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獨霸仙路
獨霸仙路 連載中

獨霸仙路

來源:google 作者:L天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徐成 武俠修真 風南天

一個等死的古稀老頭,意外服食仙果,從此脫胎換骨,踏入仙門他登天路,探仙藏,深入妖窟,縱橫洪荒魔門巨擘在他腳下顫抖,仙道宗師也聽其號令他權勢滔天,挽救天界危機他是一代修羅帝君,他的道侶是天界天后且看一介凡人如何一步步修鍊成仙,獨霸仙路,縱橫三界六道......展開

《獨霸仙路》章節試讀:

第08章 拜見魘魔大人

這是一件很獨特的長袍,領口垂直豎立,兩邊的肩膀各有三根倒刺,最怪的是兩邊的袖子一長一短,一隻振翅欲飛的怪鳥在一些閃着銀光的細碎鱗片輝映之中,怪鳥的六根尾翎蜿蜒着繞向身後。

奇怪的是鳥的顏色樣子,好像隔了一層霧,朦朦朧朧看不真切。整件衣服除了胸前的鱗片和肩膀的倒刺外,其他的都是用一種特殊的絲線織成。

各種顏色搭配適中,很有柔韌性。風南天馬上就喜歡上了這件衣服。他才不管這衣服到底是不是盔甲,穿上衣服,自己也覺得威武許多。

剩下的就簡單多了,他從一堆東西裡邊又找到幾樣東西,分別是一根白色的鞭子,兩塊寫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的黑色木片,還有一把連鞘的古銅色小劍。

他把鞭子綁在腰間,小劍別在腰上,兩塊木片塞進懷裡。他感覺這些東西很不一般。

收拾好東西,正想尋找出路,發現周圍的空間越來越淡,腳下的石塊也塊塊碎裂,裂縫越來越大,風南天只覺腳下一輕,整個人竟然掉了下去,風南天不禁叫了一聲。

剛落下也就幾秒鐘風南天發現自己居然停了,周圍的環境很熟悉,赫然是自己剛來時的混沌世界。

正琢磨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左方黑壓壓的一群朝自己飛來,領頭的正是白固三人,後面跟着一幫魔頭。風南天頭皮發麻,他可知道這幫魔頭的恐怖,簡直比鬼還可怕。

轉眼間,風南天已經被圍在了中間,這回他就是想跑也不可能了,想不到自己剛脫虎口,又入狼窩。

白固三人來到跟前,奇異於風南天的打扮,大人怎麼把氤豕銀衣穿上了,心裏疑惑卻不敢多問,跪伏行禮道:「拜見魘魔大人,恭喜大人功成出關。」

魘魔大人?出關?風南天呆了一下,突然間明白了,原來他們把自己當成魘魔了。

可是我明明長得不像魘魔啊!顧不了那麼多了,既然這樣,我不妨暫時冒充下去,也許能探聽點消息。他說做就做,稍微平靜了一下。

「噢,白固啊!好大的場面啊!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幫我守關嗎?」風南天微笑說道,他決定要給這幫魔頭一點下馬威。

「屬下不敢,屬下原本是在幫大人守關,寸步不離,只是後來黑煞消散,屬下猜定是大人合體成功,功法轉變,以至幻境消失。

後來見大人在此處現身,所以帶眾弟兄前來拜見,屬下絕無私心,望大人明鑒。」白固誠惶誠恐,他可知道魘魔喜怒無常,一點不敢大意。

很滿意眼前的效果,風南天點了點頭:「都起來吧。」

白固站起身來。發現自己滿頭大汗。旁邊的胡珍為了緩和氣氛,趕緊轉移話題:「哎呀,大人重塑魔體後,比原來更英俊了,奴家真是為大人高興啊!

