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古言女主每天都在努力阻止位面崩
古言女主每天都在努力阻止位面崩 連載中

古言女主每天都在努力阻止位面崩

來源:google 作者:玥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米小夏 阿泠

【男女主互寵男主懵懂乖巧小奶狗進化為霸氣病嬌大灰狼】米小夏穿越了!不僅穿越了,還被野系統給強行綁定了!系統:女士您好,古言女主模擬器竭誠為您服務米小夏:我可以拒絕嗎?系統一臉高冷:我在通知你,而不是徵求你的意見米小夏:……行吧她以為她拿的是古言女主的劇本,她會靠着系統創建商業帝國,周旋於多個優秀男人之間,最後嫁個王爺一生一世一雙人可誰來告訴她,為什麼這個不科學的位面會有狐狸精?而且還是個男的?系統:這狐狸以後還會成為崩塌整個位面的大boss呢What?你確定?米小夏看着面前這隻呆萌的弱雞狐狸風中凌亂米小夏本以為做個普通的古言女主就好了,結果沒想到她穿來的位面居然一點也不普通,並且越來越離譜了展開

《古言女主每天都在努力阻止位面崩》章節試讀:

等米小夏磨磨蹭蹭地邁進正堂,米老爹已經吸溜完一碗小米粥。

正拿着一個包子慢慢吃着。

一見米小夏,他連忙招呼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昨晚睡得可好?這幾天看你總是魂不守舍的,總是悶在屋裡,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米小夏心裏一驚,當時就坐不住了。

不會讓米老爹看出端倪來了吧?

自從穿越過來,佔了原身的身子,她就一直心虛的很。

除非必要,根本不往人前湊,生怕被瞧出不一樣來。

原身對學習醫術十分上心,經常湊在醫館裏學習。

而她穿來以後整天渾渾噩噩,醫書都沒翻過一頁。

要不是借屍還魂這種事太過聳人聽聞,一般人又根本想不到這上面去,她估計早就露餡了。

米小夏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回答。

她支吾了半天,一句話也說不上來,米老爹就想對她近日倦怠學習訓斥一番。

但看她一副惴惴不安的鵪鶉樣,又心軟了。

他這女兒生性單純,沒什麼心眼兒,生來又就沒了娘。

人都說沒娘的孩子心裏苦……

算了,孩子不想學就不學吧。

孩子還小,也不能對她太苛刻了。

米老爹是個大夫,在附近開了一間叫「思安堂」的小醫館,平時行醫看診,兼賣些尋常藥物。

在大梁朝,女子地位和男子無異。

承襲家業,只問嫡庶,不問男女。

米老爹原本打算讓女兒學了他一身的醫術,好繼承醫館做個大夫。

但眼瞅着女兒在醫術上並無天分,也不愛學,怕是不能如願。

若女兒真沒有繼承家業的心思,他乾脆把鋪子傳給自己的大徒弟算了。

讓女兒只做個甩手掌柜。

他的大徒弟是十多年前出診時偶遇的乞兒,爹娘都病死了,他看着可憐,又覺得頗有眼緣,便撿了回來。

幾年觀察下來,他發現他這徒弟不僅人品端方,悟性也高,性格還是個穩重的。

要是把女兒和鋪子都交到他的手裡,應該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罷了,先吃飯吧。」

在心裏斟酌片刻,米父的心情便雲開霧散。

他不再難為米小夏,只是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接過趙嫂端來的小米粥,放在她面前。

這孩子太招人疼,他這個當爹的實在捨不得責備啊……

總算是過關了!

米小夏鬆了一口氣。

她動作僵硬地拿起勺子,對米父擠出一個禮貌又不失尷尬的笑容,便低下頭大口大口吃起小米粥。

「你慢慢吃,我出去看診。」

見米小夏吃的香甜,米父放心地起身背上藥箱準備出門。

隨即他又轉頭吩咐道:「你師兄昨天出去收葯了,還沒回來,吃完了去鋪子里幫小滿照應着點。」

「好的,爹,我等會就過去。」米小夏乖巧道。

目送米父出了門,米小夏兩三下扒完碗里的粥,呼出一口濁氣。

真是嚇死她了,這下總算是糊弄過去了。

受了半天驚嚇,她也沒了胃口,拈起一張油紙包了兩個包子,就出了門。

打算給守在鋪子里的小滿哥送去。

小滿哥是趙嫂的兒子,和米小夏一般大。

他七八歲就跟着米老爹在醫館做學徒,雖然學醫的天分一般,人卻很機靈。待人接物很是妥帖,就被米大夫也收做了徒弟。

平時安排他在店裡幫人抓個葯,幫襯着算個賬。

這還是米小夏穿越以後第一次出門。

醫館離家並不遠,按照原主的記憶走了片刻,轉了個彎,便看到「思安堂」的牌匾。

米小夏跨進門檻,只見小滿哥正無聊地倚在櫃檯後面打哈欠,看來今早還沒開張。

小滿聽到門口的動靜,一抬眼,見到米小夏,連忙從櫃檯里迎了出來,驚喜道:

