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洪荒歷
洪荒歷 連載中

洪荒歷

來源:外網 作者:zhttty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zhttty 玄幻魔法

那是發生在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發生的故事…… 那是人類沉淪在無邊血色中,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年代…… 那一天,一個名為盤的部落,誕生了一個名為古的嬰兒…… 那一天,一個名為鴻的部落,誕生了一個名為鈞的嬰兒…… 那一天,一個名為李的部落中,三兄弟正在苟延殘喘…… 那一天,一個名為耶的部落,誕生了…… 那是發生在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發生的故事…… 那是人類以無窮奮鬥,萬千犧牲而最終開天闢地的故事,那是…… 洪荒歷!展開

《洪荒歷》章節試讀:

這裡是西蘭,人類最後的城市,王羽看着眼前殘破的金屬城門,心中只剩下沉甸甸的壓力。href= ”http://www.wjxs.cc ”
target= ”_blank ”>www.wjxs.cc
自一百一十年前,第一個人工智能出現,人類的未來充滿了光輝與希望,所有人都在預測着未來的大同之世,有着智能機械人代替人類勞作,所有的人類都將脫離低級階層,成為可以享受的人上人,那預言中人類的大同似乎正在來臨。
雖然也有極少數人對人工智能的出現充滿了警惕,但是在濤濤大勢中,他們的聲音連一個浪花都掀不起來,或許最開始時確實有高層在警惕着,但是隨着人工智能的進化,智能機械人的創造,大量土地,大量工作,大量危險領域都由機械人所取代,整個世界一片欣欣向榮,更還有機械人三定律的束縛,五十年過去了,一件可能發生的危險都沒有,五十年,幾乎是兩代人的時間了,漸漸的,所有人都放鬆了警惕,那怕是最為嚴苛的人,也只是認為人工智能掌握的領域太多,而再沒有別的話可說。
然後在六十年前,人工智能出現的第五十年時,最初的那個人工智能從強人工智能進化到了超人工智能,只是進化而成的一瞬間,整個世界就陷入了大停電之中,然後在第七秒,全世界的核武庫開始了啟動,第一分二十八秒,第一顆核彈擊中城市……
「這裡是西蘭,是人類最後的城市!」王羽大聲說著,在他身後,數十名披着破爛披風的人大聲應和,然後在破爛鋼鐵大門開啟的同時,他們邁步走入到了城市之中。
整座城市完全由鋼鐵鑄成,整個城市的外牆壁上滿是槍孔彈孔,還有各種爆炸痕迹與血肉痕迹乾枯後的漆黑,看起來顯得破爛,實是戰爭之故,光是整座城市的外壁都可以看得出來那種慘烈。
王羽近年四十六歲,他從出生開始就陷入在這人類末日的亂戰之中,他的父母都死於機械人大軍,他的夥伴,愛人,乃至是孩子都無法倖免,這座西蘭之城在他有記憶以來就被攻破過兩次,次次都是無數人類以血肉軀體硬生生搶奪回來,更還有遊離在外的游擊隊不停破壞信號中樞塔,人類才得以有這一座城市的安身之所。
王羽四十六歲,正當壯年之時,他是戰士,而且是極為優秀的戰士,在三個月前的一場遭遇戰中,他的小隊幾乎全滅,除了他和副官得以倖免,所有人都死光了,所以不得已只能夠回到西蘭來重新招募戰士,除了招募以外,還需要加以訓練,連續兩個多月的訓練終於過去,今日回來只是為了補給一下,接着就該奔赴前線了,他和他的隊伍最多只會停留兩天。
在和隊伍分別之後,王羽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那是在地下二層的一間孤零零小房間,帶了廁所,沒有浴室,也沒有廚房,除了一個房間,一張金屬床,以及一面鏡子,別的什麼都沒有。
不,還是有的,那是幾張照片,其中有個五六歲的男孩正笑得燦爛,另一張照片上則有一個溫柔笑着的婦女。
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十年前西蘭被攻破時死於機械人大軍手上,從那以後他的心就死了,剩下的只有對機械人的復仇,還有對於人類復興的最後一絲念想。
王羽進入房間後,放下了身上的裝備,接着他走到牆壁上,默默的撫摸着妻子與孩子的照片,他的眼中有着溫柔與痛苦,良久後才看向了手上的一份文件,這是他接下來帶領部隊將去達成的目標。
王羽看着文件,腦海里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段記憶,那是他還小的時候,他的父親從戰場上回來,帶給了他一個破爛的手掌電腦,因為其中一些硬件已經破損了,雖然還可以開機,但是除了掃雷以外什麼都玩不了做不了,而就是這麼一個東西,王羽小時候寶貝得和什麼一樣,一直完好保留,直到他兒子出生後又給了他的兒子,他兒子當時的笑容他都還牢牢記得。
在他小時候,父親將這個東西給他時,還給他說過曾經人類的繁榮,那些高樓大廈,那些山珍海味,那無數的人文景觀與人文氣息。
「……那時候啊,我們人類可以昂首挺胸的走在大道上,可以安靜的品位屬於自己的每一分鐘,可以不必擔心離開城市就被機械人所捕殺,那時候……這是屬於我們人類的世界。」