對了,大人打算什麼時候帶我們離開這鬼地方啊?」

風南天可是暗叫僥倖,原來重塑魔體後相貌也會跟着改變,自己是無意當中過了一關。「我帶你們出去,怎麼可能?我要能出去,還在這幹嗎?」

白固三人互相對望了一眼。胡艷妖媚地道「大人難道忘了,當您功成之時,也是我們脫困之時。」

風南天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不知如何出去,本想能含糊敷衍過去,看來是不行了,不過這也難不倒他:「噢,當然記得,是這樣的,當初我行功時遇上點麻煩,那老頭的抵抗很頑強,導致我的部分記憶受損,其中包括如何出去的方法,你們知道嗎?」風南天亂編一通。

原來是這樣,白固舒了口氣,以為風南天不願帶他們出去,他也知道重塑魔體的危險性。事實上多年的積威讓他也不敢懷疑風南天,只是理所當然地以為這是魔體重生的必然結果。

「大人請放心,出去的方法白固曾聽大人說過,主要就是以天魔真力強行破開這裡的混沌神砂,然後我自然會被傳送到外邊。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不大清楚。」

「天魔真力,我可沒有,現在體內倒是有一股別的力量,應該可以吧。」可惜不能去找岳琦,他知道就算找到也沒用,自己現在連自保都成問題,希望他沒事就好。風南天喃喃自語。「對了,那你把怎麼用天魔真力的方法告訴我吧,我們這就出去。」

白固嚇了一跳,大人怎麼連魔門功法都忘了?

「大人,屬下只得到大人瞑天魔典前五層的傳授,大人那不是有更完全的箐木簟嗎?上面可有完整的十一層《瞑天心法》,大人不會連它也忘哪了吧?」

風南天可不管什麼箐木簟,他聽說白固那有五層功法,覺得夠了,他主要就想能調動體內那股力量就行了。

「那你就先把那五層心法告訴我吧,箐木簟以後再說。」風南天當機立斷。

白固覺得魘魔重塑魔體後有了很大變化,不僅僅在外貌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不敢怠慢,白固就在這混沌空間傳授風南天心法。

其他魔魂在胡珍、胡艷的帶領下圍成幾圈把風南天二人護在了中間。魔殺界的規條是強者為尊,一旦手下魔頭真心臣服於你,意味着它們將無條件地獻上心魔,除非灰飛煙滅,否則永世不棄。

魔殺界的功法講究隨心所欲,邪門霸道,詭異實用,以最短的時間達到最好的效果,因為過於追求功法的威力,所以往往忽略了根基的重要性。

所以魔功的特點是先易後難,越到後期提升的可能也越小,這一點與正道完全相反。

白固的話語陸續地在耳邊響起。風南天凝神靜氣,心神沉入紫府,這是一個奇異的空間,四周是全是湛藍色,波光粼粼,好像一片汪洋的大海。

風南天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看見自己的身體,可是又實實在在地感受到自己身體的存在,就像隱身了一樣。

這裡充滿一種溫馨的氣息,他沉醉了,好像回到了母親的懷裡,溫暖舒適。此時一道金光從海洋下方升起,彷彿初升的太陽,光芒萬丈。風南天驚訝萬分,那團金光竟然是另一個自己。

風南天從白固的話語中知道,紫府有一個自己的元神,本來只要讓元神按着功法修鍊就可以了,偏偏現在出了兩個元神,他都不知道到底要修鍊哪個。

正猶豫間,金色元神彷彿知道他的位置,向他飄來。風南天甚是好奇,他往下迎去,金光一閃,元神將他包在了其中。

一瞬間,風南天全部明白了,與魘魔爭鬥時的九死一生,進入畫中時的深刻感悟,魔體重塑時的驚人轉變。

還有七個元靈被控制時的無奈和悲哀。所有的記憶一一閃現,他徹底醒了,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白固震驚地望着風南天,他的全身泛起黑霧,越來越濃,跟着黑霧散去,赤光聚起,緊接着又是黃色光芒亮起。

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風南天全身都被一種顏色覆蓋。最後是一道金芒。金芒逐漸轉盛,一股龐大的壓力隨之向四周擴散。

白固三人忍受不住龐大的壓力,紛紛後退。一些低級的魔魂,還來不及逃開,已經被金芒卷過,魂飛魄散了。

「大家趕快後退!」胡珍驚呼。胡艷原本妖艷的臉上已經被驚恐的蒼白所代替,結巴說道:「難,難到這,這……就是瞑天魔典里的境界嗎?」

「我也不大清楚,好像大人這次重塑魔體後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完全看不透他的深淺。至於到底變化在哪裡,就不是你我所能揣測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大人比以前更加強大了。」白固已經從最初的震驚中恢復了過來,他冷靜地分析道。

《獨霸仙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