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公主殿下的桃花趁早掐
公主殿下的桃花趁早掐 連載中

公主殿下的桃花趁早掐

來源:google 作者:su蘇杳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傾兒 楚墨

慕傾兒是整個南寧國最受寵的公主,她除了親手殺人什麼壞事都做了,欺凌弱小,羞辱幼弟,仗勢欺人,無惡不作殊不知是一縷異世魂魄霸佔了她的人生,所做惡事皆非她所願終於,一次意外她回來了,礙於得罪的人太多本想着苟住性命,做一個閑散的公主,養養面首,遊山玩水誰料:高冷禁慾丞相大人:「公主殿下,不是您說得微臣生得英俊嗎?」面癱忠心貼身侍衛:「屬下生是殿下的人,死是殿下的鬼」溫潤如玉鄰國王爺:「傾兒,隨我一同去遊歷這天下美景可好?」姐控弟弟:「長姐是我的,誰都不能帶走!」展開

《公主殿下的桃花趁早掐》章節試讀:

內心裏不由湧起一絲酸澀的感覺。

若是沒有被選為她的貼身侍衛也就罷了,如今,竟是有些想要更多了,他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昨晚在外廳守夜的時候,想着裏面的公主,他竟然做起了那種夢,醒來後暗惱自己褻瀆了公主。

不行,他不能再這樣了,他只是一個低賤的侍衛,而她是那遠在天上的明月,不是自己能夠染指的,只要自己能一輩子在她身邊,保護她就知足了。

慕傾兒抄書抄得認真,都沒有發現研磨的換了一個人,她甩了甩手腕,靠在椅子上嘆了一口氣,「手腕好疼啊,幫我揉揉。」

言遇一怔,隨即,手覆上了那隻白嫩的小手。

公主的手真小啊,又白又嫩,圓潤的指甲修的恰到好處,比那剝了皮的雞蛋還要光滑,言遇舌尖抵在後牙上,手指緩慢地按摩着她的手腕。

慕傾兒覺察揉自己手腕的手有些不對勁,這才抬起頭,發現是阿言。

到底是會功夫的,手下的力氣倒是比小雲要舒服得多。

於是她繼續閉目養神,心裏暗罵楚墨太過分了,這麼長時間她才抄了兩遍,也不知道他怎麼講的,怎麼這麼多內容。

言遇見慕傾兒沒有說什麼,這才放下心來,繼續揉着她的手腕,指尖注入一絲內力,用以緩解她的疲憊。

第二日去書苑,慕傾兒是頂着兩隻黑眼圈去的。

慕天安在門口看到慕傾兒,到底是沒有張嘴打招呼,不過慕傾兒卻是攔住了慕天安,然後塞給了他一個又大又紅的蘋果,「你還在長身體,多吃點水果好。」

「明日,我給你帶香蕉。」

慕傾兒知道,在柔貴妃手底下討生活,到底是不容易的,再加上「她」長達三年的欺辱,饒是想對慕天安施以援手的好心人也會忌憚,逐漸地就會視而不見,說到底,也是她自己的罪過,這個三皇弟,以後,她護着了。

現如今是應該想辦法把慕天安從柔貴妃那裡帶出來。

她還沒想好怎麼跟父皇說這個事情呢。

不過看着慕天安瘦弱的身軀,慕傾兒若有所思。

慕天安看着手中的水果,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慕傾兒就走了。

她,是在跟自己示好嗎?

不對,一定又是向三年前那樣,對自己好,讓自己放下戒心,然後便是變本加厲的欺負,侮辱。

他,不會再心軟了。

不過,還是把蘋果藏在了懷中,他安慰自己,只不過是自己確實瘦小,需要補充營養。

楚墨到書院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搜尋慕傾兒的身影,看到她伏在書桌上,頂着兩隻黑眼圈哀怨地看着自己,楚墨硬是使勁掐了自己一把才沒讓自己笑出聲來。

「長公主的書可抄完了?」

「抄完了。」她拿着抄好的紙張過去,放在了楚墨的書桌上。

楚墨翻開一看,這……

是的,慕傾兒的字,寫的是異常難看,難看到想模仿都難以模仿,每個字都有它自己的脾氣。

他飛快翻看了過去,還真是她自己寫的。

畢竟長公主的墨寶,他曾經,見過。

「長公主這字跡,倒是特別,以後每日一幅字,第二日上課前交給我。」

轟隆一聲,就像是一個雷批在了慕傾兒腦袋上。

憑,憑什麼?

這是針對她一個人的狂歡嗎?

她可憐巴巴地看着楚墨,試圖想讓楚墨收回這份「大禮」。可是楚墨不為所動。

她只得悻悻回到了座位上。

慕欣兒看着兩個人的互動,手指快要把手絹捏碎了,明明,楚哥哥是不搭理大皇姐的,每次見到大皇姐都躲得遠遠的,怎麼如今竟是主動跟大皇姐說話了,難道是被大皇姐打動了?

不行,楚哥哥是她的。

好歹楚哥哥以前見到她還會打招呼的,不像是見到大皇姐那般。

慕天楓則是視線在慕傾兒和楚墨之間來回打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講完課,慕傾兒本來還想去找楚墨求情,看能不能兩天一幅字或者是三天,結果楚墨又直接抱着書走了,只留下一個瀟洒的背影。慕傾兒真的要哭了。

她看向身邊的言遇,「阿言,你說楚墨是不是刻意針對我?」

言遇點點頭。

他也看出來了,楚墨確實是故意的,那是為了什麼呢?

他聽說的是楚墨一直不為長公主的霸權所折腰,寧願抗旨都不願意娶長公主,難不成是現在想通了?

他握緊拳頭,不行,長公主不能嫁給楚墨。

就這麼過了一個月的時間,慕傾兒整整寫了三十幅字,然而字跡還是那麼獨特。

楚墨也終於放棄了她練字,放過了她。

慕傾兒聽到,差點直接歡呼雀躍,好在她沒忘記字跡的身份,只是感謝了楚墨幾句,便回到了座位上。

然後掏出一個蘋果,放到了身後慕天安的桌子上,還有一壺熱牛乳。

慕天安也由最初的警惕,到了現在的坦然,左右是他弄不過慕傾兒,她想幹嘛就幹嘛吧。

不過這一個月看來,慕傾兒的變化還真是挺大的,楚墨讓她每天練字竟然也寫了,也沒有出去惹是生非欺壓別人,倒是叫慕天安刮目相看了幾眼,當然,也就是幾眼,他才不願意認這個蛇蠍心腸的皇姐呢。

「皇姐…」

慕欣兒叫住了慕傾兒。

「怎麼了?」慕傾兒與慕欣兒平日里的接觸並不多,當然,之前「她」也欺負過慕欣兒幾次,不過慕欣兒不像慕天安,慕欣兒慣會裝可憐,倒是也沒讓她吃多少虧,後來,「她」就不欺負慕欣兒了。

「皇姐,明日是我的生辰,皇姐可否去為我慶生?大皇兄和三皇弟我也都邀請了。」慕欣兒一副期待的表情,倒是讓慕傾兒不好拒絕了。

「好。」

對於這個妹妹,她不喜歡,但是也不至於說討厭,至於她愛裝可憐,倒是也不關她的事情,只要別惹到她身上就好。

「多謝皇姐,那明天午膳我等你。」說完露出歡喜的笑容,倒想是真的為邀請到了慕傾兒而開心。

《公主殿下的桃花趁早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