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都市狂龍
都市狂龍 連載中

都市狂龍

來源:外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西裝暴徒

床上一片凌亂,正中的一朵紅梅卻格外妖艷。「別哭了!」趙東被她哭的有些心煩,送宿醉晚歸的女業主回家,結果被對方強推,這他媽叫什麼事!蘇菲似乎也接受了這個事實,哭聲漸漸止住,「你凶什麼凶?」趙東嘆了一口氣,「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蘇菲擦了擦眼淚,「你負責?你拿什麼負責?」那雙本該清澈的雙眸,此時閃爍着讓人畏懼的寒光。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貞潔,竟然在訂婚的前夜被一個小區的保安給拿走了。想死的心都有,可是死又能解決什麼問題?趙東認真道:「你能想到的任何方式!」蘇菲嘲諷的回他,「任何方式?我是蘇氏集團的展開

《都市狂龍》章節試讀:

趙東想要吐血。
你麻痹!
這玩意怎麼選?
無奈之下,他只好跟孟嬌解釋了一番,這才坐上駕駛位。
「蘇菲,你到底想搞什麼名堂?」
趙東有些無奈,攆走自己的是她,得罪孟嬌留下自己的也是她,這女人是不是有問題?
見蘇菲不說話,他只好駕駛着法拉利溜出小區。
趙東出聲打斷了她的心思,「去哪?」
「雲頂莊園!」
蘇菲報了一個地址,然後扭頭看向車窗外。
今天要在那裡跟魏家大少訂婚,至於為什麼鬼使神差的把趙東帶在身邊,她自己也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
她現在已經有點後悔了,但是又不想讓趙東小看了,只能將錯就錯。
至於一會可能會發生些什麼,她自己心裏也有點沒底。
趙東開車又快又穩,二十分鐘之後,雲頂莊園遙遙在望。
這裡似乎要舉行一場高級別的私人宴會,一些入場的豪車都被攔下,保安仔細核對着受邀人的身份。
但是蘇菲的車卻一路暢通無阻,彷彿主角一般受人矚目。
趙東試探的問道:「今天你過生日?」
蘇菲愣了片刻,然後笑的花枝亂顫。
這個轟動了整個天州的消息,他竟然不知道?
那笑容彷彿春江水暖,讓趙東的心頭盪起一層又一層的漣漪。
蘇菲倒是不介意趙東的火熱目光,「看夠了?」
她拉下化妝鏡,簡單補了一個妝。
「看夠了就收起你那副猥瑣的表情,今天是我的訂婚宴,一會下車之後你要是再敢用這種眼神看我,絕對會被人扔出去!」
吱呀!
性能不錯的法拉利原地剎死,四條輪胎燒出一道詭異的刺響。
在場眾人皆是一驚,齊齊看了過來!
蘇菲也嚇了一跳,「趙東,你搞什麼鬼?」
趙東黑着臉,「蘇菲,你想報復我沒關係,可是你也不能這麼糟踐自己吧?隨便找一個人就把自己給嫁了?」
蘇菲看着他那生氣的模樣,心情忽然愉快起來,「報復你?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趙東側過頭問,「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
蘇菲長舒一口氣。
「我跟魏東明八歲就訂了婚,為了今天這場訂婚宴,我等了整整十二年,你覺着我是在報復你?」
「至於你說的隨便找個人,那就更可笑了!」
「天州的大豪門,魏家的大少爺,百億家族的唯一繼承人,你覺着會是隨隨便便一個人?」
「整個天州,想嫁給他的女人數不勝數!」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趙東總覺着她的語氣有一絲自嘲,可是看她的模樣又不像是假的。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個把初次給了自己的女人,轉眼就要嫁給另外一個男人?