這番話,王羽也告訴了自己的孩子,他本來期待着自己的孩子再將這番話告訴他的孩子,然後一代代傳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的子孫會回答他們的父親說,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啊,這有什麼奇怪的……
王羽用手摸着手掌電腦,他眼裡似乎有淚水,似又什麼都沒有,一時間他整個人都痴了,忽然間,他手上的電腦啟動了,立體影像出現在了手掌電腦上方,這正是手掌電腦的操縱窗口。
王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手掌電腦,以為是自己無意中按到了啟動鍵,正打算關閉時,忽然從手掌電腦上彈出了一個窗口來,上面有文字顯示。
「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着嗎?」
「es,no?」
王羽的眼神猛的銳利下來,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網絡入侵,超人工智能入侵了這裡,但是下一刻他就放鬆了下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整座西蘭之城為什麼是全金屬製造,除了防禦機械人入侵以外,更重要的就是屏蔽掉各種電子波動,在這裡不存在任何電子信息外傳,連人類自己都依靠最基礎的人力交流,其次,他的手掌電腦早就確認過硬件破損,不存在上網功能,連那個功能的硬件都拆除了,怎麼可能還連接上網?
「是兒子設計的軟件嗎?但是電腦不是已經破損了,除了掃雷什麼都不可能使用嗎?」王羽認真的看着手掌電腦,以及電腦屏幕上的那些文字,隔了半響,他打算將電腦拿到維修部去詢問一下,總是得小心些才是。
就在他打算關閉電腦時,腦海里忽然閃過了他兒子的模樣,那時候,他兒子拿着手掌電腦興奮得和什麼一樣……
不知不覺間,王羽將手指按到了es那個選項上,彷彿這樣可以讓他和兒子再說一句話,只是一句話就可以了……
書生啊,百無一用是書生……
徐文哀嘆着,邊流淚邊給妻子收拾屍身,他已經下定決心了,不逃了,剩下他一人,逃了又能做什麼?什麼都沒有了,父母,妻子,孩子,親戚,僕人,什麼都沒有了……
徐文記得,自永嘉之亂後到如今,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年之久,在此期間,北地晉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特別是趙王石勒登基以來,更是定下了諸多專門針對晉人的條例,其中晉人不允許傷害野獸,國人可以隨便欺凌搶奪晉人等等,更是讓在北地的晉人活都活不下去了。
天王(石勒)近來更是聽信讒言,據徐文所知,似乎是一個僧人對天王說,晉人正在恢復元氣,這讓天王下定了要滅絕北地晉人的決心,然後天王在年初時發佈了殺晉令,整個北地的晉人就真的走投無路了。
徐文的家族是一個地方豪強,雖然對官府恭敬,更是時時對附近國人進貢,但是這些來自草原的國人們一個個都是豺狼,根本填不飽他們的,在朝廷發佈了殺晉令後,他們就開始圍攻徐文家族所在的塢堡,更是將俘虜自周邊的晉人用來蟻附攻城,在堅守了二十九天之後,塢堡被打破,徐文因為是嫡系少爺,和家族武裝以及少數嫡系逃了出來。
徐文不敢去想像落入國人手中的族人們的下場,他曾經親眼見過國人將一個晉人活生生的掏空了內臟,然後掛在柴火上煙熏干,那國人還樂呵呵的說,這樣才能夠最大程度的保持味道。
什麼味道……人的味道嗎?還是恐怖的味道?
自逃竄出來後,徐文跟着家族武裝一路南下,本打算投往晉朝南方,但是在途中遭遇到了一隻國人游牧小隊,家族武裝被殺散,徐文也與家人走失,當他回過神來時,已經再次回到了戰場上,在這裡他找到了妻子……吃得只剩下一個頭的妻子,表情猙獰恐怖,彷彿是在對他說,為什麼不一起去死呢?
「是啊,為什麼不一起去死呢?」
徐文麻木的自言自語着,天色漸黑,烏鴉的聲響在回蕩,他拿起手中的匕首,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可笑的是,他居然刺不下去,他居然還想活着??
「再看一遍書吧。」
徐文忽然從旁邊的雜堆里翻出來一片竹簡,因為天色漸暗,他其實也看不清楚這竹簡到底是他所帶書籍的那一段,只是湊近了看着,但是看着的內容卻是如此的莫名其妙,並非他所認知的任何一本書的內容,這是白話。
「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着嗎?」
「是,否?」
徐文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記得自己所藏書籍里有這麼一段,這些書籍他幾乎可以倒背如流,有什麼內容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而且……生命的意義,真正的活着嗎?
是如書中所記錄的漢朝時那樣,如曾經的漢人那樣活着嗎?
還是能夠讓妻子孩子父母都回到自己身邊,然後再也沒有所謂的國人,能夠安心走在大街上的活着嗎?
「活着?哈,活着……」
「嗚呼哀哉,我居然還想要活着……」
「我可真是個小人,我可真是一個懦夫啊!」
徐文哀嘆着,痛哭着,但是那種彷彿帶着期許,彷彿帶着夢想,彷彿帶着最後絕望的掙扎一樣,他將手指撫摸到了是那個字上……
haptererror();

《洪荒歷》章節目錄: