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佛牌專事店
佛牌專事店 連載中

佛牌專事店

來源:google 作者:要飛的小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易 懸疑驚悚 鍾華

我叫周易,是一個很窮的屌絲,剛剛大學畢業,卻連一個像樣的工作都找不到直到一個老闆給我打來電話,讓我去應聘營業員,我才找到一個可以溫飽的工作可是這個店賣的東西卻和平時不同,甚至還有點邪氣,但為了糊口,我也只能硬着頭皮做了下去可沒想到,就是因為這個工作,使我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讓我遇到了一件件恐怖而又靈異的故事…展開

《佛牌專事店》章節試讀:

坐上了的士,我直奔醫院而去,等我進了病房以後,才看見我爸和我媽都坐在床邊,而床上躺着的,是我七十歲的奶奶。

她閉着眼睛,頭上纏了許多繃帶,就那麼安靜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爸媽見到我以後,都急忙站起身來,而我媽則是撲進我的懷裡,哭的不成樣子。

「行了,你哭有用嗎?」,我爸皺着眉頭說了一句。

而我媽聽了更不高興了,她擦了擦眼淚怒斥道:「我哭沒有用,你給兒子打電話就有用了!」

看着他倆人不斷的爭吵,我只感覺自己這個做兒子的很不孝順了。

於是我急忙勸阻兩人,問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爸則嘆了一口氣說道:「昨天下午,你奶奶去給你摘野菜,回來路上被車撞了。」

我最喜歡吃的,就是奶奶給我做的薺菜餡的包子,皮薄餡大,百吃不厭。

我爸頓了頓繼續說:「當時我勸她了,我說你下次回來指不定是什麼時候,沒必要現在去,況且就算去,也得你媽去,可她根本不聽,嘴上應着,自己偷摸就去了。」

我一聽這話,瞬間就紅了眼眶,心裏的自責和內疚越來越重,只覺得喉嚨像是堵了一團棉花,難受的厲害。

在我爸繼續的講述中,我才知道,原來那天我奶奶去摘野菜以後,我爸媽根本就不知道,只是家裡不見人,以為她去和別的老太太聊天了。

可是沒過一會,鄰居家大伯就急忙找到了家裡,說他地里干農活,路上卻看到我奶奶一身血的躺在路邊,不知道還活着沒有。

當時我爸媽知道了以後,直接去找了我奶奶,又把她送來了醫院。

兩個人一開始不想跟我說的,但是我爸卻怕我奶奶挺不住。

因為他不能讓七十歲的老娘看不到自己親孫子的最後一面啊!

而且肇事的車輛也沒有找到,荒郊野外根本沒有攝像頭,而且還沒有人看見。

於是我焦急的說:「醫生怎麼說?我奶奶沒事吧?」

我爸坐着沒有說話,反倒是我媽,哭的上氣不接下氣說:「醫生說人老了,不建議動手術。」

當時我聽完以後,直接脫口而出:「那也得救!」

我奶奶是最疼我的人,我怎麼能親眼看着她在我面前沒命,就算是醫生不建議,我也得救!

當我說出要救的時候,一瞬間,我爸顯得很是無力,他顯然有話想說,但是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而我媽則是邊哭邊小聲說道:「我們也想救,可是兒子,爸媽無能為力啊,昨天一天,就花了將近三萬塊,醫生說如果後面動手術,還要花十幾萬…」

霎時間,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我爸坐在那裡不說話,只是他的背更加彎了,兩鬢的白髮又增添了許多,我們只有幾個月沒見,但是他卻像老了幾十歲一樣。

我知道,他們儘力了,他們兩人都是農民,一年根本攢不下多少錢,而且我上學還要錢,哪還有多餘的十幾萬!

昨天花的那幾萬塊,恐怕是二老為數不多所有的積蓄了,如今要再拿十幾萬出來,真的會把他們壓垮的。

而我呢?

上了一所不知名的大學,碌碌無為在學校混了幾年,畢業了連自己都養活不了,如今奶奶出事,我卻連一點忙都幫不上。

其實最沒用的人是我,但凡我能有一點能力,也不至於讓二老這麼大的年紀,還要為錢發愁。

看着他們一臉憂愁的模樣,我覺得我真的是罪大惡極。

怕他們看出我的異樣,我連忙轉身走出了病房。

正在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拿起來一看,是黃衍打來的電話。

隨後我情緒低沉的按了接聽鍵,而黃衍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小子,幹什麼請假,我昨天跟你說的嚇到你了?你是不想幹了?」

這時候我根本沒有心情去跟他討論工作的事情,於是小聲說:「我家裡出了點事情,可能得請幾天的假。」

「什麼事?」,黃衍隨口問我,而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能說我奶奶出事了,但是我們卻連手術費都拿不出來嗎?

我能說我現在渾身上下只剩下幾十塊嗎?

一開始身上的300塊,除卻火車費和打車費,也只剩下去省城買車票的錢!

我不能說,也不好意思說出口,於是也只能用沉默代替回答。

對面的黃衍好像是感受到了我的情緒,開口說道:「急用錢了可以說話,我這有。」

聽到了他的話,我的背靠在牆上,而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一瞬間淚流滿面。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話來表達我現在心裏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像是你現在站在黑淵之中,無助,痛苦,害怕,束手無策等等各種複雜的情緒充斥在心中的時候,突然有個人在前方給你點明了光亮。

我就像是一個瀕死的魚兒,在我大口呼氣就要窒息的時候,黃衍把我放進了水中。

我哭的不能自已,儘管用力壓制,可還是被黃衍聽到了些許。

「大小夥子這還哭起來了,你記住,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但是我錢借給你,你可是要還的,打工還!」

黃衍輕鬆的說著,而我,也只能謝謝兩字,來表達對他的感謝。

掛斷了電話以後,我起身擦了擦眼淚,又動了動五官,生怕爸媽看出來我哭過了。

等我再次進入病房的時候,我看着爸媽,輕鬆的說:「媽,沒事,不管花多少錢,我們都得給奶奶看好。」

我媽聽到這話,眼淚再次流了出來,她有些難過的說:「可是…兒子,我們沒有那麼多錢…」

說著,她哭的更厲害了,「都怪那個天殺的司機,我們老太太只是去挖野菜,他撞了人就跑了,把老太太害的這麼慘,他遲早會得到報應的!」

我從沒見我媽這麼說過話,她一向都很溫柔,和奶奶相處的也很好,這次能說這樣的話,可想而知她得有多恨。

正說著,我得手機來了一條短訊,是提示錢到賬的消息。

我看了一眼,十萬元整。

這一刻,我的心終於落地了,於是我輕鬆的跟我媽說:「媽,別哭了,我有錢,我有十萬呢,肯定能治好奶奶的。」

《佛牌專事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