媽的,這事怎麼想都覺着窩囊!
「不許去!」
蘇菲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你說什麼?」
「我說不許去!」
「理由?」
趙東語氣平靜,彷彿在陳述一個不爭的事實,「我說過要對你負責!」
蘇菲諷刺,「趙東,你腦子沒問題吧?想對我負責,就憑你?」
趙東側頭看向她,「沒錯,就憑我!」
蘇菲渾身一震,即使魏東明也從來沒有給過她這樣震撼的眼神。
那睥睨天下的強勢和霸道,彷彿能粉碎弱小者的心靈。
她深吸一口氣,好一會才回過神,「別做夢了!」
趙東倒是沒生氣,「我是認真的。」
「認真的?你有什麼資格跟魏家大少爭?你在他的眼裡,恐怕連一隻螞蟻都不如!」
蘇菲不留絲毫情面,想要撕掉他那張虛偽的面具。
見趙東沒說話,她又冷笑道:「就算我腦袋進水答應了你,你又拿什麼來養我,每個月五千塊的工資?別開玩笑了!」
趙東慢條斯理的說,「錢可以慢慢賺,總之我不會餓到你就是了。」
蘇雪啼笑皆非的問,「你憑什麼認為,我會放棄魏家大少奶奶的身份,跟你一個小保安惶惶度日?」
趙東理所當然道:「因為你不喜歡他!」
蘇菲翻了一個好看的白眼,「呵呵,你哪隻眼睛看出來我不喜歡他了?再說了,我也不喜歡你!」
趙東無賴的笑着,「那你看,我和他就扯平了!」
蘇菲覺着這個男人簡直不可理喻,這都是什麼狗屁邏輯?
她正想開門下車,又聽見趙東說,「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蘇菲下意識的問,「什麼?」
「你是我的人!」
趙東扭過頭,將那張滿是錯愕的俏臉壓在了椅背上。
蘇菲瞪大了眼睛,驚恐,緊張!
天啊!
這個男人難道瘋了?
在魏家大少的訂婚宴上,強吻他的未婚妻?
難道他不知道得罪魏家的下場嘛?不光他承受不起,蘇家更承受不起!
想到此處,她用貝齒狠狠一咬。
「趙東,你如果想死的話我不攔着,但是請你離我遠一點!」
蘇菲飛快的補妝之後,頭也不回的下了車。
其實剛才她有過一陣恍惚。
可自己的命運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經定下了,她試過反抗,結果每次都是遍體鱗傷的結局。
她自己都不做到的事,一個小保安就能改變?
別開玩笑了!
趙東看着蘇菲遠去的背影,不自覺的舔了舔嘴角,那上面殘留的味道讓他一陣失神。
不管怎麼樣,蘇菲都是他的第一個女人,拱手讓給別人?
他可沒那麼大方!
把車停進車位,下車的時候,嘴裏已經叼上了一根煙。
廉價的滾石打火機並不防風,他費了好大力氣才把香煙點燃。
深吸一口,目光穿透淡藍色的煙霧,落向了不遠處的草坪。
一身晚禮服的蘇菲翩若驚鴻,那柔弱的背影卻看的他一陣心疼。
他雙手插兜走了過去,嘴上卻在呢喃,「我趙東的女人,怎麼可能嫁給別人?」
……
趙東走過去的時候猶如閑庭信步一般,一路上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尤其是他一身保安制服,背後的四個大字「帝苑物業,更是讓不少人的嘴角一陣抽搐。
卧槽!
這是什麼鬼?
有沒有搞錯,玩什麼Cosplay?
不止是在場的賓客,蘇菲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不速之客。
該死的!
他難道真的瘋了不成?
蘇菲有些後悔,剛才真的不應該把他帶過來。
可眼下也沒辦法,她已經是騎虎難下。
應付一個魏東明就已經讓她力不從心,如今再加上這麼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她更加頭疼。
