘娘是自己人,皇上也是自家人,見了不用跪的,爹爹你忘了嗎?」

葉瀟然一眼便看出了葉朝歌想要裝傻矇騙皇上的戲碼,如果能借皇上的手,將她除掉,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朝歌,你休要胡鬧,今日你若在皇上面前認了罪,你母親方可平安度日,若是繼續胡鬧,恐她也會隨你去了!」

葉朝歌怎麼會不明白葉瀟然的威脅,讓她一個人認罪,否則就會殺了柳小娘。

皇上看着瞬間安靜下來的葉朝歌,本就威嚴的臉上,更增加了幾分暴怒:「葉朝歌!你可知罪?」

葉朝歌攥着拳頭:「臣女知罪,都是臣女乾的,請皇上治罪!」

葉朝歌話音一落,皇后,葉瀟然與夜弦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當然,這笑容也被葉朝歌盡收眼底。

皇上怒目而起:「膽大妄為,真是膽大妄為!居然敢劫法場!葉朝歌你犯下死罪,朕定不會輕饒了你,說!有何同謀?」

葉朝歌抬頭,眼中含淚:「皇上,一切都是臣女一人所為,與父親無關,與葉家無關,請皇上治臣女死罪!」

皇上看着葉朝歌向葉瀟然磕頭:「父親,女兒死後請您善待母親,她對您的感情從未因你對她的苛待而減少一分。」

葉瀟然心裏一緊,這葉朝歌如此說,究竟是何意啊?

「不孝女,犯下如此大罪,才想到你母親?縱然你是我的親生女兒,我也不會為你傷心,犯了國法就必須要受到處罰,為父看在你是葉家人的份上,會讓你入了祖墳,你尚且安心去吧。」

葉朝歌冷笑,原主死了也好,恐怕她早晚是要死在自己家人手裡的。

夜弦走到葉朝歌的身邊,看着她那張比自己貌美的臉,就要永遠消失了,心裏的暢快由然而生:「姐姐,你放心去吧,妹妹定會替你照顧好柳小娘的,日日都會去請安,讓她安穩度日!」

「多謝妹妹,皇上!臣女既已認罪,請皇上下旨吧,便是死罪,臣女也認了。」葉朝歌看着坐在龍椅上的皇上,眼睛裏毫無畏懼之色。

皇上的心裏卻有了動搖之意:「葉朝歌,你一介女子,是如何劫法場的?莫非你功夫了得?」

葉朝歌立刻慌亂磕頭:「是,臣女,臣女習武許久,以一人之力便可劫法場,請皇上明鑒。」

聽了她的話,禁軍統領宋智上前一步:「啟稟皇上,此女子恐不會武功。」

「不會武功怎能劫法場?宋智你可確定?」

「回稟皇上,剛剛在葉府,臣試探過,她險些死在臣的劍下,若她會武功,不可能沒有一點反應。」

宋智說完,抬掌劈向葉朝歌,葉朝歌閉上眼睛,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掌,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倒在地上。

皇上看着此時已經被嚇得微微發抖的葉瀟然:「葉瀟然,葉朝歌究竟會不會武功?有沒有能力劫法場?」

葉瀟然看着倒在地上的葉朝歌,不知如何回答。

「夜弦,你可有證據說她便是劫法場之人啊?」皇后提醒着夜弦,心裏卻緊張的很,可千萬不要出什麼岔子,她可是在皇上面前立了軍令狀的。

夜弦一把扯過她佩戴於腰間的玉佩,嘴角勾出一抹得逞的笑容,轉過身,將其拿在半空,晃了晃,高聲道:「皇上皇后請看,這可是陌家的東西!」

這倒是讓葉朝歌震驚,她醒來後這玉佩便掛在腰中,以為是原主之物,便沒有細想,不過如此一來,心中倒是鬆了一口氣,可以判斷這一切都是一場局。

皇后故作震驚的瞪大眼睛:「陌家的財物已被充入國庫,葉大小姐豈會有陌家的東西?」

「這分明是張茉染被葉朝歌救出後相送的。」夜弦語氣格外堅定。

葉朝歌抬手就打了夜弦一記耳光,她那雪白的臉上瞬間變多了五個手指印:「你打我?葉朝歌你瘋了嗎?」

「妹妹,你不能拿這個玉佩的,昨日大娘將玉佩掛在我的腰上,她說這玉佩是神仙之物,只有我一人可用,別人用了便會死的,你快點還給我,還給我啊!」

夜弦恨不得將葉朝歌當場掐死:「爹!你說句話啊!」

葉瀟然此時才明白葉朝歌的用意,她從未想要認罪,一切都是她設計好的。

如今也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立刻跪在地上:「啟稟皇上,葉朝歌是會一點功夫,但不足以劫法場,臣失察,請皇上治罪!」

皇上將案上的茶杯狠狠的扔在地上砸的粉碎:「陷害?葉瀟然,你竟然陷害自己的親生女兒?你今日不給朕一個說法,朕便要了你葉家的命!」

葉瀟然渾身發抖,皇后恐事情鬧大:「來人,將夜弦掌嘴二十!難怪你今日到本宮這裡來,說是葉朝歌劫法場!本宮念你是本宮的親侄女,信了你,未曾想你竟然!竟然欺騙本宮,來人給我打!」

宋智招手,便有大內侍衛拉着夜弦的胳膊,一人狠狠的掌嘴。

葉朝歌聽着手掌打在皮膚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心中十分舒爽。

皇上震怒:「葉瀟然,夜弦陷害親姐,心腸實在狠毒,你家大娘子身為親娘也罪責難逃,每人二十大板,你回去自己打!」

葉瀟然磕頭認罪:「多謝皇上開恩,臣領旨謝恩。」

「至於這葉朝歌,朕冤枉了她,便賜婚於陌殤!她二人本就有婚約在身,此次就再續前緣吧。」

葉朝歌攥緊了拳頭,這皇上的腦迴路真是有點跟正常人不太一樣啊,真是挖坑自己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