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繁花似錦覓安寧
繁花似錦覓安寧 連載中

繁花似錦覓安寧

來源:google 作者:一罐精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廷安 陳璟韻

甜寵+現言+霸道總裁+破鏡重圓+嗯...在+一點點虐————————————那是一個清晨,撫寧一高的校門前,那個宛若驕陽般的女孩兒將一束光照進了他暗淡的人生,從此他着了魔似的追逐着那束光來到她的身邊,而五年後她卻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將那束光殘忍的收走她走的洒脫決絕,走的乾淨利落,從始至終都未給他絲毫挽回的餘地!時光荏苒,七年後的地下停車場,她和別的男人攜手並足,遮着半張面孔的模樣和那個清晨里的他一般模糊不清陳璟韻只知道陸廷安恨了她七年,卻不知他愛了她十二年,那是他的整個青春————————————安水河畔楊柳依依,這蜿蜒千年不絕的潺潺流水,經時光的溫柔撫慰早已波瀾不顯闊別故地七年,眺望兩岸不再熟悉的繁華盛景,才教人恍覺一切都已時過境遷————————————憑藉尚且不錯的繪畫功底,陳寧於安陽一家遊戲公司謀了個原畫師助理的差事從昔日天真爛漫的嬌俏少女,到而今沉穩寡淡的落魄畫渣,是她足足適應了七年才完成的蛻變而睞着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體,攜帶着名為救贖的精神物質闖入她破敗的人生後,陳寧驀然發覺這輕舒漫舞的繾綣時光,正是她極盡渴求的安寧展開

《繁花似錦覓安寧》章節試讀:

周末的早上,陳寧被迫接了一份角色扮演的差事,她需要cos傑出青年律師溫星寒的女朋友,主要工作內容是到酒吧露個面充當一個擺件兒,而最最過分的是這種尺度的兼職還木有薪酬!木有薪酬!木有薪酬!!(重要的事情吼三遍!)

來到酒吧時已經是下午,這時候的酒吧稍顯冷清。

「星寒!這裡!」

一聲吆喝從遠處傳來,溫星寒循聲眺了眼,眉頭微蹙,扭過頭淡淡的吩咐:「你去那邊的吧台等我,我過去應付完他們你的任務就完成了。」

陳寧也跟着掃了一眼:「那個不會就是你眾多迷妹中的一個吧?」她不着痕迹的指了指遠處台桌旁,跟着吆喝聲同時起身望向這邊的女孩兒。

「嗯,算。也好~先打發一個。」溫星寒輕笑了笑,他笑起來像一個純真的孩子,這跟他的名字一點也不搭。

年少時陳寧總嘲笑他配不上這個名字,可每每勸他改一個的時候,他也總倔強的說他喜歡這個名字,高冷!

彼時陳寧以為他永遠也捏不起那個范兒,可再次見到他時,他卻捏成了。

「哎~」她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頭,仰起頭看他:「如果姐姐幫你將他們殺退,你是不是就不生我氣了?」

「什麼意思?」

陳寧眸中閃過一抹狡黠,抬手將口罩扯了下來,一撩長發:「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姐姐幫你將擺件升級成花瓶兒~怎麼樣?」

酒吧的燈光有些昏昧,又彷彿在剛剛那一瞬間明亮,那明亮又晃了溫星寒的眼,讓他怔了怔。

「這...不大好吧?」他明白了陳寧的意思,但她卻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咳!雖然姐姐如今人老珠黃,但應該還剩了那麼一nainai殺傷力~嘿!就只當哄你開心吧~Lets go!」

女人嬌俏的笑顏像熾夏的陽,落進眼裡泛着絲絲灼熱,這人可比他還小一歲呢,可她就總喜歡以姐姐自居。

而且,您老的殺傷力何止一nainai~~

溫星寒稍稍腦補一番,挑了挑眉快走幾步跟上花瓶兒,邊走邊聽她說:「你注意下時間哈,我們不能在這待太久。」

「好勒姐姐~」溫星寒雖然奇怪陳寧的反應,但還是沒有多言的應了她。

在得知要來的是金河商廈後,陳寧特意買了個口罩,但現下劇情需要也只能裸奔了。反正金河商廈這麼大,總不至於那麼巧就撞上那姓徐的吧?她作如是想。

本就帥氣俊朗的溫星寒領着「人老珠黃」的花瓶兒在酒吧中穿行,沿途還招致了幾道驚艷的眸光頻頻矚目。

終於,這對兒宛若璧人般的「表面情侶」施施然的來到了戰場前線,花瓶兒拿捏了一番調子,落落大方的站定。

嗯~很好!有那味兒了!從台桌旁眾人的反應來看,陳寧覺得她的工作完成的應該很出色,是以面上的笑意也真了幾分。

「星寒你這......這位是?」林戎站起身一時間有些愣神兒。

「哎呀老林你傻了吧?」這時,另有一人也熱情的起身搭腔:「這肯定就是星寒說的,」

嗯,對~我就是溫大律師臨時抓來的花邊兒小情人~

「一直在國外搞科研的未婚妻吧?」

——??

陳寧掛在臉上的和煦笑容僵了一瞬。

啥?未婚妻??她那劇本里可沒有這一條啊!

還一直在國外,還搞科研??這不離離原上譜嗎??

就這些名詞她也就勉強只能沾一條好吧??

陳寧掰着僵硬的笑臉扭過頭看向溫星寒,一臉的臭弟弟你搞老娘奧?!

