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風之淚
風之淚 連載中

風之淚

來源:google 作者:簡小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揀 現代言情 簡小橈

十年,七次見面,相處時間不足三個小時卻一眼萬年,執着一生這是專屬於她的暗戀,是她深藏已久的秘密時空穿越她化為風,風兒回到人間展開

《風之淚》章節試讀:

走過一段鐵軌,看着椿兒走下坡,拐過彎,小橈才放心的往回走,她並不急於回家。

小橈重新回到橋上,她想再走一遍鐵軌,正如以往一樣,踩着夕陽餘暉,站在光滑的鐵軌上,伸展雙臂,保持平衡,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前走,她告訴自己,只要安全的走過這段路,沒有掉下去,就可以再次看見王揀,那個已經走進小橈生活的男孩子。

她仍然記得,暑假裏的一個午後,她從外婆家回來,路過鐵軌的時候,一個不經意的回身,正好看到王揀跟在她的身後走着。那之後,小橈經常來這裡,她想着一定會有很多機會碰到她一心想見到的他。

可是,並不是每一次都能如願,小橈便找出各種各樣的理由安慰自己,或許是我不夠真誠,或許今天是個意外。今天依舊如此,小橈沒有等到王揀,帶着遺憾,小橈回家了。

傍晚的氣溫很低,風,像玻璃似的划過,小橈感覺到自己臉刺啦啦的疼,不知是乾裂還是凍壞的緣故。母親看到回來的小橈,臉色不太好,倒了碗熱水給她。她卻歪倒在床邊,閉上眼睛。眼前不斷閃現着同年開春,在門口跟着小表弟遊戲的畫面。