「小夏來啦,嘿,還給我帶了包子,我可是好幾天沒見着你了。最近在家幹嘛呢?」

他接過米小夏的包子,打開油紙,一口就咬掉半個,活像個餓死鬼。

「心情不太好,在家睡了幾天。這兩天生意怎麼樣?忙不忙?」

米小夏隨便敷衍了幾句,走進廳堂,四處張望,觀察着這個熟悉又陌生的醫館。

用來開設思安堂的鋪面是一座一進的院子,是米大夫十幾年前花費所有積蓄買下的。

這院子前面沿街的鋪面很小,只擺着葯櫃、櫃檯、兩把太師椅並一個小茶桌,平時接待買葯的客人。

後院稍寬敞些,有一間正房,兩側分別有兩間角屋並一間用來熬藥的廚房,和一個存放藥材的倉庫。

正房作為看診和治療的地方,兩側的角屋住着米大夫的徒弟王元超和小滿兩個人,有時小滿的爹趙叔也會住在這裡。

院子**擺着一個圓形石桌和幾個石墩邊上架子上晾曬着一些藥材。

王元超和趙叔昨日去鄉下收葯,還沒回來,現下就小滿一人守着鋪子。

小滿三兩下幹掉一個包子,順了順氣,憤恨地道「你也知道,自從省城的濟世堂開到東市,咱們好些有錢的客人就被拉到他們那兒去了,最近生意冷清了小一半。再加上我師父,動不動就贈葯,咱們鋪子可快入不敷出了。」

小滿平時說話向來誇張,他說的話,十分只能信三分。

米小夏雖不信鋪子會入不敷出,但近日來的鋪子的結餘,應比往日少了許多。

這醫館好歹是米老爹的一番心血,米老爹又是一腔愛女之心。

現在她佔了原身的身子,應該擔起責任,對醫館的打理更上些心思才是。

米小夏正想開口打聽那個濟世堂,打外邊走進一個人來。

見到來客,小滿眼睛一亮,趕緊迎了上去:

「哎呦喂,是李管事呀,快裡邊兒坐着,我給您沏茶去。」

「快別忙了,我這兒還有事呢,馬上就得走。」李管事連忙阻止小滿,四下里瞧了瞧,問道:「米大夫沒在?」

「這可不巧,我師父出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您要有事,就交代給我,師父回來了,我一準兒告訴他。」小滿滿面堆笑殷勤道。

「這可不好辦了……」李管事嘟囔一句,皺了皺眉頭:「既然米大夫不在,我再去別家轉轉。」

說著李管事轉頭匆匆出了大門。

「您慢走!」

小滿鞠了個躬,目送李管事走遠,趕忙一臉神秘得拉着米小夏嘀咕起來:「知道剛來的是誰嗎?」

「他誰啊?」米小夏一臉懵。

「鄭員外的小舅子。就是那位鄭員外。」小滿抬起右手做了個割喉的手勢提示她。

米小夏在記憶里找了找,好像是有這麼一家人。

這鄭員外早年是個屠戶。

後來在外發了橫財,帶回一個漂亮老婆,還生了個女兒。

這李管事就是他們家夫人的弟弟,管着鄭員外的幾個鋪子。

「我想起來是誰了,他們家怎麼了?」

米小夏難掩興奮,看小滿的樣子,他們家有瓜吃啊。

「他們家閨女據說得了疑難雜症。」小滿湊近米小夏,壓低了聲音:「你也知道,他家閨女長的還算可以,可這皮膚隨了鄭屠戶,又黑又糙。本來打扮打扮也有幾分姿色,可聽說最近臉上長了東西,這眼看着要相看人家,他們家正花大價錢找能治的大夫呢。」

「這不都找到咱家來了。可惜咱們老爺不精通這方面,不然還可以賺一筆,他們家真有錢!」小滿搖搖頭,遺憾不已。

「人家小姐這麼隱秘的事情,居然能叫你知道?」米小夏疑惑。

「你還別不信,我這消息來得絕對可靠。」

小滿抓了一把瓜子給米小夏,又沖她擠眉弄眼一番,不再言語。

小滿只當個笑話說給她聽,可米小夏卻把這傳聞往心裏去了,隨後又想到了她的復顏丹。

冷靜下來想想,系統應該不會拿個破爛貨來忽悠她。

畢竟他倆是一根繩兒上的螞蚱。

系統想要好處,還要她上架東西來賣才行。

她回去得再問問這個復顏丹的關竅。

想明白這些關鍵,米小夏也不着急了,往櫃檯後面椅子上一倒,捻起一顆瓜子咔嚓咔嚓磕起來。

《古言女主每天都在努力阻止位面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