不過還好,趙東只是走向自助餐台,這讓她稍稍鬆了一口氣。
人站在場中,儘管心中掀起了滔天駭浪,臉上卻沒有顯露半分。
魏家兒媳婦,對於這個稱呼她曾經不屑一顧,可眼下卻不敢逾越半分。
蘇家已經不復當年,如果得不到魏家的援助,恐怕明天就要向法院遞交破產申請。
她覺着命運跟自己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以前無比抗拒的一場訂婚宴,如今卻成了蘇家的救命稻草。
尤其是今天,真正來祝賀的人沒幾個,想看她出醜的比比皆是!
她幾乎可以肯定,昨晚那個始作俑者就在場中,就像是一隻吐着信子的毒蛇,隨時準備給予自己致命一擊!
……
來參加訂婚宴的人,沒有幾個是為了吃飯。
趙東顯然是一個例外,他從昨天晚上就餓着肚子,接連兩場大戰,又扛了二十桶水,體力消耗很大。
一隻頂級澳洲龍蝦,眾人還沒等開動,就有一大半進了他的嘴裏。
圍觀的眾人嘖嘖稱奇,他的動作雖然快,卻並不粗魯,尤其是品着紅酒的動作,比在場不少人都高出一個水準。
要不是那身保安制服與眾人格格不入,恐怕早就有人想要上前,來試探一下這個男人的底細。
趙東感受到角落裡的一道陰柔目光,隱約察覺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他將視線落向蘇菲,一眼就看穿了那份平靜背後的如履薄冰。
就在這時,現場忽然安靜下來。
趙東也順着眾人的目光扭頭一看,莊園之內走出一個男人,一身白色西裝,彷彿王子一般。
恰巧此時,一道女聲從角落裡響起,又嗲又糯,「魏哥哥!」
知情人都是一副玩味神色,尤其是她那身華麗的晚禮服,似乎更像是為了搶風頭而來。
蘇菲眼神凌厲,「夏小姐,我好像沒有給你請柬!」
她對這位夏家的大小姐沒有半點好感,為了爭搶魏東明,對方不止一次的在背後詆毀自己,手段下作,也無所不用其極。
夏如雪得意的眨了眨眼睛,「這麼著急攆我走,心虛啊?」
蘇雪反問,「我有什麼心虛的?」
夏如雪暗有所指的說道:「心虛做了對不起魏哥哥的事啊!」
魏東明開口了,「如雪,不要鬧!」
夏如雪揚了揚下巴,「魏哥哥你放心,我今天不是來鬧事的,我還專門給蘇菲姐姐準備了訂婚賀禮呢!」
說完,她挑釁的問,「就是不知道,蘇菲姐姐敢不敢接受我的這份賀禮!」
蘇菲的目光直刺人心,「夏如雪,你別挑戰我的底線!」
夏如雪拍了拍手,「來啊,今天這份賀禮,見者有份!」
隨着喧嘩聲起,有侍從將一個個精緻信封交到每位賓客的手中。
就連趙東都拿到了一份,裏面是幾張照片,拍攝角度不錯,清晰度也不低。
一張是蘇雪被人送進別墅的照片,臉頰緋紅,頭髮凌亂,美艷的不可方物,而身邊那個男人正是自己。
另外一張,是他清晨離開的時間。
這下全場嘩然,議論聲潮水一般湧來!
夏如雪很滿意這樣的效果,陰聲問,「訂婚前夜,跟一個小區里的保安鬼混到一起,整整六個小時,嘖嘖嘖,這中間發生了什麼,恐怕不用我多說吧?」
說完,她語氣更加陰毒,「蘇菲,你是有多缺男人?即使你想要男人的話,找個什麼樣的不成,怎麼非要找一個小區保安?你這是在侮辱魏哥哥嗎?」
蘇菲深吸氣,良好的教養沒有讓她當場發作。
可她終究是個女人,事關名節,流言蜚語幾乎瞬間將她淹沒!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啪!
夏如雪一臉震驚的捂着臉頰,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蘇菲看過去,不禁愣住了,出手的人居然是趙東。
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夏雨雪的臉上!

《都市狂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