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宮廷暖婚:攝政王甜寵妃
宮廷暖婚:攝政王甜寵妃 連載中

宮廷暖婚:攝政王甜寵妃

來源:google 作者:褚詩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褚老爺 褚詩蓮

褚詩蓮被司徒掣悔婚的事傳的沸沸揚揚,整個春陽城都那她做茶餘飯後的笑柄權傾朝野的攝政王卻突然出現,助她奪回家產,打臉前未婚夫本以為是為了利益,卻未曾想到攝政王三年前早已鍾情於她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五行星宿,什麼有的沒的側王妃,統統給我閃開!「攝政王,我們不合適,您還是送我回春陽城吧」「通知下去,我遷府到春陽城,有什麼事務讓他們都到春陽城來……」「……「展開

《宮廷暖婚:攝政王甜寵妃》章節試讀:

  行裝整理耗費三日,啟程前連芙拉着褚詩蓮夜談:

  「原以為時機成熟,尋個合適的借口就能解除這門婚事,可……突生變故。」
連芙為難,「娘想你尋找真心相待的人,才好白頭偕老。」

  「若我不嫁,就是公然抗旨。
若我嫁了,便是捲入奪權的風波之中。」
褚詩蓮抿了抿唇。

  「起碼,攝政王能庇護我。」
褚詩蓮撫上連芙的手,「娘親,放心讓我去吧。」

  連芙沒想到經過這些事,女兒成長許多,此事看得如此通透,更是淚眼酸澀,連連點頭。

  豎日啟程,春陽城距京都,車馬不停歇尚需七日。
一路護送,只有褚府家丁,寥寥十幾人罷了。

  這一走,前程未卜。

  褚詩蓮裹着銀貂絨坐在轎子里瑟瑟抖,手裡的暖爐添置上新炭火,緊跟她去京城的映雪是娘親的貼身婢子,此刻也是雙頰通紅。

  「大小姐,前面就是驛站,今天在那裡歇息。」

  張口就能噴出白霧的冷天,她瑟縮的直點頭。

  車馬行經官道,有一小段路程繞了捷徑就能提早到驛站,羊腸小路顛簸不說,兩側全是陡峭的山峰。

  只聽轎外一聲轟隆,馬車猛地一震,一側車軸咔嚓斷了!

  「有人劫轎,保護大小姐!」

  聞言,映雪不知所措,「官道口怎會有人打劫?」

  「別慌。」
褚詩蓮壓下內心恐懼,一手撩開轎簾一角,只見,外面全是黑衣嚴裹的持刀大漢,伴隨着慘叫聲,近一半的家丁被抹了脖子,身首異處。

  「不是山匪,是殺手。」
褚詩蓮蒼白着臉,嘴唇顫抖着說道。

  她曾聽母親說過,土匪劫財色,不傷人命,外面的人如此兇殘,看樣子是有人忍不住想對她動手了…

  轎車前被人一刀砍斷了韁繩,馬兒受驚飛奔的不見蹤跡,錯不及防的褚詩蓮抱着映雪滾落下車。

  二人被殺手包圍,褚詩蓮將顫抖的手藏至袖內,佯裝鎮定的擰眉質問:

  「你們是什麼人?」

  為首的健碩男子,橫眉冷對,「將死之人,多問無益。」

  刀鋒直指褚詩蓮脖頸,劃破她白皙的肌/膚,滲出一絲殷紅。

  映雪慌忙間徒手握住了白刃,痛的皺眉喊道:「不準傷害我家小姐,她可是聖上賜婚的攝政王妃!」

  對方置若罔聞,抽刀一腳踹開映雪。

  「那就先辦了你!」
刺刀轉向映雪,褚詩蓮瞬間撲在她身上,脊背朝向那道鋒芒。

  「嘭」地一聲,一記石子彈落刀刃!

  「誰?
!」
那領頭的健碩男子猛的回頭。

  一聲獰笑在他背後響起:「就這麼點三腳貓功夫,還想來暗殺我們攝政王妃,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一道白色的身影從道路兩旁的林中躍出,落在馬車前面,是一名眉目清秀,膚色白皙的男子,從他的身手看來,此人修為定是不俗。

  領頭的殺手目光一沉,他們只奉命取攝政王妃項上人頭,並不想節外生枝。

  殺手動作迅速想直接砍殺褚詩蓮,不料白衣男子袖中突然飛出一把軟劍,瞬間將領頭殺手的臂膀砍下!

  臂膀掉落,溫熱的鮮血濺了褚詩蓮一臉,她懷抱着映雪雙眼緊閉,身子害怕的微微顫抖,不敢看這血腥的一幕。

《宮廷暖婚:攝政王甜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