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方羽唐小柔
方羽唐小柔 連載中

方羽唐小柔

來源:外網 作者:李道然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李道然 都市言情

汽車,連人影也少見。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着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着不少草藥,葯香四溢。草房內空間不大,只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此時,床上躺着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面色安詳。一位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着床上剛剛去世不久的老者,面帶微笑地自語道。「唉,我就慘了,不知道還要活多少年才是個頭。」方羽嘆了口氣,眼神中有痛苦,更多的是無奈。從他踏入修鍊之路開始,至今已將近五千年。這段漫長的歲展開

《方羽唐小柔》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華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沒有公路,沒有汽車,連人影也少見。
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着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着不少草藥,葯香四溢。
草房內空間不大,只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
此時,床上躺着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面色安詳。
一位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
「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着床上剛剛去世不久的老者,面帶微笑地自語道。
「唉,我就慘了,不知道還要活多少年才是個頭。」方羽嘆了口氣,眼神中有痛苦,更多的是無奈。
從他踏入修鍊之路開始,至今已將近五千年。
這段漫長的歲月里,方羽無法死去,境界也始終無法再往前一步。
修鍊了將近五千年的他,仍然還在鍊氣期!
沒錯,鍊氣期!修鍊之路最基礎的境界!
按照嚴格標準,鍊氣期甚至不能算是一個境界,只能算是一個煉體的時期。
只有築基之後,才能真正算踏入修仙之路。
但方羽,偏偏就一直卡在鍊氣期這個階段,死活無法前進一步。
幾千年來,築基丹他都吞了上萬顆,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前一千年的時候,方羽的師父還安慰他,說是因為他的靈根比任何人都要強大,所以才要在鍊氣期待久一點。
但一千年過去了,方羽仍然無法突破到築基期。
這時候,他師父也覺得是不是搞錯了,方羽其實只是一個毫無靈根的凡人?
可是一介凡人,怎麼可能活上千年,連衰老的跡象都沒有?
後來,方羽的師父渡劫成功,飛升成仙,離開了地球。
在那以後,就再沒有人關心方羽的境界。
隨着時間的流逝,地球上的靈氣資源越來越稀薄。
如今的地球,即便方羽能突破境界,也註定無法渡劫成仙。
但方羽也從未想過要渡劫成仙,他只想突破這該死的鍊氣期!
這是他的執念。
到今天,他已經修鍊到鍊氣期第九千八百三十二層。而一般的修士,只要修鍊到十二層,就能夠突破到築基期。
一想到修鍊的事,方羽心情就有點鬱悶。
他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看着書桌上那些寫滿了各種藥方的草紙。
「早知道你會成為這麼一個葯痴,當年就不該教你醫術!」方羽輕輕搖頭,無奈道。
依照小夏的遺願,他要把這些藥方整理好帶走。
他才剛開始整理沒多久,就聽到了一些嘈雜的腳步聲,立即抬起頭,看向草房窗外的一個方向。
小夏都把草房建在這種地方了,居然還能被人找到?
方羽微微皺眉。
過了十分鐘,一行人來到草房前。
一共七人,其中有兩名年輕男女,一名坐在輪椅上的老者,還有四名西裝革履,身材健壯的男人,一看就是保鏢。
看到坐在輪椅上散發著死氣的老者,方羽就知道,這群人肯定是來求醫的。
「夏葯神,您好,我叫唐楓,我們來自江南唐家,我們想請您給我……」那名俊朗的年輕男人走上前,大聲說道。
方羽推開門,打斷了他的話。
「你們來晚了,夏修之剛去世不久。」
什麼!?
在場所有人臉色皆是一變。
他們苦苦找尋的葯神夏修之……居然去世了!?
「怎,怎麼會……」唐楓臉色蒼白,獃獃地看着方羽。
為了治好唐老爺子身上的重疾,他們動用整個家族的資源,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才打聽到避世將近二十年的葯神夏修之的所在位置。
歷經千辛萬苦,他們終於找到夏修之居住的草房,可沒想,得到的卻是這個消息!
「怎麼會這麼巧?我們才剛找到……不對,夏葯神肯定沒有去世,他只是避世,不想見我們而已!」長相精緻的年輕女孩美眸泛紅,激動地說道。
