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漢常安
漢常安 連載中

漢常安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49218205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彥 用戶49218205

這個世界有着廣為人知的精彩,也有着悄無聲息的絢爛,二者兼并,方能永遠向前,萬世常安不定時更新,我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章在什麼時候~展開

《漢常安》章節試讀: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一年便匆匆過去。

而霍去病此刻也不再像一年前一般白皙,經過一年的磨練,變得黑了許多,眉間也增添了許多的英氣。

雖然不如之前一般翩翩公子人如玉,卻是增添了一番別樣的魅力。

至於劉彥來說,今年卻是不同以往的一年。因為今年在朝中有一名為主父偃的人提出了一個政令—推恩令。

而那漢帝卻是欣然同意。聽自己的父親劉昶說,此令大概的意思就是諸侯王死後,除嫡長子繼承王位外,其他子弟也可分割王國的一部分土地成為列侯,由郡守統轄。

也就是說,諸侯王死後,原本只是嫡長子有繼承權,而以後,諸侯王的長子,次子,三子都有繼承權,且各自繼承的土地都受漢帝直屬。

表面上看,這是有漢帝為其背書,對諸侯王子弟的恩典,而實際上卻是一個陽謀,一個讓諸侯王無法推脫的陽謀。

想一想,若是大漢漢帝殯天,除了太子登基為帝,其餘皇家次子,三子皆有地可分,那豈不是要天下將要大亂。

當然,劉彥可不會想那麼多,這些全是劉彥的父親劉昶和他說的。諸侯王里並不全是傻瓜,也有如劉昶能看破這件事情的人。

然而他們除了臉色難看的窩在家裡罵漢帝與那主父偃兩聲,其他的也沒法做什麼。就算想要做些什麼,別說**朝廷這邊,就是自家裡的幾個孩子都不答應。

原本他們是什麼都沒有的,現如今,嘿!對於他們來說,漢帝就是他們的大恩人,同時,他們也不會答應任何人去阻止這個政令的實施,甚至會幫助政令的推廣。

若是有人擋在這條康莊大路的前方,管你是誰,親情?嘿,不好意思王家的親情還就是沒這政令值錢。

有些人就此忍讓,還要在政令推行下來的時候大喊一聲漢帝聖明。而有些人,他卻是偏的不信邪。

這不,江南逸安王與其長子直接揭竿而起,說是要清君側,斬殺那些在朝中妖言惑眾的小人,然而還沒出了江南,就被自己的幾個好兒子給搞沒了。

幾人還上書,先是表示幾人對於自己所乾的事情的懺悔,心裏十分痛苦,之後又說自己是擁護漢王的,願意主動推行漢王政令。

劉徹也樂得其見的親封了幾個侯,此事一出,天下皆驚。朝中對於此事也分封兩派,有人認為弒父不可,而有人卻說此舉乃是大義之舉。

劉徹卻是沒有管這些事情,每次上朝他們都是要吵架的,就算沒有這件事情,也會有別的事情。

朝中除了這件事情,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便是西征。雖然之前對外戰爭勝利,然而朝中一眾認為此刻不是良機,甚至更有甚者認為當恢復和親,以換取國家穩定。

這一次劉徹沒有聽任何一個人的話,而是一意孤行,決意西征,這也使得朝會不歡而散,因此,劉徹也很長一段時間未曾上朝。

既然已經決定,那麼各部便要按照戰時狀態來進行,一旦開弓,斷然沒有回頭之箭,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大軍不是想發動就能發動的。

終於,在各部的通力配合下,發兵之日將至。

前夜。

劉徹與衛青在玉苑中坐着對飲,或者說衛青陪飲。

劉徹舉起玉杯,抿了一口之後,皺起了眉頭,許久舒緩開來,說道:「軍中酒烈,果然民不虛傳啊!」

衛青回到:「軍中酒水拙劣,倒是讓聖上見笑了。」

「誒,倒是別有一番風味,惹人熱血沸騰。此次戰事愛卿以為如何?」

「臣當儘力而為。」

劉徹站起身來,一揮寬袖,走到了池塘一邊,說道:「莫非是朕錯了?」

衛青沒有答話,而是起身單膝跪地,抱拳行禮,一言不發。劉徹沒有回頭,而是緩緩說道:「我中原地大物博,奇人異士不斷湧現,數不盡的英雄人物,這也讓塞外蠻夷對我中原無限嚮往,想我周商,萬國來朝,好不威風,前朝始皇帝,一度將那塞外蠻夷打的抬不起頭來。而唯獨我大漢。。。」

劉徹頓了頓,彷彿是有些感慨,隨後又接著說道:「朕不覺的大漢有差什麼,甚至更強。塞外蠻夷就如同附骨之疽,仁慈是行不通的,他們就好像野獸一般,朕要將他們斬草除根,永除後患!

