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聖手神婿/都市聖手神婿
都市聖手神婿/都市聖手神婿 連載中

都市聖手神婿/都市聖手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念白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鳴 現代言情 趙墨涵

為了救治母親,葉鳴拿了三十萬成為趙家的上門女婿母親再次需要錢治病,葉鳴連帶母親卻被岳母打出趙家千鈞一髮之際,葉氏傳承再現展開

《都市聖手神婿/都市聖手神婿》章節試讀:

現任趙氏族長趙鴻,也就是趙墨涵的爺爺七十大壽,趙家人都要到場,屆時出席的江城名流也不在少數。

趙墨涵內心並不想帶上葉鳴,到時候肯定又要引來許多異樣的眼光。

當初,趙墨涵花三十萬,讓葉鳴成為趙家贅婿,只是為了保證她在趙家的位置,同時也是不想自己的婚姻被家族擺布。

趙墨涵也希望葉鳴能夠幫上自己一點,但葉鳴兩年來,依舊是整個江城有名的廢物贅婿,一點改變都沒有。

不說能夠幫上自己,能讓自己少丟一點臉就已經很不錯了。

糾結了一陣,趙墨涵還是挑選了一幅字畫,準備帶上葉鳴參加爺爺的壽宴。

畢竟葉鳴還是名義上自己的老公,趙家的贅婿,如果沒有出席的話,到時候閑言碎語怕是更多。

「葉鳴,明天晚上爺爺七十大壽,禮物我已經幫你挑好了,記得打扮的莊重一點,不要給我丟人。」趙墨涵給葉鳴打了一個電話。

葉鳴隨口答應了下來。

雖然他對趙家人沒有任何好感,趙墨涵的爺爺趙鴻也一直當自己這個孫女婿不存在,但葉鳴並不想拒絕趙墨涵。

如果當初不是趙墨涵的三十萬,自己的母親可能早就沒了。

第二天傍晚,葉鳴隨便穿了一身衣服就出門了,坐得還是華老的奔馳S。

雖然趙墨涵交代葉鳴要穿得莊重一點,但葉鳴這兩年根本就沒有什麼像樣的衣服。

此時的江城大酒店已經人滿為患,趙鴻這次的壽宴請了不少人,同時他也有一個重要決定要在壽宴上宣布。

「墨涵妹妹,怎麼沒有見到你老公葉鳴啊,不會因為是贅婿,不好意思來了吧。」趙成嘴角帶笑,上來和趙墨涵搭話。

站在趙墨涵旁邊的王梅咬牙切齒,心裏已經把葉鳴大卸八塊。

趙墨涵咬了咬嘴唇,「葉鳴馬上就來了,不用你擔心。」

「這解決了公司庫存,墨涵妹妹底氣就是不一樣啊。只是你別忘記了,要不是葉鳴這個贅婿,我趙家也不會成為整個江城的笑柄。」趙成冷哼了一聲,轉身朝着爺爺趙鴻走去。

「看看,這都是什麼嘴臉!你要是嫁給了凌少,我看他趙成還能這麼囂張!都是葉鳴這個廢物,害得我們母女在趙家抬不起頭。」王梅口水不停。

趙墨涵一臉恨鐵不成鋼,今天這麼重要的場合,葉鳴居然來得這麼遲,被人罵廢物就算了,自己也不思進取。

等到大部分賓客都快到齊,一輛奔馳S才出現在了酒店門口。

華老的座駕,整個江城沒有不認識的,沒想到華老居然來參加趙氏族長的壽宴,賓客之間頓時傳出了驚呼聲。

趙鴻也是一臉驚喜,「趙成,你趕緊去迎一迎。」

趙成拉開車門,出現的卻是葉鳴。

「你個廢物贅婿!居然坐在華老的座駕上,臉都不要了!」趙成滿臉驚怒。

葉鳴卻是看都沒有看趙成一眼,緩緩下了車,朝着遠處也是滿臉驚訝的趙墨涵輕輕一笑。

愣在原地的趙成趕緊追了過來。

「葉鳴,今天是爺爺七十大壽,你看看你穿得什麼,都是什麼破爛!」趙成還是滿肚子疑惑,但卻沒忘了嘲諷葉鳴,「你不要臉,我們趙家還要臉呢。」

「葉鳴,你穿成這樣,還有沒有把老爺子放在眼裡!」趙成的父親趙隆也是冷眼看着葉鳴。

在場的賓客們發現華老的座駕里下來的居然是趙家的廢物贅婿,頓時全都用戲謔的目光看了過來。

華老德高望重,大發慈悲送一下葉鳴也是有可能的,根本沒人會覺得葉鳴和華老會有什麼聯繫。

趙鴻的一張老臉也是陰晴不定。

趙墨涵一把將葉鳴拉到了自己身邊,生氣幾乎都寫在了臉上,「葉鳴,我都已經提醒過你了,你到底有沒有替我想想!這是給爺爺準備的禮物,你可別再出岔子了!」

大廳里沒人再關注一個廢物贅婿,紛紛開始給趙老爺子賀壽,禮物很快堆成了一座小山。

「爺爺,這是一尊翡翠雕的南山不老松,祝爺爺壽比南山!」趙成手掌里托着一尊翡翠,頓時引來一眾賓客的驚呼。

「不愧是趙家大公子,真是有心了。」

「和某個廢物贅婿比起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哈哈哈,成兒真是有心了,爺爺很喜歡。」

趙墨涵見形勢不對,立刻推了葉鳴一把,「爺爺,葉鳴知道您喜歡字畫,提前半個月就找了一幅字畫,祝爺爺長壽安康。」

葉鳴面無表情的從趙墨涵手裡接過了字畫,正準備給趙鴻遞過去。

趙成卻是一步擋在了葉鳴面前,「葉鳴,這是你買的還是墨涵買的啊?」

趙成臉帶戲謔,剛才他給葉鳴開了一回車門,心裏一直都憋着火。

「大哥,今天是爺爺的生日,你不要沒事找事啊。」

趙墨涵臉色難看,趙成純粹就是找茬,但是自己又沒有什麼辦法,如果不是葉鳴實在沒本事,她也不用如此憋屈。

趙墨涵現在甚至有些後悔當初讓葉鳴當贅婿的決定。

「哼!既然是給爺爺賀壽,那葉鳴也要拿點自己的東西出來,總不能吃穿住都是我們趙家的,給爺爺賀壽還拿我趙家的錢吧。」趙成冷笑了一聲。

賓客之中也是傳來了嗤笑。

「成兒說的有道理,葉鳴既然是我趙家的贅婿,這兩年可有給趙家做什麼貢獻啊?」趙鴻心裏也是門清,他說這話就是給趙成撐腰了,「正好我有個消息要宣布,以後這趙家就是趙成說了算了,墨涵你把公司經理的位置也讓出來,都聽成兒安排。」

趙墨涵臉色漲紅,滿臉的難以置信。

她知道,針對葉鳴只是順手,最後還是沒把她這個孫女當趙家人。

但是,如果葉鳴夠強勢的話,她這個趙家孫女的地位也要穩固不少。

葉鳴依舊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手裡拿着趙墨涵遞過來的字畫。

在大廳里的所有人看起來,葉鳴已經是被嚇得手足無措了。

「你只有三天可活了,要珍惜。」

葉鳴突然開口,猶如驚雷炸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