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寒門主母
寒門主母 連載中

寒門主母

來源:外網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夏青應辟方

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趕往鄉下住。半年後,那個僅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終於迎娶了他的真愛過門。展開

《寒門主母》章節試讀:

拿了乾糧進來的廖嬤嬤手中的乾糧『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匆匆走到了應辟方面前:「公,公子,您在說什麼糊話呢?」

看到廖嬤嬤,應辟方倒並不顯得冷漠:「廖嬤嬤。

」顯然在他心中也是頗為尊敬這位帶他長大的嬤嬤的。

「公子啊,少夫人懷的可是您的子嗣,您怎麼能說這樣的糊話來?」廖嬤嬤氣道。

「我只是答應了奶奶,不休她並且要是不能喜歡她,也會讓她衣食無憂,但孩子……」應辟方看向夏青,見夏青也望着他,目光平淡,不怒不悲,死板而毫無朝氣,應辟方擰擰眉別開了臉:「就算她生下孩子,我也不會認他,還不如別生下來。

「這萬萬使不得啊。

」廖嬤嬤急了:「虎毒不食子,您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嬤嬤,這事你別管。

」應辟方再次看向夏青,冷冷道:「把孩子打掉吧,鄉下的祖屋你可以住一輩子,吃的用的都不會虧待你。

夏青則是看了應辟方一眼,便轉身走到廖嬤嬤掉下乾糧的地方,蹲xiashe

將乾糧撿起來,吹了吹灰塵才回到應辟方面前,抬頭看着他,搖搖頭:「不打。

這二個字,讓所有人的眼晴都瞪大看着她,方婉兒是憤怒,應母是可笑,廖嬤嬤與水夢則是驚喜,應辟方沉着臉。

聽着夏青又說:「打了孩子會傷了我的身子。

」見應辟方的眼神顯得陰沉了,夏青又道:「再說,你既然不要孩子,那天晚上就不該這般對我。

「你說什麼?」應辟方的臉色鐵青了。

夏青想了想又說:「你又不能休我,我就不能再嫁,養兒防老,這孩子我不打掉。

「你想再嫁?」應辟方眯起了眼。

夏青點點頭,很是坦然的說:「你若休了我,我再嫁也是理所當然的。

應辟方自然知道這鄉下女子心裏沒有他,但這樣的無視不知為什麼讓他心裏怒氣翻騰,打心底,他是厭煩這個女人的,如果不是她,他便能與自己心愛的女人結成良緣,多看到這個女人一次,心裏就不爽,但更不爽的卻是這個女人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

一旁的水夢急忙給了個夏青一個眼神,她真沒想到少夫人講話會這樣的大膽,這樣會惹怒應家人的。

果然,應母陡高的聲音響起,一臉指責的看着夏青:「你還想着嫁人?你已經嫁給了我兒子,你要不要臉啊?你,你……你性子竟然這般銀盪,果然父母死得早,就是沒教養。

夏青望着應母,平靜卻是奇怪的問:「既然我已經嫁給了你兒子,那為什麼這個女人說,」夏青指向方婉兒:「應公子的孩子只能從她的肚子里生下來?為什麼你說我們早就被趕出應家了?為什麼要打掉你自己的孩子?」最後一句話,夏青是反問應辟方的。

一堂的啞口無言。

夏青嘆了口氣,對着應母說道:「你不讓我叫你娘,也不讓叫別的,那我以後只好叫你『喂』了,我懷了應公子的孩子,以後很多事不能做,每個月20兩銀子不夠,就給個50兩吧。

「你,你,你再說一次。

」應母瞪大眼,氣得幾乎要暈過去。

夏青這會是看嚮應辟方:「你是覺得我配不上你嗎?」

沒等應辟方說什麼,方婉兒一步邁在了應辟方面前,怒聲說:「不錯,你看看你自己,哪點配得上辟方?」

「不管配還是不配,我和她已經成親了,我方才只是說說休了我便會再嫁,應公子母親就說我銀盪,那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現在這樣子何止是銀盪啊。

」夏青再度嘆了口氣,推開了臉色紅白交加,羞憤不已的方婉兒,迎上了應辟方冷峻,又冷漠的面龐。

「辟方?」方婉兒泫然若泣的看着應辟方,緊咬着下唇,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受這般的奇恥大辱,以她的家世,才學,隨便說哪點都足以讓夏青這個賤女人自行慚愧,可現在竟然要受她的污辱……若不是因為愛身邊的男人,她真的就想這麼離開算了。

應辟方的神情顯得有些不悅,夏青對母親說的話也讓他頗為反感,又這般羞辱婉兒,這個女人,女子該有的德操全沒有,竟然還這般直愣愣的看着他,應辟方道:「我對你已仁至義盡,不休你,只因答應過奶奶,若你要肆意生下這孩子,這孩子與我應辟方沒有任何關係,應家所有的財產也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你可同意?」

「哦。

」夏青輕哦了聲。

應辟方眉擰得更深:「每個月50兩銀子,你可以按時差人來拿,不會虧待你。

「哦。

「沒事就不要到這邊來。

「哦。

「孩子生下來了,也不用來報,過你們自己的日子。

「哦。

應辟方身形一僵,好半響又道:「我與婉兒認識五年,真心相愛,我也已向方家下聘,奶奶的喪期雖過,但孝期未滿,所以暫時婉兒是以妾氏的身份進門,待孝期一過,便會正聘過門,希望到時你安份守已,不要大鬧。

「那是你的事呀。

」夏青淡淡道:「這個月的50兩能現在給我嗎?」

那是他的事,也就是與她無關?應辟方的臉色很僵,但看着夏青望着他的眼神,雖然平靜,也是泄露了幾許的期待,顯然對這五十兩,她是極為在意的,有那麼瞬間,他有種堵氣的不想給她,可畢竟他不會與一介女子計較,也只能僵着手伸到懷裡取出了錢袋丟到她手中:「這裡是二百兩,接下來三個月,你不用來了。

「哦。

」夏青打開錢袋看了看,細心的數了下,才打好結繩,小心的放進懷裡。

應辟方才稍微鬆開的眉又緊擰了起來,看得這般仔細,難道她以為他會少她的錢?

