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鳳囚仙
鳳囚仙 連載中

鳳囚仙

來源:google 作者:商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商弋 殷紅 穿越重生

囚仙,求仙,這世上沒有真正的生,也沒有所謂的死,或許當她踏入修仙之途時就已經知道了她天生無心,為修仙所生,因天道而殺,她從來都不需要理由去殺人,一切行動皆由好奇的情緒驅使,永遠溫和乾淨的笑容,談笑間,妖魔灰飛煙滅本源世界的大亂掀起了一股重生熱潮,原本的修仙之道被打亂,這個世界,將被洗牌展開

《鳳囚仙》章節試讀:

冬天出現在這裡似乎有些不太合適,在這個一年四季中都是溫暖遍布的小城,這幾天突然下起了雪,有點意外的出乎預料,甚至這種雪的程度不亞於冰雹的恐怖。

商弋走在這白雪皚皚的空蕩大街上,單薄的身子被風吹的幾乎要飄起來,奇特的是地上沒有一絲一毫被踩踏過的痕迹。

在這白茫茫的一片中,人所有的感知都變成了如破碎記憶般零散,商弋走的極慢,但卻井然有序,目的明確的前進。

在被遺落的蒼茫雲海間,崢嶸如鬼工的停滯,只有那單薄的身形依舊在移動。

成缺的環境不受自然的控制,開始猖獗繚亂,商弋在這個氣候中露出一抹詭異不明的淡笑。

蒼白的臉色像是幾乎透明一般,一碰即碎。突然,身體一陣搖晃,心口一滯,唇邊流出絲絲殷紅的血液。

抬頭看了看不遠處大街上的寂寥,她嘆了口氣,「不覺碧山暮,重複戲才魔。」

她的細長手指間有一顆透明的戒指,如果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這個戒指就好像流水線一樣低調,似乎下一秒就消失不見。

蒼白的臉頰模糊不清,讓人看不清她的五官,誤以為是幻覺作祟。

她笑了笑,將手指放在唇邊,輕輕吸允了一下,隨即擦去血液,本來不優雅的動作卻顯現熏染卓然天成。

-------------------

這裡位於秋國邊境,是一個沒有修仙者的凡人小鎮,自然的氣氛中顯得很是安寧,並不繁榮的街道也另有一種小康的特色。

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人們雙手合十,虔誠的低着頭接受着教堂里神的沐浴,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期待。

「神說,要有光,於是世間便有了光。」

「上帝,今天是聖子降生的日子,請您給點指示。」

「孩子們,神會保佑你們的。」

上面把額頭貼在交叉放於冰冷的台階上的人說道,他的聲音中只有信仰,沒有一絲感情,那白色衣袍穿在他身上顯得空空蕩蕩的,風一吹,便輕易的掀起一片衣角。

教堂里一時間安靜至極,只有外面的大雪發出的頻率打碎在空中,宛如水墨下筆,毫無瑕疵。

在眾人低下頭的時候,沒人看見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教堂的上方,被光一照,頓時身體發出強烈的光!

身影也被這變故給愣在原地,不過過了一會兒,她卻笑了。

「等待救贖的罪人,我等遵循上帝的旨意前來將光散播於世界。」

眾人本就被商弋的容貌和出場方式所驚到,如今竟沒一人懷疑她的出處,似乎把這神奇的事件歸結到了上帝上面。

商弋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外傷好了不少,雖然靈魂還是虛弱但是比起半死不活強多了。

本來離台階最近的這個男人抬起了頭,冰冷的深藍色眼珠中沒有溫度可言,淡金的髮絲有一些貼在他的額頭上。

這個男人很白,純凈無暇,適中的嘴唇此刻正緊緊的抿着,眉眼中的那一點虔誠也散了去。

「神的旨意已經降臨,聖子會帶領我們走出深淵。」男子低沉的聲音回蕩在空氣里,久久不散。

商弋沒有說話,只是繞過眾人離開教堂。沒有人阻止,也沒有人敢阻止。

走之前,只聽見她那溫和透明的聲音盤旋在大堂的上方。

「神說,一切歸零。」春暖花開。

主人的聲線並不刺耳,如清泉流水般具有穿透性,低啞磁性中帶着一抹偏激的格調。

這句話剛說完,眾人就發現一直下雪的天,變了。雪開始慢慢停了下來,接着,雲層散開,久違的陽光撒滿大地。

不過商弋卻沒了影。

不知不覺中,商弋自己一次無心的舉動,讓自己獲得了無數修士想得到的信仰之力,可惜她現在修為太低察覺不到。

至於為何那個小鎮會突兀下雪?不過是有冰靈物作祟罷了,只是商弋重傷無法將它抓住,但起碼把它嚇跑了。因為那個冰靈物是屬於那種膽小的靈物。

只是那個藍眸男子,怎麼看怎麼覺得詭異……

身影,也就是商弋望了望天空,笑了。

其實,世上早就沒有神了啊!

