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奪妻蜜愛狼總裁
奪妻蜜愛狼總裁 連載中

奪妻蜜愛狼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陸凡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歐辰 陸凡 霸道總裁

婚禮上,十年不見的少爺對她吹着口哨,彈着支票:「妞兒,新婚快樂!想救你男人不?」洛小希含淚點頭一年後,陸凡當眾砸下十億現金:「歐辰,把我的小希還給我!」洛小希:「你們倆,我誰都不要!」歐辰:「想逃?妞兒,遊戲已經開始,爺不喊停,你就沒有說不的權利!」陸凡緊追不放,洛小希卻不顧一切的愛上了歐辰,但是,母親卻死在他的手上……洛小希:「原來,你的愛,不過是報復一場」歐辰:「把你拴在我的身邊一輩子,就...展開

《奪妻蜜愛狼總裁》章節試讀:

  華燈初上,A市最高端的湖邊別墅區。

  歐辰穿着一件紫金暗紋的織錦睡袍,翹着二郎腿,手執一杯紅酒,偶爾優雅的輕啜。

  歐大少爺現在的心情很好,非常好!

  掃了一眼浴室里模糊的身影,歐辰的目光,落到露台外面滿天的星光中。腦海里忽然就蹦出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來。五歲的她是吃貨一枚,全身上下圓滾滾,肉呼呼的,翹着一對羊角辮,活脫脫的一個人蔘娃娃。

  可是,十幾年不見,她怎麼忽然就長成那樣了呢?

  除了那雙大眼睛還是那麼澄澈明亮之外,她的身體起了曼妙的變化,一眨眼,人蔘娃娃就長成了人見人愛的美少女。她的身形變得修長而苗條,曼妙而勻稱。哪怕是閱人無數的歐少,也不得不給她的身材點個贊。至於臉蛋,那就更不用說了,大眼睛,小臉蛋,尖下巴,小紅唇,皮膚白皙**,模樣清純中帶着一種難以言喻的天然嫵媚之感,典型的天使與魔鬼的結合,令人見了,不心動都不行。

  古人說女大十八變,原來老祖宗真的不騙人。

  連歐辰自己都沒有發覺,他的唇邊帶着深濃的笑意,他甚至一邊品着紅酒一邊回味着白天的細節,儘管她並不願意。

  沒有誰會願意在婚禮上被別的男人當眾吃干抹凈!

  可不就是這樣才有報復的爽快嗎?

  瞧瞧現在,他心情多好?

  歐辰雖然並不濫情,可是從來也不會讓自己餓着,環肥燕瘦,倒也算得上閱人無數,可是讓他事後還津津回味的,洛小希是第一個。

  看來,他對他們的報復不僅痛快得淋漓盡致,而他自己也樂在其中。

  因為,福利待遇實在是不錯。

  浴室里,與歐大少爺的好心情相比,洛小希可謂是難過得想要跳黃河。儘管,她並不是個軟弱的女人,可是今天婚禮上的一切變故,實在是突破了她承受的極限。

  她在走出酒店的最後一刻暈倒了,卻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來後,她就在這個陌生而奢華的房間里,旁邊坐着那個讓她一秒從天堂掉地獄的男人。

  木已成舟!

  她已經絕望得忘了悲傷,可還是紅着眼問他:「歐少爺,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劃的對不對?」

  歐辰拉起她的一縷長發在指尖繞着,嘆息道:「妞兒,女人太聰明了不可愛。」

  「那你告訴我這是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毀了我?還有,當年我和媽媽究竟是怎麼離開歐家的?你一定知道的對不對?」

  歐辰好笑的看着她,眼底閃過一抹戲謔:「知道又怎麼樣?妞兒,你搞搞清楚,你的身體,換的是那張十億的支票,不是那個秘密!」

  洛小希忽然覺得自己很悲哀。

  她生下來就不知道父親是誰,但至少還有母親。五歲的時候她忽然被丟到了孤兒院,沒有人告訴她為什麼。十五歲的時候她找到了母親,但是母親已經成了植物人。

  她生命中唯一的一抹亮色便是遇到了陸凡,儘管他那個勢利狡猾的老爹和那尖酸刻薄的老媽一點兒也不喜歡她,但是為了陸凡,她忍了。

  十八歲那天,陸凡向她求婚。她驚訝而無措:「陸凡,再等等,等我大學畢業好嗎?」

  陸凡說:「不,我一分鐘也等不了了。你是那麼美好,我是那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你據為己有。我已經想辦法讓爸媽鬆口了,趁着這個假期,我們先辦婚禮,等你畢業了,到年齡了再補證就行了,不然,我怕夜長夢多。」

  她的眼底當即蓄滿了淚水。

  陸家看中的兒媳婦一直是何莎莎,何莎莎也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纏着陸凡,她何嘗不知道陸凡所做的努力?

  於是,她點頭答應了。

  她嫁了最愛自己的人,她要做最幸福的新娘,就像是一場美夢。可是她還來不及入夢,便被從天而降的惡魔打破,那個混蛋,他毀了她生命中唯一的希望!

  是不是,她不答應陸凡的求婚,這一切就不會發生?

  到底為了什麼,這個多年不見的男人一上來就要毀了她的幸福?

  洛小希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完全沒有發覺身邊的危險氣息越來越濃。

  忽然,她只覺得身子一輕,歐辰已經拎小雞一般把她拎了起來,嫌棄的皺眉說道:「別老是一副貞潔烈女的模樣,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爺看着心裏不爽!還有,把你這身破布脫了,看着礙眼!」

  洛小希一低頭,這才發現自己還穿着那件婚紗。

  真是諷刺至極!

  她抬頭迎上他的目光,眼底是毫不掩藏的恨意。

  對,就是恨!

  這個親手撕碎她幸福的男人,她恨不得將他開腸破肚,大卸八塊,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歐辰伸手掐住她的下巴。

  「喲呵,膽兒肥了?敢這麼瞪着爺!」

  「歘——」

  那件早已經破敗不堪的婚紗,直接壯烈犧牲。

  歐辰拎着她丟進浴室,居高臨下吩咐:「把自己洗白白了出來,趕緊的,爺討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