你可知每年這大漢光是放在邊疆戰事的錢財就有多少?解決了這些,就能將這些錢拿出來發展國事,到時候大漢豈不能繁榮昌盛千年,甚至萬年!朕要這大漢軍民往後為自己是漢人而自豪!要這漢人的名號響徹寰宇!響徹這天地間的每一個角落!

而現如今,就是開始!」

劉徹突然轉過身來,瞪着雙目,滿臉興奮的神色,看着衛青,提高了幾個音調的說道:「衛青!你可願與朕共鑲盛世!」

衛青聞言抬起頭來,看着眼前的這個帶着一絲瘋狂的男人,他彷彿第一次有了目標,一個一生都會拼盡全力去完成的目標。

此刻的他,看着劉徹向自己伸過來的手,竟然鬼使神差的重重的握了上去,同時沉重的喊道:「臣領旨!臣自當不負聖意!」

劉徹見狀,大聲的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他不記得自己上一次這般開心是什麼時候了,只記得自從登上這皇位之後,每個人都給着自己無數的壓力。

這壓力壓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有些時候甚至睡覺的時候都會驚醒,他是覺得自己那樣的孤獨。

「好!我等着你得勝歸來,共同開創這盛世!」

之後,一直到衛青回到自己的住所,他的腦袋都是空的,腦海之中不斷地環繞着劉徹的那一番話,到了晚上竟然一夜未曾睡着。

直到第二天天亮,衛青帶着一絲倦意,強打着精神去往了營門口,準備出征大典。

營門口的軍士們排着整齊的隊伍,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興奮的神色,就連胯下的戰馬此刻都顯得精神抖擻,彷彿知道將要有大事發生。

在衛青的一聲令下,眾人朝着長安城的門口走去。而霍去病與劉彥,此刻正騎着高頭大馬混雜在大軍之中。

「喂,不是都說了叫咱們呆在營中的嗎?」劉彥皺着眉頭,臉上一副追悔莫及的神情。

而霍去病卻是滿臉的興奮的神色說道:「大丈夫不出去立功名,浪費這一身的本領在營中當一個小兵?劉兄放心,有我在,必定保你平安無事。」

劉彥尷尬的縮了縮脖子:「你這話可真有點意思了。」

霍去病卻是打趣着說道:「誰叫你平時不好好訓練,你若是不信,待到閑時,你我比劃一下,我讓你一手如何?」

劉彥被嗆得臉色通紅,剛想要說話,卻見前方一個人低聲吼道:「勿要吵鬧,當心我行軍紀處置!」

二人見狀,便也不再說話,只是劉彥卻將頭瞥向一旁。

待到大軍走到長安城門口,卻見百姓們全都聚集在一起,每個人的雙眼之中都閃着興奮的神色,彷彿上陣的是他們一般。

而劉徹也帶着衛子夫站在城牆之上。看着這整齊的隊列,人總是會血液沸騰。待到一旁的人念完複雜的出征祝詞之後,城牆下的百姓便也你一言我一句的說來。

這時候,在軍伍中耐不住寂寞的劉彥不由得便抬起了頭,這一抬頭不要緊,在城牆上受邀參禮的劉昶恰好也朝着下面看去。

而一旁的霍去病見劉彥抬頭,便趕緊拍了劉彥一下,劉彥便趕緊低下頭去。雖然僅僅是短短的一剎,但是卻是非常明顯的。

劉昶皺了皺眉頭,走到一旁的劉徹身邊問到:「聖上,這常安軍可是全營出動了?」

劉徹見狀溫和的笑了笑,說道:「皇叔且放心,營中自然會留下一些新兵看守的。」

劉昶聞言點了點頭,然後又心事重重的走到了一旁。等到常安軍走遠之後,典禮已然結束,眾人各回各家,而劉昶回去之後便是立即派人去打探劉彥的消息。

等了許久,劉昶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丫的劉彥不在軍營里,那今天在軍伍之中看到的那個人,就是劉彥啊!

當這個消息傳到宮中的時候,劉徹還覺得不可思議,沒想到劉彥居然有如此魄力,而一旁的衛子夫卻是輕蹙娥眉,擔憂的問到:「那去病是不是也去了啊?」

劉彥幸災樂禍的神情突然僵住,隨後派人去打探,果然二人是一起隨軍出征了!

這一下可把衛子夫嚇得夠嗆,知道最後劉彥以帶兵的是衛青,一定會照料好二人為借口,才安慰好了玉人。

可劉徹卻是知道,沙場上那還認得誰是誰?再說了,就算衛青想照顧,二人不說,也不知道啊!

劉徹嘆了一口氣,與此同時的劉昶也嘆了一口氣,家中的孩子都不是省油的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