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帝尊絕寵,傾凰天下
帝尊絕寵,傾凰天下 連載中

帝尊絕寵,傾凰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葶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夙傾凰 帝墨塵

【本文為女扮男裝小說,男強+女強+一對一男女雙潔+空間+魔獸多多+無誤會】雲傾凰,九幽大陸雲氏家族的廢物『九少爺』傾凰,二十一世紀的金牌僱傭兵當風雲變幻,兩者合二為一之時,『廢物』?世人卻不知曾經的『廢物』竟是九幽大陸空前絕後的混沌體質,修鍊一日千里契至尊神獸煉鴻蒙神器闖上古秘境……從此踏上尋找雙親,解開身世之謎的強者之路傾凰原以為穿越不過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卻不知竟是一場跨越萬年的盛世豪寵展開

《帝尊絕寵,傾凰天下》章節試讀:

「嗤!傭兵公會招待的自然是傭兵,這裡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隨便進來的地方。」

「廢物!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還不趕緊給本少主滾出去!」傾凰感覺到有一股帶着殺意的勁風向著她後心部位襲來,她本能的向旁邊側身避開了這道攻擊。

「那廢物竟然躲開了!」

「我是不是眼花看錯了?」

「難道我還沒有睡醒?還是這個世界已經玄幻了?這狂獅傭兵團的少主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9階靈師啊,這個不能修鍊的廢物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躲開那道攻擊!」(靈師等級分為幻師(一幻星)、靈師(二菱星)、大靈師(三寶星)、天空靈師(四天星)、靈聖(五聖星)、靈宗(六宗星)、靈神(七神星),每級皆分為1-9階)

……

「你…你竟然躲開了本少主的攻擊?」楊偉望着傾凰,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躲開很難嗎?」傾凰雙眸中閃過一絲輕蔑,嘴角勾起一絲冷酷的弧度。

「廢物,你找死!」被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如此鄙視,一向嬌縱跋扈慣了的楊偉少主自然是無法忍受。

「獅吼拳!」

「喝!是狂獅傭兵團團長的成名絕技,大家快閃開。」

「快退!快退!」

「萬一被誤傷可就得不償失了!」

……

圍觀的眾人看着楊偉使出的元素靈技,不由的大驚失色,極速向外退去。

『這就是9階靈師的力量嗎?果然不是雲林那種廢物能比的。』傾凰一改散漫的態度,認真了起來。

「少爺,小心啊!」雲清眼睜睜看着這道攻擊攻向傾凰,卻只能徒勞的睜大眼睛,心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以她不過1階靈師的實力,在一個巔峰靈師的面前實在是不夠看。

『唰!』傾凰再次側身避過這道攻擊,同時趁着楊偉背後空門大開,抬起右腿狠狠的踹去。

「嘭!」

「啊!」

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伴隨着無比凄慘的尖叫聲響徹在大廳內,頓時驚呆了所有人的眼球。

「嘶!」

「這廢物什麼時候有這麼厲害的身手了?難道她已經恢復靈力了?」

「不對!那不是靈師的力量,應該是劍師的力量。」

「對!九少爺用的一定是劍師的力量,你們看,九少爺手中握着的武器是一把匕首,雖然不是劍師慣用的長劍,卻也和劍同理。」不知不覺間,眾人對傾凰的稱呼也發生了改變,不再是充滿諷刺的『廢物阿九』,而是充滿尊敬的九少爺。(劍師等級分為劍士、劍師、大劍師、劍聖、劍宗、劍神,每級同樣分為1-9階)

傾凰在踹向楊偉的同時,她便將隨身攜帶的匕首抽了出來以防不測。

「啊!你這個該死的廢物,本少主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們還愣着幹什麼,給本少主一起上。」

「是,少主!」

「石岩,留下一口氣,本少主要親自報仇。」

「是,少主!」石岩,一名9劍大劍師。

「臭小子,竟敢打傷我狂獅傭兵團的少主,當真是活膩味了。」石岩眼神狠戾的瞪視着傾凰,縈繞着劍氣的大劍筆直向著傾凰的面門襲來。

「少爺小心!」自從踏進傭兵公會就一直處於驚愣狀態的雲清,此時如夢初醒般,突然衝到傾凰面前,張開手臂將傾凰死死護在身後,毫無畏懼的迎向石岩。

「少爺你快走,讓雲清來擋住他。」即便明知道這樣做不過是螳臂擋車,明知道這樣做只有死路一條,雲清卻仍舊沒有絲毫猶豫,義無反顧的這樣做了。

「小清!」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雲清,傾凰只感覺雙眼脹脹的,酸酸的,有一種不知名的液體似乎想要破體而出,心中某個地方突然好像是着了火一般,灼熱無比,心臟也在這一刻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呵呵,好一副主僕情深的畫面,真是感人至極啊。可惜啊,可惜,今日你們誰也走不了。」說時遲那時快,石岩舉起手中的大劍毫不留情的向著雲清的脖頸划去。

「去死吧!」

「轟!」

看着即將發生的一幕,傭兵公會內的所有傭兵都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甚至就連二樓雅間內的人都不由起身消失在了雅間內。

「噗!」

「咳咳咳…」

當周圍的一切恢復平靜後,緊閉着雙眼的傭兵們這才睜開了眼睛,可這一看卻是再次驚愣在了原地,嘴巴徒勞的張開,卻愣是發不出一絲聲音。就連突然出現在傾凰不遠處的男子也好似受到了驚嚇似的,目不轉睛的瞪視着傲立在大廳**的傾凰。