「我們走吧。

」夏青轉身看着廖嬤嬤與水夢二人。

二人皆一怔,她們回到應家的目的,是希望少夫人能想辦法留在應家的,為什麼現在覺得少夫人其實只是來拿錢而已呢?不過,想到方才發生的事,知道要留在應家也是不可能了,應家少主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沒強硬的要打掉孩子已是萬幸,二人在心裏沮喪的嘆了口氣。

「嫂嫂――」

夏青剛要出大門,一稚氣帶着開心的聲音在後面喊出,轉身,就見到小辟臨朝她跑來。

見到這個粉裝玉琢的孩子,夏青不禁也一笑,直到他沖跑進她懷裡,把他抱了起來,夏青微訝,與上次相比,小辟臨明顯輕了很多,而且臉頰也不像是第一次見到那樣胖嘟嘟的。

「嫂嫂,我和娘親都好想你啊。

」小辟臨眼晴亮亮的,雖然瘦了些,看起來精神真不錯。

「我也想你們。

」夏青笑說。

此時,廖嬤嬤忙走過來要抱走小辟臨:「少夫人,您現在有孕在身,怎麼能一下子抱起二公子呢?累着了怎麼辦?」

「我要嫂嫂抱。

」見老嬤嬤要來抱走他,小辟臨雙手更是圈緊了夏青的脖子。

直到他母親陸姨娘的聲音響起:「臨兒快下來,你嫂嫂肚子里有小弟弟了,你這樣會傷到小弟弟的。

小辟臨眨眨眼,趕緊下來,蝌蚪般可愛的眼晴直好奇的盯着夏青的肚子。

「二娘?」夏青朝陸氏打了個招呼,陸氏的氣色似乎並不好,略帶蒼白,溫和的臉上也頗有些倦意。

陸氏微微一笑,走過去握過了夏青的手,溫和的問道:「這幾個月過得好嗎?」

夏青點點頭:「挺好的,可您和辟臨都瘦了。

陸氏看向兒子,看著兒子原本粉嘟嘟的小臉瘦得變成了尖下巴,苦笑了下。

夏青沒說什麼,只是將乾糧的小包裹都放在了陸氏的手中,說:「這裏面是我曬的一些野味干肉,可以給辟臨吃。

「這,這怎麼不可以?不用的。

」陸氏忙推還,面色極為不自然:「臨兒並不缺吃的。

「只是一些干肉,平常可以給小辟臨咬着解饞。

」夏青低頭看向小辟臨:「是不是?」

小辟臨眼晴一亮,拚命點點頭。

「這……謝謝。

」陸氏不知道該說什麼,論年紀,眼前的女子小她近六年,論穿着,單就自己這身上的一套比起她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可她卻二次對她施以了恩惠。

夏青笑笑:「我走了。

陸氏輕點了點頭,不想這時小辟臨突然抓住夏青的袖子,稚聲問道:「嫂嫂,你能帶我和娘親一起離開這裡嗎?」

「臨兒?」見兒子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來,陸氏語氣微責:「不得亂說話。

見母親微訴,小辟臨也就不敢再說什麼,只得嘟着嘴巴委屈的站着。

「怎麼?我們應家虧待你們了?」應母的聲音突然想起,就見她與方婉兒還有應辟方從正堂走了出來,方婉兒挽着應母的左臂,應辟方則是站在右側,端的一副一家人的模樣。

一見到應母,應辟臨小身子就躲到了夏青的身後,一臉害怕的看着她。

「姐姐。

」陸氏忙朝着應母施了一禮。

應母一聲冷哼,目光略過陸氏與夏青,最終停在小辟臨那張與她兒子極為相似的臉上,好不容易平下的怒火又冒了出來,衝著陸氏銳聲道:「瞧你教的好兒子,不知道的外人還以為我這當家主母虐待你們了呢。

陸氏忙討好的笑笑:「臨兒還小,還請姐姐不要怪罪他。

「給我。

」應母看着陸氏懷中的乾糧包。

陸氏不明所以,但聽她這麼說,也只得遞了上去,應母的貼身嬤嬤方氏已接過並且打開了包裹。

應母看到裏面的一些肉乾,又看了一直望着她的夏青一眼,冷冷一笑,一甩手就將那些肉乾都撒在了地上,冷聲道:「來路不明的東西,以後要是誰敢收就打斷誰的腿。

」說著,眼底閃過一絲快意。

一旁的應辟方見到母親的行為,覺得不妥,但畢竟是母親也不好說什麼,看向夏青,見她的臉依然是那種安靜沉默的樣子,心裏不禁想:到底會是什麼樣的事情能讓這張臉露出驚慌的樣子來?不過,這又與他何干?

方婉兒神情跟應母一樣,臉上有着一絲痛快。

『哇――』的一聲,躲在夏青身後的小辟臨突然大哭起來,陸氏忙過去抱起自己的兒子輕哄着,眼圈不禁也有些泛紅。

《寒門主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