「對!葯神肯定還在草房裏面!」唐楓眼中泛着希望的亮光,直接踏步走進了草房。
然後,他就看到躺在床上,雙眼緊閉的夏修之。
唐楓認真地觀察,發現床上的老者果然已經沒有呼吸了。
「怎,怎麼會這樣……」唐楓只感覺希望破滅,渾身都失去了力量。
「我說了,夏修之已經去世了,你們可以回去了。」方羽微微皺眉,對於唐楓闖入草房的舉動有點不滿。
唐楓突然想到什麼,轉頭看向方羽,問道:「你是葯神的徒弟吧?你肯定也傳承了葯神的醫術,你給我們爺爺治病吧,只要能治好,無論多少錢我們都願意付!」
方羽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他徒弟……我只是他一個老朋友罷了。」
其實嚴格來說,方羽算是夏修之的師父。
當年只有十五歲的夏修之,就是在方羽的引導下才走上醫道之路的。當然,這些話沒必要說出來,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
不過,即便是老朋友這個說法,也顯得奇怪。
方羽看起來二十歲不到,而夏修之都八十多歲了,兩人完全不在一個年齡階層,怎麼能稱作老朋友?
不過,此時也沒人細想,一行人都沉浸在希望破滅的絕望之中。
坐在輪椅上的唐老爺子在聽到夏修之去世的消息後,徹底失去了生氣,眼神一片灰敗。
天意如此!他的命數已到!沒必要再掙扎了!
年輕女孩看到爺爺如此,傷心不已,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方羽眉頭微皺,看着唐老爺子,突然開口道:「你已經活了七十三年了,應該活夠了吧,為什麼還想活下去?」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皆是一愣,好奇方羽怎麼會知道唐老爺子的年齡。
但聽到方羽後面的話,他們臉色變了。
活夠了?
這世界哪裡有人會活夠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挑釁?譏諷?
「你個王八蛋,你什麼意思!?」唐楓臉色鐵青,一拳朝方羽的胸口砸去。
方羽眼神微動,身體不動。
「砰!」
唐楓的拳頭還未碰到方羽,自身反倒遭受到一股巨力的撞擊,整個人往後飛去,摔倒在地。
在場其他人臉色大變,震驚不已。
明明是唐楓出拳,這少年連動都沒動,怎麼唐楓反而倒地了?
「哥!」漂亮女孩尖叫。
那四名保鏢反應過來,立即往前幾步,走到方羽的身前。
「不準動手!」坐在輪椅上的唐老爺子用嘶啞的聲音命令道。
四名保鏢立即停住腳步。
唐楓捂着胸口,從地上爬起來,用驚駭的眼神看着方羽。
「小兄弟,我們失禮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唐老爺子問道。
「方羽。」方羽答道。
唐老爺子微微頷首,開口道:「剛才小兄弟你問我為什麼還想活下去,我可以回答一番。」
「因為,我還想繼續陪伴家人,我想看着孫子孫女們長大,看着他們成家立業,看着他們生下後代……人不都是這樣嗎?一代接一代的守望。」唐老爺子微笑着說道。
「爺爺……」聽到唐老爺子的話,一旁的女孩哭得更加傷心了。
家人……
方羽眼神微動。
對於他來說,家人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但對於凡人來說,家人卻是一直存在的,一代接一代。
而絕大多數凡人,誰會不願意活久一點呢?
「你是肺癌晚期吧,還有三個月不到的壽命,好好享受人生最後一段時光吧。」方羽說著,轉身回到草房,並且關上了門。
而唐家一行人,則是愣住了。
方羽怎麼一眼就看出唐老爺子得了肺癌?而且還跟那些醫生說的一樣,唐老爺子只剩下三個月不到的壽命?
他,果然是葯神的徒弟!
反應過來後,唐楓再次敲響草房的門,喊道:「方先生,你絕對是葯神的徒弟吧?求求你給我爺爺治病吧,我們……」
「生死有命。你們立即離開這裡,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草房內傳來方羽平靜的聲音。
「醫者仁心,你怎麼能見死不救……」唐楓帶着怒意說道。
「楓兒,回來。」唐老爺子開口道。
「爺爺!」唐楓雙眼發紅,轉頭看着唐老爺子。
「小兄弟說的沒錯,生死有命,老天要我死,我怎能不死?我們走吧。」唐老爺子說道。
「小兄弟,我無比尊敬夏老先生,沒想到夏老先生已經仙逝……今天我們的到來打擾到了夏老先生,非常抱歉,希望夏老先生在天之靈不要怪責才好。」唐老爺子又真誠地說道。
說完,他就招呼一行人轉身離去。
唐楓雖然不甘心,但既然唐老爺子命令,他也只好跟着離開。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一言不發,氣氛很陰鬱。
唐楓注意到一旁的妹妹若有所思,皺眉問道:「小柔,你在想什麼事情?」
唐小柔黛眉微蹙,喃喃道:「我總感覺……這個方羽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怎麼可能?我們這是第一次來到西北地區,你怎麼可能跟這個方羽見過?」唐楓說道。
「也對……可是,我真的感覺有點眼熟。」唐小柔揉了揉太陽穴,說道。
唐楓心情不佳,不再理會唐小柔,只當她是認錯人了。
可是,又走了幾步路後,唐小柔突然停住腳步。
「我,我想起來了,我在學校見過他!」

《方羽唐小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