「怎…怎麼…可能!」楊偉不可置信的聲音頓時打破了平靜,同時也拉回了所有人的意識。

眾人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石岩,再次扭頭看向猶如一尊冷酷殺神一般的傾凰,眾人再次石化了。

「少…少爺?」雲清機械般的抬頭看着身前那好似被實質般的殺氣包裹着的雲傾凰,眼中滿是擔憂和心疼之色。這一刻,雲清彷彿看到了五年前那個渾身是血卻絕不低頭的嗜血殺神,哪怕明知道只有死路一條,仍舊毫無畏懼的和那群黑衣人戰鬥到最後一刻,哪怕是死也誓要咬下對方一塊肉來。曾經的少爺雖然頂着九幽大陸第一天才的名號,雲清卻感覺不到少爺身上有絲毫感情,就好似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那日在空間內醒來後,雲清就發現少爺變了,徹底的變了,變得更像一個有血有肉有靈魂的人,這樣的少爺是雲清一直以來都期盼的。如今再次看到少爺嗜殺的一面,雲清甚是擔憂,她害怕少爺再次變回曾經那個不苟言笑,沒有任何感情波動的人形傀儡。

「動她者,死!」此時的傾凰眼中漆黑一片,若是有人仔細看便能發現此刻的傾凰眼眸忽明忽暗,偶爾還會有一絲紫色光芒閃過,真正是詭異至極。

眾人並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看着這個好似索命閻王般的傾凰,本能的生出了一絲恐懼。

「現在該輪到你了!」傾凰身影一閃,再次出現在眾人視線中時已經站定在了楊偉面前。

「你…你要…干…幹什麼?」此時的楊偉早已沒有了囂張氣焰,眼中只剩下恐懼,看着傾凰的眼神就好似在看一個惡魔。

「九少爺,請手下留情。」

『砰』金屬碰撞發出的刺耳聲音頓時驚醒了呆愣中的所有人。

「天!是大陸第一傭兵團少主,凌楓。」

「凌楓少主如今不過25歲的年紀,卻已經突破了大靈師等級,成為了一名天空靈師級別的強者,與當年名動九幽的雲氏家族九少爺也分毫不讓啊。」

「可話又說回來,難道九少爺已經修復好丹田,重新開始修鍊了嗎?」

……

「你是誰?為何阻攔於我?」傾凰面無表情的看着突然出現在她身邊,輕輕鬆鬆便能擋下她全力一擊的英俊男子。

「在下名叫凌楓,九少爺如今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當真不愧是曾經九幽大陸的第一天才,不知凌某能否和公子交個朋友?」凌楓面帶微笑的看着傾凰,眼中一片真誠。

「交朋友就不必了,還請凌楓閣下讓一讓,本公子沒有太多時間耗費在這裡。」傾凰冷酷嗜血的眼神再次看向早已嚇傻了的楊偉身上,空氣中霎時傳來一股難聞的味道,這傢伙竟然直接被嚇的尿了褲子。

「九少爺,想要殺楊偉以後有的是機會,何必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落人口實引來不必要的麻煩。狂獅傭兵團的駐地離傭兵公會不遠,相信只要楊偉一死,他們很快便會得到消息趕過來,而狂獅傭兵團的團長也就是楊偉的父親,是一名巔峰天空靈師,更是有一頭戰鬥系中也算得上翹楚的本命魔獸烈焰狂獅,是一頭低星聖獸。以九少爺如今的身手很難在這樣的陣容下平安離開,更何況還要護着你身後的那位女子。」

傾凰原本冷酷的面容上有了一絲波動,很是驚訝的扭頭看向凌楓,這竟然是傳音入密,在場之人,除了她沒有一人能夠聽到凌楓所說的話。

隨即傾凰低下頭,陷入了沉思。

雖然她有白蓮空間,關鍵時刻可以進入空間內,可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她並不想暴露出白蓮空間的存在,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她懂。更何況如今的她並不是一個人,她不能將雲清一併帶入危險之中。

「好,本少爺這次就放過你,若還有下次殺無赦。」

「還不快滾!」

「是是是,我們這就滾,這就滾!」

一向跟在楊偉身後耀武揚威的狂獅傭兵團眾人如蒙大赦般,扛上楊偉立刻飛一般的離開了傭兵公會。

「小清,我們走。」原本她打算註冊好傭兵後順便接幾個任務再進入迷霧森林歷練,這樣既可以歷練成長,也可以順便賺點金幣,如今卻是沒有註冊的想法了。

「九少爺請等一等!」眼看着傾凰兩人要走,凌楓莫名的竟然有着一絲不舍,話也就那麼自然而然的說出了口。

「凌楓少主還有什麼事嗎?」對於這個出言提醒她的俊美男子,傾凰心中對他還是有着一絲好感的,腳步自然也就停了下來。

「聽說九少爺是來註冊傭兵的,剛才的事我代傭兵公會向九少爺道歉,還望九少爺大人有大量,不再計較,凌某已經吩咐人去為九少爺辦理傭兵徽章了,九少爺可以和凌某上二樓稍等片刻。」傭兵公會少主莫黎和他是過命的好兄弟,如今正主不在,他身為莫黎的好兄弟自然應該代替兄弟敬一敬地主之誼;最主要還是他對這個曾經名動九幽的天才九少爺好奇不已,心中莫名的便對眼前這個少年有着一絲好感,自然想要深交一番。

「那好吧!」看着凌楓眼中的真摯,傾凰也不再推辭,轉身跟隨着凌楓上了二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