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獨養太子妃
獨養太子妃 連載中

獨養太子妃

來源:外網 作者:雲明清宋知袂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雲明清宋知袂 科幻小說

大夫抬手,夥計立刻攔住了婦人。 大夫順着下巴的鬍鬚,眼睛微微眯起:「這姑娘是在借用外力,讓你相公排出胸腔中的臟物,是在救.........展開

《獨養太子妃》章節試讀: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獨養太子妃》,主角為雲明清宋知袂小說精選:... 她撐著身子,本以為是從那該死的皇帝手下活了下來,可是卻發現自己所處的情景,有些不太一樣。 這裡不是冷宮,不是她卧房的床榻,而是她未嫁人之前的閨房。 這裡是雲府? 她翻身下來,總覺得渾身輕巧,沒了之前的沉重,一步躍到銅鏡面前,端詳自己的臉龐。 她還是她,還是雲明清,不過,是幾年前的她。 素凈白皙的巴掌小臉,明眸皓齒,雖然年齡尚小,但是顯然是活脫脫的美人坯子。 雲明清深吸一口氣,快速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重生了。 那一瞬,她的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她回來了,她有了再一次的機會!這一次,她絕對會讓那些人血債血償,痛不欲生! 門外的佩蘭聽到裏面有動靜,立刻邁著碎步進來:「小姐,您醒了?」 看到熟悉的佩蘭,她的眼眶頓時升騰起霧氣。 她當然記得,佩蘭是如何對她不離不棄,如何忠心對她。 「小姐,您您怎麼哭了?」佩蘭原本笑着的臉忽然一僵,有些慌亂:「小姐是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可以和佩蘭講。」 雲明清呼了一口氣,拂去眼角的晶瑩,勾唇笑到:「無事,不過是看到佩蘭,高興的很。」 佩蘭一怔,覺得訝異。 一向對下人冷漠高傲的小姐,竟然會露出如此真誠的笑容?她甚至懷疑自己看花了眼。 「今日是什麼日子?」雲明清從巨大的喜悅中冷靜下來。 被這麼一問,佩蘭稍有怔忪,但是依舊乖巧回答:「天澤國十三年,五月初十。」 五月初十!她呼吸一緊,忽然想到,這一日,是她弟弟雲明澤落水死亡之日! 怎麼偏偏是這個時候?! 一切一切的悲劇,都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雲明澤落水,她從此被扣上克親的帽子,府里任意一個下人都敢欺辱於她 她也失去了唯一一個,真心待她的血脈親人。 她眼眸一縮,顧不得其他,健步沖了出去,佩蘭趕緊跟上。 一路上,雲明清沒有半分耽擱,生怕晚些,明澤就會被歹人所害,當成陷害她的一種手段利器。 等她靠近府內的湖邊,就看到了湖的中央有一個撲騰水花的人影。 「佩蘭!快找人救人啊!有人溺水了!」雲明清急的眼淚都出來了。 佩蘭也慌了神:「奴婢這就去!」 看佩蘭去找人,緊接着她二話不說,直接縱身跳了進去。 正月里,還是晚冬,池水冷的刺骨! 雲明清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深吸一口氣,重新把頭埋進水中。 遊了幾步很快就找到了雲明澤,在水下掙扎的厲害。 雲明清趕緊浮上水面,換了口氣,然後再次鑽進水中! 幾個呼吸之間的時間,弟弟已經停止了掙扎,雲明清藉著水的浮力,把弟弟撈上水面,拖往岸邊。 