儘管那時小橈已經小學畢業,是標準的中學生啦,可她骨子裡貪玩的本性還在。儘管小橈是女孩子,也會喜歡布娃娃之類的玩具,可她對男孩子的寶貝——玻璃彈珠,更感興趣。

透明的玻璃珠子里,有紅的、黃的、綠的、藍的,不同顏色的條紋,映着陽光,顯得晶瑩透亮。

那天,小橈跟小表弟玩的就是彈玻璃彈珠。小橈家剛剛搬到這裡的時候,爸爸就把門前的土地剷平,鋪上了紅紅的磚,每天早晨,爸爸都會掃上一遍,乾淨極了,一點沙子都找不見。

不過,磚與磚之間有縫隙,小橈想出了新法子,正好順着縫隙彈玻璃彈珠,若一不小心被彈出來,就算輸。

小表弟才七歲,只要有趣,怎麼玩都覺得新鮮。兩人正玩得興緻,從學校後門走出來三四個男孩,有的拎着外套,有的抱着籃球,亂亂鬨哄的就走了過去。

「砰!」不知怎的,小橈的頭痛了一下,一隻籃球從頭頂划過去,撞到了她身後的牆又彈回地上,滾出去好遠。

小橈捂着頭,快速的起身,靠着牆沿往外看,正撞上一個男孩子的目光。本以為會得到道歉,卻迎上男孩戲謔的笑。

男孩,拾起籃球,頭也不回的走掉了。小橈不知如何想,本能的抓了一把地上的沙土,用力甩了出去。可白白抓了一把空氣,地上根本什麼都沒有。

小橈很是生氣,丟掉珠子,悶悶地回家,關上大門。小表弟咧着嘴笑笑,緊緊跟了上去。「大姐,他好像姥姥莊裡的。」

那天的小橈和此時此刻躺在床上的小橈,心情是一樣的,莫名的歡喜,莫名的生氣,一會兒偷偷地笑,一會兒又嘟着嘴。小橈想,這一定就是喜歡,是同學們偶爾小聲議論的喜歡。

喜歡,如同一粒石縫裡的種子,在遇到細雨滋潤、陽光沐浴以後,生出一瓣兒嫩芽,又在施過肥料以後,從小橈的心底開始茁壯成長。

她感到她的心臟如同被火烤灼,又感到她的臉皮上正有刀子摩擦。不,她突然坐起來,喝了那杯已成為涼白開的水,這才慢慢恢復意識。

第二天,小橈的爸爸媽媽有事出門,只有小橈和歡歡在家。陽光尚好,小橈抱着歡歡坐在房檐下,懶洋洋的曬着太陽。

,歡歡才一歲多,身體很輕,毛長的厲害,有處攢成了團。小橈找來用過的木梳,一點一點給它梳理毛髮。不多時,地上就多了好多白毛。歡歡覺得舒服,趴在小橈的腳邊睡著了。

小橈趁着天氣暖和,就找來庫房裡積存的紙箱和麻繩,打算給歡歡做個小窩。

昨天,母親也說過,眼看着冬天快到了,天氣越來越冷,不能把小狗放在院子里養,只能把西屋讓出來給它用。小狗沒經過訓練,肯定會到處亂跑,四處製造垃圾的,最好放在箱子里,現在小還跑不出來,以後估計要做個大籠子了。

小窩做到一半,商店裡有人叫門,是幾個剛剛從校園裡走出來的孩子,估計是去裏面玩着吧?

忘了說,小橈的父親是初中老師,一家三口住在學校家屬院里,正好挨着學校的後門。

自從小橈母親下崗後,就翻蓋了兩間房,開個小商店,賺點零用錢。生意不錯,足以應付每月的家庭開銷。

為了方便學生購買,一扇窗開在門裡,一扇窗開在門外。幾個小孩年紀不大,挑來挑去的想買些糖果吃。小橈一樣一樣的找,一顆一顆的數。

「哎,學校的門怎麼鎖了?」

「是呢,剛才還看到門開着,有人出來的。」

「準是門衛大伯怕人多,給鎖了吧?」

「那我們不是白來一趟?!」

「就是,就是!」

「……」

商店外傳來一陣議論聲,傳入小橈的耳朵,好像是班長?呵呵,他也會趁着周末放假來學校打球嗎?真是難得,還以為學習好的人都要忙着在家寫各種練習題呢!也是,王揀學習很好,也會來打球哦!

「王揀,你帶的頭,你說現在怎麼辦吧?」

等等,這是誰的名字?小橈一時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把心裏想的當成現實。

可細細再聽,可不,就是王揀!小橈真想馬上衝出去,看看他,看看心心念念了好幾天的王子。可是,商店裡還有顧客,她不能輕率地跑出去。

小橈真是百爪撓心,好不容易盼到小孩子們包了糖果離開。趁着送走顧客要關門的機會,小橈站在門外。正好看到班長爬過牆頭,跳進院里。

小橈好失望,她只好回來,關好門。真不巧,因為是周末,爸爸媽媽並沒有打開封鎖的窗戶,不然的話,她一定要跳窗去校園裡,看看王揀。

小橈再也沒有心情去做歡歡的小窩,她來回走在院子里,時不時跑去廚房,趴在窗台上往學校院子里望。可惜,窗戶正對着大松樹,被擋去好大一片視線。

小橈一直沒等到王揀他們出來,估計是從正門走了吧?臨近中午,爸爸媽媽回來了。這件事就此作罷。小橈說,她想去外婆家玩一會兒,可以的話就在那邊吃午飯了。爸爸沒說什麼,媽媽卻不很願意,不過,也沒攔着小橈,簡單囑咐過一定要吃午飯,就讓她出去了。

小橈沒有帶歡歡出門。歡歡跟到門口,又跑回屋子,因為才來到新家,對外面的世界還不熟悉呢!

小橈的目的十分明確,她想看到他。但,事與願違,小橈與王揀選擇了不同的路,她與他錯過了。

或許,小橈走的那時間,王揀早在家裡了呢!當然,也可能是小橈聽錯了聲音,王揀根本就沒去過學校,更沒有打過籃球。

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想像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