白色的衣角逶迤着,雪地的痕迹很快消失。行走的步伐突然停住,商弋那沒有溫度的聲音響起:「出來。」

先是雪花被踏碎的聲音悉悉索索,然後便是一個稚嫩的音色回蕩在空氣里,「大哥哥…」

微微傾身,發現跟蹤她的是一個銀色長發的少年,少年身穿一身修士服,微漾的髮絲幾乎要和這雪融為一體,聖潔中帶着不容侵犯,白皙的皮膚讓他看起來不似真人,俊美的五官宛若神祈,帶着略微的稚氣,天地間的聲音靜了,一切彷彿都成了陪襯。

據商弋所知,聖潔氣息只會出現在光明師和神獸身上。

抑或者,有特殊屬性的天才。

對於他的稱呼商弋皺了一下眉,繼而想到自己是女扮男裝又面無表情的說道:「說說看罷,你跟蹤我的原因。」這個少年身上沒有一絲元力,但是卻透露出不凡來,商弋現在不能再去冒險。所以也就不能對他出手。

「我…」少年怯怯的退了退,然後鼓起勇氣指了指商弋的白玉指環,「我是聽到了它的聲音……」

瞳孔一縮,商弋一把抓住少年那光滑白嫩的脖頸,目光微冷,對上少年那狹長的眼眸,想要用力,突然神識里一盪,一切知覺都停止了運行。

待醒過來時,已經過了幾天了。商弋睜開血色瀰漫的眼眸,那原本血色湘西,旋轉迤邐的瞳孔迅速變成一望不見底的深潭湖水藍。

場景化為了一個鞦韆上,墜落的花瓣織成別樣的忘返圖筱。

看來是那個銀髮少年把她送到這裡來的。

她是該慶幸呢還是該慶幸呢?

從鞦韆上起身,她才發現周圍是一個游泳池。

這裡的主人到底有多無聊,才會把鞦韆建在泳池上方?

正在她出神時,從門口進來一個銀色身影,商弋下意識地提高警惕,眼睛眯起,把視線轉為這個人的方向。

「是你啊…速度不錯。」商弋抿抿唇,似笑非笑。

銀髮少年彷彿沒看見她的試探,有些怯怯的退了退,沒有發言。

商弋眯了眯眼睛,語氣中好似有着一絲迷惑,「你為何不殺我?」她那時可是對少年起了殺心的。

「我為什麼要殺你?」這句話好像穿越了時空,到達商弋的面前,少年繼續思考了一會才說道:「你並沒有對我造成傷害啊,而且你是出於自衛反擊。對了,大哥哥你沒事吧?」

少年的聲音不緩不急,低沉沙啞中帶着孩子專有的稚氣未脫,拉回了商弋的思緒。

「沒事。」商弋的臉色依舊蒼白,傷口那處在隱隱作痛,看來是她的實力不足,如果達到了元嬰期,這些傷根本造成不了影響。

而且就算肉體毀了,只要元嬰還在就可以重塑身體,元嬰現在離他太遠了。從那裡逃出來時她就註定了這一生不可能平凡下去,而且詛咒猶在,連和歌暫時都沒有辦法解決。

「我是隨唯。」少年的眼眸里如綠波清澈無比,驚世絕倫的容顏讓人不敢唐突直視,似乎多看一眼就是對他的褻瀆。

商弋點了點頭,微勾唇角,「商弋。」

經過隨唯的講述,商弋才明白這個世界也是修鍊的世界,只不過是三千世界中的一個小世界,而不是像她的上界一樣的可望不可即。真不知道她強行轉移空間時去了哪個地方。

這個世界叫做人界,也就是下界,她聽說過在人界修鍊很困難,因為這裡的資源,靈氣都很匱乏。不過人界也分幾個小世界,共七個人界,分別為:青光人界,不晨人界,陰陽人界,破曉人界,臨摹人界,欲治人界,朽秧人界。

現在商弋所在的世界叫做臨摹人界,是七個人界中最小的一個,但具體實力…還有待考證。沒想到她這頭一次用那種秘法就『幸運』的跑到了下界。按照情況,現在的她也只能呆在下界韜光養晦,不然被發現了就不得償失了。

那個正太則有金丹期的修為,實力在這片大陸已經是頂尖的了,真是個可怕的天才。

商弋自身修為也不高,現在又受了重傷。按照現在糟糕的環境,還以為下界大部分的人都不會修鍊,不過沒想到在下界第一個遇到的人都是比她強的人,雖然她有一大部分的時間用在研究各種當面而耽誤了修鍊。

十三歲的金丹修士,在上界也是個頂尖天才,絲毫不亞於商弋自己。

對於他的靈魂,商弋也是有些震撼的,他的靈魂,似乎有些古怪。每當商弋想用白玉指環試探他的氣息時,都被一股不明的力量截了下來,讓商弋無處可施。

如今沒什麼辦法來治療自己受創的靈魂,既不能吸取靈魂力,又不能用治癒靈魂的東西來治療。她走的時候因為避免算計,沒有帶那些天材地寶,所以現在的她可謂是一窮二白。

商弋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丹田,裏面的靈力皆是蕩然無存,不由得眸光一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