好重像個死人一樣重 雲明清咬著牙,眼淚大滴大滴的滾落,只覺得冰冷的臉頰有兩滴極燙的水痕划過,然後轉眼間被風吹得冰冷。 好冷,衣衫浸透了水之後拖得身體愈發沉重,牙關瘋狂打顫,甚至恨不得 恨不得眼前一黑,就這樣暈過去! 雲明清猛然狠咬一口舌尖,讓自己保持清醒。 她不能! 她孑然一身獨躅前行,沒有機會軟弱。 她一定要帶着弟弟,一起活下去! 費盡周折,她把雲明澤推上了岸。 站在岸邊,她渾身發抖,寒風凌冽,她忽然覺得頭暈目眩,有些站不穩。 過了一陣,佩蘭才帶着侍衛匆匆趕到。 「小姐,你沒事吧?」佩蘭一臉的擔心,和身後一副無所謂的侍衛表情,呈現出了鮮明的對比。 佩蘭看着面前的雲明清渾身濕透,連忙脫下自己的外衣罩在她身上,倘若這副樣子被人看去再傳了出去,必定對小姐的清譽有所損傷。 敏銳如雲明清,她眼神掃視了一眼那個侍衛,微微啟唇:「送少爺回雲清閣。」 那侍衛明顯的不情願,但是還是硬著頭皮,把少爺扛在了肩上。 一旁的佩蘭早就注意到了雲明清臉色發白,渾身濕漉漉地冷顫不止,立刻上前攙扶住了她。 幾人回到她的房間,侍衛放下雲明澤就打算甩手離開,雲明清忽然一聲低喝,命令道:「把大夫給我找來,少爺溺水時間太久,出了事故,你擔當不起。」 那侍衛一愣,眼底划過一絲輕蔑,沒有多說什麼,低聲允下便快速離開,像是生怕染了晦氣。 此刻,雲明清才鬆了一直提着的一口氣,整個人倚靠在了佩蘭身上。 佩蘭見狀,立刻走上前去,幫雲明清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緊接着給雲明清捂在了被子里。 剛要轉身出去熬一碗薑湯,雲明清卻突然開口了。 「佩蘭,你說那些侍衛還會叫大夫回來嗎?」 佩蘭的身形一頓,轉過身來,咬了咬牙不敢說話。 未必。 明清閣在雲府里,因為自家這位小姐的冷淡,是個被忽視的存在。 寒冬臘月的連正常嫡女份例的銀紋碳都領不回來何況是大夫了? 但自家小姐不被老爺重視的事情,一直是大忌。只要讓她聽到這話,雲明清會變臉極快,甚至動手。 雲明清見佩蘭不出聲,心裏已經有了數。 罷了。 既然請不動大夫,那就得親自動手了。 以她的醫術,治療一個溺水昏迷,不是什麼難事,雲明清起身走到了雲明澤的身側,掀開了他的外袍,將手放置於他的後背處。 屏息凝神,手指稍微用力,開始在他後背經脈處的穴位遊走,力道時輕時重,看似沒有規律,卻蘊含著其中的醫術之道。 「小姐,你」佩蘭驚呼一聲,不敢相信自家小姐,竟然會有如此醫術! 小姐的生母的確會醫術,但自家小姐明明不感興趣啊 片刻,趴在床上昏迷的雲明澤忽然開始劇烈咳嗽,猛然的吐出一大口水來! 至此,雲明清才收了手,維持氣息。 剛才一番穴位用功,她的身子也運作起來,內息凝結於身,一下子驅散了渾身的寒氣,臉色也開始慢慢變為紅潤。 雲明澤吐出胸口的積水後,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息,眼睛也半睜:「阿姐」 經過落水一劫,在看見雲明清時,雲明澤紅了眼,想來也是嚇壞了。 看着他醒來,雲明清長長舒了一口氣,露出欣慰的笑容,抬手扶住他的額頭:「阿姐在這裡,你不用怕,放心休息。」 聽完雲明清的話,雲明澤才再一次閉上了眼,昏睡過去。 等他睡去,雲明清的臉色再一次的嚴肅:「明澤落水必要發高燒,你去從我的妝奩里取祖母賞我的鐲子來。」 佩蘭卻一臉的猶豫道:「小姐那鐲子可是老夫人賞您的,您」 雲明清低頭輕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她兩輩子,祖母就在她及

《獨養太子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