溫星寒也笑眯眯扭頭看她,滿眼都是「你看我都說不大好了」的樣子……

二人不約而同+劍拔弩張的四目相對,在外人看來就是滿滿的默契+恩愛+含情脈脈的深情對望。

最終還是溫星寒先敗下陣來,急忙移開了視線,一張英俊的面龐斂了笑意淡定的點頭:「是的李哥,這是我未婚妻陳寧,」

他又攬過陳寧的臂膀,抬手介紹說:「阿寧,這位是領航律所的李哥,是我同校的師兄。」

此時兩道幽幽冷光朝她射來,陳寧並未在意,大方伸出手笑盈盈的和李哥握了握,眸子閃了一瞬,說:「李哥好~曾聽星寒誇讚過您的廚藝,希望以後能有幸品嘗。」

「哈哈哈!哪裡哪裡……哎?星寒是怎麼知道我廚藝好的??」

???「啊?嗯...」溫星寒睨了眼笑眯眯的花瓶兒,回頭補救說:「上次嫂夫人說的!」

「哦!怪不得~有機會來家裡吃飯,我親自下廚哈!」

溫星寒壓了壓神,不動聲色的繼續介紹:「這位是我們凡星的江律。」

「久聞江律大名!」陳寧親切的雙手攀上,眉眼彎彎和煦道:「之前星寒給我看過咱們律所的合影,如今現實一見才知道,那照片上委實是將您拍的顯老了不少呢。」

江律師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大叔,但衣着髮型卻處處透着精緻正肅、一絲不苟,聞言微胖的麵皮上笑意更濃了。

之後陳寧又尋了些詞,將餘下眾人也照葫蘆畫瓢的暗捧了捧,一套精準得體的組合拳打的溫星寒不禁暗暗驚詫。這些人可都是她第一次接觸,這女人什麼時候這麼會了.....

溫大律師年紀輕輕哪能不愛面子呢?所以陳寧的這番優異表現着實讓他臉上有光,一時間不僅是心情好了很多,連帶着怨氣也消了不少。

這是一場帶了點商務性質的娛樂小聚,領航和凡星兩家律所代表的公司正在開展合作,恰巧雙方律師又相熟,於是在不違反商業原則的情況下小聚一番。而這裡只是一個落腳點,一會兒還要轉戰別處。

原本凡星這邊有江律在就夠了,但他卻生生的將溫星寒拽了出來。

隨着眾人一番簡單客套過後,陳寧打量了一下頻頻向她投來怪異目光的兩個女生,霎時也是瞭然,感情這江律還兼職了媒婆的營生~

可這臭弟弟不是說他有未婚妻??還是個搞科研的,嘖嘖~

「先前聽你說有個未婚妻,我們可都沒怎麼當真,不想你今天還真是讓我們開眼了啊!」李律師看着溫星寒,嘖嘖稱奇的說,「能把這麼漂亮的未婚妻放在國外這麼多年,我是該說你沒心沒肺,還是該敬佩你藝高人膽大啊?」

「呵呵~李哥您說笑了,要不是對星寒有足夠的了解,其實更應該擔心的是我才對~」陳寧懂事的接過話茬應付。

溫星寒玩味的看了眼身畔笑容明艷的花瓶兒,抓住她的手,「夫人就不要替我遮掩了,我要是真不擔心,就不會中斷你的科研喊你回國了。你看你眼底都有血絲了,在飛機上沒睡好吧?」

???感情這還是個剛下飛機的海龜?臭弟弟你看我這打扮跟精英海龜沾邊兒??陳寧低頭瞟了眼自己偏居家的牛仔褲和白色T恤,還真是有幾分老倫敦的調兒......

兩人再度默契的深情對望。

此刻她終於摸清了些劇情走向,原來這還是一個倦鳥歸巢的戲碼!怪不得要她在吧台那裡等他,估計是打個招呼走個過場,就要拉她回去睡覺了唄?不是...就要拉她回去謝幕了!

「星寒你說你也是,這弟妹旅途勞頓就不要讓她折騰了嘛,改天倒過了時差,抽出時間大家再聚也是可以的嘛!」

溫星寒颳了林戎一眼,我不帶來你能信??

「沒關係的師兄,耽誤這點時間沒什麼。」

林戎尷尬的笑了笑,他身旁的林妙妙皺了皺小鼻頭,上下打量着陳寧,不陰不陽的說:「不知陳姐姐在國外是從事哪方面的科研?能不能給我們講講啊?」

嚯~這醋味兒。

「妙妙不可失禮!」

陳寧輕捏了捏溫星寒的手掌,安撫了下林戎:「林大哥沒關係的。」復又轉向林妙妙,笑着道:「說來怕大家笑話,我在國外主要是做一些粗淺的醫學報告分析,上不得什麼檯面。」

「陳小姐說笑了,這濟世救人的行當倒是被您說的有些輕慢了。不瞞您說,家兄正巧在燕京醫大任職,是主攻神經外科的從業醫師,只是不知您在哪裡高就?是從事哪個方面的學術研究?」一旁的另一個女生接了話。

嚯~這個調調更陰,味道更酸!溫星寒你這麼招風了嗎??

林妙妙是林戎的妹妹,她不是律師,是硬要跟着哥哥來「湊熱鬧」的。

在陳寧沒來之前,林妙妙和適才搭腔的女子互不對付,陳寧來了後兩個女生倒是統一戰線了。

作者:這是我寫到20章回過頭想說的話,第一次寫小說實在是有些不熟練,寫到15章才進了些狀態。如果可以我想將之前的章節斃了重來,因為開篇確實很重要。不過已經寫到20章了,再斃一遍又是麻煩,就這樣吧!17章才進入主題我很抱歉,但願能有耐心的小夥伴追下去。初來乍到的精鹽文筆不好,敘事能力也不好,只有一段埋在心裏的故事想呈現出來,他會儘力、他會堅持。拜上!

《繁花似錦覓安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