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毒醫王妃又在虐渣了
毒醫王妃又在虐渣了 連載中

毒醫王妃又在虐渣了

來源:外網 作者:姜雲姒沈臨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姜雲姒沈臨州 都市言情

姜雲姒重生了!相府嫡女?身份尊貴?名聲顯赫?呸!她才不要這些虛的!拿自己該拿的東西,走自己該走的路!將那些擋道的牛鬼蛇神,統統踩在腳下,這才叫爽!一邊收拾惡毒姨娘,一邊教訓綠茶庶妹,姜雲姒在虐渣的路上越走越遠。不料攝政王賴上門?姜雲姒看着他那張俊美非凡的臉,顏值不錯,准了!展開

《毒醫王妃又在虐渣了》章節試讀:

姜雲姒知道她如今還沒有能力和姜啟之對抗,她得先保護好自己,才能為那在些屹立三朝的的護國公府一夕傾頹之後些亡魂討回公道。
忽然她目光一瞥,瞧見了姜婉若倉皇離開後落下的羅帕,她眸光微閃,恰好此時一個偷偷藏在暗處還沒走的乞丐怒氣沖沖地跳了出來。
「方才你可沒說還要挨打!」乞丐一張嘴就牽動了臉上的傷,疼得齜牙咧嘴,可這並不影響他的兇惡。
「規矩我懂。」姜雲姒嫌棄地指了指地上的羅帕,「挨打銀子我會給你們另算,方才那人是相府四小姐,這帕子便是她的東西,你拿回去,好好收着,說不定以後會有大用處。」
乞丐將信將疑地看着她,明顯不太信任。
於是姜雲姒又道:「你們已經看過了她的身子,又拿着她的羅帕,往後豈不就能將她拿捏在手裡,你們要多少銀子,她就得給你們多少,何樂而不為?」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等好事!
乞丐眼裡全是貪婪,盯着那帕子像是盯着香餑餑一般。他飛快地將帕子收好,又在姜雲姒手裡得了二兩銀子,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姜雲姒也沒久留,然而在她抬腳離開巷子之時,一個黑影一閃而逝。
玄武大街上,一輛外表普普通通的馬車正緩緩而行。
忽然一陣風拂過,一個黑衣人悄無聲息地出現在馬車裡。
「啟稟王爺……」
黑衣人便是藏在角落裡看完了巷子里的一場鬧劇,此時用着冷漠的聲線,為馬車上的兩人重現當時的場景。
「聒噪。」
沈臨州嫌棄他一成不變的音調,倒不像是聽趣事兒,反而像是在催命。
他擰眉時,臉色忽得差了幾分,卻是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塊手帕輕輕捂嘴咳嗽了幾聲。他的臉上似乎時常帶着病色,因此掩蓋了他原本驚人的容貌。
可若是知曉他惡名的,便絕不會因他滿身的病氣而輕視他。
畢竟這人是當今聖上跟前的大紅人,也是朝中一眾奸臣的頭子,攝政王,沈臨州。
一個讓世人畏懼的存在――只因他出身普通,卻靠着自己的頭腦與手段一步步爬到了攝政王的位置。
看不慣他行事作風的老臣們巴不得他早些被閻王收了去,以他為首的一眾奸臣卻又恨不得將全天下的神醫,名葯都送到他跟前。
就怕他哪一日被些個忠臣良將給咒死了。
與他對坐的鬼醫卻聽得津津有味,若是姜雲姒在場便會發現,此人就是與她搭訕的老者。
「哈哈哈,你小子口不由心,口不由心啊。」鬼醫哈哈大笑,聽得樂不可支,「老夫就說那小娃娃有一副蛇蠍心腸,配着你黑心肝兒的東西,正好!」
隨意揮手讓黑衣人退下,沈臨州將染了血的帕子隨手扔下,瞥了一眼那殷紅的顏色,咋了一下舌。
「前輩可看好了,我這血,如今還是紅的。」
鬼醫哼了一聲,「全靠老夫出手。」
「是是是。」沈臨州這才是口不由心道,「都是鬼醫前輩妙手回春,讓我這癆病鬼也能順順利利活到百八十歲。」
鬼醫便是笑了,「百八十歲倒是太看得起老夫了。」說完也不再提,反正是個短命鬼,活不了幾年。
「若是有人肯為你試藥,興許……」
「前輩。」
沈臨州掀開一角窗帘,透過還沒有巴掌大的一塊地方看着外頭的人聲鼎沸。
「待做完本王該做的,便也沒什麼活頭了。」
玄武大街上人來人往,無一處不透着繁華。
可在這繁華的表象下,千里江山,已經不比當年。
正似他這副身體,雖猶在壯年,卻已如江河日暮。

《毒醫王妃又在虐渣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